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毀掉孩子的第一殺手,不是打罵不是離婚,竟然是它... 人失意時:不坑三人,不忘三情,不犯三賤!(句句入心)

「假嗨」會毀了自己!你假裝合群的樣子,其實很孤獨...

5月 2018年9
收藏

(圖/shutterstock)

 首圖純屬示意

 

你明明沒有心情,

卻還佯裝高興、合群,

這種狀況稱為「假嗨」,

是場曠日持久的、耗力噬心的巨大折磨。

如此虛假的社交,真的是必要的嗎?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成人世界裡,

經常見到「虛假社交」!

前兩天,我的朋友楊光氣憤地告訴我一件事。

他跟上周約一些朋友們聚會、聯繫感情,

想邀請一個前不久剛認識的朋友參加。

在發出訊息的瞬間,被氣了個半死,

對話方塊中彈出的是:

「對方開啟了好友驗證,你還不是他好友。

請先發送好友邀請,對方驗證通過後才能聊天。」

據說他們在之前某飯局一見面便聊得火熱,

從國家大事到兒女家事,無話不談、一見如故,。

兩個人還摟著肩膀,

從震耳欲聾的《死了都要愛》,

唱到感人至深的《朋友》。

臨走時,對方拍著胸脯說:

「兄弟,以後有事招呼一聲,沒事也多聯絡。」

楊光以為,他們之間就此蓋上了「朋友」的章。

楊光還特意跟當天組局的朋友道了謝,

多虧了他,自己多交了個知心朋友。

沒想到,衝擊來的那麼快。

這是一場成人世界中最常見的虛假社交。

楊光、我以及很多人都曾經歷過,

你以為的真心是假意,

你以為的交情是假像,

你以為的嗨只是一場自我高潮。

培根說:「人在交往中尋求安慰、價值和保護。」

所謂的安慰,是通過社交得到的情感慰藉。

所謂的價值,是通過社交得到的利益鏈條。

所謂的保護,是通過社交得到的心理依賴。

想從虛假社交中實現任意一種「得到」的你,

像不像在癡人說夢?

 

情感是與人交往的本能,

但同時也是可被利用的工具...

在知乎上看見有關人類與情感關係的回答,

其中提到了一部關於人類進化的紀錄片。

一千萬年前,大腦尚未完善的類人猿還沒有感情,

當同伴落入水中,不幸喪生時,

他們只會繼續往前走,不會在河岸上停留。

兩百萬年前,類人猿已進化為接近人,

當同伴在過河時被鱷魚咬死,

他們會有人停下,有人叫喊,

甚至集體會陷入一種沉默。

人類從此,變成了感情動物,

嘗遍喜怒哀樂各種滋味,

對感情的依戀與需求成為與人交往的本能,

然而同時也極易成為被人利用的把柄。

現代社會,在各種各樣的社交場合,

都能見到拿著「情感」當名片的人。

情感在他們手中,是種工具,是種人設,

更是一個隨叫隨到、隨用隨丟的糖衣炮彈。

糖衣讓你沉浸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社交假像中,

炮彈是為了稍後炸你一個片甲不留。

一起吃一頓飯,喝幾杯酒,

觥籌交錯的數小時對他來說

僅僅是與你同乘一輛車,車程短暫。

他看似熱情拋出的橄欖枝,

被你受寵若驚地抓住,抓著抓著才發現,

他在下車時早已鬆了手,你卻惶然不知。

與其浪費笑容對著這些虛情假意的面孔,

為何不瀟灑轉身離去,

將時間用在更為牢固且真實的情感維繫上?

