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股過年首選的 4 大「低位階」類股!即使是慘業:籌碼對了,也能變成大飆股 蔡英文說:要趕走景氣寒冬!推動 5 大創新產業計畫!果然是新人新政呀...

誰說大學念甚麼科系不重要?醒醒吧 ... 你選擇的科系,跟你的未來 息息相關

1月 2016年28
收藏

 

誰告訴你大學念什麼不重要?

「大學念什麼科系重不重要」是個有趣的問題。

 

高中生最常聽到的是「大學念什麼很重要」,

但大學生最常聽到的卻是「大學念什麼不重要」。

出社會後,畢業生們總會抱怨企業,

嘴裡說能力大於學歷,但還卻總愛用「大學念什麼」當作錄取門檻;

工作一段時間之後,職場新鮮人紛紛思索自己真正想走的道路,

卻又擔心若想嘗試的道路與大學所學不符,

容易慘遭滑鐵盧。以上這些現象似乎都是「大學念什麼重不重要」的回答,

卻又無法完美地歸納出「是」或者「否」這樣的單一結論。

因此,很顯然地這些問題並不如字面上如此單純。

 

( 贊助商連結 ... )

 

 

 

近五年來,幾乎所有主流媒體都一面倒地告訴社會新鮮人:

大學念什麼不重要。

這個結論幾乎成為某種顯學,

如同社會正義、經濟轉型,

在像我這樣三十歲出頭的年紀,

是個沒人能反駁、理所當然的答案。

是的,工作之後我們會發現,

除了少數需要大學學歷才能應考的證照與相對應的職業以外,

絕大多數工作跟大學所學傳授的課程相關性並不高;

即使是與科系相互對應的職業,例如新聞或者金融,

也有一大部分只能從做中學。

因此,除了少數進入門檻非常高的職業外,

大學念什麼的確與職業無關。

 

事實上也的確有許多人能力出眾,

可以無痕無縫地轉換領域,

例如我的管院同學們有人轉向法律發展、

有人跑去當工程師,更有人在拍電影。

這些往往是媒體最愛闡述的生命故事:

毅然決然放棄既有的平順道路,

努力往自己的夢想前進,多麼讓人感動。

但這些激勵人心的故事並非社會常態,而是特例;

反過來說,如果這類生命經驗稀鬆平常,

那也沒有任何吸引人的新聞亮點可言。

因此,「大學念什麼不重要」之所以成為主流,

一方面是基於科系與職業契合度其實並不高,

另一方面則是大家總想抱持著

「只要有勇氣改變,生命總有不同可能性」的希望。

 

然而,大學並非單純只是職業訓練所,

大學教育具有更深層的意義。

我一位大學同學在畢業時說過一段相當深刻的話:

「高三畢業的時候,同學之間的樣貌跟想法都沒有太大差異,

多數人也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適合什麼。考試篩選後,

誰上什麼學院科系可能只是相差一、兩分造成的結果。

這一、兩分原本沒有不具有什麼區辨性,

但是大學四年後,相同學院的人就會有相契的價值觀、

相近的邏輯、相同的氣質。這時候辦高中同學會,

相同學院的人也會很自然地聚在一起,

聊著彼此感興趣的話題。」

 

 

 

這個現象有兩種可能的歷程:

1.高中生基於各自不同的特質與興趣選擇了不同學院科系,

大學教育則強化了這些差異。

2.高中生處在價值觀不穩定同時資訊又不充足的狀態,

因此選擇科系幾乎是跟著分數落點的隨機分配;

因此,大學教育帶來的差異是一種學生自我預言實現的結果。

我相信兩種歷程必然同時存在,

但真正完全清楚、

甚至只是粗略理解到自己想要什麼的高中生畢竟是少數,

選科系更接近一種跟著入學考試分數變化的結果。

因此,後者可能比前者更貼近多數人的生命經驗。

那麼,大學教育到底如何把近乎一張白紙的高中畢業生形塑成某種樣子呢?

