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林依晨:選擇讓人生「轉彎」,它就會真的轉彎! 做人:積六福,行六德,領六悟(深度好文)

我為你雪中送炭,你願我家破人亡(深度好文)

5月 2018年7
收藏

(圖/shutterstock)

 

先講一個故事:

某人在四線城市,

有套單位集資建的小房子,60㎡左右,

因為房子小,家裡經濟情況改善後,

某人又買了一套大房子。

因為裝修新房等原因,小房子一直空著。

這時某人鄉下有個親戚過來打工。

親戚就說,不如把房子租給我吧,我付你房租。

某人同意了,

考慮到當時租金也就 500塊錢,還不如不要。

就這樣,過去了很多年,親戚一直也沒給過租金。

而這期間房價一直在上漲,租金自然也漲;

某人在這期間又陸續買了2套房子,貸款。

後來,某人相中了一個新建商場的商鋪,

地段價格十分誘人。

商鋪昂貴,某人要買商鋪就必須要賣掉2套房子。

權衡之後決定賣掉給親戚的那套房子,

再賣掉一套貸款的房子。

好的地段當然看上的人很多,時間有限,

所以某人就去和親戚講,

能不能儘快再找個房子租。

接下來,就是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劇情了。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親戚非常生氣,表示:

「你什麼意思,這不明擺著趕人走嗎?

有話你就明說,我們交你租金不就行了嗎?

有必要找個借口把人往外趕嗎?你這不缺德嗎?」

最後的結果當然是親戚根本就不去找房子,

某人實在等不了,

直接自己去中介找了間合適的房子,

並且表示可以先墊付 1月的租金。

親戚一看,實在是沒辦法了,

說那你直接把房子賣我吧!

某人著急買商鋪,況且賣誰不是賣啊。

但萬萬沒想到,親戚提出 10萬塊錢買這套房子!

按市價這套房子已經升值到 23萬,

中介甚至表示,如果賣 20萬可直接現金收房。

某人無法接受。

然後親戚就找了很多人過來說:

兩口子不容易,孩子還上學,打工也不輕鬆,

你們兩家又是這麼近的親戚,你們家好幾套房子,

那麼有錢,也不缺他這點小錢,

就算照顧親戚了,便宜賣給他得了巴拉巴拉……

某人最後表示可以看在親戚的面子上,

20萬賣給他,親戚要是不買,

就直接委託為中介了。

然後畫風就變成了這樣:

「你們這是要把人趕盡殺絕啊!

為了錢,連親戚也不認,

為了錢,連心都黑了。

你這樣要遭報應的,你這樣要家破人亡的!」

最後的結果是,兩家人鬧得仇人一樣。

 

(贊助商連結)

 

故事講完了,是真事兒。

太宗曾經曰過,以史為鑒,可知興替。

恩將仇報的故事簡直寫滿了史書,

當年北燕王高雲,救了兩個吃不上飯的壯士,

又賜寶物又賜美酒的,

時不常地還一起玩玩美女(咦……)結果呢?

這倆壯士某天突然想:

憑啥咱倆天天見到他還要鞠躬下跪的,

憑什麼他是王,咱們連個官都沒有,

然後兩個人持劍入宮,活生生把北燕王給弄死了。

自古,中國有句很耐人尋味的諺語:

斗米養恩,擔米養仇。

我為你雪中送炭,你願我家破人亡,

更有甚者,真的就上來把你弄死了!

柏楊先生在《醜陋的中國人》一書中,

對貴民族的劣根性表述的入木三分。

不過,作為一個嚴肅的公眾號,

我想應該拋卻所謂的「中國人的劣根性」,

嚴肅地談一談造成這種畸形情感狀態的根源。

很多年以前,我和蜘蛛俠聊天

他說,能力越大,責任越大。

我說: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擁有一顆悲憫之心是非常高尚的,

許多有能力的人,將這顆悲憫之心化為滿腔熱血,

去無私地幫助那些身邊的弱勢群體。

很多慈善家、NGO組織者和心懷悲憫的好人,

在對某些人(注意是某些人)進行幫助之後,

卻事與願違,

但很多時候,我們的幫助,

竟然回饋我們的是冷冰冰的傷害。

你說,我身邊沒有這樣的事,你騙人,

 

一個饅頭店主,

看到很多環衛工人和流浪漢吃不上熱乎飯,

開辦了「愛心饅頭」,免費送熱乎饅頭。

過分的不僅僅是

「我不要饅頭了,你退錢給我吧」,

更多過分的在於,停止免費送饅頭後,

很多「純潔善良的底層民眾」大鬧饅頭店,

污衊栽贓者有之,破口大罵者有之……

我真的很難忘記饅頭店店主哭泣的畫面。

店主和她幫助的人非親非故,而且人數龐大,

不可能來領饅頭的人都是「壞人」。

為什麼這些人都沒意識到:

他們本該感謝這位在寒冬中送他們熱饅頭的善良女人啊!

為什麼?

如果用經濟學的概念解釋,

我認為這是一種「感恩的邊際效應」。

什麼是邊際效應呢?

