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幫夫家還卡債、產後老家被燒光!積蓄歸零後…她說:我們這一輩子,是在替誰打工?當誰的奴隸?

傷心的女性

 

【編聊邊看,我想讓你知道的是】

「理財」這件事說難不難,說簡單卻也不簡單。簡單是在於只要學會箇中訣竅,賺錢其實挺輕鬆的,但難就難在,不能只是自己做到極致就能安心,因為,不論你結婚與否,「親朋好友」是絕對無法完全脫離你的生命…

 

 

文/李雅雯(十方)

 

十六年前,

我遭遇一場 家人的金錢勒索

當我企圖說出這段經歷,我感到一陣抑鬱。我的朋友不知道,我的讀者不知道,我的編輯不知道。十六年前,我遭遇一場「家人的金錢勒索」,這是一段非常痛苦、非常糾結的人生經歷。

 

未婚夫要替哥哥還卡債,
這婚還要結嗎?

二○○三年暑假,像是一場夢。我在那一年通過博士學位入學申請,當上大學講師,正在籌備婚禮─我們交往八年,終於要結婚了─一切順風順水。八月的一個晚上,深夜十一點,一桶啤酒喝完了,我和未婚夫、兩個還沒醉倒的朋友,打算回宿舍休息。我推開大門,看見未婚夫拱著背,單膝跪地,手指僵硬地摸著自己的鞋帶,滿臉通紅。

我們在黯淡的燈光中對視一眼,他的顴骨幾乎要突出來,眼眶下全是黑眼圈,欲言又止。「我哥被人騙了,」他低聲說:「他欠了兩百萬的卡債,還不出來,今天來找我借錢……」他停住了,喉嚨哽噎著,忍住不在我面前哭出來。

(中略)

兩個月後,未婚夫扛起兩百萬,用自己的名字信用貸款,幫哥哥還清卡債。我們在婚前,儲蓄歸零。二○○四年五月,我們結婚了。婚禮上,我臉色慘白。婚姻開始,我們夫妻倆就背上兩百萬元的信用貸款;所有婚禮開支、金項鍊、金戒指、喜餅、喜糖,都是借錢買的。每一分鐘,我想著欠下的債務,心底又慌又亂。

 

 

新婚跟債務,同時起步

一場惡夢,悄悄開始。新婚跟債務,同時起步。這一切,遠比我想得艱難。婚後,我在台北師大讀博士班,在高雄兼課教書,南北奔波。我一個月賺三萬元,我先生月薪四萬一千元,每個月還信用貸款一萬三千元,還幫先生的家裡還房貸,給自己父母的孝親費,還有我自己的生活費、交通費、保險費……一筆又一筆,壓得我喘不過氣。

在科技業工作,我先生每年有分紅。他的分紅,往往一匯進戶頭,我們就拿去還信用貸款、還先生父母的房貸、我自己父母的贍養費、積欠房東幾個月的租金……每筆錢左手進、右手出,心底不踏實。婚後的金錢壓力,逐漸大了起來。

 

我的肚子越來越大,

銀行存款卻越來越少

婚後第一年,我陷入嚴重的失眠狀態。我的錢還不完,每一筆似乎都不得不給、不得不還。二十八歲那年,我要教書、也要讀書;每到半夜,開始心悸。先生當時被派到上海工作,他看到我的情況,非常焦慮。他是非常溫柔的人,為了我的健康著想,他堅決要求我放棄工作,飛去上海,安心休息。也許是一種祝福,到上海之後,我很快懷孕。從懷孕的第一天起,我激勵自己,要好起來─我要讓這個孩子,得到保護。幾個月後,還來不及為自己歡呼鼓掌,大伯的債務,卻出了問題。他不見了,電話打不通、人找不到、搬出租屋處,完全消失。他欠下的卡債,我們代償的貸款,失去追討的人;而先生家裡的支出,陡然上升。

幾個月內,我的肚子越來越大,先生銀行帳戶裡的現金,卻越來越少……好幾個月,我看著他紅著眼眶,沉默地轉走帳戶裡二十萬元、三十萬元的現金,直到現在,我都搞不清楚,這些錢,還的到底是大伯的債務,還是公婆的房貸?我們的夢想呢?我們的房子呢?這些美好、溫暖的想像,都煙消雲散。那段時間,先生承受巨大的失落感─ 大哥不守信用,讓太太、孩子受委屈─他總是一個人蹲在前廊,表情茫然。我認為,在那段時間裡,他陷入人生的困境裡。他不知道怎麼相信,怎麼愛?他經歷的這一切,可能需要一輩子的時間,才能調適過來,但他不能停下來─ 孩子要出生了,我的狀況並不穩定─ 他必須照顧我們,忽略自己。我知道,先生每一天、每一分鐘,都在努力讓自己不受影響,振作起來。

