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和萬事興!德國研究發現:男人出門前親吻老婆,收入比同齡人高 30%! 補漲行情來臨,國票金(2889)單月竟上漲近10%!該佈局金融股了嗎?挖掘2大時間點!

吃飯多點杯奶茶 就被男友罵… 連幾十元都捨不得花的男人,是真心愛妳嗎?

小氣

 

【我們想讓你知道】

很多人說:談錢傷感情。但伴侶間若沒有相近的金錢觀念,往往會引發許多紛爭。如果你的另一半和你吃飯時斤斤計較,連多點一杯飲料都要發脾氣,這樣的關係該如何長久維持呢?

文 / 慕容素衣

 

不能談論金錢的戀愛,對一個女人的傷害有多深

在以往的經驗裡,我見識過真正的零成本戀愛,並且因此發覺,不能談論金錢的戀愛,對一個女人的傷害有多深。

剛畢業那時我和人合租一層兩房租屋,房子很小很破舊,廚房裡到處都是蟑螂,廁所的地板老是往外滲水。室友是我的同鄉,姑且叫她小安吧。小安在一所中學任教,外表和為人一樣樸實,不化妝、不打扮,沒事就在家整理,把陳舊的老房子收拾得乾乾淨淨的,而且燒得一手好菜,週末總有些朋友同事到她這裡來吃飯。

我住進這裡時,小安已經快二十八歲了。在我們這種小城市,二十八歲還沒有男朋友,已足以讓人在背後指指點點。

小安二十八歲生日那天,朋友們提著蛋糕禮物為她慶祝,小安做了一桌子菜,我也貢獻出珍藏許久的進口紅酒。那是小安第一次喝紅酒。一大桌子的人亂哄哄地吃菜說話,誰也沒留意她一個人默默喝掉了半瓶紅酒。

吃蛋糕前,朋友們起鬨讓她先許願,小安臉泛紅雲,眼波流轉,對著插滿蠟燭的心形蛋糕,清晰地說出自己的願望,她說:「我希望今年能找一個男朋友。」大家愣了一下,然後回應她熱烈的掌聲。

 

他們的愛情沒有轟轟烈烈,直接進入細水長流

那天晚上,朋友們走了後,小安繼續一個人自斟自酌,我走過去搶她的酒杯,她緊緊握住杯子,淚眼汪汪地盯著我說:「親愛的妳知道嗎,我二十八歲了,還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從來都沒有。」她哭著問我是不是很丟臉。我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是拿過酒瓶,往她的杯子加滿酒。

生日過後,親朋好友都踴躍地幫小安介紹男朋友,在這些人當中,小安和一位姓陳的男人來電了。這個男人的優點是,在享有高福利的機關單位上班,是這個年代最受丈母娘青睞的公務員女婿人選;缺點是個子矮、肚腩大、頭髮少。

老實說,小安稍微打扮一下還是蠻清秀的,我們都覺得她配老陳綽綽有餘,但小安則覺得以她目前的年齡來說,已經沒有太多挑選的餘地了。她在第一次相親後回來跟我說:「他三十歲了,聽說還沒有戀愛過。」我認真地問她:「妳覺得這樣好嗎?」小安想了想,嬌羞地說:「我覺得蠻好的。」

然後她就開始戀愛了。回想起來,那是我跟她住在一起,曾見她最快樂的時光。我始終記得,女孩守在廚房裡,繫著圍裙,花兩小時耐心地煲一鍋湯,只為了讓她的男友下班後能夠喝上一口暖暖的老火煲湯。

他們好像沒有經過太多轟轟烈烈,就直接進入了細水長流的階段。每天傍晚,我下班回到家,通常都會看到小安在廚房裡忙碌。老陳一開始還會在廚房幫忙,但屢次被小安推出來,理由是「你上了一天班辛苦了」。後來他索性就坐在客廳等吃飯,頂多在飯菜端上來時說一句「辛苦你了」。

戀愛對於小安最大的改變就是,下班後有個可以一起吃飯的人

這對她來說已經很滿足了,從來沒有戀愛過的她,全心全意地投入這段感情,好像要把積蓄了二十八年的愛戀,全部用在那個相識不久的男友身上。她為他洗衣、做飯,陪他一起看肥皂劇,去香港出差時,還特意花了一個月的薪水為他買了天梭手錶。

小安簡直生來就是做賢妻良母的料,那陣子正學著做西點。我每次聞著廚房裡傳來的濃郁香味,口水直下三千尺,對那個坐享其成的老陳無比羨慕嫉妒。兩人發展得很快,年中相識,年底已經在討論在哪裡買房子,但問題卻偏偏就出在這件事上。

