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男前輩性侵後:「沒經歷過這種事,妳以為妳爬得上去?」一篇文章揭露韓劇 凌虐女性的真相

韓國男前輩性侵後:「沒經歷過這種事,妳以為妳爬得上去?」一篇文章揭露韓劇 凌虐女性的真相

 

【我們想讓你知道】

台灣的女權意識早就已經提升了許多,但在日本、韓國、中國大陸等地,卻才剛剛開始起頭,尤其在張紫妍輕生後,韓國演藝圈檯面下的性侵、歧視女性、虐待終於慢慢浮上水面。但光鮮亮麗的背後,還藏著多少我們所不知道的黑暗?

 

文 / 李韓率

 

「腿很粗,去減肥,反省一下好嗎。」L進入劇組工作沒多久,就已徹底領悟到不同階級的處境是怎麼回事,越低階的人,要承受的壓榨及人格侮辱就越強。最低階級就是被稱為「菜鳥」的底層工作人員。此外,還有個和「菜鳥」一樣低階但處境更艱難的角色,那就是「女性」。L既是菜鳥,也是女性。

 

韓國影劇拍攝現場 就是凌虐女性的現場

厭惡總是會往低處流動。L位於劇組最低處,忍受厭惡竟成了她的工作。這個工作環境非常惡劣,性別歧視、性暴力等問題十分嚴重,承受超時勞動與暴力文化的幕後人員們,非但沒有對與自己處境相同的女性拿出同理心,反而還以「紓壓」為由,對L做出更惡劣、殘忍的事。無法向上抵抗,厭惡不斷向下蔓延,促使L產生這種想法:「影劇拍攝現場,就是凌虐女性的現場。」

無論是《獨酒男女》對策委員會、戲劇製作環境改善 TF還是韓光中心,我們收到的性騷擾、性暴力相關舉發,不曾間斷過。劇組現場總是充滿無數的外貌批評和黃腔。男性會將女性的外貌排名,會騷擾像L這樣的年輕女性。這種性騷擾不分場合,哪裡都會發生,即使是在公開的正式會議中,性騷擾也肆無忌憚地發生著。與藝人一同工作的拍攝現場,男性會拿女性的外貌和女演員比較,挑撥地說著「人家長這樣,為什麼妳長那樣啊」;採用新進人員時,說出「因為是女生,只要漂亮就好,還要看什麼啊」之類的話,再自然不過。這就是影劇幕後的世界。男性幕後人員自己的人格都已經被踐踏得體無完膚,僅存的少數閒暇時間,竟然還拿來羞辱女性同事的外貌、對女性同事性騷擾,實在是有夠悲哀。

 

拍攝現場,各種性暴力 都只因為妳是「女生」

女性工作人員正暴露在性暴力的威脅中。有個案例是,一位男性導演在與新人女性編劇開會時,突然關掉燈,握住她的手,說了許多不堪入耳的話。「(邊握住手)牽個手也算性騷擾?」「(對女性老菜鳥說)一個月給妳幾萬塊,我們交往吧。」「有男朋友嗎?不是處女了吧?」「想跟妳睡。」「要不是她已經結婚的話,我早就○○了。」

這些例子,已不僅是單純的羞辱,更暗示了具體的身體接觸及暴力。相當多的女性在承受這些令人不快的黃腔,甚至已承受了肢體上的性暴力威脅。「因為是女生所以得這樣做才行。因為是女生才有問題。」拍攝現場不斷地將女性當作玩弄的對象,充滿暴力,在工作上更是對女性有著各種歧視。「因為是女生」、「反正是女生」等歧視的話語背後,窩藏著的是厭惡女性的認知。「因為是女生,所以在聚餐中就得倒酒」這種迂腐的歧視,依舊明目張膽地發生。女性因長時間拍攝而露出精疲力盡的神色時,馬上就會被用「因為是女生所以才這樣」的標準看待。

很多人會將女性助理形容為「煮飯的人」,或要求女性進行不合理的家務事勞動。此外,「討厭在現場聞到脂粉味」或「女性編劇很感性、男性編劇很會講故事」等違反常識的歧視言行也不斷存在著。這種歧視問題,也造成女性的職業生涯中斷。對於被迫偏重育兒及家事負擔的女性來說,日夜都要工作的影劇圈,是個讓人難以長久撐下去的地方。若不是和同行結婚這種特殊情況的話,會因為配偶無法理解其勞動環境,而處於公司和家庭兩頭燒的壓力之下。也因為這種結構,相當多女性在懷孕、生產過後,就離開了影劇圈。比起男性,女性的職場生涯中斷比例壓倒性地高。這意味著對女性來說,關係經常會被職業綁住,且選擇的幅度也較窄。

 

