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金融英文教學工具包: 專業教師角度 11月到东吴外双溪的专业英语文学会会议的poster申请(2017/06)

写在开戏前 --我的专业英文教学考虑2017/6

写在开戏前

--我的专业英文教学考虑2017/6

 

Anything Fed: Taipei 联准会台北叙事

廖汶钊 wen FB: Finami

 

 

想写一篇英文教学的文章(在台湾、中文),想法由来已久、源于刚来到(回来)台湾时(2010、7年半前),在大学教书用英文授课很夯、钟点费也为1.5倍,表面上看来我的(英文)背景很好用、搭上了这个台湾高教热潮,可以水涨船也高,但我实际发现当我能以流利中文与学生沟通时,使用英文来教学就显得假假的(以传授实质内容而言、非语言训练);在此我并不否定若一位俄罗斯/印度/荷兰/巴西来的老师、不会好的中文,因而在课堂上用英文(不管流利与否、这是他和学生能有效沟通的唯一语言),所以我的重点在于: 为何他的内容(材料、科目)『可以』用英文来教? 如果是我教一样的东西,我要用中文还是英文? (答案: for the most parts, 中文;但我希望找到『一定只得由英文来教/传达』的材料内容科目!) (注: 在这里英文可以代换为如德文,例如土耳其境内大学用德文(更有经济社会价值)的语言,来进行全德语教学,学生以到德国发展为尚;我这里用台湾我较熟悉的环境与语言来讲。)

 

我因在准备『联准会英文课程』(2017年6月),知道自己在第一次教金融英文(6年前2011年、大二生、也仅只一次),知道我其实没有语文教学经验与训练 (英外语系毕业生才有此训练),而学生程度在还无法以英文来思考专业时(需好多年的功力..),只能教英语言的财经应用,这时重要的是语言教学技巧、而非专业内容;我于是不再教了。在此次发展"联准会英文"的过程中,机缘巧合中(上帝带领..),今(2017)年3月这学期在城中的台湾神学院神学系(针对成人的推广部)上(当学生)这门『英文讲道篇精选』(读数篇500年前马丁路德、加尔文的德法文讲章的20世纪初英译,与近20年3位美国名讲道者的英文讲章;老师是翻译、语文教学背景),因为我想学习(观察/摩)教英文语言、搭配专业内容的方式。这可和『联准会英文课程』相比拟: 基督教题材我只是一般、受过某些此专业exposure过的学习者(vs 可以教此专业的教师),我自己比拟成来上联准会英文课的人,对经济有一般的知识、如大学研究所念过,但未以英文(密集地、或唯一地) 吸收此专业的知识。很高兴我多学了好多教学现场相关的应用(与思考)。我在这里应帮他们下学期开课打广告:

http://theo.taitheo.org.tw/files/13-1001-2029.php

 

 

上个(2017年5月)月中,实践应用外语系的江老师请我帮忙当个四年级 20多人 survey project presentation的judge (第二次、去年也有);我从此观察到外语系学生使用analytical statements v.s. conversational 的演进;这让我回想起在教一学期实践企管英语专班四年级时所观察,营销(英语)教学取向的学生,习于conversational的课堂响应,而往往以为这样是英文好,其实这只是一种形式,比如说经济(营销亦然)有analytical statements,需要比较深入的思考与语言水平(不是会话back and forth就能解决),我也跟他们班说过,而他们当时的经济专业了解(与英文能力)也还不能用英文来思考。

 

 

[使用英文来教学的感触]

我在2003年1月(14年前!)开始教纽约市立大学皇后校区(Queens College)经济系的总经开始(当兼任讲师、学生仍不少为亚裔、我的亚裔包含印度、巴基斯坦),至今断续用英文来授课约占(后来3年一学期只有一门、而且在台湾) 6年,我真正有感(成长冲击最大)地使用英语教学经验,是在纽约市立大学Johh Jay College (有点以警察与刑法、法医辨识为取向的学校;John Jay是美国第一位大法官)的公共行政系教经济学原理(给非经济本科系的学生),我就不能像一般non-native speaker老师躲在公式数学后就可,而学生许多是西裔、非裔、东欧,亚裔相当少,学生一般定义的学习底子也还不够;我对用英文教学与文化间的互动了解更多,当时几乎是全时间在备课、设想、练英文。原给3年的博士生教学奖学金,我2年后就放弃最后一年了,因为太磨人了(然而成长极大、非一般亚洲non-native speaker老师所经验),赶快去先写论文了。后来还有一次接了纽约市立大学Baruch College (在台湾亚洲相当知名的商学院)财金系大二总经课,真是轻松自在,因这学校亚裔仍多,和亚裔老师的互动有既定的版本(mental / mindset)、隐规则可依循,教本来就会念书的学生真是轻松,上课他们就是看你看白板,所以老师教学上也冲击(长进..)最小。而亚裔老师若是碰到亚裔学生多的学校,应是最好教、轻而易举,因为对亚裔老师习惯的互动、较为(亚洲式)尊敬,双方对于互动的期待可知、相同。