小安眼睛紅紅地敲著我的門時,我嚇了一跳,試探著問她是不是被非禮了。小安吞吞吐吐地說:「陳哥向我借三十幾萬。」這個消息可遠比非禮更震撼,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我連忙問:「用來幹嘛呢?」「買房。」小安告訴我,老陳想換個大房子,但他原來買的房子還有貸款沒還清,所以想讓她幫忙還貸款。

對此我十分不解:「你們才戀愛沒多久,為什麼要向妳借錢,不能向朋友借嗎?」小安解釋說老陳是北方人,在這邊沒什麼朋友。我徹底無語了,一個大男人好歹在社會上混了這麼多年,怎麼就連個朋友都沒有呢?但後來我總算知道,為什麼老陳會交不到朋友了。

那天我們擠在一張床上聊到很晚,小安虛心地問我,一般情況下,情侶之間會如何戀愛。事實上我遠遠談不上情史豐富,只能照著我有限的戀愛經驗告訴她,通常也就是出去吃飯、看電影、聽音樂會、旅遊什麼的。然後我反問她:「你們不是這樣嗎?」

「我們有點特殊。」小安支吾了一陣,坦白說起了她和老陳交往的過程:第一次約會,地點選在中山公園(門票免費),閒晃了兩小時後,小安說口渴,老陳讓她先忍忍,因為公園裡賣的礦泉水八塊錢一瓶,不能便宜了黑心商販。

多點一杯奶茶,就被數落不懂事

第一次吃飯,地點選在真功夫餐館,老陳為了點雙人套餐還是分開單點合計了半天,兩者之間的價格相差十幾元而已,小安吃了套餐後又點了杯奶茶,老陳數落她不懂事,理由是外面賣的奶茶比店內的還便宜兩元。

第一次來做客,老陳帶來的見面禮是一枝玫瑰,然後開心地吃完小安做的三菜一湯。後來老陳的吃飯問題大多就是在這裡解決的,陪小安去買菜的時候,他態度倒還好,所有菜都歸他拿,當然,他出了力,菜錢就只能由小安出了。

聽完之後,我總算知道小安的戀愛「特殊」在哪裡了—談戀愛總得花點錢,可是這位老陳幾乎是一毛不拔。「極品啊。照理說他應該不窮,他那個職位可是出了名的肥差。」我總算見識到什麼叫作「零成本戀愛」,要不是對老陳所在單位的底細早一清二楚,我可能會懷疑他是不是從非洲逃難過來的。

看我反應如此強烈,小安又忍不住為男友辯解:「他雖然小氣點,但對我是真心的,他的意思是,錢要存起來用來買房子。我想結婚以後,兩個人的錢反正會歸在一起,所以應該沒什麼關係吧。」我只好苦笑。

小安說著說著,漸漸抽噎起來:「再說我年紀也不小了,長得也不怎麼樣,現在還能有什麼要求呢,只求能找到一個肯和我相依相偎的人就行了。我媽媽說過,女人總是要受些委屈的,只要肯委屈些,他總會對我好的。」我只好抱抱她,小聲勸她別再哭了,明天還要和學生們上課呢。小安徵求了大家的意見後,並沒有借錢給老陳。他因此消失了一段時間。

 

和朋友吃飯,也都是她來買單

那天我難得提早回家,恰好碰見老陳來了,不知是不是有了偏見的緣故,老陳還是那個老陳,我卻覺得他的禿頂前所未有地有礙觀瞻。

桌子上的花瓶中插著一枝玫瑰,小安高興得喜形於色的,我卻想著:老玩一朵玫瑰這一套,想登門賠罪好歹多買幾枝玫瑰啊,一朵玫瑰是哄小女生的吧。

小安拉著我一起出去吃飯,我想著再怎麼樣也得給室友面子,於是就去了。點菜的時候,我點了一個黑胡椒牛排套餐,外加一盅老鴨冬瓜湯。這時,我注意到對面老陳的臉色有點發青,惡作劇的心態頓時冒了出來,揮手又點了一客香蕉船。

小安只點了最普通的揚州炒飯,我讓她點杯飲料,她都說不要。等我們吃完買單的時候,老陳坐在椅子上一動也不動,小安見狀悄悄地拿出錢包。

我知道小安平常很節省,買把小白菜都要殺價,讓她破費我於心不忍,連忙掏出錢包說:「平時經常吃你做的糕餅,這頓我請了。」其實也不過六、七百元而已,何至於有人竟為此嵬然不動呢?這樣的鐵公雞,能有人和他做朋友才怪。

在沒有談戀愛之前,我們租屋處幾乎就是小安學校年輕人的固定聚餐地點。可是談戀愛之後沒多久,老陳就鄭重地向小安提出,能不能別叫朋友過來吃飯,一桌子人吵吵嚷嚷叫人頭痛。