(中略)

 

 

產後看見老家失火

積蓄歸零…

那段時間,我只能轉移注意力─ 練瑜伽、看育兒寶典、蒐集玩具─ 把問題掩蓋起來,假裝什麼也沒發生,恍惚著、恐懼著,迎向臨盆。我在二○○六年四月十二日生產,整個過程並不順利。那天深夜,我躺在冰涼的產檯上,挺著圓圓的肚子,岔開雙腿,像只被等著被解剖的青蛙,嚇得魂不附體。我不會用力,我聽不懂助產士的指令,掙扎了整整兩個小時,孩子硬生生卡在產道,幾乎停止呼吸。三個小時後,我昏迷在產檯上。靠著醫生的產鉗、真空吸引器、麻醉劑,孩子被推送出來,而我奄奄一息。

醒來之後,我的精神與肉體,經歷一場重擊,我的精神恍惚、嘴脣乾裂,下體汩汩湧出血塊和鮮血;意志力像晒乾的玉米鬚,輕飄飄、細柔柔、無法著地。在那一刻,我以為,那是我一生中,所能經歷過,最軟弱、最脆弱、最虛弱的時刻。我完全沒有想到,還有更大的災難,蜷伏在黑暗裡。十天後,台中市西屯區,發生了一場大火。那是我家,也是一場非常嚴重的火災,出動三輛消防車,東森新聞SNG現場轉播,我這輩子所有能稱為「回憶」的物品,都在大火裡燒得乾乾淨淨。

那是中午十二點。太陽很大,空氣乾燥,風很大。攝影機就在現場,轉播實況。鏡頭拉近了,我縮著身體,坐在床上,看著螢幕上的火球越燒越高,越燒越旺,最後炸成一團火球,火焰衝到天際。我的腦子裡一片空白,喉嚨像噎住了,甚麼聲音也發不出來。從那一天起,我才明白。人受到驚嚇的時候是不會崩潰的,你只會一片空白。

 

 

如果說婚前的債務是一次打擊

那場大火,更像是一場死亡

在那一刻,我幾乎失去信心,失去我一直以來,都懷抱著的鬥志、毅力,以及不論發生什麼事,都「不信我不行」的鬥志─那一刻,我真的想放棄,放棄抵抗命運。

(中略)

一路以來,我爭強好勝、積極努力:沒錢補習,我就拿著錄音帶錄音,硬生生記下十萬字的文學史,野心勃勃,到哪都企圖拿第一名。二十五歲,我的學術論文發表量全年級第一名;我連續拿了三年論文獎,博士班入學考所向披靡。我立志三十歲前拿到博士,三十二歲當上大學教師,四十歲升等教授……我的意志堅強,鬥志高昂,每個橫跨在我面前的困難,包括婚前的那筆卡債,我都打算用自己的坦克車輪子,直直輾過去。

我一直以為,只要想做,一定能行。但那一刻,從電視螢幕上目睹火災的那一刻,我幾乎聽到,尖叫聲從腹內滾滾而起,通過喉嚨,像一條骨頭直直穿過顱骨;從心臟不斷湧出的驚嚇和恐懼,像灌了鉛水的水柱,沿著顱骨,竄流在眼窩、耳穴、眉心;蔓延到了鼻腔……我和先生的積蓄已經歸零,大伯的債務、公公婆婆的房貸,還在持續;假如再加上一筆,我的未來、我先生的未來、剛出生孩子的未來,怎麼繼續?我們這一輩子,是在替誰打工?當誰的奴隸?

