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OS 之父離開蘋果後首次現身,說了一段不為人知的 iPhone 秘史

iOS 之父離開蘋果後首次現身,說了一段不為人知的 iPhone 秘史

(圖/shutterstock)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愛范兒

 

十年前,第一代 iPhone 發售。

今天,iPhone 在全球累計銷量超過 12 億台。

這是一場革命,

它從重新發明一部手機開始。

iPhone 不僅帶動了蘋果火箭式的增長,

掀起了手機業摧枯拉朽般的革命,

引爆了開發者群體改變世界的高潮,

它還把互聯網裝進了每個人的口袋。

愛范兒(微信:ifanr)通過三篇文章

帶你回顧這場革命的前因後果。

 

iPhone 十周年策劃:

重返十年前:初代 iPhone 誕生記

iPhone 十年殺敵無數開疆拓土,那麼誰來幹掉它?

 

 

Scott Forstall,

人稱“迷你史蒂夫(mini-Steve)”。

他不僅被認為是 Mac OS X

和 Aqua 介面的創始人之一,

還在 iPhone 設計初期,

“打敗” iPod 之父 Tony Fadell,

將 iPhone 的作業系統,

帶領至一個更偏向真正行動計算裝置的方向發展。

 

他曾被認為是 賈伯斯的接班人

連脾氣都有點像!

他曾被認為是賈伯斯的接班人。

他們倆有著相同的進取心以及對細節的執著,

據說,甚至連脾氣也有點像,

史蒂夫不會喜歡那樣”是他的口頭禪。

 

Tim Cook 上任後,

因“團隊合作精神不足”等多個理由,

他在 2012 年把 Scott 請出了蘋果公司。

隨後,Scott 近乎從公眾視野中“消失”了。

 

邁入 iPhone 10 周年,

我們終於等到這位曾經和賈伯斯走得如此近,

並參與了初代 iPhone 誕生的人物重歸公眾視野,

分享十多年前那些不為人知的蘋果故事

大部分人都沒有意識到他是多麼幽默的一個人。

在他的眼中,賈伯斯除了我們印象中挑剔的天才,

還是一位很幽默調皮的朋友。

 

Scott在面試 NeXT 時,

賈伯斯 突然衝進來

1992 年,剛從斯坦福大學畢業的 Scott Forstall

正在考慮是要到微軟還是 NeXT 工作。

前者是他曾實習過的公司,

後者則是一個“有很棒的同事,我能學很多;

有了不起的技術,我能學很多;

不過真沒顧客,我希望能有工資發"的地方。

 

一大清早,Scott 就開始了在 NeXT 的面試,

一切推進正常。突然間,

賈伯斯衝了進來,拉走了原來的面試官。

 

 

當門再次打開的時候,

走進來的是賈伯斯。

聊了 15 分鐘後,

賈伯斯和 Scott 兩人感覺還挺合得來的

(“We clicked.”),於是賈伯斯悄悄和 Scott 說:

 

我不管在接下來這一天別人怎麼說,

反正我們將給你一份 offer。

不過,(在和別人)面試的時候,

你可能還是得假裝關心在乎一下。

反正我們會給你 offer,

而且我很確定,你一定會接受。

 

雖然決定去 NeXT

Scott 還是到微軟面試

此刻身心已經賣給 NeXT 的 Scott

隨後雖然還是參加了微軟的面試,

但是當然是拒絕了他們。

沒想到,拒絕後第二天,

Scott 一打開家門,發現門前有個大盒子,

裡面裝了一條非常,

非常大條的死魚(寄件人:微軟)。

 

收到死魚後,Scott打給微軟

對方竟說…

感覺自己這兩天都在拍《教父》的 Scott

還是勇敢地拿起電話,打給微軟。

沒料到,對方居然說:

 

啊,不是你想的那樣,

當你拒絕我們的時候,

我們猜,你這可要錯過西雅圖的一切啦。

所以我們才趕緊跑到碼頭市場,

給你挑了條最大條的三文魚。

話說在灣區可沒有新鮮的魚哦。

 

還好 Scott 勇於“質問”對方,

不然,這份原本是微軟想打感情牌留住他的禮物,

就要成為“科技公司招聘黑歷史”的頭條了。

 

揭秘 iPhone 誕生終極原因:

隔壁家鄰居 太煩人了!

iPhone 得以誕生,

或多或少還是得感謝微軟,

因為微軟裡的一個人,

是賈伯斯研發的最強激勵者。

噢,不,不是蓋茲。

 

賈伯斯的朋友 在微軟工作

每次見面都吹噓

要用帶筆的平板「統治世界」!

話說,賈伯斯太太有個朋友,

她的丈夫在微軟工作。

每次賈伯斯和他在社交場合上見面都被氣得半死。

有一次,這傢伙吹了一輪微軟

要如何用他們那帶筆的平板電腦統治世界後,

賈伯斯真就受不了了,回公司後和大家說:

 

讓我們來做個對的給他們看吧!

(Let’s show them how it is really done!)

 

賈伯斯覺得那群人都是 “idiot”,

因為我們明明就已經自帶 10 根手指,

他們居然還額外弄個筆,

更不說每次要用還得拿支筆出來有多麼麻煩了。

 

自此以後,蘋果公司就開始著手

研製觸屏版的平板電腦,

並且這個項目還在中途,

轉而開始推進成為我們今天所認知的 iPhone。

 

 

運營商想像中的初代 iPhone:

“啊,你們是要做個 像樂高一樣的手機!”