小安哪能開得了這個口,倒是每次朋友們來的時候,都會看見老陳坐在客廳裡鐵青著一張臉,像門神一樣,漸漸地也就不太愛來了。

從那次吵架後,小安對老陳就更遷就了。學校一放寒假,他們已經在討論該去誰家過年,結論是年前先去老陳家,然後再一起回湖南,正式向小安的父母提親。

為了給老陳的家人留個好印象,小安特意去澳門血拼。她為老陳爸爸買了進口菸酒,為老陳媽媽買了高檔的冬蟲夏草,為老陳買了名牌西裝,最後一狠心,為自己買了一件Burberry 的風衣,外加一套蘭蔻的彩妝用品。但我其實很想知道老陳為她的父母準備什麼禮物,但想了想還是沒敢問。

 

過完年回到廣東,聽到的卻是小安分手的消息

小安蜷縮在沙發上,拎著一瓶烈酒,醉眼迷離地看著我說:「告訴妳一個消息,老陳和我分手了。」我吃了一驚,一時不能判斷這個消息到底是喜訊還是噩耗。當我還沒有想好如何開口時,小安已經哭成了淚人:「老陳,他不要我了。」這消息真是石破天驚。

原來這次小安隨老陳回老家,他媽媽一開始見到她還蠻熱情的,可是看到她帶來的禮品,聽說她身上的大衣價格後,就變得很冷漠,其實小安擔心老太太心疼花錢,報的價格還比原價低了許多。

「老太太還特地跑去化妝品專櫃,看我用的化妝品是多少錢一套,回來後和她兒子嘀咕了兩天,老陳就說不能跟我回湖南了。」小安越說越委屈,她沒想到辛苦攢錢買下的禮物,這下子竟被當成奢侈浪費的罪過。更沒想到,老陳和他媽媽會就這麼站在同一戰線,列舉了她諸如愛亂交朋友、愛亂花錢等諸多罪狀。

「他們的結論是,我不是個適合一起過日子的人。」小安氣憤不已,「妳說說看,我怎麼就不適合過日子了。」

聽到她的控訴,我忽然想起,就在不久前她還在廚房裡繫著圍裙,歡天喜地地忙碌著,那時候的她是多麼快樂,滿心都是把日子好好過下去的憧憬。就是這個勤儉的姑娘,豪氣干雲地花掉一年的積蓄,想帶給男友的家人驚喜,結果回報她的卻是責怪和失望。

 

「我媽媽總是說做女人要學會委曲求全。」

小安幽幽地嘆了口氣,「我已經很委屈很委屈了,為什麼還是不能求全?」我能想出的最有效的安慰方式,就是陪她去逛街。那天我們去的都是平常難得光顧的專櫃。幾個小時後,小安一身亮麗地走出商場,包包裡放著一張刷爆的信用卡。我提著大包小包跟在後面,看到的是一個女人的新生。

從那次以後,小安就像變了一個樣,她在物質上不再苛待自己,只要是在能力承受範圍之內,她都會盡可能地滿足自己。

老陳的事對她的打擊還是蠻大的,所以很久以後才聽到她又戀愛了。這次的男朋友很大方,求婚鑽戒都買卡地亞的,倒是小安捨不得花他的錢,執意要求只要買個普通的鉑金戒指就好。

某一天她告訴我,有一次她和男朋友去逛街,經過一間快餐店,看到老陳和一個女孩在店裡吃飯,在簡陋擁擠的店裡,老陳對著一份普通的燒鴨飯,吃得滿面油光。

小安急忙走了過去,並沒有和老陳相認,當下她感到有點難過,卻也有點釋然,難過的是,回想起了和老陳在一起時受的委屈,釋然的是,他對其他女人並沒有比對她大方,也許他並不是不愛她,只是這份愛還不足以上升到改變他的金錢觀。

小安說,她其實不介意在哪裡吃飯,她介意的是,他明明有能力偶爾請她去吃一頓大餐,卻只願意請她吃最便宜的快餐。女人要明白,愛情和富有與否無絕對關係,但是,女人天生下來就是被疼愛的,捨得花錢在你身上的男人,他愛妳的心意才是真的。

愛情和富有與否無絕對關係,但是,女人天生下來就是被疼愛的,捨得花錢在你身上的男人,他愛妳的心意才是真的。

 

本文摘自《一輩子很長,要和有趣的人再一起》,作者:慕容素衣、出版社:幸福文化
(圖:shutterstock / 責任編輯:Lulu;內容純屬參考,並非投資建議,投資前請謹慎為上)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