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別去試探人心!它會讓你失望,更會讓你絕望... 吃錯「7種魚」會傷害你及家人的身體!專家教你如何挑選 健康的魚!

《腦筋急轉彎》分鏡師 張永翰:我不是台灣之光!而是被台灣教育 流放的魯蛇

3月 2016年23
收藏

(圖/shutterstock)

 

 

我是皮克斯動畫公司的故事分鏡師

也是少數在皮克斯工作的台灣人

曾參與了電影《腦筋急轉彎》

(Inside Out)的製作

很高興這部片受台灣觀眾的歡迎

從去年接受台灣迪士尼公司的

邀請 回台替電影宣傳時

我便不斷在公開場合

和媒體上表達

「電影是團隊工作的成果」

個人對於《腦筋急轉彎》的付出

實屬一小部分

如今《腦筋急轉彎》獲獎

這份榮耀 應屬於所有

在皮克斯的台灣人和全體員工

 

繼續看下去 ...

 

(贊助商連結)

 

 

只強調 競爭與利益

沒人教我「夢想」為何物

3 年多前我進入皮克斯

在《腦筋急轉彎》獲得

第 88 屆奧斯卡最佳動畫片後

我陸續接到台灣學校和媒體邀約

希望我聊聊「追逐夢想」的過程

但是我回絕了大多數的邀約

原因很簡單

因為我的成長過程中

接受的家庭及學校教育

都是傳統功利主義導向的教育

強調 競爭和利益

沒有人問過我

「未來要做什麼?」

或是教導我「夢想」為何物

所以我「沒有夢想」

進入皮克斯工作

完全是我人生中預料之外的事

我頂多只有繪畫興趣

但隨著

台灣的教育程度愈高

繪畫便離我愈來愈遠

所以我覺得

台灣的教育文化

和家長與體制內

教師的觀念問題

比我的經歷 ...

更值得被報導和討論

 

 

我不是「台灣之光」

而是被台灣教育流放的魯蛇

在體制內的教育裡

我一直都是

網路上俗稱的魯蛇

小時候我最喜歡讀的書

都是課外讀物

像是有附插畫的

「小飛俠彼德潘」

「希臘羅馬神話」

「諸葛四郎與真平」

國中開始便沉浸在

《七龍珠》、《灌籃高手》

《20世紀少年》等數不清的

漫畫和武俠小說中

有深度一點的書籍

大概也只有文言文版的

《西遊記》、《三國演義》

《封神榜》(最愛幻想自己是

廣成子,手持翻天印)

周星馳電影對白

我朗朗上口

每晚 7 點必看

衛視中文台的《櫻桃小丸子》

 

學業方面表現

除了「國文」和「歷史」外

我沒有一科是有興趣的

國中 3 年,每次理化考試

我都要從元素表開始背

儘管被祭上竹筍炒肉絲

(我們對打手心體罰的俗稱)

背到國三畢業 還是背不起來

補習根本就是 ...

浪費父母的錢和自己的生命

所以高中聯考時

自然科

連滿分一半的分數都不到

差一點點就名落孫山

當好友們相繼進了

公立高中、公立大學

那些年聚會

我時常自慚形穢

我在五專的學業表現

也是差強人意

會計和統計時常被當

所以

雖然非常感謝媒體對

《腦筋急轉彎》的支持與友善

 

但我不是「台灣之光」

被這樣稱呼感到十分彆扭

甚至時常在很多公開場合

自嘲是被台灣教育流放的魯蛇

 

魯蛇竟有幸被戴上

「成功」的黃冠?

像我這種被

「台灣教育制度淘汰」的

六、七年級生 並非少數

比我狀況和經歷 更慘的都有

在台灣的教育體制下

我們時常被劃在

失敗的那一方

如今那個當年

常因為學業表現太差

被體罰的魯蛇

意外進入美國知名動畫公司

竟有幸被戴上「成功」桂冠?

我不禁要問:

 

為什麼我們的家庭文化

教育制度與社會風氣

是如此的功利取向?

忽視孩子的個性與興趣

同時又在追逐各領域台灣之光的故事?

 

 

假設我的起薪 ...

比矽谷工程師,少了約 100 萬台幣

你還會覺得,我的故事值得一提嗎?

若我的年薪是公務員的 2 倍

你會因此鼓勵 正在當

公務員的孩子辭職

轉而學習動畫

以進入皮克斯為目標嗎?

 

功利主義的台灣教育

建立在「分數標準」上

逼迫著我們從小就

習慣在競爭中追求利益

那些「懂得背正確答案」

和「拿高分」的人受到各方鼓勵

然而在「沒有標準答案」

「沒辦法量化」的技藝方面

展露興趣或是長才的人

則是慢慢被長輩說服

或是被體制強迫轉向

投入能早點賺到錢的行業

 

為什麼許多人

包括導演李安在內

在追尋夢想的過程中

都曾和長輩起過衝突

傷害了親子關係?

