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用「拳腳」打破阿富汗的不平等,她是20歲的功夫少女 雅茲米,習武練功都為了「要給男人好看!」 心要「狠」,才能在成功的路上 站得「穩」!

微醺。與大文豪獨酌:為什麼從政治圈到路邊攤,都有威士忌的身影?

5月 2017年18
收藏

(圖/shutterstock)

 

作者:重金敦之

 

從政治圈到路邊攤,都有它的身影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威士忌在日本一般大眾的生活中,

超乎想像的普及。根據《日本經濟白皮書》記載,

已脫離戰後時期的1956年,到泡沫時期的30年間,

威士忌可說是和日本經濟一起持續成長。

 

甚至讓「加冰水」這個日本特有的喝法,也成為一種國際用語。

加冰水的日文拼音寫作「Mizuwari」

(英文的說法為「mixedwith water」),據說,還有人

在飛機上對外國空服員狂講「Mizuwari」,也行得通。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那時威士忌的普及程度之高

連政壇都有它的身影

1964年,當時自民黨的池田勇人黨主席任期屆滿,

要重選黨主席時,實際上力拚三度連任的他,

要與佐藤榮作(曾任日本第61到63屆的內閣總理大臣)對決。

激烈的選舉活動,也讓銀彈滿天飛。據說,

連報社的政治部記者,都曾經目擊賄款現金交易。

 

當時也誕生了不少黑話。跟兩派講好聽話,

從兩邊拿錢的叫「二課」,從三方拿錢的叫「三得利」,

各派都拿錢的叫「老帕爾」(Old Parr)。

這是取「老」(Old)和「全」(All)的諧音而來,實在很有意思。

另一種說法,「Parr」代表空頭支票,

也就是能收的錢全部收下來,等到投票時卻反悔,

進而選擇贏面比較大的陣營。因為這是半世紀前的事,

真相已不可考。不過,

當時威士忌作為高價金額的象徵單位,

卻是不爭的事實。

 

 

是政治黑話,更能當成祝壽之禮

其中「老帕爾」(Old Parr)是當時最高級的威士忌。

岩倉具視(政治家)作為全權大使

(編按:簡稱大使,是一國元首向駐在國元首,

派遣等級最高的外交代表),組成歐美視察團,

於1871年出發,回國時帶的伴手禮就是老帕爾。

自那以來,老帕爾就變成高級威士忌的代名詞。

 

老帕爾這名字的由來,

傳說是因為帕爾這號人物活到152歲,

而且在120歲還能娶妻生子,

我想這也可能是這支酒在日本受到歡迎的原因之一。

日本前首相田中角榮,也是出名的喜歡老帕爾。

據說他常常穿著木屐,一隻手拿著加冰塊的老帕爾,

在庭院看著鄉里送給他的錦鯉。

據說田中角榮自從洛克希德事件

(編按:美國洛克希德公司為推銷新型廣體飛機,

而向當時首相田中以及其他政治家行賄之事件)被判有罪之後,

他的飲酒量更上一層樓,

這也是讓他得到循環系統疾病的原因。

 

不管是這個超高級威士忌,

還是日式糕餅店虎屋的羊羹,或是千疋屋的哈密瓜,

都是當時政界在交付現金時會一起送上的禮品。

因為只放現金太過現實且有失禮節,所以得附上禮物,

例如,與威士忌或羊羹一起送才符合慣例。

這樣表面上就變成禮品是主,現金是附加的了。

另外也有傳聞,據說老帕爾的包裝,

剛好放得下3,000萬日圓的現金,但這一點就無從考證了。

 

 

關東煮攤也擺威士忌?

說到為什麼威士忌會這麼受日本人喜愛,

據曾經在壽屋(現三得利)的宣傳部,

負責促銷威士忌的開高健

(小說家,代表作有《恐慌》等,曾獲芥川龍之介獎)表示,

當時對威士忌來說,敵人主要是日本酒和啤酒。

他們的目標是,至少讓關東煮攤能擺上威士忌。

 

不管是加冰水、加蘇打水、加冰塊或是直接喝純威士忌,

我從頭到尾都不認為威士忌和壽司或生魚片會搭,

所以對日本酒徒的隨便、轉變和應用,只能脫帽敬禮了。

後來我發現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

對於自己的無知我感到羞恥,也同時佩服威士忌的魔力。

──<威士忌序章>,《地球轉動杯緣》,開高健著

 

 

壽司店的架上,開始擺放客戶寄放的黑瓶威士忌

(Suntory Whisky OLD, 日本通稱為達磨),

這樣的光景席捲了全日本。

這讓開高健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為什麼。

在那之前,Torys Bar(以三得利釀造的威士忌為主,

像是Suntory Whisky Torys 的酒吧)舉辦了三得利1961年

企畫的「喝Torys 玩夏威夷」活動,引起極大迴響。

 

 

此外,三得利在70年後展開的「兩支筷子作戰」的成功,

對威士忌普及也起了很大的效用。所謂兩支筷子作戰,

是讓客人在壽司、天婦羅等日式料理餐廳,

喝威士忌的促銷活動(兩支筷子代表日式食物)。

此作戰隨著日本高度經濟成長,得到極大成效。

而且加冰水的喝法可以降低酒精濃度,

是讓威士忌成為餐中酒的一種有效應用。

讓威士忌的酒精濃度,從三分之一降到四分之一,

幾乎等於日本酒的酒精濃度,

因此也得到日本人飯桌中的餐中酒認證。

 

 

在日本,所謂接待是一種可以

知道對方是怎麼評價自己的儀式

不過因為受到1986年市場開放的壓力,

威士忌的進口關稅下降到20%,高級洋酒的價格開始降低。

在日本,所謂接待,

是一種可以知道對方是怎麼評價自己的儀式。

而高級威士忌,

當時正是一個適當的量尺。

最近,漸漸看不到壽司店

幫客戶寄存威士忌了。

有人說這個量尺已經被葡萄酒給取代。

雖然有其道理,但我認為原因並沒有這麼單純。

 

本文摘自:《微醺。與大文豪獨酌

作者:重金敦之  出版社:大是文化

 

本文由 大是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侵權!

(責任編輯:CMoney編輯 / Luke)

 

book可能的任務】粉絲團

透過閱讀,開拓知識

透過閱讀,增加話題

透過閱讀,放鬆心靈

 

我們提供「書摘」、「讀書心得」等等

↓↓按個讚,與您一起「閱讀」更多好文章↓↓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