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7-8 月別錯過!這 13 檔「除權息好股」搶先看,賺股利也要賺價差!錯過了等明年... BDI指數連 5 漲!航運業 觸底訊號浮現?尤其這 1 檔 領頭強漲近 5%...

巴菲特:最好的投資就是「保險」!但如果保險公司打破這 1 原則,保單趕緊跳槽吧...

6月 2017年29
收藏

(圖/shutterstock)

 

巴菲特 2017 年致股東信中,

對於保險業的看法值得一讀

巴菲特爺爺在每年的股東會,

都會對於旗下公司的狀況作出詳細的說明,

不只股東,

全世界的投資人都想知道股神的投資方式。

本文節錄 2017 年致股東信關於保險的部分,

以饗讀者。

其中股神對於保險業的 4 原則更是值得一讀!

 

趕緊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財險公司持有大量流動資金,

能用於投資項目

現在讓我們看看伯克希爾·哈撒韋各種各樣的業務項目吧,

從我們最重要的部門保險開始。

保險業的財險部分一直是自 1967 年我們斥資 860 萬美元收購國民保險公司

和國家消防和海洋保險公司以來推動我們發展的引擎。

現在國民保險公司按凈值計算是全世界最大的財險公司。

我們被財險業務吸引的原因之一是其金融特徵:

財險公司提前收到保險費,之後再支付理賠金。

在極端情況下,例如理賠産生於接觸石棉,

款項支付可延續好幾十年。

這種現在收以後付的模式使得財險公司持有大量流動資金。

與此同時,保險公司能出於自己的利益進行投資。

雖然個人保單和索賠變化不定,

但保險公司持有的流動資金往往較保險費保持相對穩定。

其結果是,隨着企業發展,

流動資金也增長。

至於如何發展,如下圖所示:

 

圖片說明:流動資金不斷增長

 

流動資金是保險公司獲益的命脈,

巴菲特極為重視。

我們最近簽了一份大額保單,

能夠將流動資金增加至超過 1000 億美元。

除了一次性增加外,

政府僱員保險公司和數個專門項目的流動資金將必定大幅增加。

然而,國民保險公司的再保險部門卻是大型徑流合同的當事人,

其流動資金必定一路下滑。

我們可能早晚都要經歷流動資金下滑。

如果這樣,那麼下滑將是逐漸的,

每年至多不會超過 3%。

我們保險合同的本質是,

我們從不會受到一定金額資金的立即或近期需求的影響,

即使該數額資金對我們的現金資源至關重要的。

這一結構是經過精心設計的,

是我們保險公司無與倫比的財務實力的重要部分。

它將永遠不會受到損害。

如果我們的保費超過了我們開支和最終損失的合計數,

那麼我們的保險業務將登記承保利潤,

從而增加流動資金創造的投資收益。

當賺到這樣的利潤時,我們將享受自由資金的使用,

更好的是,持有它們都獲益。

 

 

低利率時代,保險業投資債券,

整體收益下降

不幸的是,

所有保險公司都想要實現這一幸福結局的願望造成了競爭激烈,

有時使得整個財險行業一邊承受保險損失一邊運作。

實際上,這一損失就是保險行業持有流動資金付出的代價。

競爭動態幾乎確保了——盡管所有保險公司享有流動收入,

但整個保險行業將繼續其“以有形資産回報率

低於正常值以下的水平獲取收益”的糟糕表現。

這一結局因為現在存在於全世界的極低利率政策而變得更加確定。

幾乎所有財險公司的投資組合都集中於債券,

由於這些高收益的傳統投資的成熟及其被收益微薄的債券取代,

流動資金的收益將持續減少。

出於這個和其他原因,未來十年保險行業的業績將不及過去十年創下的紀錄,

這是毋庸置疑的事,

尤其對於那些專門從事再保險的公司。

 

伯克希爾公司的優勢

在於更多的投資策略

然而,我卻看好我們自己的發展前景。

伯克希爾無與倫比的財務實力允許我們在投資上更靈活,

而不僅僅局限於那些財險公司通常採用的投資方式。

我們擁有許多投資選擇,這是我們的一大優勢,

而且它們也提供給我們許多機會。

當其他同類公司受到限制時,我們的選擇卻增加了。

更重要的是,我們的財險公司擁有卓越的承保業績。

伯克希爾現在已連續 14 年實現承保盈利,

期間我們的稅前收益已經達到了共計 280 億美元。

這樣的成績並非意外事件——

我們所有的保險經理們每天都密切進行嚴格的風險評估,

他們都知道盡管流動資金很有價值,

其優勢也可能被糟糕的承包業績埋沒。

所有保險公司都口頭表達過這一觀點。

而在伯克希爾,這是一個信仰,

就像舊約聖經那樣的。

 

 

流動資金不應被視為典型債務,

而是週轉資金的一部分

因此我們的流動資金如何影響內在價值呢?

