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不菸不酒、早睡早起,爸爸竟因肝癌過世...前羅東聖母醫院院長:父親用死亡教會我的事 【食力】香腸吃太多要洗腎?!台大副教授解密:不加食品添加物,更可能中毒死亡!

我的病,該開刀嗎...? 86 歲罹癌病人心聲:正因為我不懂,請醫師別說「你自己決定」

4月 2019年10
收藏

                                                                                                                                                                                                                                          

編聊邊看

我想讓你知道的是

病人在生死攸關之際

最需要的是「安全感」

當病人詢問:「開刀會比較好嗎?」

醫生固然無法替他做生死決定,

但除了回應:「你們自己決定」以外

醫生更該與病人及家屬充分溝通,

才能在病人的信任下達到共識…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文/Chua(企業界退休人士)

 

我今年 86 歲,

幾乎每一、二年固定做全身健康檢查。

就在二年多前因為健康檢查,

發現我的肝臟長了 8 公分的腫瘤,

當得知這個噩耗時,不僅震驚,

而且瞬間覺得人生可能就此結束,讓我擔憂不已。

 

之後,我積極地在台灣與日本尋求治療方法,

並進入台灣知名的治癌醫院做更進一步的檢查。

主治醫師判斷 95% 應是癌症,但沒有幫我做切片,

因為擔心切片反而造成癌細胞的擴散。

 

我問我的主治醫生,以我的狀況,開刀好嗎?

醫生說,由我自己決定。

我又問他,如果今天是您的父親,您會怎麼處理?

醫生說,由他自己決定。

 

第一位醫師讓我太失望,

我本來不想開刀的...

其實我本來並不是很想尋求開刀這一條路,

但聽到這樣的答案後,我決定換醫院。

我換到台灣最具權威的醫療院所,

找到國內肝癌手術權威的教授。

與醫生初次見面,是在他的研究室,

我跟我女兒聽他很詳細地說明我的病情,

評估手術的可能性。

醫生對我說,手術不可能沒有風險,

但依照我的狀況,開刀大約只有 1~2% 的風險。

聽到醫生如此有把握的看法,

當下我便決定要做這個切除手術。

 

我的開刀時間很長,可見是一個很重大的手術。

手術順利完成後,進入加護病房,

再轉入一般病房,直到出院,

整個恢復時程完全如同醫生的判斷。

我很慶幸當初我毅然決然轉院,

更慶幸能遇到這位再造之恩的醫生。

這些治療的過程

若不是經由這位具備醫術與醫德的好醫生陪伴我,

我相信我今天已經無法在此分享我的康復歷程。

 

在感恩之餘,

我想在此很誠懇地與大家分享

自己接受醫療照顧過程的感受,

並道出病人對醫師的建議。

 

當醫師對病人與家屬說明病情時,

請用我們聽得懂的語言;

尤其是當你們(醫師)要我們(病人與家屬)做決定時,

你們所做的說明,是我們非常珍惜的資料,

而這也代表醫師尊重病人自主權的落實。

我深知當年我們父母就醫時,

並沒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意見,

大都是將一切重要抉擇交給醫師,

而在醫療成果不理想時,

也只能以「命中註定」概括承受。

 

今天我們欣然看到不少醫師

肯花時間為我們說明病情,

並徵求我們的決定。

然而我們與你們醫學知識的差距,

是我們無法越過的藩籬。

雖然我看得出醫師有誠意說明,

但有時我們還是聽不懂你們所說的一些醫學詞彙,

但又不敢表示「還是無法了解」,而讓你們失望。

因此我懇求醫師們在解說病情時,請務必要有耐心。

 

後來為我開刀的這位外科教授,

他的誠意待人讓我敢問一些深怕被醫師斥為無稽的問題,

而使我與家人感到對這位醫師有「安全感」,

而產生「信任」,自己可因瞭解而做下決定。

 

 

然而這次生病的過程中,

我也才發現許多醫師缺乏同理心,

無法真正以我們的立場設想。

我最初看的那位外科醫師,看得出他很有經驗,

但當我問他:「以我的狀況,開刀好嗎?」

他只是回答我「由你自己決定。」

當時我心裡想,我又不是醫生,

我怎能知道做什麼樣的決定比較好?

所以我才冒昧地進一步問他:

「如果今天是您的父親,您會怎麼處理?」

我希望這句話可以喚醒這位醫師的同理心,

能夠以他專業的外科經驗,

再加上設身處地以病人的立場思考,

我的病是否適合開刀治療?

對這麼大的肝癌,他的開刀勝算如何?

 

想不到他的回答還是,

「就是我自己的父親

我也會一樣地要他自己決定」。

 

我們在生死交關之際,

希望找到的就是「安全感」

當下我與家人對這種回答真的瞠目以對。

不管對方有多好的技術,

我無法感受他的誠意、同理心,

也因此實在無從產生「信任」,

更談不上將自己生命攸關的大決定交付在他手上。

 

在遍訪群醫之後,後來找到的外科教授,

不僅經驗豐富,也試著說明開刀的風險、

以及他經驗的分享、有把握的看法。

其實,我當時就像是即將沒頂的溺者,

看到一支稻草也要抓,

只要有一絲希望我也願意孤注一擲。

但無論如何,

至少也要讓我感受到這位醫師有誠意,

他「尊重」我所問的問題,

而讓我對他產生「信任」。

 

其實我們病人在這種生死交關之際,

希望找到就是讓人感覺到「放心」的醫師,

這種說不出的關係,

也許這就是我們台灣人所說的「先生緣」吧!

 

 

我深知「醫病平台」這專欄希望達到的目標,

是要讓醫病雙方透過真實的故事,

聽到彼此的心聲,看到各自的盲點,

而能達到台灣醫療的改善。

如果本文有冒犯之處,

還請醫師們體諒病人與家屬的心聲:

建立醫病彼此的「尊重」與「信任」,

需要我們雙方的共同努力。

 

 

 

本文授權自 民報醫病平台專欄 ,原文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侵權。責任編輯 / ㄆㄆ

(圖/shutter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