去陪家人吃一頓飯,與朋友聊個通宵,

甚至養一隻狗、一隻貓或者是一缸金魚。

起碼家人永遠愛你,朋友真心待你,

而動物更不會騙你,讓你回到家滿是空虛,

你所尋求的安慰,在這裡朝夕以待。

 

 

提升自我價值,

才能掌握社交自主權。

很多人在提到「圈子」時都帶著一些嫌惡,

似乎不管是什麼圈子,都有些黨同伐異的意味。

可其實從小時候起,「社交圈子」就有了雛形。

每個人都愛跟零食最多、有玩具的小孩玩,

那些零食、玩具就是吸引人的籌碼。

那個小朋友,或許希望放學有人陪他玩,

或許是希望你的作業能給他抄一抄。

進入成年世界後,

零食、玩具上升為利益、價值,

沒有心機的小朋友變成機關算盡的成年人,

社交成為一件需要拼智商、鬥情商

甚至再加上靠體力才能實現的高級遊戲。

你被工作纏身一整天,

卻接到朋友的消息說有個重要人物,

可能會幫你接下一個更大的訂單。

你打起十二分精神,趕赴現場,

硬著頭皮與重要人物逢場作戲。

他開著不合時宜的玩笑,你咧開嘴哈哈大笑。

他說著沒有用處的經驗,你點點頭連稱受教。

可第二天回到公司才知道,

競爭對手連夜做出了更為精簡的方案,

讓客戶拍案叫絕,

那個更大的訂單已被對手拿下…

你想起前一晚自己的假模假樣,

不由地泛起一陣噁心。

你明明知道,你遞過去的名片,

下一秒可能就被扔進垃圾桶,

你發出的讚美,拍出的掌聲,

轉身後可能就被嗤之以鼻為馬屁精。

你恨自己,為什麼不撇下那些 0.1% 的機會,

去專注於讓自己積攢拿得出手的等價交換物,

那可是 99% 的可能,更能接近成功的條件。

這不是什麼社會的殘酷法則,

而是永恆的等價交換定律。

唯有你手中有價值,

才有資格站在利益鏈條中,

社交的自主權也將重新回到自己手上,

你所尋求的價值,在這裡貨真價實。

 

 

勉強社交、假裝合群,

並不能實現 自我認同。

有雜誌做過調查,

調查對象遍佈各行各業,

大家不約而同地處於同一種社交焦慮中。

他們討厭無休止的社交活動,

卻又在每一個晚上、週末、

假期奔赴在熱鬧的社交活動中。

社交焦慮很大程度上源於:

「人們害怕被任何一種社交所拋下。」

他們需要從剪不斷理還亂的社會關係中

確證自己的存在,不願被排除在外。

被包裹其中讓他們感覺安全,雖然並不舒適。

久而久之,他們甚至無法自在的與自己相處。

二十歲的A說,只要回到空蕩蕩的宿舍,

想到其他人都在約會、聚餐甚至只是在開會,

他就不願意一個人待著,總想立刻加入他們。

三十歲的B說,

最厭煩的就是公司聚餐佔據太多私人時間,

可又不願自己被拉下落單,

每次主管通知聚餐,

她都跟在人群中揚起一張興致高昂的臉。

四十歲的C說,人到中年,

參加最多的就是八竿子打不到的親戚聚會,

不是比誰換了房子,就是比誰的孩子出國,

不是慶祝誰高升,就是求著誰幫忙,

可她不敢不去 ,畢竟沒人缺席。

他們在與人交往時感受到的不是快樂,

而是潛伏在假嗨面具下,無法示人的痛苦。

他們在勉強自己的同時,

滋長了焦慮,卻殺死了真實的自己。

在他們日復一日任由自己像沒頭蒼蠅一樣,

無腦的栽進社交焦慮中,尋求保護的同時,

便忘了能真正讓自己覺得安全又舒適的事。

 

留點時間給自己,

過點充實而閃亮的生活。

讀萬卷書,行萬裡路,

專攻一項技能,比如堅持健身,

甚至只是從虛假社交中抽身而出,

給自己留出靜坐發呆的時間。

不管是哪種方式,

它們才是專屬你的人生保護傘,

讓你遠離焦慮,戒除不必要的心理依賴,

僅僅依附於日益充盈的自我。

你所尋求的保護,在這裡如假包換。

虛假社交不過是黃粱一夢,

不如趁早從假嗨中醒來,

去找尋一個閃閃活著的自我。

當你不再需要從「假嗨」中

獲得那些不存在的情感慰藉、一碰就斷的利益鏈,

你才能有真正的朋友,體悟真正的「價值社交」。

 

本文由 洞見 授權 ,原文 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陸陸)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