 

纽约市立大学当讲师是它给博士生的资源(特色),教学期的课 (不是助教!)、承担课程成败责任,这对(在美国的)外国学生是很难得的(以我在乔治敦大学的经验、观察),而纽约市立大学(20个校区、其中11个大学校区、1个博士研究生院),急需博士生去当老师,提供较为廉价的老师来源(博士生奖学金),也给博士生(尤其是非英语母语)很大的进步磨练空间。因为学生(很多是新移民或minority族裔背景) 付的学费也低廉,不若乔治敦等校学生学费这么贵、怎么可能让博士生来『磨练』。

 

而我真正视野与语文再打开,是在帮伯利兹(Belize、英联邦、英文为官方语) 在联合国会员大会(UN General Assembly)跑腿时的那4个月,当时我在美国已有10年之久,有足够的能力(语言、文化、生活)在联合国会议这环境吸收;我感受到美国只是(众多)国家之一、我真有种从底层(移民切入社会)爬到山上观看之感。所谓的英文各式各样都有,英文真的只是『工具』(同为工具的还有另几种联合国官方语言、都有其同步口译、书面翻译专职人员.. 曾看到翻译人员隔间桌上的『远东英汉字典』)。[里面详细的事,来上课,我才跟你讲.. ]

 

来到台湾实践财金系后,用英文授课、正常学期有: 财金大二金融英文(1次)、企研所两岸经贸架构研究(1次)、国际经济学(2次)、亚太经贸策略(2次);离开学校后、在当期货营业员时,临时帮忙接企管英文专班大四国际汇兑(1次)。实践3年的专任教师期间,有2.5年学期间有英文授课;离开后有再一学期是。企研所的课因研究生人数少,逐渐发展成individual project, 个别已有兴趣的题目来带他们英文或专业(若我刚好可以)。我才刚想到一位应外系毕业的企研所修课学生,几年前已毕业到某金融机构任职,我是以请她用英文教我经济学的方式,来调整她的ways of expression (..不是她的英文),虽然她之后自凭本事进了金融机构(不一定紧密地需要经济知识、算是转行金融),我还是在旁推了一把 (所以我刚刚已经FB请她帮我跟金融同事朋友推销『联准会英文』!)

 

而在教两岸经贸架构等课程时,我才深刻感受到,议题在甚么样的语文环境中长出来,就需用那个语言去吸收,才会『有趣interesting』(具分析思考);当时的例子是台湾的服贸议题(太阳花等等),这是在中文环境中发展出来的,若去读英文数据、以英文上课,数据只可能是国际文宣或表面新闻、不具分析性,十分无聊与无助,用中文来上服贸才『活』(有趣),因为议题是有机式随环境时间发展。从这个经验我才设想到『联准会英文』课程。

 

 

[联准会英文课程]

联准会议题是在英文(美国)环境中长出来的, 在台湾看到的中文材料已是经过选择、翻译,一般来说较浅薄、且只关注(为台湾读者设想、可能的)一些表面议题。之所以我选联准会当题材,是前3年在当期货营业员时,从我自身的利基(美国、英文)设想、可应用美国经济相关知识在美股如小标普指数期货(台湾刚推出台版的期货),但一般这样类型的英文与知识还是浅薄,我就往联准会钻,因这样的题材有趣、有用、重要、又不会生命周期短。更重要的,这是台湾(至少金融相关工作的人)会『有感』的东西,对一般人或也是谈话题材,在众多国际议题中,可以在台湾拿来说嘴的。我其实是想找对台湾目前有用(进而有感)的东西、对这个地方另有些加值(或脸上贴金地说,提升)。

 

因此,我在课程介绍说:

