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歲 拒當賢妻良母,辭職當「重考生」..人氣作家周慕姿做自己的 4個祕訣:別讓他人的眼光 困住你! 結婚多年,依舊天天熱戀! 40 歲後,恩愛夫妻都這樣做 ( 已婚、未婚都要看

患妥瑞症被霸凌、為抵抗症狀用頭撞桌…曾因此自殘的王學仁 靠運動走出陰霾!他:只要面對陽光,就看不到陰影

 

王學仁,熱愛攀岩、溯溪、獨木舟,所以他成為各項運動的指導員,並成立戶外運動工作室,外國客人甚至都指名要找他當教練,他也得過鐵人三項冠軍,甚至擔任電影「破風」的簽約車手,同時,他也是一位舞蹈老師,大家都叫他「小草」。

我們都知道攀岩是一項需要高度專注的運動,不小心踉蹌,可能就會發生危險;跳舞是一個需要控制身體的運動,一個不對拍,呈現的感覺或許就不對勁。然而這些「不對勁」,對他來說卻很正常,他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時常眨眼睛、擤鼻涕、抽動身體、不由自主的發出聲音、尖叫,因為,他是一名妥瑞氏症患者。他是如何克服先天的障礙,成就他精彩的一生呢?看看他的故事吧!

 

 

10歲發病後,他承受鄰居的閒話、面對同學的霸凌

採訪時,我們來到抱石場,小草看到前方的抱石關卡,像個大孩子馬上換了鞋上場試試身手,我們一度找不到他跑去哪裡(笑)。拿著相機到處追著他跑,捕捉他專注的模樣,暖身後,終於逮到機會坐下來聊聊,問起小草第一次發病,是在他 10歲的時候,得知病情的他,用晴天霹靂形容當下心情:「就覺得為什麼中樂透都沒我的事,偏偏這種事就輪到我!」那時候,爸媽難免會自責,甚至有討厭的三姑六婆說三道四:「那是做壞事的報應」、「中猴、中邪」…等等在他依稀的印象中,還有幾次媽媽抱著他哭的記憶。

除此之外,他的不一樣,在同學眼裡像是「異類」,國小五六年級開始,開始受到同學的作弄:被取綽號「豬鼻子、叫太郎」等等。升上國中後,因為換到新環境,集結來自不同地方的人,他感覺到更多不自在與壓力,被同學霸凌情況也更加嚴重,班上的小霸王會丟他書包、把抽屜東西翻出來、踢桌子…等等。這樣的壓力讓他的症狀更明顯,嚴重到必須住進精神病院,因而錯過第一次段考前的課業,他卻反而樂觀:「我記得班上3、40人,我考了 26名,我覺得沒讀書還有 26名,那讀書對我來說應該是小 case~」

▲「讀書對我來講,小case~」(攝影 / 吳俊良)

 

為了緩和病狀,用頭撞桌子、踢桌腳

有了第一次段考的經驗,他心裡也鬆了一口氣,知道這個病症不會影響智力發展,所以他把更多的心思放在課業上,卻在需要專注的時候,被另一個他—「妥瑞症先生」打擾,不堪其擾的小草,想靠著自殘緩和症狀,他用頭撞桌子、用脛骨踢桌腳,卻都徒勞無功,症狀還是繼續,後來想想:「媽的自己真白癡,幹嘛自殘,這些東西怎麼做都會發生,不如就let it go~」

透過運動,找出自己與妥瑞症相處模式

深吸一口氣,他思考要怎麼跟妥瑞症和平相處,他睡著時不會有症狀,所以他想最快的方法,就是透過運動讓自己累到倒頭就睡,他開始打球、跑步。高中時,他當上直排輪社社長,每天在學校溜來溜去,揮別過去霸凌陰霾,反而成為校園中的風雲人物。

對運動產生濃厚興趣的小草,大學讀了運動休閒系,也因為高中時發現,跳舞很帥且可以吸引更多異性眼光,他加入了熱舞社,那時他才發現跳舞沒有想像中容易,大家都在進階訓練,他還在最基礎的 up and down。他也感覺到大家的異樣眼光,不知道是因為他跳不好、還是因為妥瑞症,最後他調適心態、放開心胸學習,才終於漸入佳境:「我雖然不是很有天分,但我相信勤能補拙,要練會一件事情都有一定的次數,只是每個人多寡不同,或許我在跳舞比較沒天分,那我就跳五萬次、十萬次,這些次數我們不能控制,但可以堅持下去,只要突破自己的次數,就能把這項技能get!」

▲現在已經是一名舞蹈老師的小草,常用自身經驗鼓勵學生。(圖片來源:王學仁提供)

 

