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此「友」非彼「友」!職場上就算再交心,也很難會有真朋友! 人人都有一顆心,但心中常裝著「感恩」的人 卻很少...

你對孩子說的話,可能讓你成為「施暴者」 知名人際溝通專家:言語暴力受害者 大多受童年經驗影響

3月 2019年11
收藏

(圖/shutterstock)

 

有位科學家做了一個實驗。

她把一隻青蛙放進裝滿滾燙熱水的鍋子,

青蛙立刻跳了出來。

接著,她拿一個鍋子裝入冷水,

把另一隻青蛙放進去,

青蛙沒有跳出鍋子。

之後,科學家打開爐火,慢慢增加水溫。

青蛙逐漸適應水溫,最後在煮沸的滾水中燙死。

──佚名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適應是制約的一部分

換句話說,隨著周遭環境轉變,

我們可能會像上述故事中的第二隻青蛙,逐漸適應。

我們較不容易察覺漸進的變化,

因此多數受害者也會逐漸適應言語暴力,

生活在一個逐步摧殘自己的環境當中。

 

回到開頭的故事,

第一隻青蛙立刻跳出熱水,

是因為牠發現滾燙的熱水

與本來舒適的環境差別太大,

牠有能力分辨箇中差異。

假如牠明知這個環境對自己有害,

卻留在熱水中,

代表牠「否定」自己的經驗,

或是行為不正常。

 

人的性格、認知

受家庭、社會、感情影響

一個人的性格與認知,

會受原生家庭、

社會文化及感情關係而潛移默化,

沒有人能夠完全擺脫制約。

因此,我們會適應環境,

而我們所受的制約

也會影響我們解讀經驗的方式。

已經有許多著作論述文化制約與社會上的不平等,

因此本章並不贅述,

僅探討導致受害者未能察覺暴力的主要因素。

 

 

現在遭受言語暴力的人

大多跟童年經驗有關係

首先,伴侶會相信施暴者是理性的。

這種制約始於童年時期,

大家都聽過長輩說:

「沒什麼好哭的。」

但就算小孩吵著要吃糖,

家長也可以這樣安撫他:

「我知道你想吃糖,但我不能給你。」

如此一來,

孩子就能學習面對自己因為不能吃糖而難過的情緒,

而不是相信「沒什麼好哭的」

這種說法是理性、真實、合理的。

 

受害者從小就受到制約,

習慣不相信自己的感受,

也因此無法認清言語暴力行為是不理性的。

所有言語暴力都是不理性的。

在戰爭時期,

既然打仗的行為不一定出自理性,

施加言語暴力的行為某種程度上可能是合理的;

然而,在交往關係中,

言語暴力絕對是不合理的,

施暴者的行為完全缺乏理性。

受害者相信施暴者是理性的,

這種信念源於許多複雜的因素,

受害者會保有這種信念也有許多原因,

其中包含童年時期的影響。

 

如果施暴者否認暴力的事實,

聲稱傷害行為從未發生,

或者自己是被伴侶的行為舉止給激怒,

受害者也許會將他的說詞合理化,

相信對方的舉止合乎邏輯,

認為對方發脾氣、說自己所做的事不重要、

宣稱自己刻意挑起爭端,

一定都是有原因的。

 

這種認為對方的行為舉止合乎邏輯的信念,

正是受害者產生混亂的主因之一。

施暴者也許上一刻還替受害者開門,

下一刻就對他破口大罵。

如此迅速從理性轉為不理性的行為,

不僅會加深受害者的困惑,

搞不好還使他更努力合理化施暴者的行為!

 

施暴者日復一日的言語暴力

更會制約受害者

除了童年經驗和自身文化之外,

施暴者日復一日的言語暴力行為

也會制約受害者。

因此,受害者不但無法認知傷害行為,

也可能終生都不會自問:

「我是否正遭受言語暴力?」

身邊的親友更不會詢問:

「你是否正遭受言語暴力?」

許多人並不了解何謂言語暴力。

通常,這對受害者而言,

是從未聽過的全新概念。

若某件事物未經命名,

也無他人見證,

當事人很可能認為那不是真的。

 

施暴者會嚴重削弱受害者的自我認知。

如果施暴者日益頻繁地

指控受害者蠻不講理、脆弱敏感、

總是想吵架、喜歡比較或堅持己見等等,

受害者會越來越習慣受到辱罵,

也越來越容易懷疑自己。

這種制約近似於洗腦,

除了受害者本身外,

還會擴及他的家人、興趣與夢想。

 

受害者的真實案例:

言語暴力就像洗腦

請見受害者莉的敘述:

路克經常藉由各種含蓄的方式,

暗示說我的家人很怪。

慢慢地,我開始認為他才是處於真實世界,

我跟我的家人已經與現實脫節了,

我變得很混亂。

其實,在我眼中,

我的親人德高望重,對社會貢獻良多,

然而,我還是覺得我的家庭似乎哪裡出了問題,

彷彿路克的家庭比較健全。

現在,我才看清,他說的全是假的。

這就像洗腦一樣。

 

對於洗腦或心理脅迫,

《被操縱的心靈》(The Manipulated Mind)

一書作者丹妮絲.溫恩(Denise Winn)表示:

