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上司給年輕職員的一封信:好好工作,用自己的方式長大...職場新鮮人一定要看! 英國小學給孩子的一封信:「分數」只能告訴大家 你的一面,不能代表全部的「你」(所有父母都該看看...

日本的柏油路....比起台灣? 是在偷工減料?

9月 2014年29
收藏

(圖/shutterstock)

難怪觀光客寧願一去再去 ,實在太注重乾淨衛生了 ~

去年四月去日本,早就想把這些照片PO上來啦!

我想這應該是一般人出國不會去注意的主題吧!!

國內不管上下,公家 or 私人企業,甚至面對自己的內心,

都有喜歡偷工減料的人,國家當然沒競爭力...

 

一樣是挖馬路,他們先稍微破壞路面後,

挖土機裝上類似鉗子的手臂,一塊一塊的把柏油路"夾起來",

過程幾乎可說是沒有噪音(注意看每塊柏油塊的厚度),

另外,路面工作機具&工程車輛,整裡的是乾乾淨淨,

若是台灣鐵定是烏七抹黑的∼

 

一個人若是尊重自己的職業,我相信職業是不會被分貴賤的...

生財工具應該要好好照顧才是!!

 

 

挖完後先是把柏油塊清運走,而不是堆置路旁!

注意看那個手上拿著尺的工人(身高約165),

底層泥土到柏油路頂端竟然有到他的膝蓋那麼高!!

從頭到尾確認挖的深度...=.= 認真態度令人汗顏!

而且,他們都穿工作服唷!當時日本正熱卻也不見人打赤膊




後來柏油也不是一次填完,是先鋪上約 10 公分厚,

再以手持震動工具將之拍平後,壓路機來回壓上好一陣子!

壓完之後大約只剩五公分厚吧!!


 

一層一層反覆上面的步驟鋪上,

工地環境乾淨的只需要用簡單明瞭的護欄圍著!




他們一次大約挖 100 公尺遠吧!這是兩邊的其中一端 ...

 

最後鋪完...用手竟然摸不出高低差,僅顏色新舊差異,

在台灣一定是凸出來一大塊,說什麼用路人壓久了會凹下去,

所以要先讓他凸出來,之後才不會凹陷 ... 放屁!

根本挖不到五公分深就急著回填了... 隨便壓一壓當然不確實 ..... Orz

 

從頭到尾的邊界都沒高低差 ..

.






過了五個月的2005年九月,我又再度到日本的同樣地方,

路面一樣平整,即使當初鋪得一樣平也沒有凹陷耶!







之前好像是公路局還是養工處什麼的機關不是有弊案嗎?

還有工友 A 一堆回扣,我相信這種貪污文化日本一定也有,

只是至少還看得到這麼多認真的人,

在台灣弊案多到看完新聞,隔天就因為新的弊案而忘了舊的,

希望這篇能給看到的人一些不同想法 ...

 

補充一張,連小巷子的柏油路與水溝蓋接縫都完美無缺 ...


如果你希望台灣能更進步的話,就用力給他分享吧 !

 



看看 台灣人怎麼鋪柏油路.....令人(自行解釋)

 

1. 馬路坑洞多解謎…買通檢驗單位作假




為什麼台灣的道路總是坑坑洞洞不斷修補?

台南地檢署檢察官和民眾一樣疑惑,經多月追查終於解謎,

問題出在縣市政府委託代驗施工品質的材料實驗室,多數都被包商買通,

包商偷工減料照樣檢驗過關,最後全民埋單,承受道路坑人苦果。

 

「這是台灣普遍現象!」

被檢方約談的台南地區多家民間材料實驗室及嘉義大學附設試驗場人員,

都坦承以不實的檢驗 報告,「協助」包商通過驗收,

表示「迫於競爭,若不配合就可能沒生意倒閉」。

 

地檢署為此特別成立「路見不平查緝專案」追查,

 

發現道路坑洞問題長期存在,原因出在經辦人員、包商與檢驗單位勾結「有如食物鏈」。

包商要標得工程,想盡辦法討好經辦人員,送紅包還招待花酒;

包商將本求利偷工減料,但工程品質無法驗收過關,

於是勾結檢驗業者,取得不實報告,讓工程過關;

民間代檢業者,因生意競爭,不配合就接不到生意,成了惡性循環。


2.道路工程擺平樁腳、分配利益 地方公開的秘密

 

「用道路工程擺平樁腳、分配地方利益,是公開的秘密。」

結構技師蔡榮根認為,台南縣爆發道路工程弊端,不單純只是檢驗單位造假問題,

除暴露上述地方生態,也凸顯長期以來道路工程監造、檢驗的弊病。

他說,工程成了地方利益分配的工具,是工程界公開秘密,

但再怎樣也不能犧牲品質,何況會危及民眾的安全。

 

