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 发展专业内容为主的英文教学 (联准会英文) 2017/10 我的金融英文教学工具包: 专业教师角度(2018/01)

资管学生的文诌诌(金融)英文学习(2017/12)

资管学生的文诌诌(金融)英文学习

廖汶钊 兼任助理教授 实践大学财金系 (台北)

December 26, 2017

 

本文PDF档请由此下载(不须下载Dropbox、点选右上方"Download / Direct Download"):

https://www.dropbox.com/s/ye3c2xu9lb76ihr/%E8%B3%87%E7%AE%A1%E5%AD%B8%E7%94%9F%E7%9A%84%E6%96%87%E8%AC%85%E8%AC%85%28%E9%87%91%E8%9E%8D%29%E8%8B%B1%E6%96%87%E5%AD%B8%E7%BF%9220171230.pdf?dl=0

 

资管学生的文诌诌(金融)英文学习

 

廖汶钊 兼任助理教授 实践大学财金系 (台北)

 

Line ID: wenzhaoliao

WeChat ID: wenchaoliao

Mobile: 0975718250 (Taipei, Taiwan)

Email: wenc.liao@gmail.com

Webpage: https://sites.google.com/site/wenreseach/

 

* 感谢暨南大学资管系陈建宏老师提供硕班演讲机会(台湾南投埔里、2017/12/28)。

* 本文已置于我的部落格,可轻易点选文中参考数据的链接;请见:

https://www.cmoney.tw/notes/note-detail.aspx?nid=95341

 

本文对象是资管系(与相近的资科、资工、巨资)学生,描述在台湾的大学、研究所学习环境(中文教学为主),如何学习某种『文诌诌』的金融英文,并想象资管学生如何应用;文中介绍我的教学翻译经验,并在附录描述五个学习观念。我在(2017/11)完成一篇给语言教师的建议后,再藉此次演讲机会写一篇给学生的建议;之所以是资管系纯属巧合、因我央求老同学安排的演讲是资管系研究生,而我刚好在筹划数据人才(data analyst)中介相关事宜,于是决定以资管学生为对象来写一篇金融英文学习。明年初我预计再以财金经济老师为对象,写一篇教学的建议;这三篇当成我的『专业英文学习三部曲』。注: 第一篇给语言教师的建议请见如下: 发展专业内容为主的英文教学 (联准会英文)

https://www.cmoney.tw/notes/note-detail.aspx?nid=92708

 

2017/12/30: 1. 演讲前看到暨南资管所的招生海报,点出英文发表论文(硕士生、在国外)是其努力方向,感到『Bingo!』刚好跟他们连上了。2. 题目改成 (金融) =>加括号,是因我发现演讲时还是只能依他们的资管专业来理解、很难带成用金融来切入(即使是金融科技类),因此;专业之所以为专业... OK。

 

[本文开始]

 

(英)语言是一种技艺(skill),可以拿来做很多事。这里我想讲『书面英文written English』(有别于口语英文spoken English、较接近会议英文conference English或更深),也就是我所谓的『文诌诌』英文。我在文中会介绍给资管同学『GMAT修辞』留学考这种英文学习;我会说明书面英文对于资管同学的用处(我的想象),然后简述我的(金融)英文教学翻译经验,并在附录提出几个学习观念(长时间形成)。

 

什么是『书面英文』呢?『... 一般来说,口语产生在文字之前,有了文字之后,书面语才在口语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起来。也就是说,口语在先,书面语在后。口语是日常生活,学习和工作上的口头用语,用于日常交谈、口头发言,文艺作品之中人物对话及舞台语言等方面。而书面语用于书籍、报纸刊物、公文、论文、报告、作品,一般比较正式的口语报导中(如电视新闻报导)等方面,这些都得靠文字来叙述描写,分析说明,撰写公文,或阐述议论。口语比较通俗、自然而书面语比较郑重、庄严。... 』

