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面試 不是見到主管才開始!注意 5 個小細節,讓你一次錄取 李開復:病後我才發現,想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其實只是 追逐名利的藉口…

有人被謀殺,卻找不到屍體!沒人相信你,又要如何 活著離開?—《10 號艙房的女人》精彩試讀

11月 2017年7
收藏

-                                                                                                                                                                                

(圖片提供:遠流出版)

作者: 露絲‧魏爾

 

有人被謀殺了,卻找不到屍體?

當所有人都不相信你,

你要如何堅持到最後,

找出真相,活著離開?

 

蘿拉‧布萊洛克

是任職於旅遊雜誌的小記者,

熬了 10年後,

終於獲得職涯中最重要的一項任務:

在一艘限量艙房的豪華遊輪度過一週,

採訪船上名人。

啟程時天氣晴朗,海面風平浪靜,

精挑細選過的乘客

滿心歡喜登上了貴賓專屬的遊輪「北極光號」。

一開始旅程相當愉快:

船艙舒適豪華,晚宴派對熱鬧有趣,

賓客也都優雅有禮。

但是接下來的旅程卻完全跟意料中不同。

 

蘿拉被半夜隔壁艙房傳來的聲響驚醒,

一個有如惡夢般的可怕聲音:

有人被丟進海裡了。

問題是,隔壁艙房根本沒有入住記錄,

而且船上所有人都還安在。

於是遊輪繼續往北航行,彷彿什麼都沒發生…

 

對《10號艙房的女人》小說內容感興趣嗎?

Book能的任務 特地索取小說試讀

繼續看下去…

 


 

服務生花了不少時間,

才帶領我們走到隔壁的袖珍餐廳。

賓客分別坐在兩張六人座的桌旁,

但每張桌子都空了一個位子。

其中一個應該給十號艙房的女孩嗎?

我暗中飛快數了一下人數。

 

第一桌坐了男主人鮑莫、蒂娜、貝爾洪、

歐文‧懷特和班霍華。

空的位子在鮑莫對面。

第二桌則有我、拉斯和克蘿伊‧楊森夫婦、

亞契及雷德爾,他旁邊還有一個空位。

 

「這些可以收掉了。」

雷德爾對拿著一瓶酒過來的服務生說,

朝沒動過的餐具揮揮手。

「我太太沒辦法成行。」

「喔,我很抱歉,先生。」

她稍微鞠躬,馬上收走餐具。

嗯,這下我懂了。不過第一桌的空位依然留著。

這時克蘿伊‧楊森傾身越過桌面,朝我伸出手。

「我想我們還沒見過面。」

她的聲音低沉沙啞,從嬌小的身材難以想像。

「我叫克蘿伊,克蘿伊‧楊森。」

 

 

當然。她一說我就認出來了,

那對出名的寬闊顴骨,

斯拉夫風味的上翹眼睛,淡金色的頭髮。

即使沒有做作的妝容和燈光,

她也顯得有些遺世獨立,

彷彿從冰島的小漁村或

西伯利亞的郊外別墅空降到這兒。

「很高興認識妳。」我握住她的手。

她的手指冰冷,力道強到我幾乎叫痛,

她戴的巨大戒指更是雪上加霜,壓迫我的指節。

近距離看,她的臉龐更加光彩奪目,

一身簡約的禮服明顯比我高雅太多,

我覺得我們根本是不同星球的人。

「我叫小蘿‧布萊洛克。」

端上桌的五個黑色方盤打斷了她要說的話,

每個盤子上散落著七彩的小方塊,

還有幾抹泡沫妝點在看似割下來的雜草上。

我完全不知道要吃什麼下肚。

 

後來我們又換了兩次位子,

但我剛好都沒有坐在鮑莫隔壁。

直到餐後上了咖啡,

我們可以離開餐廳回到林格倫大廳,

我才找到機會,準備上前搭訕他。

我走過大廳,手裡端著咖啡,

在搖晃的船上小心維持平衡。

這時眼前忽然出現一道閃光燈,

害我我一個踉蹌,差點潑了一身咖啡,

好險只有幾滴噴到我租的禮服折邊,

還有旁邊的白沙發。

 

 