我有感于专业语文就像空气一样,没有空气或空气稀薄时、生物也很难在此成长(贫瘠)。... 联准会议题是台湾金融环境关注的议题,其升降息决策影响台湾利率、汇率、景气与资产配置,因而在众多的国际议题中,这是"有感"的! 我因正巧在金融学业界,发现这是观察美股债元(及与台湾相关)的必要议题,因而想要经由这个方式,来贡献才能(英文),帮助到一些人。如果您想读一些较有趣的联准会英文,请与我联络;也谢谢实践大学(在我的家乡大直)提供平台! 本课程可算是略为进阶的英文。适合对象: 30-40岁 金融业(证券期货、银行、保险、监理机关与外围机构)相关工作人士、但不设限!.. 每期3,000元(4个星期六早上、共12小时) (附注一提,教科书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Federal Reserve的作者有法律文字训练背景,文字很好,逻辑OK,读得愉快。)

 

推广部的开课是针对社会人士,我预计做2年,共12期(隔月开课),每期限制8人以下,所以最多96人(次),我会限制每位最多上2期,这样算起来可能会接触到50多位学员。刚好因缘际会,实践财金所硕班的金融英文(必修)交给我上 (感谢实践财金支持、并非我原先所设想),约12人,上、下两学期,这是我在学校针对在学大四、研究生的平台,我也是来教『联准会英文』,这样我和学生可以抓着金融动态。

 

我同时想促成一个联准会的财经特展(具体形式内容未设想),刚好叶伦明年(2018)的2月任满,而联准会从1913年成立至今已105年;地点可在大直实践大学、内湖科学园区与适合的地方,合作(与赞助)对象仍未知;希望能有某些营利性质、带来实质收入。有兴趣合作请联络我。

 

关于开课,我2年后再做一次review,而今年(2017)11月的专业英语文学会(东吴外双溪)年会,我希望能放个poster来讲一些开课的心得:

http://www.tespa.org.tw/%E3%80%90call-for-papers%E3%80%912017-international-conference-on-english-for-specific-purposes/

 

 

[回到英文与学习]

为了这个专业英文的教学,我去查考content-language-integrated-learning (CLIL)这个教学方式,将专业与英文学习结合(而师资也较难找)。CLIL针对中小学科目教学(数学、理化、社会等),而我是针对社会人士。我发现CLIL强调reading: Reading is the essential skill; focus on lexis (语汇、词汇) rather than grammar。我还没真的深入,就边走边看吧! 倒是有个提醒有趣、同我主旨: Some aspects of CLIL are unnatural; such as the appreciation of the literature and culture of the learner's own country through a second language. (例如用英文教学来上经史子集、在台湾。)

https://www.teachingenglish.org.uk/article/content-language-integrated-learning (约2005年)

 

在我刚来(回、到)台湾的那个月,我写了『为什么你要读经济学人』一文,还因此到日月潭的暨南大学资管系好友班上讲讲,我当时比喻说,语言文章就像『云端』,经济学人的文章大致可从世界各个地方切入(不会太大隔阂、但相对不深入、但有视角),而像纽约时报就比较像美东(与大西洋)观点。当时比较是从语言学习的角度来说、并夹带增进国际视野的隐性动机。...7年半后,我已经不再主动固定阅读纽约时报(或纽约客杂志)了,因已脱离那个情境。现在则是更进一步,以正在美国发展、台湾有感的事件,来以英语文探读 (并非上课一定要用英文讲课)。(专业) 语言如同空气...

 

2010年3月 刚(回、来) 到台湾时有感写的『为什么你要读经济学人』

https://eguyblog.files.wordpress.com/2010/03/eguy-e782bae4bb80e9babce4bda0e8a681e8ae80e7b693e6bf9fe5adb8e4babae88bb1e696876.pdf

 

2009年5月当时的设想部落格(关于)、对象是华文(大陆、台湾等)使用者

https://eguyblog.wordpress.com/about/

 

 

 

 

--

节录自齐邦媛的『巨流河』一书,和英语文教学翻译相关文句;我深受感动,虽然她的教学以文学为主,相比拟来较技术、需推层出新不那么注重经典、文字的态度(如经济财金),有些本质不同,但我将她语句节录出来(标明出处页数),以为同感、致敬。(注1: 我还真的跑到敦煌书局新的内湖大楼门市瞧瞧2017年5月。注2: 用叶伦2018年2月要交接联准会主席事件,来比拟『1984』一书在1984年来临时的event,真是小巫见大巫.. 。注3: 追求自己的财经文化的自信。注4: 有点自我飘飘然达到两种语言的很高领悟层面。注5:...甚至曾经觉得,要翻译成为英文、更重要的是中文要好,才能读得懂那些较有文化的中文文句...总要先看懂中文在讲甚么。注6: 使命感,不过也可以没有。) 廖汶钊wen