GMAT文法修辞精粹,莫清崴(2013), pp.1-2

http://www.merica.com.tw/merica_books_gmat.asp

 

『书面英文』的对象是『正经的人』,说和写的也是『正经的人』,用意在说服、论述 (或骗人.. 不过不在我讨论范围);通常场合也是『正经的场合』。从学习的角度来说,会话(一般口语能力,即使是金融英文)与『文诌诌』的英文(conference、报告、论文、演讲)是不同的类别,而我认为有效地学习『文诌诌』英文、要以『主题theme』来进行,选用『具分析思考而有趣 analytical as interesting』的内容。

 

书面英文有用吗? 我学习的目的何在? 我想它有一种平衡、工整 (balance & fair) 的美感,拿来当艺术赏析是不错的;我觉得欣赏好的写作、表达,是很愉悦的事 (fair为adequate适切、pleasing愉悦)。这种美感含有实用意味,能更有效、达意地用文字沟通,使读者省时省力。书面英文通常是长句子,初接触者常有『英文写那么长干吗?』的怨叹;当然后来知道须使用长句子来表达复杂的观念,才能体会写出(或赏析) 有效、达意的长句子,是一门技术。

 

我并无语言类的专业训练,而是从学习经验知道要跨到长句子的阅读(与写作),可以借重留学考的『GMAT修辞』训练;这是我现在从接触台湾商管学生的经验,去寻找自己学习过程中可为之用的方法。相较于20年前我的大学时代,现在商管学生的英文水平又高了一截 (如同我年代的大学生、相较于我的大学老师们的大学时代),因此现在用『GMAT修辞』这种语文训练、来当共同学习材料,或许时机到了。我在20年前的留学考,经由一位莫清崴老师的课启蒙影响(谢谢他!),是以他为例;当然现在台湾也有新一代的GMAT修辞老师与书籍,可自行去找。

GMAT文法修辞精粹,莫清崴(2013)

http://www.merica.com.tw/merica_books_gmat.asp

 

『GMAT修辞』是sentence correction、实用的句子改正,而非更深入的rhetoric修辞之意。 英文系学生应该都有此训练(注: 大致是大一大二的文法与句型课程),但一般商管学院同学(未准备GMAT考试)、往往没机会接触到这类题材。我觉得这可以是(台湾学生、中文教学环境) 学习分析英文长句子的踏脚石 (stepping stone),用来增进阅读英文专业演讲稿、论文、著作的能力;也就是借重『GMAT修辞』来学习分析长句子、提升『书面英文』能力。

 

注: 『会议英文conference English』介于口语(spoken)与书面(written)之间,我曾稍微翻阅过这本新书,似乎是市面上少见的类型,有心人可以去读:

高阶会议英文,颜庆章(2017)

http://www.bookman.com.tw/BookDetail.aspx?bokId=10015490

 

 

[对资管学生的想象]

我想从资管同学的角度,来看『文诌诌』英文的用处为何。我因在专业上与资管同学互动不多,只能以想象为之;我想以一较少人设想的角度,来看资管同学的职涯。

 

『文诌诌』英文须在重视语文文字的场合使用,我认为在外交、法律、与政策辩论很有用;而这些英文情境,可以在政府机关、国际组织、银行、信息与顾问公司(如IBM、精诚)等找到。外交含国际会议、缔订条约、设定规格标准,而若能结合技术与金融、法律的兴趣和志向,有心了解主要国家(US, EU)的法令进展,『文诌诌』英文就派上用场。至于policy debate,可想想谁会请你用英文跟他debate,而且还是policy! 资管学生可预想如处理区块炼的会计、法律事务,须探索国外法令及跨国运作经验,透过专业协会来形成共识,如这个台湾金融科技协会的讨论会(2017/12/25、用中文讨论、但须借重国外资料与专业能力):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26528501377289/

 

