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肺炎病程 10 天見生死!重症醫嘆:有症狀還硬撐... 晚一天就醫 死亡機率就飆升 他動手「打醫生」,竟把錯推給醫護!太多人 從小養成「都是別人的錯」的想法…

美國肺炎死亡人數躍居全球第 1… 成為重災區多恐怖?紐約醫師指出:就算用呼吸器,死亡率仍高達八成!

4月 2020年13
收藏

 

作者:蘇一峰

 

(新聞)紐約的前線醫師在媒體專訪中指出,

他們發現插管的武漢肺炎患者,

死亡率居然高達八成!

讓他們不禁難過沮喪的反思,

是否插管治療

對於重症肺炎患者是無用的治療方式?

這個報導大大的顛覆了百年來重症醫療的進展,

對於重症新型冠種病毒肺炎的患者、

插管使用呼吸器居然無效不能救人.........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為什這次肺炎重症患者

插管後死亡率高達 8成

真的是如此嗎?

那我們該如何救這一群病人呢?

其實這個結論是錯的!!

蘇醫師逐一分析這一現象背後的主要原因

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們,

嚴重呼吸窘迫症患者插管使用呼吸器治療,

死亡率約在 2-5成左右,

而為何新型冠種病毒肺炎重症患者

插管後的死亡率卻高達8成?

其實很重要的原因是.............:

 

1 .當地的維生器材、

如呼吸器非常缺乏

可以推測許多的患者

可能都是等到重症缺氧到非常嚴重時後才插管,

此時患者的心肺功能已經極度耗損、

甚至已經出現多重器官衰竭了!

此時再插管已經太晚死亡率當然會高達八成!

 

重症醫師我們都知道一個臨床救命守則,

如果一個重症病人還有救回的希望,

一定要提早插管使用呼吸器改善缺氧,

幫患者插管使用呼吸器,

只是幫病人搶治療的時間(Buy time)......

插管之後要馬上趕快給予相關的治療!

 

時間拖越久

此時病人缺氧低血壓時間久了,

心肺功能嚴重缺損、

多重器官衰竭無法再救回,

兵敗如山倒,就算插管也沒有用了...........

也就是說「插管要及時!」

 

 

2 .當地的重症專業人才極度缺乏,

當地雖然有世界各地捐來運來買來的呼吸器,

但是呼吸器的功能非常的多,

不同的機型有不同的功能。

 

此時如果操作呼吸器的醫師

非呼吸器的專業人員

(如:胸腔重症醫師、麻醉醫師....等等

重症醫師與呼吸治療師),

而是找骨科醫師來設定呼吸器,

可能治療效果便會大打折扣........

(骨科醫師同袍抱歉,沒有惡意)

 

相對來說如果你把

一台普通骨科手術交給內科醫師去進行,

雖然一樣有手術室和手術刀,

但是手術絕對會失敗..........

因為各個專科都有自己的專業,

一人是無法精通所有的醫學治療方式,

這也就是醫療為何需要分科的緣故!

 

而胸腔重症的訓練非常漫長,

一位畢業的醫學生,

進入臨床訓練最快也要7年

才能取得胸腔重症醫師的資格,

面對緊急狀況下呼吸器可以馬上買的到,

但是七年訓練出來的重症專家

不是馬上就能找到!

 

幾年前因為重症環境太差

(錢少事多離監近.壓力大),

每年選擇胸腔內科新血

居然只剩以往的 1/3時,

胸腔醫學會曾站出來求援,

但是當時的主管機關專員給的回覆是:

ICU的醫師不一定要胸腔重症科,

任何內科其他科都可以!(有圖有真相)

(圖片來源:蘇一峰醫師)

 

3 .面對許多新型冠種病毒的重症肺炎患者,

許多手術是被改建成臨時加護病房,

許多外科加護病房也都全部收治重症肺炎。

呼吸重症的治療需要一個完整的團隊、

不只要有經驗的重症醫師、

還要有呼吸治療師、訓練完整的護理師....等等。

 

倉促成軍的醫療團隊,

沒有胸腔重症醫師、呼吸治療師也不夠,

護理師也不夠,照顧經驗也不同.......

(譬如:外科ICU平時的經驗是照顧術後的病人為主)

此時、死亡率超高已經可以預見了..........

 

光有呼吸器、卻沒有能使用呼吸器的專業人才!

光有加護病床、卻沒有能照顧病人的專業人才!

是目前各國重災區所遇到的問題...........

 

台灣是否準備足夠?

國內重症醫療環境並不友善

結論:看到目前美國與歐洲重災區的嚴重情形,

我們絕對不希望疫情在台灣擴散讓台灣也變成重災區......

但是萬一真的發生了,

我們應該反思台灣是否已經準備足夠來應付這樣的狀況.......??

 

當我們在自豪台灣有全世界最齊全的負壓隔離床位、

有最多的加護病房ICU,

有足夠的呼吸器可以使用等等優點時..........

 

我們是不是也應該想到,

因為國內重症醫療工作環境的不友善下,

我們浮現的重症人才荒:

胸腔重症醫師荒在四五年前就一直持續到現在,

尚未得到改善.....

且只怕疫情一來,在面對高度感染風險之下,

之後敢選擇胸腔科的醫師可能會更少.......!

而一位胸腔重症專科醫師的養成需要七年,

並非一蹴可及!不趕快對症下藥只怕來不及.....

(這也是為何美國開價一個晚上九萬元,

要找重症醫師過去支援紐約的第一線)

 

呼吸治療師與護理師在臨床的工作,

也是長期照顧大量患者,

如果一但疫情爆發、重症患者大量出現,

第一線治療人力馬上會捉襟見肘,

死亡率也會大幅上升!

 

台灣常常願意把錢花在買機器上,

但是卻不願意把錢花在培養專業人力之上,

讓專業人員有好的工作條件、

願意加入留在崗位上努力.......

我們雖然有許多呼吸器、

卻缺少會使用這些呼吸器的專業人員!

這是一大隱憂..............

 

本文經蘇一峰醫師授權轉載,原文 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 / Stella )

(首圖來源:businessinsider)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