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工作如何、薪水多少、要結婚了嗎...」爸媽 你們的關心,多到讓我喘不過氣... 為什麼星巴克「橫著」排隊,麥當勞卻「直著」排隊呢?原來有暗藏玄機!

他舉起 佈滿針孔的手臂,說:吸毒 帶給我前所未有的快樂,以及 難以復原的 潰爛皮膚...

7月 2017年11
收藏

(圖/shutterstock)

 

許多年輕人接觸毒品,

大多是一步步被毒蟲釣上鉤,

先是紅中、白板或這幾年常見的K菸

(混合K他命的香菸)這類三級毒品,

因為價錢不貴,青少年取得容易,

再加上旁邊的人慫恿時再三保證:

「放心,絕對不會上癮。」

或是說:「就算上癮也很容易戒。」

因此,遇到難以抵擋誘惑時,

我們總會自我安慰:

「反正不會上癮,吸這一次就好。」

 

但就我個人經驗和我所認識吸毒者的經驗而言,

我必須強烈提醒:

吸毒,絕對會上癮,

而且一旦上癮,絕對難戒!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說起我的吸毒和戒毒經驗,

只能用「慘痛」兩個字來形容。

我開始接觸毒品的經歷或許有些不同,

但上癮後的痛苦以及對家人造成的傷害,

卻和許多人一樣。

 

環境充滿誘惑

親生老哥就是藥頭

我第一次接觸到安非他命和海洛因

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那時我已經輟學

在外面混一、兩年,除了賭場圍事,

也開始做些討債工作,甚至以暴力手段

強取他人已註冊的專利權。

雖然經常幫忙藥頭傳遞毒品,

賺些額外的小錢,

而且哥哥自己本身也吸毒,

他還一再警告我不准涉入。

我雖然聽他的話,但每天在那種環境裡,

看著吸毒的人飄飄欲仙似乎很快樂的模樣,

心裡對毒品這個東西充滿了好奇。

 

那一天,我遇到一些不太順心的事情,

心情很低落。剛好哥哥有事外出,

一個藥頭建議我

來一口安公子,說是可以解千愁,

而且一再向我保證不會上癮。

我實在受不了誘惑,

想說姑且一試,反正不會上癮。

沒想到吸了之後沒多久,

我開始感到靈魂彷彿出了竅,

身體和靈魂似乎分開了。

我覺得自己在空中飛翔,

而且會看到異樣的光芒,真是興奮得不得了!

 

 

以「毒」攻「毒」

老哥加碼 幫我打海洛英

就在我正嗨的時候,哥哥剛好回來,

看見我不大對勁,知道我吸了安仔,

氣得大罵我和那個藥頭,

罵我不該去碰那種東西。

糟的是,偏偏第二天

要幫老闆去一家公司收帳,

需要好好睡。可是吸都吸了,能怎麼辦?

 

哥哥的解決方式更出人意料,

他幫我打了一針海洛因,

目的是要讓我可以入睡。

那一針扎下去,又是一陣天旋地轉,

我吐得一蹋糊塗,吐完後我真的就睡著了。

但毒品這東西真的很奇妙,

當你打下去藥性剛發作時,感覺非常不舒服,

可是接下來會讓人精神百倍。

由於這種經驗真的讓人太快樂了,

之後再遇到挫折時,

就會不由自主地想繼續依賴毒品,

儘管現實生活中的問題根本沒有獲得解決。

 

(中略)

 

 

從我開始吸毒,哥哥就不再提起

要栽培我繼續念書的事,我想,

大概是覺得我這個弟弟完蛋沒希望而放棄了吧?

雖然之後我們還是會經常互相提醒:

「要戒!要戒!真的要戒!」

但始終辦不到。

 

心靈脆弱時

任何人都容易掉入陷阱

我從自己、哥哥和幾個好兄弟身上得到的經驗是,

只要是毒品 都有一個共同陷阱,

幾乎都是 在人的心靈最脆弱、

防備心最薄弱的時候找上門,

例如考試成績不好時、

被父母或師長責備時

或感情遇挫折時,

這些時候都是毒品乘隙而入的最佳時機。

 

而第一次接觸毒品的那種虛幻,

是可以讓人暫時忘掉煩惱、逃避現實的。

但問題來了,這些毒品的藥效有限,

三、五個小時過後,

不論你在藥效期間多麼快樂,

藥效一消失還是得

面對眼前的問題和困境。

如果大多數人一時間沒有更好的抒發管道,

很可能就會選擇繼續吸毒。

 

吸毒其實就像

工作累了想喝咖啡一樣

我的體驗是,所謂的「上癮」是

心理層次大於生理層次的問題;

吸食毒品會帶給人

脫離現實的快樂,

進而產生倚賴。

因此,只要上了癮,心理的戒斷難度

遠大於生理的戒斷;換句話說,

心理的渴藥性是吸毒者最難克服的問題。

這就好像工作累了

想喝杯咖啡或抽根菸是同樣的道理,

那是一種習慣性的倚賴。

然而毒品對於身體可能造成的永久性傷害,

遠比咖啡或香菸來得可怕!

 

長期用毒 幻聽幻覺之外

皮膚潰爛+血管下沉+肌肉硬化

咖啡喝多了會心悸,香菸抽多了可能罹患肺癌,

長期使用毒品讓身體付出的代價更加嚴重。

過去我長期注射海洛因的結果

使我產生了幻聽、幻覺,

而今我已經戒斷將近二十年,

皮膚潰爛狀況雖然已經癒合,

但手臂的血管依然下沉,肌肉硬化。

雖然我看起來很壯,不過這些後遺症

都是因為當年注射太多毒品,

造成該部位的皮膚和肌肉長期潰爛與發炎所致。

 

一年多前,我因為結石緊急送醫開刀,

因為血管下沉的結果,

護士根本找不到可以做靜脈注射的地方。

但這樣的影響還算是輕的,

我可以說是極少數的幸運者,真的十分感恩。

當年一起歃血為盟的六個好兄弟,

現在也只剩下我一人,我是最幸運的一個。

其他幾個陸續因為吸毒而死,

下場都不是很好。

想起當初大家的感情這麼好,真是不勝唏噓。

 

 

 

現在加入好友 🔥🔥🔥

上班族的你 一定要看

解決職場上、生活中的各種煩惱!



 

本文擷取自:

下流青春:走過上癮地獄的大改人生

作者:張進益/口述,孔繁芸/撰文 

出版社:遠流

 

本文由 遠流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侵權!

責任編輯:左編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