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外資加碼中...「14檔成長股爆發」! 後市逐漸走強? 3年不發動,一賣它就漲... 2 指標剔除「死魚股」,勝率再增 53%!

相差 50 歲也能住在一起!政府推動「青銀共居」計畫,老年人 不再只能住養老院

10月 2017年27
收藏

(圖/shutterstock)

 

 

 

打破跨世代藩籬
我們住在一起   

去年底,內政部公布全臺灣一人戶數據,

從民國九十六年 202 萬戶暴增至 267.6 萬戶,

獨居時代正不動聲色地悄悄來臨,

越來越多為了理想離鄉背井的青年人,

以及兒女配偶遠走高飛的老年人,

都被困在同一座寂寞的城市。

 

面對青年蝸居和高齡社會老人獨居的社會進程,

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以下簡稱城鄉局)

想出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它引進國外「青銀共居」的生活模式,

參採德國青銀共居住宅「Geku-Haus」、

荷蘭青年以工換宿住進安養院「Humanitas」等案例,

攜手共生公寓經營團隊「玖樓」,

在三峽北大推出臺灣第一個以

「青銀共居」為旨的居住計畫,

讓獨居族群重溫闊別已久的人情溫暖。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家的中心

共事、共樂、共食

今年三月,玖樓一共標得 26 戶社會住宅,

城鄉局率先拿出其中 3 戶試辦「青銀共居」。

七、八月推出首波三天兩夜體驗營,

三梯次只有 30 個名額,

就吸引了超過 400 人踴躍報名。


市府給我們是已經設計好的三房兩廳,我們負責室內布置,

要怎麼樣在這樣的格局之下去做到一個社群?

玖樓團隊體驗營總召集人徐菀庭認為,

房間是私空間,客廳是公空間,

人們可以在公空間一起吃飯、工作、玩樂,

「我們把客廳的三個機能分成不同的客廳,

如果想要吃飯就到另一戶的客廳,

他們就不會有戶的感覺,三個客廳都是他的客廳」。


將古時候串門子的樂趣放入現代生活當中,

玖樓共同創辦人柯伯麟如此期許:

「他租的不是一個空間,

而是一個社群,

這個社群帶給他的

是更多的附加價值」。


三戶社會住宅的硬體格局無法突破,

又考量到青銀不同的作息時間,

被打散拆成「青青、青銀、老老」三種共居形態作觀察。

玖樓團隊並沒有因為種種限制就放棄對社群的堅持,

他們發揮創意,將家的中心串聯起來,

摒除門戶概念,有效為所有住戶建立社群關係。

 

 

文明病的解方

一起生活的潛在需求

從「青春啦啦隊」到「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日記」,

近年銀髮族追夢的題材屢屢躍上大螢幕,

展現長者人老心不老,渴望擁抱青春、

燃燒生命到最後一刻的活力與奮勇。


一位獨居長者在體驗營中分享,

他因子女在國外求學、工作,一個人住很孤單,

便去體驗年滿六十歲才能入住的養生村。

本來以為可以交朋友,孰料卻顯得格格不入。

他 68 歲,隔壁的房客 98 歲,相差 30 歲,

在那裡都被視為老人,且他定時聽到樓層廣播,

請住戶到幾樓吃飯、跳毛巾操,

僅住了三天,他瞬間就覺得自己老了很多。

那不是他要的生活。他認為自己還很健康,

有生活自理能力,只是很想要有伴,

而「青銀共居」正好滿足了他的需求。


三梯次入選的長者平均年齡約 65 歲,

最高齡為一對 72 歲和 90 歲的母女檔。

玖樓規劃了家鄉菜分享活動,

將每梯次六位青年和四位長者分成兩組,

讓他們互助合作一起採買和烹飪彼此的家鄉菜。

其中有一餐,烹飪時間只剩十分鐘,

年輕人急得手忙腳亂,原本害羞的長者忽然霸氣地說:

「沒關係,就靠我。」瞬間讓年輕人安下心來。


柯伯麟認為,「很多人覺得世代是對立的,

其實世代有更多合作的可能性。」

撕掉年齡的標籤,

在這裡,沒有長幼尊卑,

他們只是一群共同生活的朋友。

 

拋磚引玉
政府鳴響第一槍

據瞭解,一般正式社會住宅合約以二年為期,

不過城鄉局與玖樓蒐集銀髮團體、產官學多方建議後,

決定分階段從三天兩夜的體驗營開始,

進入以數月為期的「Long Stay」模式,

給住戶一個可後悔的賞味期限,再逐步建立長居機制。


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住宅發展科科長鄭健志表示,

透過第一階段的體驗營,

看出臺灣有「青銀共居」的潛在需求。

但他也坦言,體驗營畢竟還停留在理想階段,

一旦時間拉長,作息、責任歸屬、

空間使用都是不容忽視的現實問題,

友善長者的輔具措施也有待加強。


鄭健志指出,「不要只是公部門在做這件事情,

如果有其他政策幫助這種產業的出現,對高齡者是很好的。」

城鄉局願扮演媒合平台,提供津貼補助,招募「銀髮房東」,

為獨自承擔風險的獨居老人和青年無殼蝸牛牽橋引線。

 

 

政府鳴響了第一槍,希望能拋磚引玉,

吸引更多業者投入「青銀共居」的行列。

目前已有上市開發公司準備提前布局,

搶進臺灣尚未成熟的共居市場,

未來將打造一整棟式以「互動」為設計目的共生公寓。

 

厭世代低薪、貧窮的陰影揮之不去,

臺灣空屋率卻又高居不下,共居效應的發酵,

或許能提供房東、房客、包租代管業者一個新的方向,

既能有效打擊空屋,

又能解決住的需求,

增添更多人們對「家」的想像空間。

 

德國成功案例

德國青銀共居住宅「Geku-Haus」位在德國埃森市,

二○一二年年初由 Reinhard Wiesemann 所創立,

他的初衷是希望提供一個地方,幫助不想變老的老人,

學習如何養老,讓不同世代的人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住宅的一樓是咖啡廳和二手商店、二至五樓是公寓,

六樓是共同工作空間(開放給非住戶租用),

七樓則是交誼廳,大部分的浴室都採友善長者的無障礙設計。

住戶多為退休教授、手工藝人或會計師,

他們就像電影「高年級實習生」一樣,

運用智慧和過往的人生經驗,協助年輕住戶繳稅、

謀職、製作提案模型,為彼此的人生帶來正面影響。

 

 

青銀共居打造雙贏未來,

創造無限可能!

 

 

現在加入好友【獲得股市 最新消息】

點此加入LINE好友 

點此加入產業研究中心社團

點此加入粉絲團

 

本文由 卓越雜誌 授權轉載,原文 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