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1星少將 羅紹和,因 1件事 提前退伍、拒高薪邀約… 堅持替 5千孩子籌食物箱,跑遍整個臺灣! 兒子15歲死於學校,媽媽淚訴:不甘心發生這種事…台灣每年超過1萬件性霸凌,誰能保證下個不是你家孩子?

莫名遭好姊妹切割、拋棄… Sandy吳姍儒『被絕交』後,從大哭崩潰到接受 :「她不喜歡跟我做朋友。」

5月 2020年19
收藏

吳姍儒

 

編聊邊看

我想讓你知道的是

悲傷對每個人來說有所不同,

在處理悲傷時,也有不同的方法。

 

吳姍儒是個重朋友的人,

因此遭到姊妹的切割,她相當痛苦,

不只大哭崩潰,也曾感到憂鬱…

她試著去理解「悲傷」,

也才終於走到接受事實的階段。

 

繼續看下去...

 

( 贊助商連結 )

 

每個人的悲傷都不一樣

有一次,來了個年輕的男講者,

他依照心理學系的背景講述人

「面對悲傷的五個階段」

與「畫界線的藝術」。

那年我二十三歲,

即便大學時期修過人類異常心理學

(Abnormal Psychology)的課,

聽到這簡單明瞭

卻容易被遺忘的步驟依然覺得驚訝萬分。

 

原來,碰上悲傷,

所有人的深度不同,

所以表現出來的強度也就相去甚遠,

但在面對悲傷之前

先對悲傷有足夠的理解,

或許我們會更知道自己

何時能夠強韌到可以走出傷痛。

 

 

第一階段:拒絕與隔離

第一個階段是拒絕與隔離(Denial and Isolation)

這實在是人類很妙的地方,

面對苦痛,為了自我保護,

往往先否認現實

或以封鎖隔離自己來隱藏事實。

 

試想,一生中從未有人教導我們

應該先否認與隔離去走過第一時間的衝擊,

但我們的腦袋知道自己的主人

現在正在經歷

可能漸強或漸弱的情緒攻擊,

為了生存下去才發展出保護機制,

先把通往外界的大門統統關上了。

果然,把心理學研究得再怎麼透徹,

還是必須回歸到人類

本是依著動物性存活下去的需求

做選擇和行為導向的生物啊!

 

第二階段:憤怒

許多人面對悲傷會延長

待在第一階段的時間,

但順利的話,

很快速地我們會自己走到第二階段,

憤怒(Anger)

畢竟,對於大腦這個執勤單位來說,

紙終究是包不住火的,

事實會自然地溜進情緒中樞,

誘導出脆弱感,進而引起憤怒。

說到這,實在是完整地解釋了

為什麼我聽到第一位講者講述

「愛與人的無知」會悲憤不已。

 

因為我太替聽過

所有故事的主角們感到悲傷了,

我太過於把自己的感受

投射在這些破碎而在社會上

堪稱「折舊」的人兒身上,

尤其年紀更小的時候接收到的,

早已遠遠超過我可以消化理解的。

 

 

第三階段:談判

因此我順勢走到了第三階段,

也就是談判(Bargaining)

當時我的脆弱與無助

迫使我做出破格的動作,

目的只是為了重新在現實中獲得控制。

衝上前去提出質疑與破壞,

試圖與狀況中的權力者做交易當然,

那時候什麼都沒有改變。

因此以極快的速度,

我踏上了悲傷旅程的第四階段,

抑鬱(Depression)

 

第四階段:抑鬱

高中時期老師就說過,

這個字眼將會在

接下來的二十年間被廣泛地運用,

雖然社會對於許多病徵、病症、

病識感都增強是絕對有益的,

但現在看來不免讓人感到有夠諷刺。

何止廣泛,根本氾濫。

不過悲傷旅程裡的抑鬱分成兩種,

若我們正視之,

其中一種真正的需要,

並非被拖拉出來曬太陽,

而是需要獨處

或是由可信任的人安靜陪伴,

讓人帶著私密細膩的情感,

與逝去的關係過往 say goodbye

 

另一種悲傷抑鬱偏向的是

意識到損失與關係成本被剝削的恐懼感,

往往我們稱之為遺憾

像是《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電影中,

K 跟Cream彼此之間

永遠在繞圈圈的那種無奈,

也有點像是電影《真愛繞圈圈》裡的

Rosie跟Alex勾勾纏卻總是錯過的遺憾。

這一階段若是我們懂得尋求專業幫助

或身旁有好友家人的安慰,

的確會比較容易脫離。

 

我在這一階段的經歷,

除了狂奔回家大哭寫筆記本抒發之外,

真正比較強烈的感受

就是在被好姊妹切割之後。

大量地抑鬱感受耗費我許多時間消化。

我找好友、長輩、前輩

闡述深刻經歷到的失去、恐懼與憤怒。

爾後,當然在

大量moral support幫助之下,

我慢慢地離開這種被拋棄的傷痛。

我進入最後一個階段,

接受(Acceptance)。

 

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

 

第五階段:接受

不論無奈地、歡樂地,

或苦甜與共地,

「接受」都會帶來相對平靜的安穩,

在對於發生過的事上

不會再有強烈的情緒波動,

甚至終有一天可以強韌到從中學習,

並進化成更有耐受力的人。

 

在與她切割的過程中,

我感受到被拋棄、無助,

有時還會有一點罪疚感。

但後來我也只能被迫接受

她不喜歡跟我做朋友的事實。

不論我如何如何地願意改變自己,

又怎樣怎樣地欣賞她真實的樣子,

在她的認知中我已經是過往的友誼。

 

我是捲好線的風箏,

方才那陣風停了,

我在一片寂靜內等啊等,

風再也沒有吹回來。

 

※本書提及人物均為化名,

並經過改寫,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本文摘自《我的存在本來就值得青睞》

作者:吳姍儒 / 出版社:三采文化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責任編輯 : CMoney編輯 / JJ )

( 首圖來源 : 吳姍儒FB )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