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准会英文 Federal Reserve English』实践应外系教师教学社群讨论201710 资管学生的文诌诌(金融)英文学习(2017/12)

论文: 发展专业内容为主的英文教学 (联准会英文) 2017/10

发展专业内容为主的英文教学 (联准会英文)

“Federal Reserve English”: Developing an Economics & Finance ESP Course in Taiwan

 

廖汶钊 兼任助理教授

实践大学财务金融学系 (台北)

 

November 2, 2017

 

本文PDF档请由此下载(不须下载Dropbox、点选右上方"Download / Direct Download"):

https://www.dropbox.com/s/dgtqfrdiexgb03e/%E7%99%BC%E5%B1%95%E5%B0%88%E6%A5%AD%E5%85%A7%E5%AE%B9%E7%82%BA%E4%B8%BB%E7%9A%84%E8%8B%B1%E6%96%87%E6%95%99%E5%AD%B8%20%E5%BB%96%E6%B1%B6%E9%87%9720171031.pdf?dl=0

 

发展专业内容为主的英文教学 (联准会英文)

“Federal Reserve English”: Developing an Economics & Finance ESP Course in Taiwan

 

廖汶钊 兼任助理教授

实践大学财务金融学系 (台北)

 

November 2, 2017

 

Poster Presentation 墙报发表: (under the category of Curriculum Design)

2017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 November 3-4, 2017, Soochow University (Waishuangsi Campus), Taipei, Taiwan

2017专业英语文国际学术研讨会, November 3-4, 2017, 东吴大学(外双溪校区),台北,台湾

 

Contact

Email: wenc.liao@gmail.com

Line ID: wenzhaoliao

WeChat ID: wenchaoliao

Mobile: 0975718250 (Taipei, Taiwan)

Webpage: https://sites.google.com/site/wenreseach/

 

* 感谢实践大学应用外语学系(台北)『教师教学社群』于 2017/10/17中午提供讨论平台。

* 本论文已放置于我的部落格上,您可轻易点选文中参考数据的链接;请见:

https://www.cmoney.tw/notes/note-detail.aspx?nid=92708

 

摘要

本文试着说服台湾(或华文)的经济、财金『专业教师』,以专业内容来设计英语文学习课程;并试着取材于『语言教师』的CLIL(内容和语言整合学习)教学理论与实务。本文描述我发展以美国的中央银行(联准会)为内容、并整合成为英语文学习课程的经验;我着重描述我的想法形成基础、再辅以(初步的)教学心得谈;我并从CLIL的研究发展来看我的课程设计,我提出『具分析思考而有趣 analytical as interesting』的想法。我有感于专业语文就像空气一样,空气稀薄、则中文情境的专业认知与思考也贫瘠(有如『联准会』在台湾);我的策略是: 回到英文中 (return to English)。

 

关键词: adult learning, curriculum design, content and language integrated learning (CLIL), 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s (ESP), financial English, 金融英文

 

注: 本文所指『专业教师』及『语言教师』,是从学生学习的角度来观察区分;我并非指『语言教师』仅能、仅只教语文,我了解如语言学(linguistics)是外语系老师的专业,而在那个教学情境下(非本文所讨论),外语系老师是所称『专业教师』。

本文的对象是台湾(与华文)的英语系教师与财金(经济商管)系教师;本文试着说服财金教师将语言学习纳入专业课程的英文授课中、并取材于语言老师的语言教学技巧与观念。关于教学语言的选择(as medium),我认为语言教师已解决why的问题,而聚焦讨论what & how等技术议题;财金教师则待解决教学哲学、社会情势、商业逻辑、校内外政治等等why的问题,简单地说,就是『为何这门经济课(财务课、营销课、统计课等等) 要用英文授课? 』。另外,我认为语言教师应该自问,如何贡献于专业科目(如大一经济、通常是商管学院共同科目)英语授课? 语言教师的潜在机会在哪里? 我试着提出一些想法,并请教语文语言专业教师。

 

我先谈论教学(初步)心得,接着谈我如何形成教学想法(起心动念),然后将我的想法放在CLIL (content and language integrated learning、内容和语言整合学习) 研究的架构中。

 

 

一、教学(初步)心得

 