當分析師們計算伯克希爾·哈撒韋的帳面價值時,

我們全部流動資金就被當作債務進行扣除,

就好像我們明天就要將這筆錢付出去,

可能無法填滿那樣。

但將流動資金視為典型債務是一個重大錯誤。

它應該被視為周轉資金。

每天,我們支付舊的賠償金和相關費用,

2016 年超過 600 萬份索賠申請,

總金額 270 億美元,這無疑減少流動資金。

當然可以肯定的是,

我們每天簽下新的保險合同,

從而增加了流動資金。

如果我們的周轉金是零成本且長期的,

我相信它將是這樣的,

這一負債實際值就遠低於會計意義上的負債值。

欠下將永遠不會離開房子的 1  美元

與欠下明天就將出房門且不能被取代的 1 美元,

完全是兩碼事。

然而這兩種類型的負債在美國通用會計準則下被平等對待。

 

 

伯克希爾的商譽價值賴於

優秀的經理人

我們購買保險公司時

産生且被計入我們帳面價值的 155 億美元商譽資産

抵消了該誇大了的負債的一部分。

在很大程度上,

該資産代表着我們為我們保險運營産生流動資金的能力支付的價格。

然而商譽的成本與其真正價值無關。

例如,如果一家保險公司承受着大量且長期的承保損失,

那麼其帳面上的任何商譽資産都應該被視為毫無價值,

不管其最初成本是多少。

幸運的是,這並不是對伯克希爾·哈撒韋的描述。

Charlie 和我相信我們保險商譽的經濟價值遠超過了其歷史帳面價值。

實際上,我們保險業務所承載的全部 155 億美元商譽

早在 2000 年就存在於我們的帳面上,

當時流動資金為 280 億美元。

現在我們的流動資金已增加了 640 億美元,

而這一增長卻絲毫也沒有反映在我們的帳面價值上。

這一沒有記錄的資産是我們相信伯克希爾·哈撒韋的內在業務價值

遠超過其帳面價值的主要原因。

伯克希爾極具吸引力的保險經濟學之所以存在,

僅僅因為我們擁有一些了不起的經理,

他們進行嚴格的運作,

在大多數情況下採用難以複製的經營模式。

讓我告訴你們主要部分。

 

 

伯克希爾嚴格規避風險,

手上保持充裕資金

按照流動資金規模排名第一的是伯克希爾哈撒韋再保險集團,

由阿吉特·傑恩掌舵。

阿吉特所保的風險是其他任何人都不願意或者沒有資本承擔的。

他的運作結合了能力、速度、決斷力和保險行業獨有的思維方式。

然而他從未令伯克希爾陷入和我們的資源相比不適當的風險中。

確實,伯克希爾·哈撒韋在規避風險方面比大多數的大型保險公司都更保守。

例如,如果保險行業因一些重大災難要承受 2500 億美元的損失,

那麼伯克希爾還有可能在當年實現盈利。

我們的許多非保險利潤流將彌補其損失。

此外,我們擁有大量的現金,

渴望在可能已經一團糟的保險市場創下新的業績。

與此同時,其他大型保險公司和再保險公司將陷於虧損中,

即使沒有破産。

當 1986 年某個周六,

阿吉特邁進伯克希爾的辦公室時,

他並沒有任何保險行業的經驗。

然而我們當時的保險經理麥克-戈登伯格

將我們薄弱且陷入困境的再保險部門交給了他。

自那以來,

阿吉特已為伯克希爾股東創造了數百億美元的價值。

 

 

優秀的保險業必須堅持

4 大原則

我們還有另一個再保險強隊在通用再保險公司,

在最近以前一直由塔德·蒙彼利埃管理着。

在通用再保險公司工作了 39 年後,塔德於 2016 年退休了。

塔德在各個方面都是佼佼者,

我們對他感激萬分。

與阿吉特一起工作了 16 年的卡拉·萊圭爾是通用再保險公司的現任首席執行官。

實際上,良好的保險業運營需要堅持四大原則。它必須:

1、了解所有可能引起一份保單發生損失的風險;

2、保守評估可能造成損失和代價的任何風險的可能性;

3、設置在支付未來損失和運管成本後仍能盈利的保費;

4、如果不能獲得恰當保費願意放棄。

許多保險公司都能通過前三大考驗,

卻在最後一個上栽了跟頭。

他們不能拒絶其競爭對手迫切想要簽下的業務。

傳統的“其他人都在做,所以我們也必須做”觀點在任何行業都造成了麻煩,

但這些麻煩都不足以和它在保險業製造的麻煩相比。

塔德從不聽信於草率承保的無意義理由,卡拉也將如此。

 

