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喜歡自己,別人要怎麼喜歡你?」 從今以後,請練習對自己說:不夠完美,也沒關係! 負面情緒就是一種垃圾!丟的人無感,撿的人卻越活越痛苦…

「讀到碩士,卻跑去做看護?」阿嬤去世後,他棄高薪、當長照居服員...化悲傷為力量,照顧更多失能長輩

4月 2020年7
收藏

長照

 

【編聊邊看,我想讓你知道的是】

長照在台灣是個重要的人力需求,

卻是個不被重視的職業,

只因薪資太低、職涯發展有限、

勞力太辛苦、不被尊重.....這些爭議,

讓許多人不願意投入這一行,

然而,這一位年輕人他卻在碩班畢業後,

放棄其他薪水更好的選擇,

毅然決然加入長照…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文/小虎文
 
「我記得那一天,姐姐過來跟我說,

奶奶現在病危在加護病房急救,可能撐不過了。

我跟姐姐都哭了,在學校長長的走廊上,

我們以為要永遠失去奶奶了。

那一天淚水流得很多,模糊了我的視線,

但等到奶奶真的離開的那一天,

我才知道什麼叫悲傷沒有盡期......」
 
蔡宗棋,臺北醫學大學長期照護碩士,

自大學開始便投入居家照護、親力親為,

他從青少年時期,念茲在茲的,

都是如何給年邁的奶奶、長輩們較好的照顧品質。

 

讀到碩士的目的?

照顧不是很辛苦嗎?

讀到碩士還繼續投入第一線的照顧工作,

蔡宗棋並不為意,但最常被拿出來討論的:

薪資太低、職涯發展有限、

勞力太辛苦、不被尊重.....這些爭議,

難道蔡宗棋的家人不會反對嗎?


「這一點我很謝謝我家人,

他們現在是很支持我的,

我老爸會看我臉書,知道我在做的事,

還有我的心路歷程,他是很鼓勵我的;

當我退役回來,我老爸還問我:

『準備好要去做照顧了嗎?』」

 

長照

▲讀到碩士仍投入照顧工作,蔡宗棋不在乎他人的眼光,他要活出自己的生命(張淇龍攝影)。

 

宗棋進入長輩家服務時,

對於輔具的知識要轉化成使用方法,

對於轉移位的了解要實際執行,

其實很多都不是學校有教的事。

「我就讀的學校教理論,

但更大的學校在社會,

專業知識也要兼顧專業能力,

要決心做居服,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也因此,學習到的更廣闊。」


「其實光是要走進去一個陌生的家裡,

真的就是一個挑戰了!

雖然很緊張,

我還是會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

『我是北醫學生,請多多指教』。

遇到不會的,我就發問,

我知道不會的一定很多,

所以我更用謙卑的態度來面對。」

有別於時下對年輕人

害怕吃苦的刻板印象,

宗棋希望社會用更宏觀的角度看待「照顧」這件事。


越少人願意投入,

你就知道它非做不可

「當我們對『照顧』感到沮喪、無力時,

可以反過來想:『我們又願意做些什麼』?」

照顧人力不只年輕人不願意投入吧!

我現在傾心傾力去做,

是希望能有一點點改變,

但只有我一個人也是不夠的,

老實說,我也希望更多像我一樣的年輕人願意加入。」

就像一顆小石頭丟入水池,很快就下沉,

但如果更多小石頭願意投入,

那一層又一層的漣漪,讓人不想看見也難。

 

 

「一個人的力量雖然有限,但還是非做不可!」

宗棋說到,許多人說照顧工作會被看不起,

他回應:「我們都希望在自己最軟弱無助的時候,

能有人能在身旁照顧並給予協助,

而看不起照顧工作的那群人,

無形之中也貶低他人的專業和社會價值。」他接者說,

現在許多大專院校增設了許多高齡相關科系,

學生們應該是更有專業能力,

如果能投入照顧領域,無疑是大大的加分。

 

「限制在那裡,可是我們能改變看待限制的方式,

讓阻力變成助力,我想表達的是,

任何領域都有成功與失敗,最怕的是什麼都不做,

如果覺得沒有機會,

是不是我們該改變自己看事情的角度,

然後付諸行動。」

 

心中那個永遠的奶奶

總在默默地支持

可是一提到奶奶,宗棋還是一陣感傷:

「我當初是因為想親自照顧奶奶,

才讀相關科系的,奶奶過世了,

頓時我的生活也失去了目標......」低潮許久的宗棋,

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了奶奶過世所帶來的「禮物」。
 

長照

▲宗棋與他的姊姊永遠懷念奶奶,奶奶並沒有真正離開,而是用另一種形式活在他們的心裡。

 

「這個世界好像一面鏡子,

你怎麼對待別人,別人就怎麼對待你;

我們現在做的,都是一點一滴累積成未來,

我可不可以為自己未來努力些什麼。

奶奶雖然過世了,

我沒有機會對她表現孝道;

但我的照顧專業,

可以照顧其他爺爺奶奶啊!」


有了這番醒悟的宗棋,

如他所說,心境成熟了很多。

每一次到長輩家服務,

他都當成一次成長、學習的經驗,

也因為這樣思考,

他所讀的理論能與照顧實務結合,

照顧的專業技術能被看見,且被提升;

再加上他體貼、細膩的心,

每一次照顧,都不會只是照顧而已。

 


他每一次敲起案家的門,也再敲起一次心門,

像是在說:「嗨,別擔心,我是蔡宗棋,

我會用我的專業和關懷來照顧你。」

仔細看,

你以為投入水池的是小石頭,

其實是顆鑽石。

 

長照

▲「我們都希望在自己最軟弱無助的時候,能有人能在身旁照顧並給予協助,

而看不起照顧工作的那群人,無形之中也貶低他人的專業和社會價值。」(熊良鈞攝影)

 

 

閱讀更多好文,成就更好自己:

 

本文授權自 愛長照 ,原文刊載 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侵權。

(責任編輯 / LULU)

(圖/愛長照)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