包括國立嘉義大學都捲入這起弊端,蔡榮根認為若屬實,該大學是「做了最壞的示範」。

他說,大學做工程檢測的出發點是服務和教學,並非營利,

如果大學也跟著調包樣本,「難道要教學生造假嗎?」

他建議,與其放任大學和民間檢測單位做檢測,不如回歸由專業技師來做,

「敢造假,就會依法被吊銷執照,才有嚇阻力!」

台北縣副縣長李四川則建議,地方政府不妨整合資源委外監造,

交由顧問公司把關,較有公信力。

 

3. 鋪路全程拍照 造假…案情不單純




台南縣爆發道路工程弊案,專家異口同聲說:「太離譜了!」

卅年工程經驗的台北縣副縣長李四川說,雖然柏油路的鑽心樣本被調包,現場應該要有監工、驗收官,全程還要拍照存證,這麼容易造假,「案情應該不單純」。
李四川歷任台北市新工處長,目前督導北縣工務局推動路平專案。他表示,道路改善工程有一套標準作業流程,先刨掉舊的柏油路面,通常約十到廿公分之間,而且「刨多少就要鋪回多少」,過程都由監工拿尺量測並拍照存證。
李四川表示,營造商把瀝青粒料載到現場,就要取第一道樣本送驗,如果通不過試驗,廠商就要扛起刨掉重鋪的代價。一旦鋪設完成,鑽心取樣就是品質查驗關鍵,包括瀝青混凝土厚度、粒料配比(篩分析)和含油量(瀝青的黏稠度),即使過了第一關,過不了鑽心取樣,照樣得重鋪。
李 四川說,一般廠商會在道路工程上下其手的地方,主要是瀝青混凝土用多少回收料和含油量。他表示,回收料比新料便宜兩到三成,而且為了符合規定的品質,必須 多加一些黏著劑,增加回收料和瀝青的握裹力,提高強度,但廠商通常會減少黏著劑的比例。至於含油量的意義和黏著劑差不多,這指的是瀝青的含量,若不足,混 合的礫石就顯得鬆散,一下雨就很容易產生裂縫,「很快就得重鋪」。
另外,拌合好的瀝青混凝土運到鋪設現場,溫度常常低於標準,監工若不嚴格要求,鋪出來的道路壽命也不長。李四川說,上述道路品質都可透過鑽心取樣檢測出來。
李四川強調,整個銑鋪過程都要拍照存證,拍照時必須拍到道路兩旁的相對建築,不能只拍路面的局部,否則容易造假,「除非監工到驗收人員一路包庇,否則還是能察覺有異」。
結構技師蔡榮根說,一般剛鋪好的柏油路最好養護一天以上,才能確保道路的壽命;像台北市的交通流量大,最近的路平專案就採「封路」,強制養護一天以上才開放通車。不過,以台南縣這些鄉鎮道路為例,恐怕也沒有遵守這項養護規定,值得深入追查。


4. 鋪路A錢、「坑人」國賠 太沒道理了
更新日期:2010/09/02 09:15 記者蔡政諺、白錫鏗、呂開瑞、劉金清、陳崑
國人聲請國賠案件,道路坑人佔大宗,台南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林志峰表示,包商與民間檢驗業者為圖利,卻要政府負擔偷工「國賠後遺症」,「太沒道理了」;他並認為,相關單位應正視。「台灣惡質的選舉及政治文化,是造成公共工程品質不佳原因」。
高雄縣岡山鎮許姓裡幹事十年前值勤時,因路面坑洞摔成植物人聲請國賠,最後連同利息與賠償金共獲賠一千一百多萬元。高雄地院行政庭長李淑惠說,這起國賠案是近年來,因道路維護坑洞造成民眾受傷,賠償金額最高的一件。
她表示,近年來民眾因道路坑洞、設計不良等聲請國賠的比率逐年增高,顯示民眾已無法忍受「路不平」。桃園、台中地院統計,目前民眾打官司聲請國賠案,道路工程品質不良,佔了一至二成。
因應道路品質不佳導致國賠,各縣市每年都要列相當金額國賠準備金因應,像高雄縣政府每年要編列一千多萬元國賠準備金,賠償的例子更不勝枚舉。
屏東婦人林禾八十八年間騎機車經過大寮鄉潮寮村堤防路,被坑洞絆倒摔成中度失智,經過六年纏訟,法院判決縣府要賠八百九十多萬元。
還有一名陳姓聯結車司機,到高雄港區載運玉米粒,駛入港區前,因柏油道路地層鬆軟陷落,致陳的框式車斗陷入翻覆,陳姓司機遭傾倒的玉米覆蓋死亡。法院判決市府要賠償一百八十萬元。
前高雄高等行政法院庭長、律師林石猛認為,民眾越來越懂得「據理力爭」。桃園地院民庭指出,道路坑洞造成傷亡國賠案,多數在協商時就達成賠償協議。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