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結婚多年,我把老公養成嬰兒...」當你抱怨男人像個孩子,你卻早已當了他的媽 結婚後,想白頭偕老有多難?從這 2 對夫妻看結婚下場!

罹癌還是要跑!台灣之光陳彥博 挑戰地表最危險比賽,從酷寒北極到炎熱沙漠 他說:「死也要死在終點上!」

6月 2019年5
收藏

生命結束的那一天,

我希望是在終點上。

 

現年 32歲的超馬好手陳彥博,

在 20初頭,踏上喜馬拉雅山

完成 160公里超級馬拉松的那一刻起,

腳就沒有停下來過。

為了挑戰自我,他設下一個「578」目標,

也就是在 5年內跑完 7大洲 8大超馬賽事。

甚至在 2016年勇奪「地球上最痛苦比賽」

四大極地賽總冠軍,

更是亞洲第一人!

 

看似英勇的他,

其實非常膽小怕黑;

看似鐵漢的他,

心中極度渴望獲得父母期望。

陳彥博甚至多次在惡劣環境中

遊走死亡邊緣,

懷疑自己為何而跑…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挑戰極限 成為台灣之光

卻得不到支持也賺不到錢

打開經歷,是數也數不清的超馬成績

無論高溫沙漠、酷寒極地,

世界各地艱難的環境裡

都有陳彥博踏過的足跡。

體育大學畢業的陳彥博,

在學期間就是一名田徑選手,專攻長跑。

高三就拿到全國中等學校運動會 10,000公尺冠軍,

奠定了他朝長跑邁進的決心。

 2008年,還是個青澀少年的陳彥博

與超馬好手林義傑組團,

征戰磁北極 650公里極限馬拉松,

初試啼聲便獲得團體組第三名的好成績,

優秀的表現還被稱呼為「小林義傑」,

這也開啟了陳彥博的「極限之路」。

然而,父母卻從來沒有

誇讚過陳彥博優異的運動表現,

更是不諒解他選擇極地超馬為比賽項目,

總是要求他找一份「有收入」的工作

並成家立業。

在陳彥博的心中,

那些數不清的獎牌背後,

只希望能換來一句父母的支持。

 

罹患咽喉癌

寧願隱瞞病情也要參賽

然而在 2011年,不菸不酒的陳彥博

卻被診斷出罹患咽喉癌

但為了繼續比賽,他向家人隱瞞病情

甚至當時在希臘接受訓練時傷口破裂,

鮮血直接從口鼻中流出,嚇壞不少人。

陳彥博事後回憶,

自己在夢想路上即使遇到困難

只要還有一絲可能,就會堅持下去

即便是可怕的癌症也打不倒他的決心

好在病情因為早期發現,已逐漸穩定。

 

這輩子最瘋狂的計畫

一年內跑完四大極地超馬

 2014年,陳彥博訓練已久的超馬比賽

因當地發生戰亂而被迫取消,

頓時成為無頭蒼蠅的他

心中冒出一個瘋狂的計畫

那就是在一年內完成四大極地超級馬拉松。

這四大極地超馬又被稱呼為

「地球上最危險的比賽」

這場比賽舉辦在全球四個不同的險惡環境,

例如中國戈壁沙漠、智利阿他加馬沙漠等等。

參賽者必須在這四個殘酷舞台中

完成 7天 6夜的長跑賽事,

大會只提供清水及簡易帳篷,

食物及保暖用品都得自己揹在身上,

辛苦程度難以想像。

面對如此巨大挑戰,陳彥博說:

「設定讓自己害怕的大目標,

才會驅使自己注入更大的行動力。」

於是,這個累積了十年的願望

在縝密的計畫後,就此展開。

 

在宛如地獄的戈壁沙漠

差點賠上自己性命

第一站是位於非洲西南部的

納米比亞沙漠,

炙熱高溫以及日本的團體戰攻勢,

單打獨鬥的陳彥博都一一克服了。

並在這場賽事中獲得第二名的成績,

然而,最凶險的挑戰,卻才正要開始。

位於中國的戈壁沙漠,

是四大極地的第二站。

這場賽事也是陳彥博父母首次觀賽,

讓他既興奮又緊張。

在戈壁沙漠必須忍受極端氣溫

還有滿地的石堆,

在追逐第一名的同時,

還要不停留意自己的身體狀況。

賽程才進行到一半,

陳彥博的腳已經長滿水泡甚至出現脫水現象

這場戰役讓他打得苦不堪言。

 

