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來你們家 不幫忙還卡債,被指責 很自私?!為何你哥欠債,我出國、進修 就像是犯罪...

嫁來你們家 不幫忙還卡債,被指責 很自私?!為何你哥欠債,我出國、進修 就像是犯罪...

 

【我們想讓你知道】

家人投資失敗、父母欠債、伴侶的兄弟姊妹周轉不靈、經濟不穩……這些金錢問題,向你求助金援,不幫,會有罪惡感,但幫了,很怕一直幫下去。最有口難言的金錢課題,如何處理才能兩全其美?

 

文 / 李雅雯(十方)

 

我要在此坦白。十三年前,當我拒絕還大伯卡債的時候,非常焦慮。我和未婚夫的處境,讓人沮喪:我們有一百六十萬元的存款、沒有小孩、雙方父母都沒有儲蓄、兄弟姐妹無能為力,只有我能幫,只有我不能不幫。那些日子以來,我像把拉滿的弓,聳著肩,扁著嘴,用一根細細的釣魚線,拉著一個沉到海底的大鐵錨,糾結著放不放手;每次掙扎,都讓我的身體、我的心理,越來越緊繃。

 

與家人間的財務界線在哪?

我先生說,不幫大哥,就是自私。「妳只顧自己!」他握住拳頭,對著我背後空蕩蕩的牆壁高喊,「妳自私!」他說著爆出一陣怒吼,就像舉完六十公斤的啞鈴。當年,我沒回應。我記得,每次這樣的評論,總能讓我焦慮。我懷疑,我真的懷疑,堅持不還卡債的自己,是不是真的「只顧自己」、「自我中心」?我懷疑,自己是不是人格有缺陷、道德有瑕疵,價值觀有問題?我的大腦喋喋不休,我感到心虛。 我記得當年,好朋友知道大伯欠了卡債,苦口婆心,給了我「良心的建議」。他告訴我:「這是你的家人,你的責任,你不能不背,不能不承擔,你要懂事、要識大體。」聽到這裡,我渾身繃緊,繃得臉都疼了。

五秒……十秒……二十秒過去了。我正準備說話,朋友又開口了:「你怎麼能在家人有困難的時候,還能出國、進修、買包包、買衣服?他在受苦,你怎麼能心平氣和地享受?我知道你辛苦了,但你不能只想著自己啊?」 聽到這裡,我突然被嚇著了,羞愧感像一條鋼線,直直鑽入我的背脊,讓我窒息。這個說法,讓我感到壓抑。在大腦裡,我突然浮現一個幼兒園孩子、一個幼兒園老師,兩個模糊的影子。

財務上的「自私」是什麼?

自私,是指一個人,只關注自己的需要,不關心別人的需要;只看得見自己,看不見別人;就像許多幼兒園的孩子,會把自己的玩具藏在懷裡,握在手裡,不分享、不給予,有人搶奪,他就尖叫、暴怒、哭泣、抗拒,這叫「自我中心」;這叫「自私」;自私,是只看著「自己」。如果有個幼兒園老師,一樣把玩具藏在懷裡,握在手裡,不分享、不給予;她的動機,是為了保護幼兒園的孩子們,不會因為爭奪玩具受傷、尖叫、打架,所以她藏著、腋著,像母雞抱著一顆蛋,不滿足孩子的欲望,不分享、不給予,這時候老師關注的,不但有自己,有別人、有幼兒園、有園長、有家長……藏玩具的老師,非常警醒、非常敏銳,她不只看著自己,也看著別人,那麼她就不是「自私」;她是「有界線」:  

人格 特質
自私的人 看不見別人
有界線的人 看見別人,看見自己

想通這點,回頭來看,我認為,當年堅持不還家人卡債的自己,如果動機是為了所有人,為了長久的益處,我的行為,就絕不是「只顧自己」、「自私」、「自我中心」。事實上,如果我像一個藏玩具的幼兒園老師,看著所有人的需求,看著所有人的欲望,做出公允、恰當、符合長期利益的決定,那麼,我不還大伯的卡債,不但有智慧,而且有勇氣,我該把自己視為「有界線」的人,不需要自責,不需焦慮;所有的批評,我應該學著拉開、舉起來、放地上、踢出去。回想起來,這是我當年應該早要學會,卻沒學會的事。我既感慨,也心疼自己。愛,讓我們脆弱,讓我們被操控、被支配、被奴役。

拒絕敵人很容易,拒絕你愛的人,卻很難;假如背著「自私」、「只顧自己」的批評,要橫著心拒絕,只會更難。我想告訴你,我知道你很掙扎,我知道你很痛苦,我知道你快撐不住了,但是我們不能放棄。記住,我們的生活,是我們的責任,過好自己的生活,不應當感到愧疚。我們要照顧自己,我們要旅遊、買自己喜歡的東西;我們應當正視自己的欲望、自己的需要、自己的未雨綢繆、自己的安全感;我們值得快樂,我們值得被愛,我們值得被珍惜。 過程中,別人會說服你,說服你還他該還的房貸、還他該還的卡債;付他該付的旅費、給他想過的生活;我們必須忽略,走自己的路,過我們該過的生活,經歷自己的旅程,不浪費生命。世界上,許多罪行、邪惡,因愛而生,保持冷靜。

 

更多理財觀念,這些好文推薦你>>

 

本文摘自《與家人的財務界線:富媽媽教你釐清家人的金援課題,妥善管理親情的金錢漏洞》,作者:李雅雯(十方)、出版社:采實文化

( 圖:shutterstock,僅為示意 / 責任編輯:BELL )

CMoney精選

撰文者CMoney精選

CMoney 自出版社、各大報章雜誌精選好文 網路上的各家觀點,通通網羅呈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