枯燥的經濟學定義我就不在這裡複製了,我來舉個例子吧:

你快餓死了,有人給了你一個饅頭,

你感激的恨不得給他做牛做馬;

然後又有人送你饅頭,你感激的痛哭流涕;

然後,又一個饅頭之後,你飽了;

然後,依然有人不斷送你饅頭……

當你手裡攥著幾十個饅頭,

你幾乎已經忘記這些人救了你,

你的心理很可能是:

這幫傻B慈善作秀的為什麼只知道送饅頭,

我還需要衣服,我還需要錢……

第一次收到來自陌生人的幫助,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是心存感激的,

但如果同一個人對他施惠第2次、第3次、

第100次之後呢?

不好意思,他會覺得這理所應當!

一旦你停止了對他的幫助,他反而會心生怨念。

重要的是,在這一連串的活動中,

受到幫助的人心中的感激遞減,

而遞減到一定程度上,

受助者幾乎已經坦然地接受別人的饋贈,

並認為這理所應當。

最後,受助者提出更多的要求,

並絲毫在心理上不覺得這有任何不妥。

你說,饅頭店資助的都是底層窮人,

窮人畢竟有其思維局限性。

 

 

好,我再舉個例子,

受資助者都是「天真無邪」的學生,

其中不乏大學生:

有多人還記得這位曾經感動中國的歌手?

叢飛,是的,這實在是個悲傷的故事。

作為曾經風光的男歌手,

叢飛短暫的一生參加400多場義演,

累計捐款300多萬,資助183名貧困學生,

為了供貧困兒童上學拚命演出,

耽誤了治療,死於胃癌,終年37歲。

在叢飛身患胃癌實在無法繼續資助時,

那些天真無邪的學生和國家棟樑的大學生是怎麼做的呢?

「騙子,義演賺了那麼多,胃病能花多少錢」

「你不是說好要把我孩子供到大學畢業嗎?

你還在上初中你就不出錢了,你不是坑人嗎?」

「我現在在治療所以不能繼續匯款。」

「那你什麼時候才能治好病演出掙錢啊?」

很難想象叢飛最後的日子是怎麼度過的。

家徒四壁,他去世的時候,女兒還不到一歲,

那些他曾經拚命工作省吃儉用去幫助的人,

在他頻死時刻,還在和他伸手要錢,

態度冰冷而強硬,

很多學生甚至拒絕承認被叢飛資助過,更別提看望。

《中國青年報》當年的報道,

注意最後一句:「我從沒有強迫過他」。

為什麼?

除了「感恩的邊際效應」之外,

我再向各位普及一個心理學概念:

「失敗者的憤怒」

 

 

失敗者的憤怒,

是源於對自己失敗的境遇

感受到的自卑與恐慌,

但由於人總是能夠無條件的原諒自己,

因此這種對自身境遇的自卑與恐慌,

在自我心理的調節下(或者你可以理解為扭曲下),

從一開始就跳出了自我的檢討,而轉嫁到他人。

你看文革中打死自己親友的人,

至今也認為是那個時代的錯誤,

而從不承認自己對這件錯誤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叢飛的例子就是典型的

「感恩的邊際效應」加上「失敗者的憤怒」。

因為這種心理上的扭曲,受助者搖身一變,

從「受人資助」變成了「被叢飛利用」的弱勢群體,

不僅逐漸忘記了當初第一次接到資助的感動,

到最後,被資助者反而認為

叢飛幫助自己是有目的,轉而仇恨叢飛。

強於自己的人總在提醒自己的失敗,

而人又無條件原諒自己的無能並轉移自己的自卑。

因此「失敗者的憤怒」

在越親近的關係中,表現的越明顯,

因為他潛意識裡認為

你們的能力思維格局都是一個層次的,

你比我過得好,只是運氣好而已,

他永遠看不到你自身的努力。

雖然部分人確實是因為運氣好而過上好日子的。

 

 

當年都是一起玩泥巴的小夥伴,

憑什麼你開賓利;

當年都是一起吃路邊攤的好閨密,

憑什麼你拎愛馬仕嫁高富帥而我買個尿不濕還要比價;

當年都是村裡的破落戶,

憑什麼你家住別墅而我依然只能在土坯房裡打麻將…

「你現在過的比我好,早晚有一天會落魄」

就是一種典型的失敗者的憤怒。

「我給你一顆糖,你看到我給別人兩顆,

你就對我有看法了,但你不知道他也曾給我兩顆糖,

而你什麼都沒給過我。」

朋友圈盛傳的這段話,也是一種典型的失敗者的憤怒,

糖塊數量的不公平使她在潛意識中

有了自己處於「失敗的朋友關係」的擔憂與自卑,

而本能引導她直接將問題轉移到送糖者身上,

「是你做人有問題」,而如果不幸你一直無私地送她糖,

那麼她更早已沒有當初接受第一塊糖時的溫暖與感動,

所以,一旦你送的少了或者停止贈送,

你的朋友將不可逆轉地產生憤怒!

 

(文章來源)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