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很短,永遠經不起等待...高層次的人:只專注「當下」,不想著 未來! 生氣時,最能看出「人品」!高格局的人,不拿別人的錯誤 懲罰自己...

過度的 自律只會招致 失敗!其實...適度的消沉,才是 成功的關鍵

9月 2019年24
收藏

(圖/shutterstock)

 

作者:佩特拉.柏克

 

至此,有個問題一直

在我腦中盤旋不去。

在教練原理中,

一般都認為我們做的事情

一定在人生的某個時間點裡

是有其道理的。

因此如果每個人

都知道這個細微惱人的聲音,

那它一定有其意義。

幾千年前的哲學家亞里斯多德

就已經談論過內心的衝突,

也提過一些跟他同時代人們

內心的千瘡百孔。

許多人都在對抗自己,

而不是跟自己當朋友。

明明如果想要交朋友,

就必須先從自己開始,

但內心的看守員

卻常常妨礙我們這麼做。

讓內心的聲音變得

像我們的對手有什麼意義?

內心的看守員有什麼意義?

在我們思考的過程中,

它的任務是什麼?

它在看守什麼?

在為我們保護什麼?

它的任務是不是也許真的

源自久遠的演化?

而它所有的警告、禁令

和指令都是在確保我們的生存?

儘管確實如此,

但如果它只是總無故地

限制我們,

而非開啟我們的潛能,

那之中一定存在有些許問題。

尋找答案的過程越來越有趣了。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我們對自己的評價,

深受整個時代的觀點影響

我觀察到,

人心潛意識的意念操縱

很顯然不是持續發生。

它多半出現在特定情況,

或當我們面對某些特定的人時——

在這些時候,

似乎有些會啟動

內心看守員的東西存在。

不同的啟動裝置

就像腦中的紅色按鈕,

被按壓之後人們會開始

混淆自己的思緒。

情況可能跟自身、跟世界

或者跟你與他人的關係有關,

不管是獨自一人在思考自我和人生,

或者面對其他特定人士的時候。

會引起意念操縱、讓我們窒礙難行的人

多半是你的親人、上司、客戶

或甚至與你處於曖昧關係的人。

一位傑出的小提琴家便跟我說過,

如果有個頭髮灰白的紳士坐在台下,

她就沒辦法演奏。

然後她會忍不住開始想:

「反正我什麼都不會,

大家將發現我是一個虛有其表的人。」

某些人則說,有一些特定的主題

會讓他們陷入意念操縱模式。

比如說談到金錢或升遷的時候,

他們就會開始干擾自己,

而內心深處的他們會認為:

「我不配擁有真正的成功。」

 

我想要更仔細探索

人們內心的限制區、

想要了解自我干擾時

會使用的結構和語言。

還有那條用「不可能」、「沒辦法」、

「這太不切實際」之類想法

阻斷人們發揮潛能的界線,

我也很想看看到底在哪裡。

我漸漸發現,

人們用來劃定界線的個別信條,

事實上僅是冰山一角,

在其背後還隱藏著一整套信念系統。

舉例來說,當我們深信自己

完全不值得擁有某種程度的

成功與成就時,

這個信條的背後就存在有

許多自己的論點,尤其像——

人必須要「值得」擁有成功與成就;

有些人值得擁有快樂,

有些人則不值得等等。

我們總認為,

「值得擁有」成功和快樂

有某種特定的準則。

這些準則深受文化

以及身處時代的影響。

幾百年以前,人們相信,

成功、快樂與否皆由上帝決定;

其他人則認為這只是巧合

或者是否擁有正確人際關係的問題;

又有一些人認為,成功其實是

壞蛋與利己主義的象徵,

你一定要是個糟糕的人,

才有辦法在這個世界上成功。

在現代文化圈裡,

很多人尤其覺得,

一定要不斷工作、

持續做出完美表現,

才有「權利」成功。

許多信念和假定皆隱藏於信條之後,

決定了它的涵義。

而我們身處的時代與文化,

又決定了我們會抱有哪些論點。

 

