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15 張照片,看完後一定濕了眼眶!才第一張我的視線就模糊了... 癌末的他回到家,聽老妻「咚咚咚」的切菜聲,居然就吃得下飯了… 正向的心 能帶來奇蹟!

父親失智、母親罹癌…為了照護,她決定辭職回家! 沒想到 付出了一切,到最後還被「責怪」…

8月 2017年4
收藏

(圖片擷取自:jzjdm)

 

文:和氣美枝  

 

唯有犧牲自己,每件事才能圓滿?

接下來是住在鄉下的

B 小姐(四十歲)的故事。

B 的工作是照護管理師(care manager),

負責協助受照護者擬定照護計畫,

並居中與照護機構協調。

這項工作可說是照護業界的核心,

但 B 也曾有過照護離職的經驗。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她的父親在五十九歲的時候,

被診斷出罹患早發性失智症(Early onset dementia),

照護時間邁入第九年。

得知父親生病時,B 才三十一歲。

比父親小兩歲的母親是主要照護者,

她為了專注照護而辭去了工作。

 

年長三歲的姊姊,結婚後居住在外縣市,

B 一個人住在老家附近,

每週有兩、三天回老家探視,

週末或假日則回家和兩老一起度過,

同時幫忙照護。

 

之後,在 B 三十五歲時,

母親罹患了癌症,

情況相當危險,必須緊急住院。

「我很擔心媽媽,想待在醫院陪同照顧。

但留在家裡的爸爸該怎麼辦?」

B 當時腦筋一團混亂,整個人已經慌了,

於是她馬上決定離職。

 

親戚間無聲的壓迫

催促著女兒放棄工作

其實就算不辭職,

只要向任職機構提出申請,

即可取得一年五天的家庭照顧假

(按:臺灣《性別工作平等法》規定,一般企業的家庭照顧假,

日數得併入事假計算,全年以七日為限),

以及一年總計九十三天的「照護留職停薪」。

除此之外,還有提供病患入住短期設施、

或請求生活協助的短期照護(short stay)。

(按:臺灣尚無上述兩項規定,

勞工若因個人因素申請留職停薪,雇主保有准駁權。)

 

B 身為照護專家,當然清楚這些重要資訊,

但那個時候,她根本沒有多餘的心力冷靜思考。

更重要的是,住院的母親對 B 說:

「妳趕快把工作辭了,回老家專心照顧爸爸,

這樣對大家都好。」

B 的姊姊和叔叔、嬸嬸們當時也在場,

儘管沒人出聲附和,但當下那種

「唯有這麼做,事情才能圓滿」的氛圍,

卻無聲的催促著 B 非得離職、

全心照料家裡不可。

 

(圖片擷取自:bbmyw)

 

事後回想起來,B 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

「沒想到我可以半點遲疑都沒有就決定離職。」

半年後,B 的母親出院居家療養。

那個時候,B 已申請成為父親的成年監護人,

加上母親的病情漸漸穩定,

於是 B 前往當地的鎮公所應徵,希望再次就業。

 

辭職回家照顧病父,

卻反被出嫁的姊姊嫌蠢

B 在鎮公所找到了新職務,擔任社會福利人員。

由於是臨時雇員,採時薪制,也沒有獎金可領。

和前一份工作相比,收入雖然大幅減少,

但 B 還是欣然接受,

因為她希望能儘早重回職場。

B 離職期間持續了九個多月,

這段日子對她而言實在太漫長了。

這其實和她過去的經歷有關,

社福工作必須靈活運用各項社會制度,

一旦遠離職場,便有種遭到遺棄的錯覺。

 

為了照護失智的父親,

全家人和出嫁的姊姊鬧得不太愉快,

隨著 B 的離職,兩人的關係更是水火不容。

也許就姊姊的立場來看,

B 自願成為父親的成年監護人、

辭職為老家奔波的行徑很愚蠢。

之後,父親的失智症惡化,

眾人束手無策之下,

只好將父親送進精神科病院。

 

父親病況持續惡化

無奈下只能送去療養院

住院四個月後,父親轉往失智症老人團體家屋

(group home,提供少數失智長者與病友同住,

彼此互相協助、藉此增進交流的場所)

(按:臺灣也有同樣的服務)

放棄父親的居家照護,

不管對 B 或母親而言都相當糾葛,

同時充滿了罪惡感。

奇妙的是,父親離家入住精神病院、

家裡稍微鬆了一口氣的期間,

姊姊正好產下第三個孩子。

 

癌症病情已穩定的母親,

便主動表示自己願意幫忙照顧外孫。

B 的母親之所以願意放下成見,

或許是在她自身罹癌、

眼見丈夫飽受病痛折磨後,

對生命有了更豁達的體悟。

母親也許不希望自己的人生

以一個「哀傷的照護者」作結,

故提出了這個建議。

 

(贊助商連結...)

 

不用再費心照顧父親

家族關係反而能修復

眼見母親主動跨出了一步,

B 更加確信放棄父親的居家照護、

將他送進團體家屋,

是個正確的決定。

家裡和姊姊之間的關係,

也因為新誕生的外孫而逐漸好轉,

過去一言不合就爆發衝突的場面也不再出現。

「這個新生命拯救了我們全家。」B 笑著說。

 

 

親情的包袱,往往是情緒勒索

家人生病了,

拋下一切、專心照顧是理所當然的事。

這種傳統觀念至今仍根深柢固。

尤其是 B 居住的鄉下地方,更是比市區來得封閉。

尤其「照護本來就該由女人負責」、

「這是媳婦的天職吧?」之類的落後思想,

在某些老一輩身上更是屢見不鮮。

 

這種由親情包袱

(實為偏見、霸凌及情緒勒索)

造成的照護離職最棘手。

實際上,照護會因患者的病情、家族結構、

經濟狀況等因素而出現差異,

十個人就會有十種狀況。

所以,把特定的觀念或概念

強加在他人身上並不合理,

周遭的人只需要

默默支持當事人(照護者)的決定就夠了。

 

(贊助商連結...)

 

不需要為了照護家人

賠上了自己整個人生

在 B 的案例中,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母親決定放下成見、

重新修補與大女兒的關係。

照護往往都會以被照護者為優先,

但是你不需要因此犧牲自己、

以極盡悲傷的角色

走完人生最後一哩路。

總而言之,照護者必須以自己的人生為優先,

這也是照護不離職最重要的核心概念。

 

 

 

 

(本文受著作權保護,請勿侵權。)

 

本文 擷取自:

照護爸媽,我得離職嗎?:照護,很辛苦;但不離職照顧,是更合適的選擇。 兼顧工作與孝道,你才能真正喘息,不留遺憾。

 

 

作者: 和氣美枝 譯者:羅淑慧

出版社:大是文化

責任編輯:左編

 

 

book可能的任務】粉絲團

透過閱讀,開拓知識

透過閱讀,增加話題

透過閱讀,放鬆心靈

 

我們提供「書摘」、「讀書心得」等等

↓↓按個讚,與您一起「閱讀」更多好文章↓↓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