 

首先,所有學院及科系都有其對世界的假設、

核心的價值觀以及訴求的目標。

例如醫學系可能極其強調精準確實的執行能力,

但又要能隨時承受高度不確定性;

理工學院可能都強調嚴謹的假設與細膩的推論過程,

但理學院更偏向理論、工學院更偏向應用;

社會科學院可能強調各種現象之間的關係,

並試圖建立理論或模型解釋之,甚至主動的控制現象;

管理學院可能強調現象的難以預測性,

更重視如何安妥地適應環境。

各學院,甚至各科系中的所有課程設計必須緊扣某種一致性極高的邏輯安排,

在每周平均二十學分又有四、五位教授不斷傳道授業、潛移默化的情況下,

要不沾染上各學系的色彩,反而是相當困難的事情。

 

 

 

其次,即使再怎麼打混、再怎麼翹課,

教授與課程設計都無法發揮作用,

同儕們帶來的影響也不容小覷。

我們模仿同儕的行為,同時也複製同儕的外貌

而這些外表上的特質,也往往與各科系相對應的價值觀相契合。

於是乎,經常跑研究室的理學院學生相對不修邊幅,

想找份好工作的商學院學生則相對重視穿著。

此外,當同學們都汲汲營營於準備國考、參與社運、

進入實驗室或者寫履歷找實習的時候,

又有幾人能不隨波逐流?

即使稍有懷疑,很快地也能適應這一切。

起初是從眾(conformity),爾後是合理化(rationalization),

兩個效應反復強化安全感、自尊與價值觀,

這條道路也似乎越走越理所當然。

 

最後,則是社會期待。

除了教授與同學這些相同領域的前輩與同輩之外,

家人、朋友以及所有可能產生影響的其他毫不相關的人,

也會對學生產生影響。

我們可能會在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找醫學系的學生給點意見、

可能會找設計系的學生幫自己挑選部落格的配色、

可能會希望金融系的學生告訴自己如何投資

我們會期帶這些學生,

擁有與其科系相對應的職業職能,

即使他們可能也只修過幾門課。

相對的,我們似乎也不是那麼能接受一個完全不看電影的電影系學生、

一個討厭動物的獸醫系學生、一個不讀文學作品的中文系學生。

我們期待這些學生「必須」擁有某些能力或者特質,

不擁有這些能力或者特質的學生將會承受一定程度的社會壓力。

 

教育的本質是「改變」,

不論是從無到有或者從普通到卓越,

人一旦進入某種教育體系就必然會有所改變。

如果把大學當作是職業訓練所,

那麼大學念什麼的確並不重要,

熱情加上努力可以讓人往自己想發展的方向擢升。

但大學同時也是造造價值觀與邏輯的知識殿堂,

其影響太過深厚幽微,以至於多數人身在其中卻未能察覺其影響

而這種影響往往非常驚人。

換言之,對於少數真正知道自己要什麼的人而言,大

學念什麼的確不重要;

但對絕大多數人而言,

大學念什麼,比我們想像的來得重要太多。

 

( 贊助商連結 ... )

 

 

一個人的價值觀與思想模式經過大學四年揉塑定型之後,

未來就很難再有大幅度的轉變。

即使我們未來認為我們選擇了「自己想走的路」,

但那最深層的「自我」真的是最初沒有受到大學教育的「自我」嗎?

當然不可能。我們自然也無須執著於此,

因為每一段生命經驗都對自我產生影響,

自我(ego)就是最初的本我(id)與各種重要生命經驗交互作用後的結果。

即使你念了法學院最終卻投向攝影懷抱,

靈魂中總會有個法律人在各種情境下影響你的決策,

甚至是攝影風格──你可能把法學的嚴謹邏輯、

明確結構變成一種藝術的靈感與能量。

所有我看過的轉換跑道的人都大抵如此。

 

結論

因此,當你下次讀到任何企圖想告訴你

「大學念什麼不重要」的文章而感到心情愉悅時,

可能得仔細思考這樣的說法到底是言之有物,

或者只是單純的安慰劑。誰說大學念什麼不重要?

本文由 一個分析師的閱讀時間 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