為什麼許多人

在大學填選志願時

都不了解自己的興趣

或是不能照自己的興趣去抉擇呢?

 

如今我們的市容缺乏美感

專業不受到尊重

職業有分貴賤

文創概念被財團把玩

追根究柢不也是因為

我們的家庭和學校教育出了問題?

 

所以當學校和媒體

提出採訪的要求時

我的心情非常複雜

我是吃台灣米

喝台灣水 長大

愛台灣的正港台灣人

但我並不是台灣

基本教育成功的正面案例

現在台灣以進入

美國一流動畫公司工作

而努力的學生很多

多數可能正承受著

龐大的家庭和社會壓力

我很替他們感到擔憂

因為皮克斯裡

有許多跟我一樣的台灣人

在出國前 都不是就讀

藝術或電影相關科系

而是出國後

才開始學習相關技能

(有社工系畢業,也有日文系的)

那麼那些經濟狀況不允許

而無法出國的人呢?

曾經還沒上到灘頭

就死在海裡的人

一定不計其數

 

 

夢想,能當飯吃嗎?

幾天前

在某小學當三年級導師的朋友

傳了篇班上學生作文給我看

內容如下:

我長大想跟球星 Kobe Bryant 一樣

打進 NBA,拿到冠軍戒指以及獎盃

更要打破 Kobe 的紀錄

並且成為史上第一位

打破 3 萬分的台灣人

在籃球體壇上為台灣爭光!

這是個多美好的一個願景?

所以我認為

當今社會的孩子會懂得「放棄」

大多都是被外在環境因素所迫

台灣媒體聽我說是

「違抗父命」踏上動畫之路

但父母雖不贊同我為藝術留學

他們仍是在經費上給予我資助

(所以其實我也不是太魯)

只是在我每年回國的時候

不斷「道德勸說」我回彰化

跟在他身邊學習他的事業

父親曾經對我說:

「我不反對你學習繪畫

但是藝術可以當興趣

等到你賺到錢了

有時間再去發展興趣」

其實這是變相在問我:

「夢想,能當飯吃嗎?」

以前還在唸書的我

不敢回答這個問題

如今的我 能回答:可以。

 

而且在餵飽自己的同時

還有太多金錢買不到

父母給不了的東西

讓我舉幾個例子:

1. 我跟世界各地的一流高手工作

我時常感到自己能力不足

刺激我不斷學習

出社會後 還能進步

這是一件令人興奮的事

(如果你進一間公司時

已經感到你已經是能力最好的人

那只有兩個可能性:

a.你太自負了

b.這間公司太差了

吸引不到一流人才)

 

2. 跟來自不同國家的人一起工作

打開了我的格局,看待許多事情

世界和自己的人生角度也完全不同

我深刻體會牛頓說過的:

如果我看得比別人遠

那是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3. 在皮克斯工作

容易接觸到業界最新的技術

最先進的設備和拍片的觀念和方法

 

4. 我在許多導演和同事身上

學習如何放下競爭

學習如何豐富自己的生活

 

5. 我那新鮮的肝只替自己工作

不替公司加班的

(偶爾還是有加班,但非常態)

 

還有太多了,我講不完 ...

 

我們的教育

能不能 不只談功利?

社會在看待一份職業的

標準 能不能更多元?

也許一個有「夢想」的小孩

並不一定會有很大成就

但看看那些

被「扼殺天分和興趣」的小孩

長大後「成功」的又有多少?

沒錯... 就讀電影戲劇的學生

要達到李安和史蒂芬史匹伯

的成就 並不容易

 

但每個唸電機的學生

要達到賈伯斯、祖克伯

郭台銘 或是 張忠謀

也絕非易事!

如果孩子的目標

不是變成李安、賈伯斯

那長輩們

能不能對「孩子的選擇」

有更多的尊重與鼓勵?

 

即使不支持孩子的夢想和興趣

但也不要成為他們

追逐夢想道路上的 絆腳石

畢竟,孩子的生命

雖然是父母給的

但人生卻要由孩子

自己負責與承擔

 

誰知道下一個「台灣之光」

會不會又曾在成長路上演過

「父子互相失望」或是

「一人對抗一城」的戲碼?

社會現今的經濟和產業結構

對於「興趣發展」的阻力很大

但如果家長和學校

僵化的觀念不改變

不願當孩子的正面支持力量

只會讓前線投入教育改革

的勇者們 成了砲灰

我們的教育和社會問題

只會持續惡性循環

 

我期盼那位小三生的家長 ...

陪他看 Kobe 的比賽影片

幫他找到 Kobe 的訓練方法

陪他多練習英文

去球場投投籃

而不是急於否定他:

台灣人不可能去打 NBA

光是體格就是輸人家了

還是去當醫生,律師,公務員

或是去科技公司當工程師比較實在

 

 

本文由 談股論經 授權轉載,原文 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