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你的努力要配得上你的野心》人生的高度,取決於你對細節的態度 培養「獨處」的能力!懂的獨處,才能與人相處 - 《可不可以不要努力》

人生到最後 不要窮到剩下錢!埋首工作的 Google工程師真實案例:窮忙一生 換一場心臟病..

4月 2019年8
收藏

作者: 黛安娜‧雷納, 史蒂文‧杜澤

 

忙碌的蜜蜂沒有時間悲傷。

—據說出自威廉•布雷克(W i l l i a m B l a k e 

 

海克•布魯赫(Heike Bruch) 和

蘇曼查•戈沙爾(Sumantra Ghoshal)

在兩人合寫的書《行動導向》( Bias for Action )中,

描述了一種他們稱之為狂熱者(The Frenzied)的經理人類型。

他們認為百分之四十的經理人

因為每天耍弄的大量任務而分心,

他們被動做出回應,並非前瞻未來。

他們從一個會議轉往另一個會議,

關切眼前短期的營運任務,

而不是長期的戰略任務。

這些經理人極有活力,

但專注力非常不足,

在別人看來狂熱、拼命且匆忙。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過度忙碌會影響

我們的工作表現

工作過度和忙碌的病狀有種種表現方式。

忙碌可能干擾我們的工作,

使我們無法將工作做好。

如果我們瘋狂忙碌,

還可能因為沒有彈性的時間,

限制住浮現新想法的可能性。

過度忙碌會造成不良後果,

讓人精疲力竭、缺乏效能、

帶來錯誤和可能產生的絕望。

 

黛安娜:研究和撰寫本書一開始是件忙碌的工作。

有鑑於這項計畫的本質和精神,說來挺諷刺的!

我周旋於家庭、工作和寫作的承諾之間,

往往得在日出之前與提供素材的人進行訪談,

一直工作到深夜;

還有在會議與會議之間的空檔進行研究,

不停地思考這本書。

這是一個無止盡的工作流程,

讓人感受到壓力、

難以專注,還造成焦慮。

我覺得要做的事情太多,但時間太少。

跟著孩子去遊樂場那天,

我坐在一旁,腿上擺著筆電,

他們則和爸爸一起戲水,

那時我明白我必須改變與這本書的關係。

忙碌正在吸走工作的樂趣,

使它變得單調乏味。

 

因為工作過度

導致個人危機和身心俱疲

阿拉斯泰爾的故事

說明了我們與工作的失調關係中的核心挑戰。

他的故事並不獨特。

我們訪談的其他人也有類似的故事,

他們因為工作過度

而導致個人危機和身心俱疲。

 

傑夫•孟達爾(Geoff Mendal)

是矽谷成功的傑出軟體工程經理,

以其深厚的技術而聞名,

在包括Google 這類有聲望的公司

擔任過一連串重要職位。

然而,他的成功終究讓他付出代價。

他領悟到他無法擁有親密關係。

每當他試著與某人建立持久的關係,

結果總是一敗塗地。

除了工作,他享受不了任何東西。

他周遊世界,卻完全沒見識到世界。

他不度假,事實上,

他經常以居高不下的積假天數為豪。

 

在三十五年不間斷地工作之後,

傑夫終於身心俱疲。

就經濟層面而言,

他知道他可以輕鬆退休,

但接下來要做什麼?

「一想到這事,我整個背脊就開始發涼。

伴隨而來的身心透支問題,

是可能會在毫無症狀的情況下突然發作的心臟病。

我的心臟病科醫師說我是他最年輕的病人之一,

而且需要裝設兩根支架,

而非平常的一根,

因為我兩處血管的阻塞率

達到百分之九十九。」

 

 

因為忙碌造成危險

才停下腳步休息

歷經數十年的過勞,

來自澳大利亞新南威爾斯的指導員

和團體引導師瑪姬•布勞恩斯坦(Margie Braunstein),

在五十來歲時也面臨到半崩潰狀態,

在此之前她並未意識到

她的生活方式正在促成危險的後果。

她已經達到全然洩氣的狀態、

完全缺乏活力,

此後才考慮要慢下腳步或休息。

「只有到了那時候,我才會停下來,

時常還伴隨著我怎麼如此懶散的某種羞愧感。

停下來意味著歪倒在沙發上、

手裡拿著葡萄酒杯、手機開靜音、

碗裡裝著最喜愛的撫慰食物、

盡力規劃需要做的事情,

例如做家事、連絡我的伴侶

或打電話給媽媽,

接下來便讓自己消融進喧鬧模糊的電視畫面中。

做完這套不需要動腦的固定例行公事後,

我最終倒在床上,

忍受睡眠品質從尚可到很差的夜晚。

等到隔天,帶著稍稍不愉快的感覺、

朦朧的腦袋和低落的自尊,

把所有的事情再重做一遍。」

後來在某天早上,

瑪姬收到她所稱的

「喬裝成意外的真正贈禮」。

 

