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別讓情緒 毀了 你的一生!真正有本事的人,從來不讓 脾氣 拉低自己的層次 不當好人也 沒關係!只靠「討好」活著的人...一輩子都在「失去」

維持「無用」的自尊,只會毀了你:先學會 愛自己,才能得到 尊重!

10月 2019年2
收藏

 

作者:理查.威金森, 凱特.皮凱特

 

我每天晚上躺在床上,

告訴自己明天會更好。

「明天肯定不一樣」。

但這根本是狗屁……

每天都一樣糟,

根本就是惡性循環。

我一點價值也沒有。

朋友看起來都開開心心,

我卻過得差強人意,

跟他們之間感覺隔了一道牆。

我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看著別人過著我也能擁有的生活……

我也應該擁有那種生活才對。

──二○一四年網路貼文

 

肚裡的黑洞又出現了,

那個洞不斷向我需索。

它要的不是食物,

而是一次碰觸、一次愛撫,

這樣就夠了。

不過看來今晚是得不到了,

還是去吃東西吧……

──二○一四年,網路聊天室「上癮」(I Have An Addiction)貼文

 

「老實講,我不覺得自己窮,

也不覺得自己有錢。

但只要我看上什麼東西,

就一定得拿到手。」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壓力大的世代

讓人人對某事成癮

購物狂、酒鬼、工作狂、巧克力狂、

性愛成癮、家電用品狂。

能讓人上癮的東西根本無窮無盡。

很多人表示自己對

最新的電玩或影集上癮了,

有的人則酷愛培根、杯子蛋糕,

或是怎麼睡都睡不夠。

線上流行用語字典(Urban Dictionary)

嗤之以鼻地指出「holic」這個字尾

(意指「狂」或「癮」),

「正確來說此字尾只能用來描述酒癮,

但現在都被大肆濫用了。」

不過很多人顯然樂於分享

自己對某件事物過度癡迷的現象,

當他們擁有或沉浸在那件事物中,

就能暫時改善對自己以及對人生的感覺。

如我們所見,在貧富差距極大的社會中,

要維持自尊與地位實在累人。

不管最後結果是信心崩盤、

被越演越烈的社會比較給擊敗,

還是奮力維持出成功的表象、

說服全世界自己過得很好

(通常這種人的自我意識極為脆弱),

在掙扎過程中累積的壓力,

都會讓人更想獲得

讓自己更愉快、輕鬆的事物,

例如酒精、藥物、放縱大吃、

「購物療法」等精神依靠。

許多人被永無止盡的焦慮感所困擾,

但這種讓自己暫時喘口氣的

應對方式非常不健康。

 

許多治療毒品或酒精成癮者的專業人士,

認為不應該將其他行為

描述為成癮或貼上成癮的標籤。

不過我們在此套用心理學家

布魯斯‧亞歷山大(Bruce Alexander)的定義,

他最著名的研究是

一系列稱為「老鼠樂園」

(Rat Park)的實驗:

實驗發現,

被以群體為單位安置的老鼠,

食用的鴉片類藥物

比被單獨孤立的老鼠還少。

亞歷山大認為這些藥物

本身的特性(成癮性),

只是「藥物問題」的一小部分;

事實上成癮既是社會問題,

也是個人問題。

 

(中略)

 

亞歷山大以廣義的角度來看待成癮,

他認為成癮是

現代性的副產品

由於自由市場經濟摧毀社會凝聚力,

造成「心理錯位」(dislocation),

他也將這個現象稱為

「精神世界的貧乏」;

對亞歷山大來說,

上癮行為是我們適應心理錯位、

孤立與疏離的方式。

所謂的「心理錯位」,

指的是格格不入、被排擠、

缺乏良好的人際關係,

並對自己不滿意、不快樂的現象。

在現代主張自由市場的社會中,

他認為心理錯位不是

只發生在少數人身上的狀況,

而是一種普世現象。

 

「經濟人」(economic man)

這種反社會、反社交的觀念,

讓心理錯位日漸普及;

這種觀念認為人類的天性是理性的,

我們會以自我利益

為出發點來採取行為,

注重個人目標,

完全不考慮群體利益。

這種想法在過去半世紀來備受擁戴,

但亞歷山大認為,

只要有尊嚴就能忍耐

物質生活的貧乏,

但精神生活的貧乏

或心理錯位,

卻不是單靠尊嚴

或物質享受能克服的。

亞歷山大對成癮的詮釋,

其實是立基於心理學界

長年來對健康個體的認知:

個體對自治與成就的需求、

以及他們對社會連結和歸屬感的需求,

這兩種需求同等重要。

一個健康的個體,

能夠在這兩者間取得平衡。

 