我这学期教实践大学(台北)财金所硕一必修的金融英文课(2017年9月-2018年1月)。从 2016年12月教学授课想法成形开始,我一直在发展我所谓的『联准会英文 Federal Reserve English』;我在2017年3月到7月试着在实践大学(台北)的推广部针对社会人士开课、但未开成 (只有一位报名又退费)。因缘际会下,我在这学期利用教硕一金融英文课、来试验我的想法;因此仅只是这6星期的教学心得。我的心得如下:

 

1. 在教学实务允许、教师能力所及范围下,可以能力与兴致来个别或小组教导(15人以下时较可行)。

 

2. 中文教学、英文(专业)内容: 口语读英文文章(重视『重音intonation』要正确)、接着口语翻成中文与精读 (我后来发现这叫『视译sight translation』)。 我自己另外做一个语音广播(podcast)、每周一次,用脸书直播将专业(联准会相关)的情境建立起来、并要同学听一次;不过我另有商业发展的涵义在:

Fed Fun Newly 牛力 (podcast@FB):

https://www.facebook.com/TFPcast-fed-fun-newly-%E7%89%9B%E5%8A%9B-1074455749351169/

 

3. 『和一本原文(英文)书搏斗』: 语出齐邦媛 (『巨流河』, p.462;她是台大外文系的退休教师),指台大中文所、历史所学生来上她的『高级英文课』(专给这两个非外文所硕士生的必选课、用意大约是当时1970-88年台大为将要出国念书的人做些准备)、惊讶地发现他们之前并无此经历;这里『原文书』是指小说文学作品。同样地,对于当初并未设想出国念书等等的财金学生、亦是没有和一本财金专业的原文书搏斗过。

齐邦媛 (2009), 『巨流河』

http://www.bookzone.com.tw/event/lc051/page03_4.asp

 

『一本原文书』是指一套完整、有想法、有趣(本质是analytical、而成为interesting;后叙)的知识体系,财金领域则有财金专业的『原文书』。台湾财金、商学系在大学研究所会读到的英文书,大概就是教科书(用字浅白、初阶观念),文字、观念其实不深,且为概括式;这还不算是『跟一本原文书(具文字深度与『真实性』)奋斗』。

 

4. (英)语文是很personal的事,在与学生的互动上须谨慎;语文表现(讲话方式、程度、发音等) 和personal identity、自我价值(英语文学习上的)相关;过往『伤害』常会留下。专业教师能有办法『治疗』吗? 语言教师可提供何协助?

 

5. 学生的动机:『那我读这个,除了因为修课要过外,要干嘛?』;如何说服本地的台湾财金学生来看英文的联准会材料?如何解决『为何我需要』的问题? 这样的文本(text; CLIL重视),假设是都有需要的,老师就有这个自信心(confidence)要学生好好读;这和任意一篇文章(或各式财金文章汇集的读本)、只因它(们)是英文,而要学生念,老师自己都心虚("为何而念?”; 国军:”为何而战?”);这是现象、而非批评。我稍后会描述已于2016年12月取消的『剑桥金融英文证照考试』、来说明零散式教学材料的问题;而这通常是以语言学习出发点来编(专业语言)教材的大问题。

 

6. 我发现台湾(或华文)的财金系较为传统的师生间相处模式,反而成为(有些语文能力尚弱)学生学习的阻碍;因为传统稍权威尊敬式的师生相处假设,会使得某些学生排斥语言被改变增进的机会,因为他们不喜权威式(误会)施加于他们、且语言是非常personal的(学生因而觉得受威胁)。我现在能体会为何外语系(或外语教学)的师生常用英文短名互称,我也因此点出这点,请学生们在教室内称呼我的英文名,教室外随学生方便。我在教室内不是『老师 Teacher』、而是『训练师 Trainer』,我是要来训练他们某项技能、像是健身教练(Fitness Trainer)一样,而不是如老师或球队教练(Coach、较具权威)。

 

 

二、起心动念

 

我是从我的角度与利基来思考我可以为台湾(的商管英语文授课)贡献甚么;也不是不满,就是觉得我在台湾要有贡献。我之所以选择『联准会』当题材,是前3年在当期货营业员时,从我自身的利基(美国、英文)设想、可应用美国经济相关知识在美股如小标普指数期货,但一般这类型的英文与知识(报章所见)还是浅薄,我就往『联准会』钻,因这样的题材相关联、有趣、有用、又不会生命周期短。更重要的是,『联准会』是台湾金融相关从业人员会『有感』的东西,也是一般人谈话题材;在众多国际议题中,是可以在台湾拿来说嘴的。我其实想找对台湾目前有用(进而有感)的东西、增进它的深度与正确度(在我能力范围内),对这个地方有些加值或提升(脸上贴金地说)。