「造成這種狀況的社會、心理因素,

每一種都具有強大的影響力。」

她說,洗腦的受害者都有一些共同經歷,

有些是「受害者不再對事情感到確定……

他們的行為受到獎勵或其他方式所制約……

對方誘導他們相信家人都不在乎自己的遭遇……

感到情況失控、無能為力……

受到公開羞辱,削弱了他們的自尊……

由於需要對方的友誼與認可,

他們被迫順從……

產生焦慮、罪惡感、恐懼與不安,

令他們更容易接受對方的暗示……

對方的行為難以預料,

擾亂了他們的期望與假設。

他們沒有一個『常態』可適應,

感到愈發徬徨無力。」

 

 

施暴者的特色:

控制所有形式的溝通

溫恩並引述羅伯特.利夫頓(Robert Lifton)的研究:

「利夫頓指出,

意識形態的獨裁有一些典型的特點,

在他看來,為了確保每個人都接受這種意識形態,

這些特點是必要的。」

值得注意的是,

第一個特色就是「控制所有形式的溝通」。

在一段關係中,

施暴者可藉由否認虐待事實、

拒絕討論伴侶所受的痛苦與壓力,

來操縱雙方之間的所有溝通。

如受害者梅所說:

他有個隱密的目的:試著控制你。

如果你沒察覺這個秘密,

就會落入無助的困境。

 

 

文化背景下

流傳下來的半真半假道理

所有文化背景下,

每一代都會流傳所謂的智者之言與傳統,

這些是文化遺產的一部分。

不幸的是,在這個過程中,

不良習俗與半真半假的道理也流傳後世,

許多更成為人們習以為常的陳腔濫調,

受害者再依據這些觀念來解讀自身經歷。

以下列出一些常見的觀念,

以及這些話向受害者傳達了什麼意涵。

 

不良習俗與半真半假的道理

「一個巴掌拍不響。」

如果受害者相信這種說法,

會認為自己必須為不愉快的事件

負一部分責任。

 

「愛能克服一切。」

這令受害者誤以為,

只要自己更關心、更體諒伴侶,

對方就會回報同樣的愛意。

 

「你可以度過這個難關。」

如果受害者相信這種說法,

會以為只要自己更堅強,

就能熬過痛苦。

 

「你應該慶幸自己還有個遮風避雨的地方。」

如果受害者相信這種說法,

會認為自己期望太高,應該滿足於現狀。

 

「如果你說不出好話,就乾脆閉嘴。」

如果受害者認為這種說法合理,

會認為要是把伴侶的行為告訴別人,

就是不忠、刻薄或批判的行為。

 

「女人應該比男人多付出。」

假使女性受害者相信這個說法,

會認為自己應該付出更多努力來理解伴侶,

並且分享自己的想法,好讓對方更了解她。

 

「你對別人好,別人就會對你好。」

如果受害者相信這種說法,

可能會認為伴侶對自己大吼,

是因為伴侶覺得自己對他不好,

自己只要向他解釋清楚就好。

 

「事情不要只看表面。」

受害者可能會認為,

只要他不把大吼大叫當回事,

就不會這麼難受了。

 

「對他敞開心胸,他也會坦誠以對。」

如果受害者相信這種說法,

會覺得只要與伴侶分享自己的想法,

對方一定也會如此回應。

 

「只要有心,鐵杵總會磨成繡花針。」

如此一來,受害者會繼續嘗試,

相信總能找到一個方法,與伴侶相互理解。

 

「永遠不要放棄。」

如果受害者相信這種說法,

會認為一旦停止努力了解對方,

意味著自己的失敗。

 

「會叫的狗不咬人。」

如果受害者相信這種說法,

會以為不應該在意對方的話。

 

「人不能抱太高的期望。」

受害者會降低自己的期望。

 

「人有時會有口無心。」

受害者可能會認為,

不管伴侶所說的話令自己多難受,

既然對方並無此意,他就不應該傷心。

 

「保持微笑。」

受害者可能相信,只要保持樂觀,

就能找到了解伴侶的方法。

 

「他只是不知道這樣會傷到你。」

受害者會相信,

只要讓伴侶明白自己為什麼受傷,

他就會更了解自己,並停止傷害自己。

 

「熬過這段時間就好了。」

如果受害者相信這種說詞,

會認為只要忍耐一陣子,

施暴者的心情很快就會好轉。

 

「棍棒與石頭會打斷人的骨頭,

但言語無法傷害你。」

如果受害者相信這種說法,

會認為無論對方說什麼,

自己都不應該感到難受。

 

「你應該接納別人本來的樣貌。」

倘若受害者相信這樣的話,

就會認為自己該接受與合理化對方的行為。

 

「不要論斷別人,免得你也遭別人評判。」

如此一來,受害者可能無法辨別

可接受的行為與不可接受的行為,

認為批判伴侶是錯的。

 

「現實是由自己親手創造的。」

受害者可能會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

才導致關係產生問題或是讓自己有了不好的感受。

 

「生活本來就不容易。」

受害者可能會相信關係中

存在問題是稀鬆平常的事,

比自己情況更糟的大有人在。

 

「不論是好是壞,你都該全盤接受。」

如果受害者相信這種說法,

可能會認為壞事總會過去,

關係總會有好轉的一天。

 

受害者的樣貌

在我訪談過的人之中,

有些正處於虐待關係,

有些則已離開具有言語暴力傾向的伴侶。

身為現任或前任的言語暴力受害者,

他們都曾經是:

● 沮喪絕望 ● 負責任 ● 抱持希望

● 體諒寬容 ● 富有同情心 ● 天真單純

● 懷抱信任 ● 樂觀豁達 ● 渴望理解

● 包容隱忍 ● 困惑混亂

 

本文摘自《言語暴力

作者: 派翠西亞‧伊凡斯  / 譯者: 張馨方 / 出版社:遠流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 / Stella)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