韓國性別歧視嚴重 影劇圈更是誇張

「要是被盯上就更累了,這種程度的騷擾就由他吧,就當作是他在幫我按摩手掌好了。」老實說,在韓國社會,職場性別歧視、性暴力這種文化,並非是令人太訝異的事。影劇工作更是封閉性的結構,加上對性別歧視麻木無感的集體意識,所以這個問題仍無法改善。特別是在承包簽約、外包契約、自由業者契約的影響之下,形成了階級制的、複雜的影劇生態圈。在這個畸形的環境中,在上下關係分明的工作現場,身處於低階的女性工作者,幾乎不可能輕易拒絕前輩及導演的需索。有舉報說,曾有一位十年資歷的男性前輩說要指派工作,結果坐到女性副導膝蓋上,撫摸特定身體部位;有人表示,與自己原本很尊敬的PD一起吃飯時,對方突然試圖親吻和擁抱自己。

韓國男前輩性侵後:「沒經歷過這種事,妳以為妳爬得上去?」一篇文章揭露韓劇 凌虐女性的真相

2019 年國際婦女節活動的宣傳漫畫

( facebook.com/hanbit.mediacenter)

 

這些女性擔心以後沒戲可拍,所以強忍心中憤怒,反而還得安撫哄勸這些前輩,才能脫身。像這樣,被害者們因工作與生計問題而被迫隱忍,甚至在事發之後,她們也只能學著去應對這種爛事,無論再發生怎樣的暴力行為,都只能笑著面對。

 

加害者握有權力大家反而指責受害者

「喂,在這個業界,沒有經歷過一次這種事,妳以為妳爬得上去?」犯下性侵行為的,大多是在工作現場握有權力的人,所以其他工作人員非但不會同情被害人,反而還會出來護航加害者。曾有一位知名 PD 被指控對女員工性侵,但後來竟以「他是個好人,只是酒品稍微有點不好」這種護航的說詞輕易脫身,有些人會對被害者說「這都受不了,就別在這裡工作了」,更過分的是,還有人會反過來指責受害人:「是妳勾引他吧!」

在這種情況下,如果受害人沒有抱著離開業界的決心去揭發,大部分的事件就會被掩埋,加害者持續留在業內。無奈的是,即便告成了,加害者往往也只會得到「禁止進出電視台一年」或「停止一切活動」這類不痛不癢的處分,不久之後就能重返業界。再加上今日的業界環境,加害者即使離開電視台,也還有很多方可以去,諸如外包製作公司、有線電視台等,有許多需要他們的地方,所以只要換個工作地點就可以了。

 

 

「不跟你簽約了」

預防性侵和反性別歧視的制度,施行狀況極糟。性平教育講習制度形同虛設。曾有舉報表示,性平教育講習課程的公文,公司每個月都會收到一次,但在連續三部戲的拍攝過程中,這個課程一次都沒有開成過。實際情況是,在幾乎與現場直播無異的製作日程中,根本沒時間也沒意願依法辦理。甚至,性平制度的推行,在業界還會受到各種阻礙。有位外包 PD,想要將「反性侵內部規章」附在劇本中,結果電視台PD竟然阻止他這麼做,威脅說:「你敢放一次,我就不跟你簽約。」縱容性侵行為、漠視我們為了改革而做出的努力,將責任全推到弱勢人們的頭上,連續劇拍攝現場的性別問題,不僅沒有改善,反而還變得越來越嚴重。

沒有性別歧視和性暴力的拍攝現場以影劇工作現場為題材的 tvN 連續劇《今生是第一次》(導演朴俊和/編劇尹蘭中)中,有一場戲,劇中飾演編劇的女主角差點被副導性侵,但同劇組的 PD 和編劇卻要息事寧人,女主角想反抗,PD 這麼說了:「編劇,妳以為這裡是什麼大學社團嗎?這種小事都要吵吵鬧鬧,怎麼拍戲啊?連續劇是團隊作業,沒有我們,妳一個作品都進不來,知道嗎?」

誰會想到,原來劇中情節都是真的。拍攝現場中的暴力、性騷擾、猥褻、性侵,無論是何種程度的惡行,都對被害者的職涯以及人生造成嚴重的傷害。為了解決這個問題,最重要的,是當事者們的聲音。幸好近來在各領域中女性們的聲音開始發聲,出現了改變的徵兆。在許多連續劇劇本中都有反性侵的內容,性平教育執行率也正在提高。對勞動的尊重,可以從對人的尊重出發。沒有性別歧視、沒有性暴力的連續劇拍攝現場,與遵守勞動基準法的現場一樣重要且必要。從現在起,不要再加諸歧視與暴力,讓我們朝著平等工作的現場邁進。

 

 

 

 

※ 本章節由連載於韓光中心的 storyfunding 文章為基礎撰寫而成。

本文摘自《消逝的韓光》,作者:李韓率  / 譯者: 高毓婷、出版社:EZ叢書館

( 圖:shutterstock,僅為示意 / 責任編輯:Stella )

 

日月文化-寶鼎出版

撰文者日月文化-寶鼎出版

向世界畫圓!從個人投資理財、職場樂活術,到產業、企業經營學,進而宏觀世界經濟,佈局全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