而政府、国际组织的IT人员,或是国际技术组织的工作人员,是一个方向;我记得联合国(2009年)秘书处信息长,曾有IT治理等论坛研讨,现在当然有各式与时俱进的议题。国际经贸组织如IMF、世银、BIS、亚洲开发银行ADB、WTO、APEC等等也是;央行与政府相关组织当然也是。之前有位年轻人,跑到联合国的信息与通讯科技办公室(OICT),负责维和部队后勤管理与数据分析,请见新闻:

https://www.30.com.tw/article_content_31906.html (2016/8/31)

https://www.myplus.com.tw/mobile/01_txt.aspx?nid=1191&where=1 (约2016)

另一篇、日内瓦、口译实习 (英文系背景)

http://emilyyih.pixnet.net/blog/post/306981245-%E8%81%AF%E5%90%88%E5%9C%8B%E7%B8%BD%E9%83%A8%E5%AF%A6%E7%BF%92

 

我另外举资管同学可能爱玩的游戏,像这篇原文最近刚好看到、可拿来当『书面英文』的例子,读起英文来赏心悦目: 曼不经心的游戏评论 (2017/12/19) (游戏开发)

https://www.facebook.com/TheCasualComments/posts/2020474651529328

另外像中英翻译的学程(台湾大学),有这样的题材: 【翻译硕士学程系列讲座】讲题:重度游戏玩家的在地化人生,主讲人:全职游戏译者 董怡彤(Crystal)、时间:106年6月8日,2:30-4:30pm

http://www.forex.ntu.edu.tw/change/riki.php?CID=1&id=%E7%BF%BB%E8%AD%AF%E5%AD%B8%E7%A8%8B%28%E4%B8%AD%29

 

 

[英文教学与翻译经验]

 

从我的财金专业出发,教学上我偏重的是『文诌诌』英文,和语言类别一般重视的口语训练不同;我称做是『阅读reading』与『文本text』的学习,看的是『分析式analytical』的文章。我觉得在台湾的英语文训练(大学、研究所、非英文科系),容易形成误会,以为how are you的会话back and forth,就是英文好;我了解其不得不然,但应有可提升的空间。我浅短观察到外文系英文学习例子,似有大一大二conversational进展到大三大四analytical的过程。我觉得商管财金的学生,有机会可以往analytical的方向发展。

 

另外,我想从学(英)语文出发、来看待专业学习,这和以技术、知识、内容来学习专业,角度稍有不同,或许同学会有新收获、发现新趣味。所以,我建议『以英文教材、从语言学习的角度,来看待(资管与金融)专业学习』;试着用欣赏英文文句写作角度(GMAT修辞!),来赏析文章。虽然专业目的应重于语文,但材料都是英文,两者终究融合在一起。学习上须要表达时,可使用中文,也就是读英文材料,用中文来讨论(夹杂英文单字、词组);我觉得(台湾商管学生) 用英文来进行有意义的深入讨论,几乎不可能,因为没在那情境待过学习(有压力、长期),无法运用自如与有深度、精确。

 

我的金融英文教学经验(现在进行、使用『联准会』当主题),英文口语(念文章)注重『重音intonation』是否正确,我发现不论口音为何、重音读出来就成功了70%。读『文诌诌』的文章强调『视译 sight translation』,翻译成中文时尊重前后出现顺序 (线性linear),而这好像要有老师带领较合适。单字还是最基本,这是阅读文本(texts)的基础。大量的阅读,仍是关键;找和你的专业相关的好文章(指写作好的)、主题式来读。我觉得读大学教科书(不是论文专书)的英文, 较不具分析性、因是概念介绍陈述,通常也不是为某立场论证,有点像无尘室的感觉;相较之下,各种会议、演讲文章,因有社会情境、有污染,读起来才真实,我建议采用(时间许可下)。注: 经济学人杂志(The Economist),是读一般英文的好地方,较深思且能扩展视野(国际、经济事务、及其他)。注: Google Translate 据闻这一年多来,已有很大进展(或许是因为AI);我的想法是,工具有用,皆拿来用。