 

『联准会』议题是在英文(美国)环境中长出来的, 在台湾看到的中文材料已是经过选择、翻译,一般来说较浅薄、且只关注(为台湾读者设想、可能的)一些表面议题。我因此有感于专业语文就像空气一样,没有空气或空气稀薄时、生物也很难在此成长(贫瘠)。既然『联准会』议题是台湾金融环境『有感』的议题,它的升降息决策影响台湾利率、汇率、景气与资产配置,也是观察美股债元(及与台湾金融外贸相关)的必要议题,我因而想要由『联准会』的专业英文教学,来贡献才能(英文);详情可见我的描述 (廖汶钊, 2017)。

廖汶钊 (2017),『写在开戏前 –我的专业英文教学考虑2017/6』, https://www.cmoney.tw/notes/note-detail.aspx?nid=84910 )

 

针对『专业语文就像空气』这个观点,我发现林鸿信(2017)的描述、颇能完整(更复杂)地表达我的想法,借用如下:『在写作过程中,经常发现中文翻译所造成的问题。最大的感慨是,由于基督教长期在西方世界中发展,孕育了许多难以忽视的经典名著,因此,产生了有多少中文翻译的神学著作,就有多少中文神学著作的格局;这不只单从『量』来看是如此,因许多重要著作尚无中文译本;从『质』来看也是如此,因为难得有译文能够兼顾做到信、雅、达。』(林鸿信 2017,『系统神学』的引言中、写作与翻译一节, p.8;如下) ;其所谓『中文神学著作的格局』与『西方世界』,在我的情境就成为『中文的联准会知识(空气)』与『美国』。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林鸿信的策略(与期待)是,更多的『中文』神学译作与著作,而翻译的质量要更高、翻译者的神学训练要更好;我的策略则是反向,我要『回到英文中 (return to English)』。我们两者的基本情境不同,因为联准会的东西(或我用的教材)、3到5年后就过时了,而系统神学著作大约有10多年的寿命(或更长)、且神学观念较为财金经济观念长久许多。另外一提的是,林所遇到的语言、『语境』问题(后述) 比我复杂太多了;我只是英文到中文,而林须从希伯来文、希腊文、拉丁文、德文、英文、中文的神学著作中、连续转换推敲。

林鸿信 (2017),『系统神学』的引言中、写作与翻译一节:

https://shop.campus.org.tw/EPreview/Books/A1595/mobile/index.html#p=20

 

而我在教两岸经贸架构课程时 (2014年间、实践大学企研所、英文授课),更深刻体会到,议题(an issue)在甚么样的语文环境中长出来,就需用那个语言去吸收,才会『具分析思考而有趣 analytical as interesting』。当时台湾的服贸议题(太阳花运动等等),是在中文(台湾)环境中发展出来的,若去读英文数据、用英文上课,数据只可能是新闻局国际文宣或英文表面新闻、不仅无时效性且不具分析性,十分无聊与无助;因为议题是有机式地随环境、时间发展,用中文才能掌握到服贸,上课才『活』(有趣)。从这个经验我才设想到『联准会英文』课程。廖汶钊 (2017),『写在开戏前 –我的专业英文教学考虑2017/6』, https://www.cmoney.tw/notes/note-detail.aspx?nid=84910 )

 

 

三、在研究的架构中 (CLIL, content and language integrated learning)

 

我想藉由研讨会整理我的想法、并认识英语文相关教师,因而申请2017年11月的专业英语文学会墙报发表(东吴大学英文学系、外双溪);在我搜寻相关的英语文教学理论实务、以为支持讨论时,找到CLIL,并进一步发现我的专业教师(professional/subject teacher)角色位置,可帮助CLIL理论与实务的发展,如Dalton-Puffer (2017)所述:

 

“While we have made some headway in honing more complex conceptualisations of what we mean by ‘integration’ of language and content (Nikula et al. 2016), we have seen little work which has incorporated the expert perspectives of subject education researchers. To my knowledge, virtually all CLIL research accessible in the international arena (such as this special issue) stems from what could be informally referred to as ‘language people’. This may not necessarily be true of more locally circulated publications [作者在维也纳、德文], frequently in languages other than English, but it certainly is an element that should be reinforced in CLIL/immersion research in general and might well be one of the next developmental steps the field takes.”