我們會尋找信念相符的事物

來獲得某種程度的安全感

我們可以把信條背後的

思想世界想像成植物綿密的根部,

它們深入到你我的過去,

穿越過層層人格。

通常我們對他人所說

或公開表達的話,

內容都已經溫和很多,

以至於別人無法立刻

聽出我們真正的想法。

如果只剪掉單一信條,

整個根系不會有任何改變。

因為我們總有意無意地

想讓內心的信念

和這個世界達到平衡,

好讓自己有安全感,

所以會不斷在外界

尋找證實自己想法的東西。

我們擁有如同腦科學家

葛拉德.胥特(Gerald Hüther)

所說的某種雷達,

這個雷達持續在運轉,

掃描周遭與自身觀念一致

或不一致之事物。

因此很快地,

我們就會在外面世界

找到東西印證自己的信念,

重新形成一個干擾信條。

 

在教練工作中,

我多次見識到有個狀況會一再出現,

那就是——

當人們切換至意念操縱模式時,

他們使用的語言和語調往往會產生改變。

意念操縱的語言特色是過度、誇張。

在那些極端的思考之下,

我們失去了話語

和現實世界之間的平衡,

於是工作上的問題變成了大災難;

危機演變成徹底的失敗。

意念操縱從來就不會是平衡的,

它十分極端——

光由一次並未親身經歷的事,

就可以導出必須嚴正

聽從的人生規範。

而在這些時候,

我們經常以跟小孩講話的方式

對自己說話。

這點尤其可以從使用

「必須」、「總是」、「永遠不」

等詞彙中看出來,

例如:你必須這樣做、

你永遠不可以那樣、

你應該總是如此……。

即使我們現在都自認為

是開明的現代人,

我們的思維顯然還是有一些部分

受到權威結構所主宰,

有時那甚至是無情的內心獨裁。

 

 

發牢騷或攻擊自我

並不會因此變得更好

當我持續探索

內在看守員與其主張,

我的客戶們便會一再重複

出現相同的論點模式

以及相對應的心情感受,

大致可以分成兩個方向——

❶消沉、發牢騷、

貶低自己和所有的可能性;

❷用有攻擊性、驅使、批評

或者過度激勵的方式

給自己一記當頭棒喝。

我們潛力大門的看守員

有兩種語調,

一種消沉、一種具攻擊性,

這兩種都會弱化自己,

干擾我們發揮潛能。

在我看來,不管是強力鞭策

或是讓自身意志消沉,

都沒辦法達到長遠的效果。

就算是鞭策,其力量也只能

短暫持續,就長遠看來,

相對於益處,

它反而造成更多傷害。

 

具有破壞性的思考模式

會在我們心中引起特殊的情緒。

每一個習慣性的意念操縱都會

對你和自己的生活品質產生影響,

它會在人的內心裡

製造出恐懼、羞恥、罪惡、

亢奮或狂妄等感受,

導致錯誤的支配或被支配傾向。

此時你的身體便受到束縛,

變得又窄又小。

不論是貶低自己或變得有攻擊性,

都一樣會讓自己無法

發揮原有的潛能,

情況就像不斷在比賽中射偏目標、

提早放棄或者犯規,

直到被驅逐出場那樣。

當我問客戶,如果他們不認真看待

那些干擾自己的想法,

會發生什麼事?