耳邊有個聲音說,「笑一個。」

我才發現拍照的人是雷德爾。

帶著怒意脫口而出:「討厭,你耍笨啊?」

話一出口我就想捶死自己,

我可不需要他向我老闆打小報告說我態度粗魯。

我一定比我想的還醉。

「我不是說你。」我尷尬地想掩飾我的失態:

「我在罵我自己,不小心弄髒沙發。」

他看出我侷促不安,笑了起來。

「救得不錯。別擔心,

我不會跟妳老闆打小報告,

我的自尊心還沒那麼脆弱。」

我笨拙地說,「我沒有──」

但他這番話跟我心裡正在想的太接近,

我有點毛骨悚然,不知道該怎麼收尾。

「我只是──」

「算了吧。妳急著要去哪裡?」

「我──」坦承事實感覺很遜,

但我的頭因為疲倦而抽痛著,

說實話似乎比較容易。

 

「我想跟理查‧鮑莫聊聊,

整個晚上我都想找他說話,只是一直沒機會。」

雷德爾的眼睛閃閃發亮。

他又笑了起來:「嗯,這件事我可以幫忙。鮑莫!」

我皺起臉,看見理查‧鮑莫和拉斯聊到一半,

轉頭看向這裡。「有人叫我嗎?」

「沒錯。」雷德爾說:

「過來跟這個乖女孩說話,

當作我偷襲她的賠禮吧。」

鮑莫一笑,

拿起放在旁邊椅子扶手上的杯子,漫步走過來。

船身微微晃動,他的動作卻非常流暢,

我覺得他應該非常健康,

合身西裝下的身體搞不好異常結實。

 

Book能的任務】粉絲團

按個讚,讓你輕輕鬆鬆讀好書!

 

「理查,」雷德爾揮揮手說:

「這位是小蘿;小蘿,他就是理查‧鮑莫。

她打算過去找你的時候,

我趁她沒防備,照了一張相,

結果嚇得她把咖啡灑了。」

我的臉頰漲紅。

我正在想該怎麼打開話題,

這時歐文‧懷特拍拍他的肩膀,他轉過頭。

「有什麼事嗎,歐文?」鮑莫說。

我還來不及張嘴和他說話,機會就過去了。

「我──」我擠出一句,他回頭看著我。

「嘿,在這種場合總是很難說話。

明天預定活動結束後,

妳何不過來我的艙房一趟,我們好好聊?」

「謝謝。」我努力別表現出太感激的樣子,不然太可悲了。

「太好了,我在一號艙房。很期待見到妳。」

 

 

我終於走回房間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多了。

我醉了,非常、非常醉。

不過我很難判斷我有多醉,

因為我們航行在大海中央,

海浪搖晃的動作配上香檳……還有葡萄酒……

 

我走到門前,扶著門框站了一下,

頭腦暫時清醒過來。

我知道我為什麼喝醉,

我完全知道為什麼。

如果我夠醉,就能像死人一樣睡著,

我無法承受另一個失眠的夜晚──在這兒不行。

我鎖上門,癱倒在沙發上。

不知道隔了多久,我終於站起來,

從客房飲料倒了一杯威士忌,三大口喝掉。

我擦乾嘴巴,褪去禮服,

任衣服落在地上,像蛻掉的皮,

接著倒在床上,

陷入無比深沉的睡眠,感覺像溺水一般。

 

享下班】粉絲團

按個讚,品味好文章,享受生活從現在開始!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醒來,

只知道我忽然恢復意識,

彷彿有人朝我的心臟打了一針腎上腺素。

我躺在床上,怕得全身僵硬,

心臟每分鐘狂跳快兩百下。

 

妳沒事。我告訴自己,妳非常安全。

我們在大海中央的一艘船上──

沒有人能闖進來或逃走,

大概沒有別的地方更安全了

 

我緊抓被子,手宛如屍體一樣僵硬。

我逼自己緩緩放開僵硬的手指,

感到指節不再發疼,

專心吸氣吐氣,動作緩慢穩定,

直到我的心跟著靜下來,胸口不再瘋狂跳動。

耳內的陣陣鼓聲消失了,

除了海浪規律的「唰唰」聲,

以及穿透船身各處的引擎低響,一點聲音也沒有。

該死,該死。我得振作一點。

接下來每天晚上,我不能把酒當藥喝,

否則會毀了我的前程,

砸了我升遷的任何機會。所以我該怎麼辦?