「我醒來時察覺

身體出現以往不曾發生過的反應。

我全身有強烈的抽痛和腫脹感,

在手指、手腕、髖關節、踝關節

和雙足部位尤其疼痛。

即便我從沒有過這種感覺,

但我立即知道它們是什麼……關節炎。

我對於身體頗有認識,

所以我知道原因。是發炎。」

瑪姬明白她用糖和酒精來自我慰藉,

麻痺伴隨過勞而來的崩潰感。

她的身體再也承受不了任何壓力。

她已經到達臨界點,

為了試圖應付新陳代謝問題,

她的免疫系統引起發炎反應,

藉以減輕負荷。

 

那時瑪姬才醒悟到她的真實處境。

「所以我才會變成那樣,

在自己造成的疼痛中,

其實我有抉擇的機會:

我可以將這種情況變成憾事和更多壓力,

繼續過原來的生活,

再用藥物治療這些症狀,

試著強迫我的身體做改變;

或者我也可以將這個疼痛的禮物

視為一記警鐘。」

危機促使她開始照顧自己。

她戒絕糖和酒精,上陰瑜伽課,

慢慢鬆開嘗試和逼迫,

轉而專注於活在當下,

感受喜悅和感恩。

 

有時我們不了解

我們與工作的失調關係

有時我們並不真正了解

我們與工作的失調關係,

直到身體發出要我們停下來的明確訊息。

身心透支的症狀包括長期的壓迫感、

持續的疲勞、情感枯竭以及喪失自我感。

這些症狀導致我們的身心以倖存模式運作,

最終停擺罷工。

 

許多人雖然不會走到像阿拉斯泰爾、

傑夫或瑪姬這樣的極端狀況,

但大多數人多少都能在自己的生活中

辨認出他們故事中的要素。

與工作的失調關係似乎變得日益常見。

我們的日子被過度安排,

也被過度的忙碌所支配。

我們努力工作,

以勾除待辦清單中的事項,

卻不曾看清事情的真相。

如此可能造成永久的不滿足,

因為總有另一件事等著要辦。

如果這種習慣不受約束,

我們便可能落入過勞的陷阱,

在向下的螺旋中消耗殆盡,

並且給生活帶來負面後果。

 

「我已經連續工作三個小時,

其間被打斷了無數次,

因為被要求去處理事情或回答詢問。

我很難只專注於一件事。」

 

「我常常只是呆望著龐大的工作量,

無法排定出工作清單上的優先順序,

因為焦慮而感到動彈不得。

其他時候,我只感覺麻木,

似乎對一切漠不關心。」

 

「每次的勝利都有苦澀的後遺症,

因為我太累了,累到不想慶祝,

只想接著去完成清單上的下一個任務。

我容易煩躁,相處起來也不怎麼有趣。」

 

「我上班時,總是低著頭工作。

當某位同事靠近時,我說:

『我正在忙,待會兒再看。』

我設法專心工作,

事實上我終於明白,我在做的事,

是創造出一大堆任務。」

 

 

心+亡=忙

「我在不同任務之間切換,

因此很少獲得完成任何一件事的滿足感。」

「昨天深夜做完工作,累到無法做飯,

在回家的路上抓了太多外帶食物。

我使勁地放鬆,

因為我腦中的齒輪還持續在運轉。

要入睡似乎不可能,所以我看了點電視。

今天早上我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明白我的感覺全然就像我鏡中的模樣。

我大口喝下第二杯咖啡,

再三查看我的電子郵件。

看著本週行事曆,我感到驚慌,

不管我如何趕工,

積壓的事項仍舊變得更長。

所以我跳過冥想練習,

抓起咖啡和甜甜圈去上班。」

 

「『抱歉,我現在沒辦法參加,或許下一次吧。』

我用客氣誠懇的聲音說。

我忍不住想要收集我曾給過的承諾,

但最終還是變成八爪章魚。」

 

「我身旁的每個人都在趕工,

沒有時間閒聊,

全都孤立地在處理各自的難題。」

 

「就像有兩隻猴子坐在我肩膀上,

爭吵著今天我要做什麼。

其中一隻極其放鬆,

告訴我要把握每一刻,

帶給我長期的快樂。

另一隻比較像警察,

會對著我的良心說話,

數著我待辦事項清單上的勾核記號。

好日子裡,放鬆的猴子會佔上風。

在平常的日子,

十次之中或許有八次,

是警察猴子佔上風。」

 

「結果有一天,

我那結果取向的破壞者悄悄找上我。

我的本意是想要調整好步伐,

卻不停落入這個盡可能用許多待辦事項,

創造出非常忙碌的行程表的慣性。」

 

「我得承認,

要停止如此辛苦工作是一件需要勇氣的事情,

即使部分的我並不想停下來。

我想這正是為什麼人們會稱之為上癮。

努力工作的感覺真好,

直到再也沒有舒服的感覺為止。」

 

看更多好書試讀:

 

本文摘自《不費力的力量》

作者: 黛安娜‧雷納, 史蒂文‧杜澤  / 出版社:遠流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 / Stella )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