 

傑出、奉獻和穩健是

管理者成功的要素

最後是 GEICO 保險公司,

這家公司 66 年前在我的心中燃起了火焰,

該火焰至今一直燃燒着。

該公司由托尼·奈斯利管理着,

他18歲就進入這家公司,到 2016 年已有 55 個年頭。

1993 年托尼成為 GEICO 公司首席執行官,

自那以後公司蓬勃發展。

沒有比托尼更好的管理者了,

他將他的傑出、奉獻和穩健等品質融入了這份工作。

(這些品質是繼續取得成功的關鍵,就如同 Charlie 所说的,

寧可要一個智商 160 的經理,也不要一個看起來智商是 180 的經理。)

和阿吉特一樣,托尼也為伯克希爾創造了數百億美元的價值。

在 1951 年初訪 GEICO 公司時,

我就被這家公司所擁有的巨大成本優勢所震撼。

我很清楚地知道,這家公司將取得成功,

因為它值得。

那時 GEICO 公司的年銷售額是 800 萬美元,

2016 年該公司每三個小時就能實現 800 萬美元銷售額。

 

 

GEICO 公司以低成本優勢,

吃下市場大餅

汽車保險是大多數家庭的主要開支。

儲蓄對他們很重要——僅低成本的運作能夠實現這點。

實際上,至少 40% 讀了這封信的人們能通過與  GEICO 公司簽訂保單來存錢。

那麼別讀了,現在就行動打電話 800-847-7536 來投保吧。

GEICO公司的低成本

創造出了一條競爭者們難以逾越的鴻溝。

其結果是,這家公司的市場份額年年都在增長,

截至 2016 年底,

它已佔據了保險業約 12% 的市場份額。

1995 年,伯克希爾取得對該公司的控制權時,

其市場份額僅為 2.5%。

在此期間,其員工數量也從 8575 人增至 36085 人。

 

即使損失成本增加,

也要努力擴展新事業

從 2016 年下半年開始,GEICO 公司業績增長顯著加快。

期間,整個汽車保險行業的損失成本正在以令人意想不到的速度增長,

而部分競爭對手也因此開始失去了接受新客戶的熱情。

但 GEICO 公司對於利潤空間被壓縮的應對措施是

加快在新業務領域的努力。

未雨綢繆,把握時機。

就像我在這封信件中所言,

目前, GEICO 公司的業績仍然處於左右搖擺的情況。

不過,當保險價格開始上升時,

人們就會購買更多保險,

而 GEICO 公司最終也會成為贏家。

 

 

波克夏旗下的其他保險公司

也持續擴增規模

除了三大主要保險業務運行實體之外,

我們還擁有一些規模較小的公司,

它們的主要從事商業類保險業務。

總體來看,這些小公司的業務也是一個規模較大的,

不斷增長的,

而且非常有價值的業務板塊。

這些小公司持續不斷地創造了承保盈利。

據了解,與競爭對手相比,這些小公司通常都表現更出色。

在過去 14 年時間裏,

這些小公司組成的群體已為我們贏得了近 47 億美元承保盈利

——相當於其承保金額總數的 13% ——

而其浮動盈利也從 9.47 億美元上升至 116 億美元。

 

金融實力加上良好的業務模式,

是保險業的致勝關鍵

在 2 年多前,我們成立了伯克希爾·哈撒韋專業保險公司(BHSI),

這家公司也是以上小公司群體中的一員。

我們做出的第一個決定就是讓皮特·伊斯特伍德(Peter Eastwood)來掌管這家公司。

事後證明,這絶對是一個英明的決定:

最初,我們預期這家公司將會在成立伊始的數年中出現重大虧損,

因為在全球業務實施過程中,

皮特·伊斯特伍德首先需要建立與業務相關的人員和基礎設施等基本條件。

相反的是,在公司成立之初的創業期間,

皮特和他的團隊就已經為公司貢獻了顯著的承保利潤。

2016 年時,

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業務規模已增加 40%,至 13 億美元。

顯而易見,這家公司注定將會成為

全球一流財險/人身傷害險公司(P/C insurers)中的佼佼者。

以下就是該公司稅前承保盈利情況和年終浮動收益情況的細分表:

 

 

對於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傑出管理者們來说,

他們首先採用的金融實力和一系列的業務模式

成為保險行業資産保護的一道護城河,

這種保護作用是獨一無二的。

而對於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股東來说,

這種組合優勢成為了他們一筆巨大的財富。

而隨着時間流逝,這種財富價值也將會日趨顯著。

 

巴菲特對於公司的解說簡單易懂,

希望台灣的股東會也是如此!

 

如果覺得這篇文章有幫助,先按個讚哦!追蹤更多優質理財文!

 

 

本文由 Sina金融理財 授權 原文 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