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檸檬水就已經夠神,沒想到 加熱後 功效就再強100倍...它會救你一輩子!再忙也要看! 身體打來的電話,你一定要接!再晚就來不及了...

台大教授 郭瑞祥四十歲罹癌、喪偶,逆境 試煉出的一堂 人生管理課...

1月 2015年15
收藏

(圖/shutterstock)

 

撰文/ 孫蓉萍

 

逆境試煉出的 一堂人生管理課

台大教授郭瑞祥四十歲罹癌、喪偶

台大工商管理系教授郭瑞祥,

早年求學和工作一路順遂,

可說是天之驕子;

沒想到不惑之年與死神交手,

罹患肝癌,甚至喪失愛妻。

他在課堂上用親身經歷提醒大家,

人生有太多意外,

所以要活在當下,

珍惜每一次的相處。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人生不會給你預警!

當眼前一片晴空萬里時,你不會知道,

下一秒鐘,你的人生即將風雲變色。

 

台大教授郭瑞祥,

四十歲前的人生一片順遂。

建中、台大畢業,

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攻讀碩士、博士,

畢業後在加州矽谷的國家半導體公司工作,

後被台大延攬回國任教,

太太是音樂系出身的氣質美女,

育有二子,生活幸福美滿,

可以說是天之驕子。

就在晴空萬里的當下,

死神的黑手,

卻已悄悄逼近他身邊。


恐懼。死神敲門

發現罹患肝癌 調整生活節奏

時間拉回四十歲那一年。

2001年,郭瑞祥接到小他三歲的弟弟

從美國打來的電話,

告訴他得了肝癌,

腫瘤有十幾公分大,

已經是末期,不適合動手術,

必須等待換肝。

 

郭瑞祥只有這一個弟弟,兄弟情深,

當年他在國家半導體公司工作時,

也協助弟弟從東部轉到矽谷工作。

 

得知消息後,他和父母都趕去加州探望,

之後母親繼續留在當地照顧弟弟。

 

就在同一年,

郭瑞祥遞出教授升等申請,

完成人生中一個重要的里程目標,

加上弟弟罹癌,

郭瑞祥心想,

「這疾病會不會有家族史?」

由於他也是B型肝炎帶原者,

就在太太的鼓勵下,

去做了健康檢查。

 

健檢第一天早上,

先做超音波檢查,

沒想到才做了兩小時,

醫生竟對他說:

「不好意思,

我們看到你的肝臟部位疑似有腫瘤。」

 

任何人聽到醫生這樣說,直覺反應一定是:

「你一定搞錯了吧?

怎麼可能是我?

我一點都不痛啊!」

 

醫生說:「肝臟不會有感覺。」

「但是我體力很好,上禮拜還去打球。

大概是我這兩年吃了不好的東西。」郭瑞祥說。


醫生卻說:「體力不等於健康。

而且這不是一兩年的事了,

而是和你的生活形態有關。」

 

最大的恐懼,莫過於未知。

因為不知腫瘤詳細的狀況如何,

郭瑞祥住在醫院,煎熬了一個晚上。

他設法靜下心來,

先打電話告訴父親和妻子,

又擔心在美國的母親會

承受不住另一個打擊,於是決定隱瞞。

 

放下電話,郭瑞祥不禁捫心自問:

「我工作認真,難道有錯嗎?

為什麼身體會變成這樣?」

 

當晚他所想的,

不是研究工作、

國科會計畫或作業還沒改,

而是「妻小怎麼辦?

我以前花在他們身上的時間夠嗎?

我的父母能接受兩個兒子都罹癌嗎?」

 

直到死神在門外徘徊,

他才驚覺:天哪!我過的究竟是什麼生活?