 

 

我翻過身,打開燈,查看手機:

凌晨三點零四分。

我收了一次電子郵件,沒有來信,

不過我已經完全清醒,沒辦法繼續睡了。

我嘆了口氣,拿起書,開始讀。

可是即使我試著專心看字,

大腦角落卻老糾結著一件事。

不是我疑神疑鬼,確實有東西把我驚醒,

害我神經兮兮,全身緊繃。

為什麼我腦裡會一直想到尖叫聲?

 

我翻到下一頁時,聽到另一個聲音,

幾乎不比引擎和浪潮大聲。

聲音如此輕柔,差點給書頁的摩擦聲蓋過了。

 

我聽到隔壁艙房的陽台門緩緩滑開。

我屏住氣,豎起耳朵。

接著傳來了水花聲。

不是小水花。

不,這陣水花可不小。

聽起來像有人掉落水面濺起的水花。

 

我甚至沒想下一步該怎麼做。

我就跑向陽台,推開落地窗,

從欄杆上探出身子,

在起伏的海潮中拼命尋找物品──或人──的一絲蹤影。

陰暗的水面灑落遊輪窗戶反射的亮光,

難以看清下方的海波,

但一瞬間,我以為我在湧起的黑暗海浪下,

看到打轉的白色物體,

看似女子的手,沿著水面下飄過,然後沉了下去。

我轉頭看向隔壁的陽台。

兩座陽台之間隔著霧面隔板,所以看不太清楚,

不過當我探頭看過去,我注意到兩件事。

 

 

玻璃安全圍欄上有一道污漬,

顏色又黑又油,看起來很像血跡。

我的胃突然一緊,

因為我意識到,剛才不管誰站在那兒

──不管誰把人丟下船──

一定都注意到我愚蠢地一頭衝到陽台上。

當我跑上我的陽台,他們極可能就站在隔壁,

必定聽到我的陽台門彈開,或許還看到我的臉。

 

我快步溜回房間,

在身後用力摔上陽台門。

我確認房門從裡面鎖好,再扣上門鏈。

我的心在胸口狂跳,

但我感到很平靜,好久沒這麼平靜了。

 

來了,我碰上真的危機了。

確定房門鎖好後,我跑回去檢查陽台門。

這扇門沒有鑰匙鎖,只有普通的門閂,但我盡力

關緊了。

接著我拿起床邊的電話,按零打給總機。

「您好。」唱歌般的聲音說,

「布萊洛克小姐,請問您需要什麼?」

一開始,我非常困惑她居然知道是我,

以至於腦袋一片空白。

然後我想通了──我的房號大概會出現在總機電話上,

所以當然是我,不然誰會半夜從我的房間打電話?

 

Book能的任務】粉絲團

按個讚,讓你輕輕鬆鬆讀好書!

 

我努力擠出一句,「喂──喂!」

即使有些顫抖,我的聲音聽起來意外冷靜。

「妳好,請問妳是?」

「布萊洛克小姐,我是您的艙房服務生卡拉。

您需要什麼嗎?」

在她輕快的通話語調下,浮現一絲擔憂。

「您還好嗎?」

「不,不,我一點也不好。我──」

我停下來,意識到我要說的話有多荒謬。

 

「布萊洛克小姐?」

「我覺得──」我吞了一口口水。

「我覺得我剛看到有人殺人。」

「天哪。」卡拉的聲音很震驚。

她用我聽不懂的語言

──也許是瑞典話,或丹麥話──說了幾個字,

然後她似乎鎮定下來,

開口問道,「布萊洛克小姐,您安全嗎?」

我剛才安全嗎?

我看向艙房房門,非常肯定沒有人能進來。

「嗯,應該很安全。事情發生在隔壁──十號艙房,

帕姆格倫套房。我──我覺得有人把屍體丟下船。」

「布萊洛克小姐,我馬上派人過去。

等他們到了門口,我會打電話通知您。」

話筒傳來咔的一聲,掛斷了。

 

 

現在加入好友

用好文章 投資自己的腦袋 🔥

40 歲以下的你 一定要看,

解決你生活上的 各種煩惱!

點此加入LINE好友 

點此加入粉絲團

 

本書摘自:《10號艙房的女人》

作者: 露絲‧魏爾   出版社:遠流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