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他是老師眼中沒出息的孩子,結果用「40000塊積木蓋出龍山寺」一夕爆紅...徹底改變自己的人生! 這種朋友,不交也罷! 這 21種負面朋友,你有遇過幾種呢?

從吸毒犯到牧師的張進益,投入社工,陪伴偏差行為少年 17年,因他也曾誤入歧途,多次進出監獄...

7月 2017年6
收藏

(圖/shutterstock)

 

作者: 張進益/口述, 孔繁芸/撰文

 

我的毒癮實在太深了,

每一次發作都搞得天下大亂,

有一次的狀況比醫院那次更加誇張。

 

那一次原本是要去勒戒所的。

進去的前一天,我心想,反正都要戒了,

進去之後絕不可能給我任何毒品,

之前幾次戒毒經驗真的讓我覺得生不如死,

不如趁現在一次多打一點,如果死了就一了百了。

於是我跑去買了一支很大的針筒,

容量至少有平常的六倍多!

我把它裝得滿滿的,一次打下去,

但那針下去,我立刻昏迷。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連醫生都想放棄我

爸爸卻不放棄 「你要堅強!」

家人發現後立刻叫了救護車,

趕緊送往光田醫院急診室。

但醫師急救不成,覺得我可能沒救了,不敢收容。

爸爸不想就這樣放棄,

千拜託萬拜託的請醫師幫我辦轉診,

然後又把我轉送到台中榮總毒物中心急診室。

那時我已經沒有意識,唯一記得的一幕是,

我看到眼前只剩下一道白光,

我連身上穿的衣服都變成白色,

而我正朝向那道白光走去。

朦朦朧朧中我隱約聽到爸爸說話:

「你要堅強!你要堅強!

剩你一個而已,你要堅強!」

 

當時的感覺是,我一直不由自主地往那道白光前進,

含著眼淚向爸爸拜別。

但是耳邊又聽見他難得的溫柔呼喚,

心裡覺得好難過,好捨不得爸爸.....

 

 

醒來後,我發現一件事

點滴的針頭打在脖子上

當我醒來時,人就躺在榮總的加護病房。

剛醒來時,頭部感到很沉重、很不舒服,

就在慢慢恢復意識之後,發現了一件事:

怎麼有點滴瓶掛在旁邊?

但點滴的針頭既不在手背上、也不在手肘上,

腳背上也沒看到。那到底打在哪裡?

我繼續摸索,

發現點滴針頭竟然打在脖子的大靜脈上!

 

我開始想利用這針頭

用來吸食毒品...

原來我的手臂和大腿早就因為長期注射毒品,

導致皮膚潰爛、血管下沉、肌肉凹陷,

甚至引發了蜂窩性組織炎。

護士找不到血管下針,只好從頸部大靜脈扎入。

我一摸到脖子上的軟管,突然感到很高興,

心想:「太好了,以後水路就直接從脖子上走,

不用從手上打,

這樣更快。真是太好了!」

一想到這裡,整個人精神都來了,開心得要命!

 

一下騙護士、一下煩醫生

最後搞到我爸跑過來

於是,我決定要回家。

我又開始矇騙護士,東拉西扯的,騙得那位護士

把加護病房第一道門的保全設定都打開了。

眼見第二道門就要開了,我就可以偷溜出去,

但主治醫師居然在這節骨眼出現了!

儘管被發現了,我還是堅持要出院,

因為我想回去利用這根插在脖子上的軟管,

把毒品打進去,好好過癮一下!

 

醫師告訴我,要出院可以,

但需家人簽署切結書,才能把我帶回去。

後來家人趕過來,被我鬧得無可奈何,

只好簽下切結書,辦理出院手續。

離院前,護士動手拔掉我脖子上的軟管。

這怎麼可以?我出院的目的就是要保留那根管子啊!

我立刻跳起來說:

「誰都不可以碰這根管子!不然我跟他沒完沒了!」

最後的結局還是一樣,

爸爸大概又是拜託醫院幫我打鎮靜劑。

醒來時,我又是被五花大綁的躺在病床上。

 

如今回想起來,

對我當時的偏頗想法實在感到不可思議,

竟然為了倚賴毒品,

而有這樣扭曲的觀念?!

吸毒吸到這步田地,真的很悲慘!

 

 

我又因吸毒過量 送到加護病房

醒來後我發現爸爸 蒼白的頭髮

由於毒癮已到了無法自拔的程度,

每次施打的毒品量愈來愈重。

後來有一回,我又因為吸毒過量而昏迷家中,

再度送往台中榮總的加護病房。

當我醒來時,看見爸爸趴在病床邊睡著了。

我不知道他在這裡守了多久。

我發覺爸爸頭頂的頭髮幾乎都禿了,

剩下的頭髮也差不多全白了。

爸爸是什麼時候變得這麼蒼老?

我居然都沒注意到!

 

我伸手想去摸摸爸爸的頭髮,卻不小心把他弄醒了。

爸爸抬起頭來,看到我只說了短短一句:

「你醒了。」

接下來就不知道要和我說什麼了,

只是緊緊握著我的手,雙眼盯著我看。

我感覺到爸爸那雙手好粗、好多繭,可是好溫暖。

爸爸是個受日本教育的傳統男性,很不擅長言辭,

但此時的我因為經過急救,又是催吐又是插管,

根本沒法說話,只能靜靜盯著他看。

 

與父親不知對望了多久

他說:「你要加油啊!」

父子倆也不知道這樣對望了多久,

終於爸爸說了第二句話:「你要加油啊!」

這時,我已經嗚嗚咽咽泣不成聲,

淚水布滿臉上,又流到脖子,連枕頭都是溼的。

 

那個當下,我才知道自己有多麼軟弱。

我真的好怕死,好害怕離開我的家人!

明明知道家人這麼愛我,我也真的很想戒毒,

但為什麼就是做不到?

我好恨,好恨自己,

為什麼這麼不爭氣?

 

 

那次與爸爸的獨處後

讓我深深感受到家人的愛

經過那次在醫院與爸爸的獨處,

讓我深深感受到家人的愛,

是那種無怨無悔、不求代價的支持,

而且支持的是個像我這樣軟弱不堪的人,

那份愛是我重新站起來的最大力量。

也因為這股愛的力量,

成為我日後想服事少年之家的最大動力;

很多孩子之所以會走錯路,

就是因為失去父愛、失去母愛,

我想給他們毫無條件、用不完的愛,

同時也期許自己扮演這些孩子在世上的父親,

彌補他們過去所失去的愛。

 

本文節錄自:【下流青春:走過上癮地獄的大改人生】一書

作者: 張進益/口述, 孔繁芸/撰文 | 出版社:遠流

 

 

 

book可能的任務】粉絲團

透過閱讀,開拓知識

透過閱讀,增加話題

透過閱讀,放鬆心靈

 

我們提供「書摘」、「讀書心得」等等

↓↓按個讚,與您一起「閱讀」更多好文章↓↓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