Dalton-Puffer (2017), Postscriptum, p.3, Special Issue on CLIL,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lingual Education and Bilingualism (Routledge, Taylor & Francis Group) http://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3670050.2017.1384448

 

相较于“language people”,我觉得我考虑的是更上层(更原始)的『语言选择(choice of medium)』议题;或许英语文教师已视为理所当然,但我认为台湾的财金(与商管)教师、还未有此理解。而我提出的解答(财金与商管领域),直截了当: 在英文(美国)环境成长发展的subject(科目、题材),就选用英文as medium;在英文(美国)环境长出的,就用英文。CLIL文献中,多为研究(一般来说)可同时用两种语言来教学的题材,尤其是像小学、中学科目如生物、化学等,用中文或英文教都适当,因为这个层级题材并无『语境』上的差异;也就是说,『语言选择』本身并不会限制教材的可用性、进而影响教学。一般CLIL文献指涉的subject literacy是在此情境下讨论的,例如台湾的国际学校(中小学)用英文来教学,就是依这环境中欲想偏重的语言(通常是英文)而定。而我前述的台湾『服贸』议题,是有『语境』上的差异的,中文来教才可灵活运用情境与可得的教材;我的美国『联准会』议题,则是要找英文材料、(最好)用英文吸收,才是最佳状况;当然退而求其次读英文材料、用中文理解吸收也可,因为这样才可行(在我的台湾教学情境中)。

 

对专业教师(professional/subject teacher)的建议

当然专业教师可以质疑,台湾(大学的)高年级或研究所课程已使用(英文)专业文章论文、进行教学,与我的建议有差异? 我的不同处在于着重『英语文学习』,专业主题学习反而是附带的、甚或自然水到渠成;专业学习可以是副产品。而在我的观念中,一个例如『联准会』的议题,英语文与专业是结合在一起的,强加区分反而无意义,但以往专业教师并不着重以英语文教材、从语言学习的角度来看待财金专业的学习。

 

另外,若从中文材料来进行英语环境发展的专业议题教学,可能会因中文材料过时(翻译成为中文的时效过慢)、甚或内容偏颇零散浅薄(泛称为peripheral),而无法进行有意义的教学;同时台湾环境中的专业知识,则可能已被扭曲(skewed)。举例而言,联准会的市面书籍(不一定是上课教材)可能重视联准会主席的个人描述,而台湾一般的中文较深入材料、则无更分析式(analytical)的描述;这本『联准会主席全传』中文书 (『斯凯恩』所著、看来是笔名,由经济学者凯恩斯Keynes转化),或在(台湾或大陆)市面上会引人注意、读者有兴趣的书 (而且作者很认真),但老实说都还是较为peripheral的话题,从财金专业的角度来说,若只能读这样的(中文)书,对于联准会了解是很贫乏浮面的;而或许台湾一般专业人士的了解也仅限于此。我还是肯定『斯凯恩』作者的用心,只是或许他看不到这层面、或更重要的是没有(中文、台湾) 出版市场。而我『联准会英文』课程所使用的Conti-Brown (2016)这本英文专业书籍(如下),与『联准会主席全传』其间的专业含量、相距甚大。

斯凯恩 (2017),『联准会主席全传』

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48902

Conti-Brown (2016), The 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the Federal Reserve

https://press.princeton.edu/titles/10576.html

 

 

另外一提,用英文材料来进行(英语环境发展的)专业议题教学,可帮助专业老师建立专业领域的知识 (如美国『联准会英文』来研习『央行学 central bank studies』),在台湾会有其独特性,这是我看到对专业教师可能的吸引力;这时题材选择更为重要 (哪一个题材是英语环境中发展的专业议题、而台湾或华文地区会有感?)。

 

 

提供语言教师(language teacher)参考

 