 

专业上政策、趋势等文章,毕竟还是英文最多(比中文多)、最快(通常是),因此从英文文章吸收很重要。但是英文翻成中文,要干嘛 (要自己回答)? 我以前翻译了一些『程序交易』官方报告,但太累人了;现在我会直接请人读英文,用中文来讨论(若要谈的话)。我另用直播(讲中文)来当练习与另有所图,例如 2017/11/24 ECB的某理事讲话 “Policy Analysis with Big Data” (可想: 在台湾我读这个有甚么用?)

 

我的『程序交易』几篇翻译文在此可找到:

https://sites.google.com/site/wenreseach/

我的直播阅读“Policy Analysis with Big Data”:

https://www.facebook.com/1074455749351169/videos/1146266568836753/?hc_ref=ARTEKobLICQnDs5xWf7vJF7ZpH-3xinpUWK-ToOrJOymjV4DnLWnRsTvXoLYUEAF85s

Policy analysis with big data (2017)

https://www.ecb.europa.eu/press/key/date/2017/html/ecb.sp171124.en.html

注: 仅以其中一小段文字来看,『文诌诌』的文句,每个字都应有用意、含意,不会是虚字;例如: “The process will involve broad consultation with market participantsend-users and other public authorities. A first public consultation will be launched before the end of 2017.”

=> market participantsend-usersother public authorities 都有明确指涉的单位机构

 

 

同学们其实可顺着一个theme(某主题)来学习相关、并建立专业领域的expertise;如我用『联准会英文』来开课给学员,吸收相关的字汇、观念后,培养成我的专业,而你也可以有『大数据英文』、『程序交易英文』等等主题(最好这主题是随时势演进)。你可以用FB直播,来做某个专业内容相关的podcast(只有声音),免费成本。如我的『牛力』podcast: https://www.facebook.com/finamitaipei/

 

 

 

[附录: 五个值得一提的观念]

我深刻的感受(长时间养成),介绍给同学们,希望有所启发;文句皆出自 :

发展专业内容为主的英文教学 (联准会英文),廖汶钊(2017)

https://www.cmoney.tw/notes/note-detail.aspx?nid=92708

 

[1]『和一本原文(英文)书搏斗』:

语出齐邦媛 (『巨流河』, p.462;她是台大外文系的退休教师),指台大中文所、历史所学生来上她的『高级英文课』(专给这两个非外文所硕士生的必选课、用意大约是当时1970-88年台大为将要出国念书的人做些准备)、惊讶地发现他们之前并无此经历;这里『原文书』是指小说文学作品。同样地,对于当初并未设想出国念书等等的财金学生、亦是没有和一本财金专业的原文书搏斗过。『一本原文书』是指一套完整、有想法、有趣(本质是analytical、而成为interesting;后叙)的知识体系,财金领域则有财金专业的『原文书』。台湾财金、商学系在大学研究所会读到的原文书,大概就是教科书(用字浅白、初阶观念),文字、观念其实不深,且为概括式;这还不算是『跟一本原文书(具文字深度与『真实性』)奋斗』。

齐邦媛 (2009), 『巨流河』

http://www.bookzone.com.tw/event/lc051/page03_4.asp

 

[2] 专业题材与(英)语文的关系,在英文环境发展的专业,用英文;用台湾服贸的例子,来阐明语言与题材的关系:

而我在教两岸经贸架构课程时 (2014年间、实践大学企研所、英文授课),更深刻体会到,议题(an issue)在甚么样的语文环境中长出来,就需用那个语言去吸收,才会『具分析思考而有趣 analytical as interesting』。当时台湾的服贸议题(太阳花运动等等),是在中文(台湾)环境中发展出来的,若去读英文数据、用英文上课,数据只可能是新闻局国际文宣或英文表面新闻、不仅无时效性且不具分析性,十分无聊与无助;因为议题是有机式地随环境、时间发展,用中文才能掌握到服贸,上课才『活』(有趣)。从这个经验我才设想到『联准会英文』课程。