根據亞歷山大的說法,

「自由市場社會無法破除成癮現象,

也沒辦法消除激烈的競爭

與懸殊的貧富差距。」

被過度推崇的個體競爭,

已經對社會凝聚力構成傷害,

而且誠如我們所見,

日益懸殊的貧富差距

也提高人們對地位的焦慮。

在這些情況下,

大眾無法達成心理整合,

只好轉而求助會令人上癮的事物,

這種行為就像程度不等的自我毀滅,

加深內心的痛苦與挫折,

導致我們對成癮事物更加依賴,

形成惡性循環。

 

社會的評價來勢洶洶

讓人們想逃離自我

假如自由市場以及來自社群媒體

毫不停歇的社會評價威脅,

讓我們更難與他人維持心理整合、

保有穩固的自我意識,

就代表我們更需要

獲得歸屬感以及被重視。

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心理系教授

羅伊‧鮑邁斯特(Roy Baumeister)

在一九九一年出版《逃離自我》

Escaping the Self

在書中點出人們是透過

哪些方式來維持自我形象、

以及呈現在他人面前的樣貌:

 

我們努力獲得好評價

以及他人的認可:

為了學習如何給人好印象,

我們不斷參考相關書籍,

選修相關課程;

我們把根本還沒穿舊的衣服扔掉,

不斷購入更新潮的服飾;

我們勤奮努力,

目的只是想找出

能替自己辯護的理由,

好在失敗或不幸降臨時

把責任推給他人;

大家甘願餓肚子,

只為了看起來符合時尚產業的審美觀;

與人談話或發表演說前,

我們不斷預演,

事後又不斷反思哪裡可能出了錯;

我們接受整形手術,

不斷打探別人的消息,

進行自我比較;

有人打擊我們的體面形象

或優越感時,

就捲起袖子和對方奮力一搏。

我們渴求合理的解釋,

我們一直買雜誌來參考

如何打扮得更迷人,

如何在做愛時表現得更好,

在職場上、玩樂或節食的時候

都能成功順利,

最好還能避免講出一些蠢話。

維持自尊聽起來

根本是一份全職工作!

 

與居高不下的「社會評價威脅」

共存相當累人,不僅如此,

我們還要努力經營自己

在網路上的形象與身分,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務。

鮑邁斯特在書中描述了

這些事物或現象,

會讓人們想逃離自我、

不願再勞心費神

在他人面前經營形象,

大家不僅想擺脫一連串的痛苦災難、

更想跳脫他人期望

帶來的長期心理負擔。

文藝復興前,

群眾會試圖遵照標準

或理想品行來行事;

時至今日,

我們心中掛念的事物越來越膚淺,

大家只想滿足時下的審美觀,

擁有群眾熱烈追捧的物品。

 

在我們被輕視、自覺一文不值、

感到無能、被拒絕的時候,

藥物、酒精、電玩與電視的花花世界、

垃圾食物、購物療法甚至是賭博,

就會像黑洞一樣將我們吸入,

令人無法自拔。

有些產品承諾能讓我們

獲得期盼已久的身分形象,

將消費者迷得團團轉。

不過這些活動與購物行為,

只能讓人暫時擺脫

長久背負的壓力與焦慮,

其他什麼忙也幫不上。

 

 

貧富差距懸殊的社會,

以物質取代人際關係

具有「以物質取代人際關係」特色的

成癮現象與強迫行為,

早在一九八○年代末期就已出現。

這個說法是由心理治療師

克雷格‧納肯(Craig Nakken)所提出,

並在記者達米安‧湯普森

(Damian Thompson)的

《癮頭》The Fix中多次出現。

 

以物質取代人際關係的說法,

指的是人們逐漸對手機、

甜膩膩的杯子蛋糕、

電玩遊戲、冰咖啡

與線上購物上癮的現象。

湯普森在書中談到,

駐紮在越南的美軍感到寂寞,

他們身上背負極大壓力、

而且過得提心吊膽,

因此施打海洛因來讓自己放鬆。

不過當他們安全回家、

離開當初的環境後,

全都戒掉毒癮了。

對湯普森而言,

現代社會的消費者

具有上癮般的消費行為,

「就像被派遣到越南的士兵一樣,

感到迷惘、害怕,

一直被各種令人上癮的事物迷惑,

因為他們相信這些事物

能讓現實更令人願意忍受。

就算你沒病,

也會染上各種癮,

而且人人都是如此。」

不過這個類比會讓人更感困擾,

因為我們本來就「在家」了。

如果我們想逃離湯普森

描述的毀滅性模式,

就得了解為何

貧富差距懸殊的社會,

會讓人掉進上癮的黑洞中

 

看更多好書試讀,成為更好的自己:

 

本文摘自《收入不平等

作者:理查.威金森, 凱特.皮凱特 、出版社:時報出版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責任編輯 : CMoney 編輯 / Naomi)

(首圖/shutter 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