大部分的回答都是

「那會讓我失去安全感」

或「那樣我會失去對生活或工作的控制」。

讓他們覺得應該要相信意念操縱,

而不是去相信理智的原因,

大多是對於失去安全感或控制的恐懼。

 

當我的客戶切換至意念

操縱模式的時候,

他們的情緒狀態

和說話方式皆會改變。

呼吸急促、語調明顯

變高或變低,

就連身體姿勢也變得不一樣——

不是如同防衛或攻擊姿勢般地

挺直身體,就是垂頭喪氣;

精力不是變低就是

明顯提高到會讓人不舒適的程度。

以上都是身體出現壓力的表徵。

壓力會驅使人們逃跑、攻擊、

裝死或者尋求協助。

在教練課程中我發現,

當我越去觸碰客戶的內在界線,

他們的壓力就越大。

只有在我停止詢問、

改變主題或承認意念操縱

是「理智的意見」後,

壓力才會減輕。

這個模式跟他們在其他狀況中

經歷到的一模一樣。

當看守員開始工作、

破壞性思考出現,

那就只有屈服、聽命於意念操縱的指示,

才能讓他們恢復平靜。

很顯然,唯有當你不再去

觸碰內心的界線,

看守員才會安靜下來。

因此,我的第一個結論是——

意念操縱會造成壓力。

它不只干擾人們的潛能,

同時也持續危害

我們的生活品質與健康,

尤其是當這個

讓自己停滯不前的思考,

變成習慣或者生活方式的時候。

 

 

當我們習慣了界線存在,

就會停留在原地不向前

自我破壞跟自我調節的效果很類似。

從動物行為研究中,

我們會看到調節現象——

生活在玻璃箱裡的跳蚤,

很快地就會根據玻璃蓋的位置

來調節自己跳躍的高度。

當習慣了以後,就算玻璃蓋拿走了,

牠們還是只會跳到同樣的高度。

就跟實驗室裡的跳蚤相似,

我們也會透過疼痛、恐懼、

羞愧和罪惡感來調節自己。

如果現在有條會引起

不愉快感受的界線存在,

我們必然會學著去避開它。

看守員根本不需要

無時無刻控制著我們,

因為通常過去的經驗

就足以讓我們自願收回腳步。

一旦靠近那個界線,

心裡就會產生不好的感覺與壓力,

直到我們願意

再度回到自我限制區,

繼續跟著調節過後的模式來運作為止。

這意謂著什麼?

這主要意謂著,

如果真的想要改變自己、

跨越內心界線,

就特別需要處理好

「意念操縱」這個問題。

不好的感覺與想法

並不代表我們走錯方向,

相反地,它們顯示出——

我們是認真想要改變。

我已經蒐集了一些重要資訊,

證實人們腦中的平行世界

跟著特定的規則在運行。

讓我們再看一次——

‧每個人都知道意念操縱。

它可能是我們最初思考的一部分,

某些時候確實有存在的道理。

 

‧似乎有一個由意念操縱

守衛著的內在界線。

 

‧有一位看守員存在,

也就是保衛著內在界線的心裡聲音。

 

‧看守員會使用禁令、指令

和警告等方式限制自己。

 

‧意念操縱有它自己一套

極端的語言和邏輯,

分為消沉和攻擊兩個方向。

 

‧意念操縱會讓我們覺得

沒有安全感,

而且好像不服從,

就會有嚴重風險。

 

‧意念操縱會製造壓力。

唯有服從它的指令,

壓力才會減輕。

這股壓力讓人逐漸調節自己,

學習不要跨越那道界線。

 

‧個別的想法信條

只是意念操縱的冰山一角,

在其背後存在著

一整套信念系統。

如果我們只消除了單一信條,

其思考模式還是會繼續活躍,

如同不斷新生的根系。

 

在知道了這些特性後,

接下來我決定仔細觀察

看守員的信念與論點,

還有它的規則、警告、

指令和禁令。

我想知道,

在這之中是否存在

一致的思考與論點模式。

 

看更多《暗黑心智》試讀:

 

看更多好書試讀,成為更好的自己:

 

本文摘自《暗黑心智

作者:佩特拉.柏克 、出版社:方言文化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責任編輯 : CMoney 編輯 / Naomi)

(首圖/shutter stock)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