 

[3]『专业(英)语文就像空气』的观点:

『联准会』议题是在英文(美国)环境中长出来的, 在台湾看到的中文材料已是经过选择、翻译,一般来说较浅薄、且只关注(为台湾读者设想、可能的)一些表面议题。我因此有感于专业语文就像空气一样,没有空气或空气稀薄时、生物也很难在此成长(贫瘠)。既然『联准会』议题是台湾金融环境『有感』的议题,它的升降息决策影响台湾利率、汇率、景气与资产配置,也是观察美股债元(及与台湾金融外贸相关)的必要议题,我因而想要由『联准会』的专业英文教学,来贡献才能(英文)。

 

[4] 举例,peripheral & skewed的偏差了解、联准会:

另外,若从中文材料来进行英语环境发展的专业议题教学,可能会因中文材料过时(翻译成为中文的时效过慢)、甚或内容偏颇零散浅薄(泛称为peripheral),而无法进行有意义的教学;同时台湾环境中的专业知识,则可能已被扭曲(skewed)。举例而言,联准会的市面书籍(不一定是上课教材)可能重视联准会主席的个人描述,而台湾一般的中文较深入材料、则无更分析式(analytical)的描述;这本『联准会主席全传』中文书 (『斯凯恩』所著、看来是笔名,由经济学者凯恩斯Keynes转化),或在(台湾或大陆)市面上会引人注意、读者有兴趣的书 (而且作者很认真),但老实说都还是较为peripheral的话题,从财金专业的角度来说,若只能读这样的(中文)书,对于联准会了解是很贫乏浮面的;而或许台湾一般专业人士的了解也仅限于此。我还是肯定『斯凯恩』作者的用心,只是或许他看不到这层面、或更重要的是没有(中文、台湾) 出版市场。而我『联准会英文』课程所使用的Conti-Brown (2016)这本英文专业书籍(如下),与『联准会主席全传』其间的专业含量、相距甚大。

斯凯恩 (2017),『联准会主席全传』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48902

Conti-Brown (2016), The 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the Federal Reserve

https://press.princeton.edu/titles/10576.html

 

[5] 经济学人、『全球的云』:

最后,语言教师也可从英语文专业(如linguistics)提供专业教师教学理论上的协助。例如关于『语境』的思考;我在2010年用当时热门的科技术语『云端cloud』来比喻这个概念,我称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是大西洋观点、大西洋的云,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是全球的云,所以我在台湾、新加坡、日本等亚洲地区,切得进经济学人的文章『语境』;反过来说,现在(2017年)我已无法(要很费力)再切入纽约时报或New Yorker(纽约客杂志)的『大西洋语境』,我已不会主动去读这两个刊物的文章了。『语境』影响了我的『联准会英文』教科书选择;我用Conti-Brown (2016) 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Federal Reserve 一书,即是因我在台湾、只要稍用力就可以切入这本书的『(经济金融)语境』,但例如另一本美国国会政治来探讨联准会的书(Jacobs and King, 2016),我读都须先回复到8年前在美国的(心理)情境(『(国会政治)语境』),才能耐得住读下去,更何况我的学生们未在美国住过、或关心过美国国内政治,如何切入?

廖汶钊 (2010),为何你要读经济学人 (笔名eguy发表于部落格)

(这是我2010年来暨南资管的大学课演讲稿)

https://eguyblog.files.wordpress.com/2010/03/eguy-e782bae4bb80e9babce4bda0e8a681e8ae80e7b693e6bf9fe5adb8e4babae88bb1e696876.pdf

Jacobs and King (2016), Fed Power: How Finance Wins

https://www.amazon.co.uk/Fed-Power-How-Finance-Wins/dp/0199388962

 

(2017/12/30 加注)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