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父母皆為精神病患者,受困療養院餘 40年…文國士寫下家屬與病友的心聲:有時候,生病的是社會 這種媳婦 就算累死自己,在婆家也不會得人疼!韓國作家道出女性的心聲:媳婦,不是為了讓人認同才存在!

「是的,我願意」一場醫院的婚禮,完成癌末老人的心願...實習醫師 寫下病房裡動人的故事

11月 2019年19
收藏

 

作者: 阿布

 

我背著背包來到值班樓層,

卻發現整個護理站忙進忙出,

有人在平常開會用的長桌上架設投影機,

有人在牆壁上用雙面膠貼上紙彩帶

(那種小學時用來布置生日會場的便宜貨)。

現在剛好是下午五點多,

白班差不多忙完準備下班,

小夜班的護理師與值班醫師

還沒有很多事要做的時刻,

因此人力充足,

連別層樓剛下班的醫學生們都跑下來湊熱鬧。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一場在醫院的婚禮

是老人最大的心願

「今天發生什麼事啊,

怎麼這麼多人?」

好不容易逮到了一個當科的實習醫師,

我趕緊發問。

「聽說有病人的家屬要結婚了,

她們在幫忙布置。」

「結婚?怎麼會有人要在醫院結婚啊?」

「不知道,我也是聽別人說的。

或許有什麼特殊的理由吧。」

「借過借過,蛋糕要來了!」

醫院樓下麵包店的店員

推著一個大蛋糕進到討論室,

我趕緊閃邊,

讓出門口給那個平常用來推厚重病歷的推車通過。

護理長提了一袋拉炮在人群中穿梭,

不管是醫學生或護理師,

每個人手上都發到了一個;

如同真正的婚禮會場那樣,

投影機放出新人交往過程的溫馨照片回顧,

蛋糕擺在桌上,燈光也暗了下來。

 

人愈來愈多,

只是遲遲不見新郎、新娘的影子。

外面又一陣騷動,人潮紛紛往外撤出。

護理師推著一張病床過來,

床上躺了一個吊點滴、

戴著氧氣面罩的老人。

 

我看到那老人的第一印象,

像是博物館裡的木乃伊一樣,

有著葡萄乾般的皺臉,

與棉被底下縮得很小的身軀。

病房用的電動床艱難地轉彎,

擠進原本就不大的討論室,

裡面幾乎沒有其他空間了;

這樣的病床應該推去做電腦斷層

或什麼其他的檢查,

而不常被推進討論室的。

 

 

雖然新人穿著正式服裝

還是說不出口的怪

忽然最外圍響起了掌聲,

新郎牽著白色婚紗的新娘,

撥開人群走了進來。

病房主任與科主任都到了,

一位胖胖的主治醫師充當證婚人,

護理長做司儀,

此時有人用筆電接上音響,

放起了結婚進行曲。

 

雖然新郎、新娘都穿著正式的禮服,

但場面還是說不出的怪。

不只是因為討論室太小又太擠了,

而且這場婚禮的來賓都穿著工作用的白衣,

脖子上掛著聽診器;

洗手台旁突兀地放置了碘酒洗手器,

投影布幕後方的白板上,

還寫著今天晨會的教學內容。

 

旁邊一位護理師小聲告訴我,

那個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是腫瘤科的病人,

已經到末期了,

最大的願望是看到女兒出嫁;

但是身體狀況又不適合離開醫院,

主治醫師提議說,

乾脆我們在病房自己舉辦婚禮好了。

 

負責證婚的主治醫師是一個平常嚴肅的中年人,

此刻還是穿著白長袍,

好像才剛結束門診匆忙趕過來,

拿起麥克風看著小抄唸:

「你願意娶她為妻嗎?

今生今世不管任何時候,

都願意愛她、照顧她?」

他結結巴巴,像被拱上台的小學生,

臉上擠出的微笑有些彆扭;

或許腫瘤科主治醫師口中宣布的,

絕大多數都是壞消息,

不太習慣這個喜氣洋洋的場合,

擔任給人祝福的職位。

 

 

新郎說「我願意」時

老人眼中閃爍著光芒

新郎小聲但堅定地說:

「是的,我願意。」全場歡聲雷動。

新郎從口袋裡拿出結婚戒指,

套在新娘的無名指上。

拉炮聲在討論室裡響起。

忽略其他不合時宜的擺設,

黑暗的背景中瀰漫著白色煙霧,

幸福的彩帶紛飛,

新郎在眾人的起鬨中淺淺地吻了新娘,

的確像極了在禮堂舉辦的真正婚禮。

 

我偷偷觀察那個

因為戴著氧氣罩而全程一言未發的老人,

似乎在這個時候眼睛裡閃過一絲特殊的光芒,

那或許是安心、高興,

又更多是不捨的神情,

像黑夜完全籠罩大地之前最後的魔幻晚霞,

那種將雲朵與天空渲染成橘色的短暫光瀑,

一閃即逝。

 

更多《實習醫生的秘密筆記》試讀:

看更多好書試讀,成為更好的自己:

 

本文摘自《實習醫生的祕密手記》

作者: 阿布  / 出版社:寶瓶文化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 / Stella )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