跑在死亡邊緣

在第五段賽道時,

才算是正式的進入「黑戈壁」。

進入沙漠後,氣溫會一路飆升到 40度以上,

就連大會都再三提醒

參賽者須不斷留意身體狀況。

陳彥博卯足全力

為了在這場關鍵比賽中獲得佳績,

連在補給站都只休息一分鐘而已。

 

然而他卻低估了

這惡劣環境會帶來多大的威脅。

氣溫不斷上升且颳起焚風的狀態下,

陳彥博體力逐漸耗盡且全身發軟,

任何補給品都起不了緩和作用,

就連開水都變成滾燙的熱茶。

極度痛苦的陳彥博用盡全力邁出每一步,

只為了在終點站等待的父母。

然而他的狀況卻每況愈下,

就連豐富經驗也無法應付高溫地獄。

陳彥博在倒數第二個檢查站倒下。

出現熱衰竭現象不斷抽筋,且陷入半昏迷。

但為了將榮譽的獎牌獻給父母,

他用力撐起身體再度向前跑。

然而,剛降溫的身體過沒有多久又開始升溫,

在最後的十五公里前,

陳彥博全身發燙並再次倒下。

他靠著瑞士選手的幫助,

才撐到了下一個檢查站。

躺了將近四小時,

自知輸了比賽的陳彥博徹底崩潰,

哭著跟瑞士選手Fillipo說:

「這是我父母第一次來觀賽…我不想輸…」

「Tommy,你是我心中的冠軍,

你的父母會為你感到驕傲的,

我也會陪你到終點。」

在Fillipo溫暖的鼓勵下,

兩人互相打氣一路走到終點。

 

 

父親的口哨聲

讓陳彥博痛哭流涕

終於來到戈壁賽事的最後一天,

身體並未完全康復,

就連呼吸都會感到心臟刺痛。

陳彥博摸著肩上的國旗,

心中滿是自責也對自己感到失望。

但他告訴自己:

「要戰,就要戰到最後,

即使輸了比賽,也要輸的光彩。」

出發後,陳彥博全力衝刺,

一心想著父母就在終點等待

越靠近就越緊張。

突然間,耳邊傳出熟悉的口哨聲,

是陳彥博的爸爸在

家中呼喊吃飯的響亮口哨,

然而這口哨聲不是在飯桌前出現,

而是迴響在偌大的戈壁沙漠中。

看見熟悉的身影,

陳彥博全力衝過終點。

爸媽親手替陳彥博掛上獎牌並哭著說:

「你是我最驕傲的孩子…你真的很棒!」

三個人在終點站前感動落淚,

陳彥博也終於得到這一副最無價的獎牌。

 

大自然洗滌了心靈

沖刷掉無數負面的憂慮

戈壁沙漠結束後的一個月,

陳彥博的身體還是無法復原,

怎麼訓練都無法恢復以往的悠然自得。

雙腳有千斤重,呼吸也亂了步調,

壓抑的負面情緒一次爆發。

他對自己大喊:「你這個廢物!」

這也是他第一次那麼痛恨跑步。

最後,他在好友提議下去了一趟聖母峰,

在海拔 5400公尺的基地營,

享受冷冽空氣中最純淨溫暖的陽光。

大自然的洗滌釋放了陳彥博的心魔,

並在日記寫下:

「誠實面對自己,懺悔,接受,然後放下。

唯有心無罣礙,才能繼續前行。」

帶著重新出發的決心,

他順利在一年內完成了

阿他加馬沙漠以及南極洲超馬賽事,

並獲得了總冠軍,

成為全亞洲第一位

在一年內完成四大極地賽事的總冠軍。

這籌備十年的夢想也終於實現,

雖然過程很痛苦,但心卻很滿足。

 

 

「堅持」是人生

唯一的信念

陳彥博把每一刻的起程視為「重新出發」

即便昨天很痛苦,只要今天跨出去就是全新開始,

也只有挑戰自己,才能不斷突破困境。

也有很多人常問陳彥博,為什麼要跑步?
他說:「那是一種態度,跑了,就會懂了。」

陳彥博將一生奉獻給運動,卻沒有後悔,

正如他所說:

「人生的重點,不在於勝利,在於努力。」

每一次都將自己歸零,重新出發,

並勇敢追求更大的夢想,

人生就該刻劃著如此堅持的模樣。

 

看更多好文>>

點選下列文章,看追夢的故事👇

 

 

本文參考自《出發‧Run for Dream》

作者:  陳彥博 / 出版社:圓神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責任編輯 / Lenox)

 

圖片截取自:陳彥博粉絲專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