運營商 Cingular 是第一代 iPhone 的合作方。

他們是候選合作夥伴中

為數不多願意給蘋果

提供更高自由度的運營商。

 

即便如此,他們還是真誠地

為蘋果提了個自己的想法:

 

我們真心認為,

電子郵件這樣東西在未來會很重要。

(We really think E-mail is gonna be really big.)

我認為你應該在手機上

給電子郵件專門設置一個按鈕。

 

而 Scott 的一句

“我們不是很確定,但也許,

我們可以在幾個月之後再給手機加一個(專門)按鈕”,

直接就把那位 Cingular 高管給震驚了:

 

噢!!你們在建一台樂高手機啊?!

意思是,當你們出了新功能,

用戶可以拿著手機到商店去,

買一個專門的塑膠小配件,

然後插到手機上,就成了電子郵件的按鈕啊!

 

 

 

不厚道的 Scott 只能“呵呵”地結束了對話。

 

因此,可以想像,

當 Cingular 高管們見到 iPhone demo 時

內心是何等澎湃。

Cingular 的 CEO 高興得甚至要請

賈伯斯去看牛仔競技,

當然,只換來賈伯斯一句

“哎!我今晚真的得回家啊!”

 

在初代 iPhone 誕生的時代,

大多數人想也想不到手機

還有這樣一種打開方式,

的確是顛覆了人們的認知。

 

賈伯斯 總是在廁所

試用初代 iPhone

Scott 是首個將 iPhone

帶出蘋果公司進行試用的人,

由於那時候用起來還要進行很多調整,

所以並沒有給賈伯斯配一台,

主要還是怕他用得惱火。

小心翼翼要保密又要防盜賊的 Scott

作為唯一“真實”試用者用了好幾個月,

直到有一天賈伯斯大吼

“Scott,我是 CEO,

我也可以做決定,趕緊給我一台手機!”

 

從此以後,賈伯斯就開始

成天拿那第二台從蘋果公司走出來的 iPhone

打電話給 Scott,

而且,不少時候還是從廁所裡打出來的。

 

啊,我在一個超無聊的朋友家裡,

所以我就跑進廁所來了。

 

那個,我想說,

你們做的那個打開圖片的畫面啊……

 

就這樣,在一個週六的晚上 11 點,

廁所裡的賈伯斯拿著 iPhone

就開始和電話另一頭也在擺弄著 iPhone 的 Scott

聊起了一代 iPhone 的設計,

直到半小時後有人開始敲廁所門。

感覺他們一定以為我嚴重便秘了。

賈伯斯說完就掛電話去應付朋友了,

然後,在 1 點鐘再次拿起 iPhone 打電話給 Scott……

 

 

熱心詐騙蘋果食堂的賈伯斯

賈伯斯在蘋果飯堂很慷慨的。

每次 Scott 和賈伯斯去飯堂吃午餐,

賈伯斯總是非常主動地要幫 Scott 給錢,

爭著去“嘀”工牌。

他們用的工牌並不需要充值,

而是和工資直接關聯劃扣的。

 

但這份熱情,不時讓 Scott 感到有點尷尬。

因為有時候賈伯斯動作比較快,

付完款後,還會在佇列旁邊等著,

好幫 Scott “嘀”自己的卡來給錢。

有一次 Scott 終於忍不住和賈伯斯說:

 

你給我的工資其實已經很不錯啊,

我可以自己給得起午餐那 8 美金。

你真不用特意這樣,

搞得我好像很壞一樣,要你特意等……

 

賈伯斯趕緊回答道:

不不不,沒事,這很好啊。

我每年就拿那 1 塊錢年薪,

所以每次“嘀”卡的時候,

我根本就不知道是誰在給錢!!!

 

於是,我們就捕獲了一隻

多年拿 1 美元年薪

卻長期詐騙蘋果飯堂的 CEO。

 

買 iPhone 要“賣腎”?

沒法,誰叫你們的幫主有錢

不知不覺,iPhone 已經誕生了 10 年。

即使在如今智慧手機選擇越來越多的情況下,

它仍保持著自己的獨特魅力。

 

有人說,蘋果的魔力變弱了。

但不可以否認的是,一旦有新品出來,

大家還總是喊著要“賣腎(身)”。

而愛范兒(微信號 ifanr)要告訴你們一個

可能會讓你在“賣腎”時,

心裡更好過的故事。

 

 

話說,有一次 Scott 和賈伯斯

在討論一個產品的價格,

想將定價拉低的 Scott 對賈伯斯說:

 

我身邊有很多親戚朋友真沒那麼多錢,

這個定價太高了。

你是個億萬富翁(billionaire),你不懂。

 

喬幫主靜止一秒後,一臉嚴肅地對 Scott 說:

 

(我不只是億萬富翁,)

我可是有好幾個億的富翁。

(I’m a multi-billionaire.)

 

至少,我們現在可以確定,

再貴,都只是幫主這位好幾億富翁要求的信仰費,

可以更安心的充值了。

 

 

 

本文由 愛范兒 授權轉載, 原文 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侵權!

(責任編輯:CMoney編輯 / Alodia)

打破一成不變,就差這一步!

六個月學程式 脫離魯蛇人生!

想學程式、成為工程師卻怕沒基礎嗎?

來這裡全程免費,給你專業訓練

6 個月,你也能成為 專業軟體工程師!

名額有限>>點我報名!

詳細活動介紹>>點我查看!

有問題歡迎私訊粉專:從0開始學程式!

或是寄信到:engineertraining@cmoney.com.tw

 

 

 

 

ifanr 愛範兒

撰文者ifanr 愛範兒

愛範兒:報導未來,服務新生活引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