化驗報告出爐,

肝臟腫瘤有四公分大,

所幸癌細胞沒有擴散,

外科手術切除即可,

也不必做後續的化療。

 

郭瑞祥感謝神

在四十歲的時候給他這個領悟

讓他懂得踩煞車

自此之後,他修正長久以來的生活形態:

改變飲食習慣,

減少不健康的加工食物,

早上喝精力湯,

多吃生機飲食、糙米和蔬果。

更重要的是,

周末多留時間給家人,

增加和兩個兒子互動的時間。

 

 

噩夢。

長期抗戰
妻子怪病纏身 全家束手無策

 

順利成為教授後,

正當郭瑞祥以為一切又重新回到正常軌道時,

死神卻又找上門了,這次的目標是妻子。

 

其實他三十八歲那年,

妻子在美國生小兒子的時候,

「多發性硬化症」就第一次發病。

 

他回想,妻子剛生完的第三天,

發現尿失禁、肢體無力,

突如其來的病症,

讓群醫束手無策,連病因都查不出,

只能眼睜睜看著雙腿無力,

醫生也宣判她要準備靠輪椅度過下半生。

 

生產後三天就不能陪伴愛兒,

讓妻子情緒已經盪到谷底,

加上怪病纏身,更是以淚洗面。

「如果我這樣,永遠不能走路了,

你有什麼想法?你??會陪我嗎?」

 

郭瑞祥說:「我那原本性格堅強的妻子,

有一天突然這麼問我,

看著原本樂觀的她被折磨至此,

也只能緩緩地跟她說:

『慢慢走,也要一起走。』」

 

所幸,這時候奇蹟出現了!

一位也是中醫的教友指導他們按摩一些穴道。

在家人輪流按摩和刺激穴道後,

妻子的肢體開始有反應!

再經過中醫兩次針灸,

妻子身體逐漸康復,

三個月後出院,半年後就能行走,

大家把這次意外當作是「神經壓到」,

淡忘了這個產後的小插曲。

 

然而,真正可怕的厄運,還未真正降臨。

 

 

約莫三年後,妻子再度發病

郭瑞祥回憶,

「那是我切除腫瘤的第二年。

聖誕節前夕,我們約好要去聽音樂會,

約定時間前她打電話給我,

說:『我身體不舒服,不去聽了。』

她還加一句:

『這種雙腿無力的感覺,和三年前很像。』

我們當然怕,因為多年前的噩夢重現。

但一方面又想,上次能治好,這次當然也可以。」

兩人那時還不知道,

她罹患的是罕見疾病「多發性硬化症」。

 

這種疾病因為免疫系統攻擊神經系統,

導致神經系統病變,

病人的所有器官逐一受到攻擊而失去功能,

攻擊到頭部,可能失去意識,形同植物人;

攻擊到內臟器官,

則可能造成心肺衰竭,嚴重者致死。

 

儘管百般無奈

郭瑞祥的妻子也開始做長期抗戰的準備

郭瑞祥當年認識妻子時,

就被她的秀麗長髮和婉約氣質吸引,

愛美的她,婚後也一直維持長髮。

但是有一天她毅然說:「剪了吧!」

郭瑞祥假裝不知道她的用心良苦,

故作輕鬆地說:

「妳留長髮很好看啊,

我們可以幫妳整理,不用剪啦。」

 

她堅持:「長髮真的不方便,

你們不知道這樣很花時間。」

她的理性與貼心讓郭瑞祥十分不捨,

卻也只能聽從命運的安排。

前三年病情尚不嚴重的時候,

一家人還可以一起出國旅遊,

和所有家庭一樣,享受天倫之樂。

 

 

妻子的身體器官

受損狀況愈來愈嚴重,

連站起來都成為一種奢望。

起初主要是下半身器官受到攻擊,

雖然不良於行,

她還是能和郭瑞祥談心,

兩個當年約八歲和五歲的孩子,

也可以在她的病榻前嬉鬧,和媽媽撒嬌。

 