我想从『剑桥金融英文证照考试』的取消来谈起(2016/12; 如下连结);我觉得它的官方课本是很用心编纂的教材(MacKenzie, 2008),但金融学生的学习动力为何? 我觉得从语言教学出发的专业类别教材(例如『金融英文』的教材)会有个迷思,比如说从语料库(corpus)方式来选择材料,以为专业类别(如『金融』)是一个具体的词;其实,『金融』只是一个『blanket term』、像毛毯一样覆盖住好几个互不相关的题材。我举一个较小范围的『金融科技fintech』为例,来说明这种blanket term的实质内容其实可能互不相干: 这6、7年来,我看到『金融科技fintech』一词在台湾发展的过程,这其实是四个各自发展(但有财金应用)的主题、逐渐结合在一起;其共同点是『科技(各式不同的)』来驱动、在四个主题的应用 (机器人理财交易、Bitcoin、支付系统、信贷自动化)。Fintech这词由英国、美国开始而各国普遍广传流用;这个blanket对申请经费、媒体宣传、公众认知与认可很有帮助,进而转化成一个略有实质、很有实际作用的term (词)。

 

以『金融英文』(或如上例『金融科技』)为名、并以语料库(或语言学习角度)选择材料,便产生问题: 各类主题列出,其间并无关联性,只因是『金融』;而其思考思路浅层(无趣、not analytical)、并零散,因而教与学前后不连、纯粹是英文文字的吸收。(注: 我在2011年实践大学财金系大二的金融英文课,也决定不用此剑桥金融英文教科书、因为对学生太难,他们还未具相关专业、便要以英文来思考,而英文一般能力也不足;在当时我尚未有如『联准会英文』这样的思考。我在教了一学期后,便知我的语言教学训练与技巧不足,无法应付这层次学生语文学习的需求、就不再教了。而我这学期2017年9月接手的财金硕班金融英文,前一位老师是用此剑桥金融英文教科书、我从课程大纲看到。)

MacKenzie (2008), English for the Financial Sector,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http://www.cambridge.org/bw/cambridgeenglish/catalog/business-professional-and-vocational/english-financial-sector/

此书的Student's Book,Introduction的教学目标,也值得参考:

http://assets.cambridge.org/97805215/47253/frontmatter/9780521547253_frontmatter.pdf

 

回到『剑桥金融英文证照考试』,其宗旨如述: “Show you have the language skills for a successful career in international accountancy or finance: Cambridge English: Financial is a high-level English language exam for accountancy and finance professionals.” “The exam gives an in-depth assessment of your ability to work in a financial context. The exam uses real-life finance and accounting situations and covers all four language skills – reading, writing, listening and speaking.” http://www.cambridgeenglish.org/financial/

 

我从财金从业人员的立场,可能有此质疑: 1. 可以直接考CFA (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证照就好了啊、若是以学习财金相关词语为主,而且CFA证照的效用更高、更『值钱』;2. 工作场合,一般沟通上Business English就可,专业内容则依各财金子领域不同,也很难说这个可用、这个不可用啊 (呼应之前『blanket term』的观念);3. 金融的当地化(localization)程度高,有些东西在英国产生,情境不见得相同、与台湾有些隔阂,比较起来,美国离台湾的金融更近;4. 官方教科书2008年出版到现在,已太旧了,金融一直有新的东西(如fintech等等)出现。

 

而就专业教师角度来看这样语言学习出发的(金融英文、或CLIL类的)教科书,我想借用Banegas (2013) 提出CLIL教材的三个缺点来思考 (注: 在此CLIL教材放入一般语言学习教科书中、成为一部分);情形不见得相同、但有帮助。Banegas指出CLIL教材的缺点,缺点1: CLIL英文内容,和L1(如中文)的专业科目、关联极小;我想因是从语言学习的角度来编纂教材,一定不是从专业科目学习的立场来思考。缺点2: 专业科目内容过于简化,这也是我对剑桥金融英文官方课本(或其他相关教材)的评论,通常是在某主题上浅层地描述、接着跳到另一个『金融』的主题,各主题间其实关联度不大;甚者,从财金专业教师的立场,我为了要讲某个主题、需要搞懂背后一些知识观念,才能『合格』的教,而我只熟悉(有些了解)几个主题,其它的我并不了解啊(以财金专业衡量),那只教英文、而无法对背后的知识触类旁通,真的是很难受 (i.e. 对不起自己与专业);其实这是我(一个专业老师) 读金融英文官方课本很深的感触。缺点3: 极度偏重阅读 (dominance of reading skills development)、以及教材过于低层次思考(lower-order thinking tasks); 偏重阅读我觉得无法避免、甚至可被鼓励,我的经验是专业英文阅读深广(针对某主题)的话,听说写都自然增强;教材过于低层次思考则是我对于零散式主题编排教科书的主要批评、因为就是只能在浅层介绍过,对于成年人(尤其是社会人士)来说,实在无趣。这也是我选用『real world』的text,如(某选用主题的)新闻文章、甚或是我选用联准会财金专书(Conti-Brown, 2016)当教材的原因。(注: 新闻文章可能还是很浅薄零散。)