 

第七章 心灵的后裔

p.370 我不太赞成翻译讲理论,直到今天也不认为理论可以帮助人。我的翻译课完全要动手去做的,有累积的英文能力不是平白就能得来,也要有很好的范例,我必须眼观四路、耳听八方似地找很多数据,才能教得充实。

 

第九章 台大文学院的回廊 (pp.445-473)

p.450 [第一堂课]为了稳定自己与听众,我先用中文说明英国文学史和一切文化史一样..........和我们即将开始正确阅读的...,都有很复杂的历史意义。我不赞成,也没有能力用中文口译原作,所以我将用英文讲课,希望能保存原文内涵的思想特色。我不愿用『浪漫时期』的中文译名,简称那一个......因为『Romatic』所代表的既非...亦非...。它是一种...。

 

p. 456 讲授『浪漫时期』文学,我可以投入大量心力(the heart),但是到了『维多利亚时期』...我就得全部投入脑力了(the mind)...,由热情奔放回到冷静沉稳。英国文学史进入了以思维辩论...为主流形式的理性时期。

 

p.457 我四十多岁时,在种种困难之中前往美国读书,而且不选容易得学位的科系...,全选重课,因我以教书多年,深知文学史与批评是台湾所需,而我在读大学时,此刻因抗战胜利复员,老师只教至十七世纪,以后的文学史,无法自己摸索寻路。所以到印大修课时,尽量修断代史及重要核心课程。这也是我一生的诚意。那些课程的『必读书目』是我后半生做学问的开始,培养有系统、有深度选书读的能力。除了为教书备课,也发展出自己对...的兴趣。

 

p.459 [维多利亚时期末约1880年] 他们那个时代,已是我想象可及的时代。那时代的人物、希望和忧虑,一切的争论,已接近我父亲出生、长大、接受教育的时代,再过数十年,口诵言传给我,已不仅是书中学问,已可用以质疑今日...。

 

p.462 [历史系、中文系高级英文课] 我惊讶地发现,这些研究所一年级的学生,很少读过西方文化观念的作品,更未从有过与一本本英文原著奋斗的经验。我认为要达到任何语文的深处(advanced depth),必须由完整的书才能看到比较完整的看法,不能只阅读零星的选文,所以我希望上学期至少读两本,下学期读三、四本。

 

p.462

我最大的难题却是如何在同时对不同领域的人说话。中文系和历史系是我所尊重的专业领域,他们在校选修的课程不同,未来进修和工作的目的也大不相同,我如何能引起它们共同的兴趣,达到『高级』英文的程度? 唯一可行之路,...

 

p.463 ...所以我经常到中山北路寻书。常去的是敦煌书店,书单出来之后就可以买到翻印本,『效率』极高,也是一种盛况。我至今记得自己精神奕奕地提者新出的洋书走在中山北路的人行道上,回家连夜读着。

 

p.465 『美丽新世界』和『一九八四』...。但一九八三年起,我又在课堂上讲解这两本书,因为真正的一九八四来到了。...在一九八四年前后两年的时间,全世界都在热烈地比较、评量、检讨这个寓言和实际的世界的情况,...,真是文化史上盛事。我得以多年追踪详情,有许多可以讲的事,真有躬逢其盛的兴奋。

 

p.466 ...我认为马克吐温『古国幻游记』鲜明的文化对立手法很适宜这班学生[历史系、外文系]研读。马克吐温以特有的幽默手法,...阿瑟王朝宫廷卡美洛,极生动、夸张地嘲讽那传奇世界繁华、虚夸的迷信,同时也彰显出美国新兴现代社会的庸俗肤浅。...此书和马克吐温另一本...都是用犀利的对比方式,创造出一种迥异于欧洲文学的美国文学,和同时代的诗人惠特曼等,都是鼓励美国人追求自己文化的自信。

 

第十章 台湾、文学、我们

p.519 即使没有...使命感,翻译本身实在已是个相当迷人的工作。但是,必须当你已能达到两种语言的很高领悟层面,可以优游于两种文化的情境,进出自如,才能做文学翻译,字典反而只是一种辅助、一种验证而已。

 

 

 

 

 

Anything Fed: Taipei 联准会台北叙事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