「當年她生了老大,

就決定辭去教職當一個全職媽媽,

她說:『撫養小孩是一個生命培育的過程,

這個過程非常神聖,為什麼要假手他人?』

到了孩子的學齡期,

她甚至和幾個朋友一起實施在家教育,

認真製作教材,還到野外上課,

全心全力為孩子付出。」

因此即使在病床上,

郭瑞祥的妻子最掛念的仍是孩子。

 

在意識還清楚時

她就交代了許多 女主人才知道的事

例如小孩愛吃什麼、要上什麼課,

甚至於到哪裡買菜等瑣事,

都一一告訴郭瑞祥。

 

有一天,妻子憂心地說:

「我很害怕,

我記不得十分鐘前講了什麼話,

腦袋一片空白!」

雖然只是一次短暫失憶,

她開始警覺到,病魔可能攻擊腦部。

醫生證實了她的擔憂,

她的確隨時可能無法再醒來。

 

得知這個事實,她忍不住哭出來。

讓郭瑞祥更心疼的是,

妻子不是立刻陷入昏迷,

而是一步步惡化;

一個這麼愛孩子的媽媽,

軀體也還在孩子身邊,

卻再也不能摸他們的頭、

聽他們說話、看他們長大。

 


療傷。

學習放下
互相扶持依靠 關係更加緊密


郭瑞祥的妻子病發三年後,

有一次昏迷了兩、三個禮拜。

後來雖然再次醒過來,

卻不再有表達和組織能力。

郭瑞祥落寞地說:

「人總是在害怕和冷靜之間搖擺。

妻子情緒軟弱的時候,

我會用禱告的方式安慰她;

當她理性的時候,

我扮演溫柔的角色,給她擁抱。

在理性與感性之間,我們互補得很好。」

 

牽手十餘年、心靈契合的愛妻,

一旦再也不能和自己分享喜怒哀樂,

令他悲痛逾恆。

妻子彷彿連靈魂都不自由後,

他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孤單。

 

妻子臥床期間,

郭瑞祥接下教養子女的任務;

同時他還擔任系主任,

並且接許多工作,

以負擔一位看護和一位幫傭的薪資。

 

他以為每天把時間填滿就不會胡思亂想,

晚上回到家陪一下孩子,

為妻子關燈,繼續埋首工作。

但人終究有脆弱的時候,

在情緒極度沮喪時,

他偶爾也會出門看場電影,

嘗試轉移注意力,

也曾在黑暗中流淚,釋放壓力。

 

兩年後,妻子病逝。

那一天看護發現妻子發燒、血壓偏低,

家人一如往常地緊急送醫,

不同於往常的是,

女主人這次真的離開了。

 

妻子離開人世前,

是否曾經道別?

郭瑞祥想了想說:

「沒有,因為我一直抱著希望,

認為她會好起來,我們從未放棄過,

所以連道別都沒有!」

 

從腦部昏迷到離開人世,

二年間經常一有狀況就送急救,

救護車都不知道來過幾回了。

最終妻子還是不敵病魔撒手人寰,

四十年的青春年華就此畫下句點。

 

「我的心情是矛盾的,雖然不捨,

但也感謝主把她接走,不必再受折磨。」

 

兩個孩子之前以為媽媽還會一直在家裡陪著他們長大,

直到遺體火化的前一刻,他們才驚覺,

媽媽這次真的要走了,忍不住嚎啕大哭。

小小年紀就要承受媽媽不在身邊陪伴的痛苦,

令大人不禁鼻酸。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這是蘇軾在《江城子》中,描述對亡妻的思念。

 

妻子過世後,郭瑞祥也曾淚千行,

但他相信妻子只是暫時遠離,

兩人終將在天上相會。

他深信妻子在天上最想知道的,

就是小孩現在過得好不好,

因此盡力同時扮演好父親和母親的角色。

 

 

長子說:「爸爸這幾年真的改變很多,

比以前花更多時間陪我們。

他每個禮拜會盡量抽空陪我打籃球、

陪弟弟騎單車,

我們也常去看電影,像這個寒假,

我們就看了八部電影!」

 