(中略)

 

 

為了孩子,

讓我多燒個幾次,都無所畏懼

在那一瞬間,我開始盤算著,什麼工作,能賺到最多的錢……補習班老師?我摸摸孩子的額頭,鼻頭一陣發酸。孩子是無辜的,她什麼也沒做,難道也要畏畏縮縮、跟著我們掙扎一輩子?我往病床一倒,全身無力。我記得很清楚,那一天,我沒有哭。到了晚上,還是沒有。我癱倒在床上,像被丟進河裡的鵝卵石,直直下沉,在河床深處,奄奄一息。躺在床邊的孩子,突然打了一個噴嚏。她發出微弱、細小的聲音。我把一只手放在她的胸口上,她溫溫的,小心臟跳得又輕又急;那簡直不是人類的心跳,像是小鳥的。我把臉湊近寶寶,用鼻尖緊貼在她臉頰,有人把她的髮髮往後梳,露出白淨的高額頭,一雙小手緊緊攢成拳頭,放在臉頰邊,眼睛眯成了白白的一條線。

突然之間,我像一道堤防終於潰堤,我抽泣起來,咬緊了嘴脣,把聲音壓下去一點;我聳動著肩膀,把床板帶得直抖,大股大股的憤怒,突然湧起。我無法放棄,我無法甘心,為了孩子,我要前進。那天晚上,我決心賺錢。我決心賺到足夠的金錢,讓我多燒個幾次,都無所畏懼。

 

開始賺錢
只要你想,就做得到

接下來的日子,像夢境一樣,不停開展。火災後的十四年裡,我把自己能做的事情,做到了極致:我函授會計、外匯、稅法,補充金融知識;我開戶、下單,買進海內外股票;我記帳、建立家庭預算;我議價、購買便宜的房地產;我學裝修(軟裝、硬裝)*1,提高我的租金;我整理保單、嘗試看懂條文;我學權證、期貨,試著撬起槓桿;我讀了一、兩百本理財書,用一萬兩千個小時操作股票,花一萬個小時挑選房子……在十四年後,終於累積一點點成績。我存了一筆錢、有幾筆精華地段的房地產、囤了一點土地、握著低價買進的龍頭股─ 我的征途,有了成績。*2

 

 

*1「硬裝設計」以空間硬體結構與基礎裝潢為主的大工程,包括天花板、牆面、地板、管線配置美化到需施工的系統家具;「軟裝設計」以易於更換與變動的家具飾物為主,如家具、燈飾、裝飾擺件、花藝綠植、藝術品等。

*2這十四年的理財經驗,我出版了《我用菜市場理財法,從月光族變富媽媽》、《富媽媽存致富股,獲利一○○%》兩本書;書裡有記帳、選股、房地產挑選標準。

 

生命,是相互依存的長篇故事

這些年,我經歷了很多東西。剛開始,我以為理財,全靠「自己」─ 自己的意志力、自己的鬥志、自己的理性─才能克服困難,顛仆前進。我總以為,自己累積一點成績,靠的全是「毅力」。但回想起來,一切似乎不是這麼回事。我常常在想,如果先生不支持我的財務決定、不陪著我承擔風險、不贊成改變;我們一路拉扯,互相抱怨,還能堅持下去?

對我媽媽的處境,我也陷入沉思:媽媽再會賺錢、再會投資、再會做生意;只要她解決不了叔叔的勒索、無法保護自己,她再能幹、再努力,累計財富的過程,仍會磕磕碰碰、異常艱辛。我的先生呢?即使他再會賺錢、再勤奮、再努力,如果協調不了家人的債務問題,所有投資的執行力、效率、目標、累積,都將大打折扣,一瀉千里。

生命,是相互依存的長篇故事;理財,不是自己做到極致,就能成功;更多時候,要處理好「親密的人」,才能前進。後來我發現,如果你去聆聽,聆聽每個人的理財困境。你會發現,每個人的故事裡,都有一個「家人」:奢侈的太太、賭博的公公、沒安全感的婆婆、投資失敗的小叔……每一個「家人」,都是「不能控制的人」─ 奢侈的太太會揮霍儲蓄;賭博的公公會疊加債務:沒安全感的婆婆會提領獎金;投資失敗的小叔會預支退休金─ 每一個「家人」,都成了理財路上的「關鍵人」。解決不了關鍵人的問題;理財路上,只能匍匐前進。

 

看更多好文,邁向更好的人生:

 

本文摘自《與家人的財務界線》作者:李雅雯 (十方) 、出版社:采實文化

( 圖: TVBS,僅示意 / 責任編輯 : BELL )

CMoney精選

撰文者CMoney精選

CMoney 自出版社、各大報章雜誌精選好文 網路上的各家觀點,通通網羅呈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