Banegas (2013), An investigation into CLIL-related sections of EFL coursebooks: issues of CLIL inclusion in the publishing market,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lingual Education and Bilingualism (Routledge, Taylor & Francis Group) http://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3670050.2013.793651

Conti-Brown (2016), The 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the Federal Reserve

https://press.princeton.edu/titles/10576.html

 

我再以Dalton-Puffer (2017)文中所提,来强调缺点3(如上)的低层次思考部份;这是我认为像『剑桥金融英文证照考试』的官方课本『无趣』的缘由,与从语言教师的角度、或可将来如何思考。Dalton-Puffer认为语言教师须再(尽快)回答CLIL教学与研究长期避谈的问题: 什么是语言教学的『内容』? (What is the “content” of language subjects?),因为她观察到的不良影响是 (这是在高中生教育的情境下来谈的): 1. 学习无趣 (low degree of cognitive demand reported by intermediate learners at upper secondary level (“it's quite boring!”));以及 2. 外界认为语言教师没教内容 (language teachers exercised by the perception of outsiders that they teach a subject “without content”)。而她认为Dale et al. (2017)的以语言教师为主体的分析架构,能将『语言在教育中的重要性the significance of language in education 』重新带回给语言教师、提升教学效果与自身认同。

Dalton-Puffer (2017), Postscriptum, p.3, Special Issue on CLIL,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lingual Education and Bilingualism (Routledge, Taylor & Francis Group) http://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3670050.2017.1384448

Dale, Oostdam and Verspoor (2017), Searching for identity and focus: towards an analytical framework for language teachers in bilingual education, Special Issue on CLIL,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lingual Education and Bilingualism (Routledge, Taylor & Francis Group)

http://www.tandfonline.com/doi/full/10.1080/13670050.2017.1383351

 

 

语言教师与专业教师合作

 

刚好有机会短暂观察外语系的学习,我(有点惊讶、意外地)发现大三、大四外语系学生从converstaional 到 analytical的演变过程,提供我一个思考面向。我了解外语系专业上是用语文as medium来学习如语言学(linguistics)相关科目;而我想到的是,财金系大学部学生若直接读深的东西(analytical),其实就是跳到外语系学生(大三、大四)学习专业内容部分,这难度颇高、(或)且不自然。我想,那财金系大学部学生干脆学英语文就好,何必要学『金融』英文?? (I think this is a valid criticism.);也就是说,是不是要英语文一般能力(general ability,我泛指口语式的听说读写conversational) 培养好后,再进化到专业英文? 更何况,如果财金的大学毕业生,可有外语系升上三年级(beginning the junior year)时的程度,那不是太好了?! (我的假设前提是,外语系一、二年级培养conversational的能力、三、四年级培养analytical的能力。)

 

不过,我的专业英语文学习要『有趣analytical as interesting的问题、仍无法解决;尤其是对高年级与研究所学生(加上社会人士),没有在一定知识脉络体系下学习(如联准会),真的无效与无趣(not interesting)。分析式知识的英文(如Financial English),毕竟和着重商务沟通的英文(如Business English)用途不同;我对CLIL所重视、教学用『文本text』,有些建议之处、可再思考。例如,我觉得剑桥金融英文 (“Financial English”)官方课本,误把『金融』这个blanket term (of various themes)当成是『专业』,专业(财金)老师教起来会很累、很挫折; 我采用主题式(thematic/issue)教学, 且这主题是随时事、社会情境、经济政治演进的,用意在深入一个知识体系与情境,使其有趣(analytical and thus interesting);这就是我的『联准会英文』(“Federal Reserve English”)。CLIL为我的『事』(教学) 提供一个理论的基础、参考、思考; 我希望藉由这个 case (study) in progress,来阐明所谓有效、有趣(interesting) 的专业语文教学,需具有分析性(analytical)。

 

而从(英)语言教师来思考,假如大一经济学(economics、通常是商管学院共同科目、可以是上下两学期) 现在要用英文来授课,外语系老师的机会(贡献)在哪里? 我觉得有多种可能,我想至少一部份是帮助专业教师发展使用英语教学的能力(teacher training),或可以在学生的经济课程中含入(英)语言学习的部分。我强调语言教师须从自身利基(niche、我想是语言教学技巧经验)出发来思考,正如我做为专业教师须从我的利基(某专业议题的理解)来出发、设想。