只是媽媽這個角色 無人可取代,

所有家人對女主人的思念不曾因時間流逝而稍減。

兩個孩子把媽媽的照片放在房間,

當作懷念她的方式。

即使過了五年,在路上看到媽媽牽著小孩,

也會讓他們想起自己的媽媽。

尤其是長子,當年在家教育,

擁有媽媽滿滿的愛,

對媽媽的思念特別深刻。

 

 

郭瑞祥看到某部以前和妻子一起看的電影、

看到母子在一起的畫面,

也會觸景傷情。

但大家把這份懷念深埋心中,

一家人相互扶持,

關係甚至比一般家庭更親密。

例如兄弟倆在父親生日前,

會討論要送什麼禮物。

媽媽缺席,

讓這對兄弟提早獨立。

小兒子看到奶奶掉淚,

會貼心地對奶奶說:

「奶奶不要哭,把難過隱藏起來比較快樂哦!」

 

領悟。

運動樂活
找到下坡智慧 分享心靈成長

 

喪妻之後,郭瑞祥把自己鎖在密閉的環境,

以為大量的工作和悉心照顧孩子,

就可以化解掉憂鬱的情緒,

其實,他並沒有走出來。

三年前,他參與台大EMBA體適能課程,

依照課程要求,記錄每周做什麼運動、

運動幾次、每次運動多久,

不知不覺中養成了運動習慣。

小學是手球校隊的他,

運動細胞似乎被喚醒了,

愈來愈投入各項活動。

 

跟著台大EMBA的「門外社」社團同學們,

郭瑞祥練習跑馬拉松、環島旅行,

去年還參加戈壁挑戰賽,

今年二月也剛參加東京馬拉松比賽。

 

07年考上台大EMBA的同學李作君

眼見導師這些年的改變,

她說:「老師近幾年的轉變很大,

從嚴肅的師長變成樂活人生的快樂大男孩!

他還和學生們分享人生經驗,

不僅是課業上的導師,

也是學子的心靈導師。」

 

 

郭瑞祥針對工管系大三學生

開了一門主題為「管理與人生」的課

就把自己的人生體驗融入其中,

而且為了避免流於說教,

他特別採取讀書會方式,

還找學長姊一起來參與,

希望年輕的學生不只會讀書,

更要學會做人。

 

他在大學部開的統計課,每堂出作業,

還有期中考、期末考、要交報告,

助教王珊彗說:「不可思議的是,

雖然課業繁重,卻受到學生熱烈歡迎!」

 

他在EMBA的課程也是在學期開始前,

就準備好一整個學期每一堂課要上的內容,

包括投影片、中英文個案

和個案相關的文章參考資料等,

製作成至少二百頁的講義,方便學生預習。

 

郭瑞祥一直相信,

訂定明確目標,

事先充分準備,

按部就班地努力執行,

就會有好成績。

 

但畢竟,在人生道路上,

 

無論有如何縝密的計畫

和周全的準備,也勝不過天意

在烏來山區練習跑步時,他領悟到,

上坡很難,但是下坡更難;

上坡只要衝刺就好,下坡則要技巧,

扛太多東西會跑不完全程,

一定要分享,才能輕鬆走下坡。

 

而且不要在意自己的成績,只顧著看錶,

別忘了欣賞沿途美好的事物,

關心身邊的同伴。

 

人生上半場順遂、下半場遇亂流,

挫折並沒有打敗郭瑞祥的心志,

因為他始終謹記:

「人要忘記過去,努力未來的事,

向著標竿一直跑下去」,

人生雖然沒有給他預警,

但是他終於從逆境走出來了,

相信妻子在天國也會為他的勇敢感到欣慰。

 

 

(本文處自今周刊850期 全文授權轉載)

 

 

郭瑞祥
出生:1961年
現職:台大工商管理系暨商研所教授
經歷:美國國家半導體公司研究發展中心工程師
學歷:美國麻省理工學院電機博士和土木碩士、美國聖荷西州立大學企管碩士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