當他從事戶外活動時,妥瑞症與他成為同盟

除了舞蹈,他也開始接觸戶外運動,游泳、溯溪、攀岩、獨木舟、健行…等等,每當他要學習一項運動,他一定會透過學習、訓練,徹底了解運動項目,要進行水上運動前,他會先考救生員執照,認識水域、急救方法;攀岩前,他考攀岩的確保卡,讓他知道墜落時要怎麼保護繩伴:「必須做最壞的打算、最好的準備」這是他保護自己的方式,也是讓親朋好友放心的方式。

慢慢的,在戶外活動中,他也找到一套與身體裡的妥瑞症先生共處的模式:「接受他,也不是叫他不要出來,只是當我從事這些事情的時候,他就會乖乖到一邊不打擾我,尤其是我攀岩的時候,當我高度專注時,他好像會變成我的同盟,不會跟我 fighting,可能他也怕掉下來吧,我們是生命共同體。(笑)」

(圖片來源:王學仁提供)

 

找到這套相處模式,他幾乎包辦所有戶外運動,就算症狀如影隨行,小草也希望帶著「他」到世界各地,所以他曾經以八種運動方式環遊台灣,到日本,他們滑雪,到海島國家,他們游泳,更是跟朋友以單車一路從墨西哥橫跨到西雅圖:「就像RPG,以前我打遊戲,現在我把心思放在人生這場RPG遊戲裡,每當我學到一項新技能,我就又 level up!」

▲到處挑戰戶外活動的小草。(圖片來源:王學仁提供)

 

帶著孩子壯遊台灣,也找到自己的目標

他不斷挑戰自我,也在台灣第一屆的鐵人三項中得到冠軍,談起他印象最深的成就,他謙虛的說那些成就都沒有什麼啦,而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帶著七個人的「0元環島計畫」,當時正好碰上青年發展署辦的「壯遊台灣」計畫,他在花蓮五味屋教偏鄉地區的孩子跳舞,那時有幾個孩子會彈吉他,他便提議他們這趟環島過程都不花錢,用才藝換取金錢謀生:「因為現在的孩子什麼都不缺,茶來伸手,飯來張口,他們最缺乏的其實是『匱乏感』,當你缺乏一件事情時,才會努力去得到他、找方法。

旅程中,難免有衝突,但他們也找到了讓彼此成長的方式,比起那些看似豐功偉業的成就,這項作品才是他最得意、最酷的經驗:「之前那些都是我一個人,可是這個環島是我帶著不一樣的人,一起壯遊台灣。所謂壯遊,就是用艱苦的方式,去體驗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當時正逢他 30歲,這件事為他人生添上一層更深的意義,他也因此把工作室註冊為「壯遊台灣」。

這也是他正在努力的方向,跟夥伴們成立工作室,想帶大家用不同方式認識台灣,甚至希望把這些戶外活動帶到東南亞:「如果可以帶到全世界,征服宇宙的話,那我也是死而無憾了啦!」說完他哈哈大笑,我們可以看出他對這件事的堅持與理想。

▲小草(右二)帶領孩子們零元環島(圖片來源:王學仁提供)

 

永不放棄,選擇看事情好的一面

小草的樂觀笑開了他的一生,以前的痛苦回憶全都過眼雲煙,他也說在世上的某個角落,有些人的狀況比他更艱鉅,卻也過著精采的人生,他不過是妥瑞症而已,更沒有放棄的理由。所以,他完整體現了「永不放棄」的精神,而一路走來他最深的體悟是:「事情總有兩面,你可以選擇要看哪一面,選擇笑是一天、哭也是一天。只要面對陽光,就看不到陰影。」可以選擇傷害自己傷害別人,表達心中的不平,也可以選擇尋求協助或運動,也能去幫助別人,雖然對現狀或許沒有實質幫助。可是他深信,老天會在某個時刻透過不同的方式,回饋幫助你。現在他也身體力行幫助環境變更好,在每一次的活動結束後開始撿垃圾。就這樣,小草帶著他的善良、樂觀與堅持,繼續壯遊他的人生。

(攝影 / 吳俊良)

 

在網路上看到小草的故事,心疼他的童年過的好辛苦呀...問起他最低潮的時刻他居然開玩笑的說:「我無時無刻都處於高潮阿哈哈哈哈!」接著他解釋,其實他對那些不好的事情真的不太記得了,並不是刻意忘記,而是他都只記得好的事情,難免病情嚴重的時候會很厭煩,這時他什麼都不做,就讓自己好好睡覺,逃避也是一種方法,但要給自己一個期限,逃避後事情也不會改變,但還是得正視問題吧~訪談時,好幾次都被他逗樂,他的幽默與樂觀渲染了現場氛圍。帶著我們挑戰時也看到他專注、專業的一面,他的不放棄也精神激勵了小編們在他的帶領下,突破一次又一次的關卡。即使手磨破皮,心裡也感到踏實又暢快呀!

 

看更多精彩人生故事,帶給你一點啟發:

 

本文為 CMoney 團隊採訪報導,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圖:shutterstock / 撰文者:Stella)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