 

最后,语言教师也可从英语文专业(如linguistics)提供专业教师教学理论上的协助。例如关于『语境』的思考;我在2010年用当时热门的科技术语『云端cloud』来比喻这个概念,我称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是大西洋观点、大西洋的云,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是全球的云,所以我在台湾、新加坡、日本等亚洲地区,切得进经济学人的文章『语境』;反过来说,现在(2017年)我已无法(要很费力)再切入纽约时报或New Yorker(纽约客杂志)的『大西洋语境』,我已不会主动去读这两个刊物的文章了。『语境』影响了我的『联准会英文』教科书选择;我用Conti-Brown (2016) Power and Independence of Federal Reserve 一书,即是因我在台湾、只要稍用力就可以切入这本书的『(经济金融)语境』,但例如另一本美国国会政治来探讨联准会的书(Jacobs and King, 2016),我读都须先回复到8年前在美国的(心理)情境(『(国会政治)语境』),才能耐得住读下去,更何况我的学生们未在美国住过、或关心过美国国内政治,如何切入?

廖汶钊 (2010),为何你要读经济学人 (笔名eguy发表于部落格)

https://eguyblog.files.wordpress.com/2010/03/eguy-e782bae4bb80e9babce4bda0e8a681e8ae80e7b693e6bf9fe5adb8e4babae88bb1e696876.pdf

Jacobs and King (2016), Fed Power: How Finance Wins

https://www.amazon.co.uk/Fed-Power-How-Finance-Wins/dp/0199388962

 

附带一提,林鸿信(2017)『文化场景』的想法,或许和我的『语境』想法呼应,引用如下: “写作此书时,笔者多次沉浸在神学反思中而猛然发现,正从一个文化场景转到另一个文化场景,毕竟基督教信仰长期在西方流传,大部分的神学文献都以西方文化为背景,而圣经则有希伯来和希腊文化背景,因此在阅读阶段的了解与诠释时就一再地经历文化场景的转换,直到落笔时转成中文场景,而且还需再三斟酌、考虑不停,彷佛一直都在从场景到场景之间转换,深切期盼未来有更多中文神学文献可拉近这些场景之间的距离。”

林鸿信 (2017),『系统神学』的引言中、写作与翻译一节, p.11 https://shop.campus.org.tw/EPreview/Books/A1595/mobile/index.html#p=23 )

 

 

 

结语

 

我从专业(财金)教师的角度来看专业英语文教学,提供较为少见、难得的视角,给(英)语文教师参考;我认为有效、『有趣interesting』的专业语文教学,需具有『分析性analytical』,而我也提出教材选取的意见。但是,我认为语言教师须从自身利基(如语言教学技巧经验)出发、来思考专业英语文教学实务,这一定和我做为专业教师的出发点不同。我同时试着说服财金、商管专业教师,以英文来教在英文情境下产生的议题、学问,并看重(英)语言教学部分。我的学生对象设想为台湾(与华文)本地商管大学、研究生,英文还不足以用『全英文』来有意义学习,而只用中文来吸收某类议题又太浅薄无趣;我的对象也包含社会人士(财金专业从业人员)的教育训练、尤其在他们已有专业背景能来理解(某)专业议题的发展。我试着从台湾(与华文)本地教学的脉络,提出『全中文』与『全英文』教学中间的一种可能,并强调主题式(thematic/issue)的专业(professional/subject)学习、与专业英语文(language ESP)教学思考。

 

 

 

作者

廖汶钊(wen),担任实践财金系兼任助理教授,目前教硕一必修『金融英文』课程,并发展『联准会英文 Federal Reserve English』的专业英语教学想法。前三年担任金融业的期货营业员,再前三年为专任助理教授(实践财金系)。在美国待了11年半,多在学校与金融经济相关行业,因此英文较能为『专业』。曾在纽约市立大学(Queens, John Jay, Baruch三个校区)授课3年,在台北业界工作期间亦(尽量)每学期实践财金系兼课一门。纽约市立大学经济博士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Graduate Center)、乔治敦大学与芝加哥大学硕士、交通大学管理科学学士。个人网页: https://sites.google.com/site/wenreseach/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