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志勳白手起家,想賺錢 卻讓他賠光積蓄...歷經 3次創業 才讓他體會:成功不只需要努力,還要有.. 人 可以好 但不能太好;可以善良 但不能 太善良!否則虛偽小人 只會對你 予取予求...

台灣「經濟大敗局」:1990年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5月 2017年22
收藏

(圖/shutterstock)

 

文 / 劉庭安

轉載自:換日線

「你為什麼來上海工作啊?」公司同事這樣問我。

「因為台灣的經濟不好啊,

市場萎縮,沒有我能夠做的工作。」我回答。

「真的嗎?我以前在電視劇上

看到台灣的經濟很發達的,

在大陸的台商也都很有錢。

上海很多好的小區都是台灣人買的。」

「你說的是我出生時發生的事。

90 年代是台灣經濟最好的時候,

很多台商也的確在大陸市場賺了很多錢,

但我長大之後就不行了。」

 

繼續讀下去...

 

 

「那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台灣的經濟會變這麼差?」

真是個好問題。關於台灣的經濟

是怎麼從堂皇盛世走到今天的殘山剩水,

我們其實都沒有好好靜下心來思考過。

作為二、三十歲的年輕人,

我們小的時候經歷了台灣的黃金年代,

長大出社會後卻看到景氣、

就業市場有如一片廢墟,

難免對政府、企業、嬰兒潮世代感到憤怒,

認為是他們把一手好牌給玩爛的。

但這幾年來,我越來越覺得

台灣經濟的興起和衰敗,

都是時代的必然。

 

政府、企業、嬰兒潮世代

最多只能說是庸碌無能,

沒能改變時代潮流而已,算不上罪魁禍首。

說到底,大部分的人

都是時代的玩偶,只是隨波逐流。

 

要了解台灣是怎麼衰敗的,

我們要來先了解台灣怎麼興起的

1950-1980 年代是俗稱的台灣經濟奇蹟,

台灣走的是後發工業國家的道路。

透過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產業全球化,

跨國公司在全世界

尋找成本更低的生產基地。

台灣憑著廉價的勞工和生產線,

以加工出口的工業帶動經濟發展。

 

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

台灣的另一個名字是「盜版王國」,

台灣企業模仿先進國家的技術,

製造更加物美價廉的產品、打開市場。

其實,這段被美化成「台灣經濟奇蹟」

或是「台灣經驗」的時代,

並沒有特別出奇。

 

 

翻開歷史,許多如今的

世界經濟強權大國,

也都曾走過這段道路:

以如今的新創大國美國為例,

也有段盜版和模仿的黑歷史。

在美國工業史上,

有一個人叫塞繆爾 ‧ 斯萊特

美國總統傑克遜曾稱其為

「美國工業革命的奠基者」,

但他其實是個英國人。

斯萊特剽竊了當時英國

領先全世界的阿克萊特水力紡紗機,

偷渡到美國,將技術帶給了美國人。

 

1790 年,在斯萊特的幫助下,

美國人成功的複製出了阿克萊特紡紗機,

並開始在紡紗領域與英國競爭,

也拉開了美國工業革命的序幕,

讓美國實現後發國家的工業化過程。

 

但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

美國製造的產品也只是仿英國、

粗製濫造的偽劣產品。

不只美國,其他後發工業國家

其實都走過類似的道路。

 

譬如說「德國製造」在現在是

品質保證的代名詞,

但早在 19 世紀中期的時候,

德國企業家被英國人稱為是卑鄙的工業間諜,

德國人靠著山寨和剽竊

仿造英法美等國的產品,

並依靠廉價銷售衝擊市場。

英國人甚至在 1887 年

通過了侮辱性的商標法條款,

規定所有德國產品都須註明

"Made in Germany"

用來區分劣質的德國貨。

 

日本也是一樣的,雖然現在

日本製造就是品質和設計的保證,

但在 20 世紀的中葉,

日本人也是抄襲英美德國的產品,

提供更廉價的仿製產品。

歐美市場對於日本製造業的輕視,

我們在 1990 年的電影

《回到未來III》還可以看到:

主角正在維修一輛故障的超時空汽車,

發現是一個日本產的電子元件壞了,

釋然道:「難怪這線路不行,日本造的。」

 

 

美德日為何轉型成功

躍升世界工業大國?

──因為市場壓力

這些原來生產粗製濫造山寨貨的

後發工業化國家,

最後是怎麼轉型成功的?

答案很簡單:市場壓力。

以日本為例,當初日本能夠以山寨貨起家,

其實是因為全球產業鍊尋找

更加廉價的生產基地。

而在早期工業化年代,

工廠生產最大的成本

就是人力、土地、原料、能源。

日本作為後開發國家

可以提供更加廉價的勞動力、

更便宜的土地和能源,以及政府的支持,

因此製造業就向日本轉移。

 

然而,當日本面臨擁有更便宜勞力的

國家競爭時(韓國、台灣),

日本製造業面臨著

必須要提供品質和設計更好的產品,

以爭取到更高的售價,

與新興工業體競爭。

同時,日本的本國市場隨著國民收入的提昇,

新興中產階級開始買得起更有個性、

更有品質的外國產品,

日本企業要是不提昇自己就會被淘汰。

說到底,創新是商人逐利的本質,

是在市場壓力下被逼出來的。

 

 

那為什麼台灣沒有轉型成功呢?

台灣走的也是美日德

這樣的後發經濟體的路線。

1980 年代,台灣拜戰後嬰兒潮所賜,

人口紅利大幅增長,

開始了快速的經濟成長。

台灣以早期的初級工業出口

(罐頭、雨傘、成衣等技術含量低的產品),

逐步邁向更高階的精密機械加工

和半導體代工產業。

然而,台灣的製造業走的

仍然是後發工業化國家

「同樣品質、價格一半」成本競爭路線。

 

到了 1990 年代,

其實台灣的製造業

已經到了非轉型不可的關口了,

因為逐步上漲的工資和生產成本,

使台灣已經不再是

最便宜的「全球生產基地」。

而隨著國民收入的上漲,

附加價值更高的商品也開始有了市場。

 

照道理說,這時候台灣

應該走上日本、韓國的道路,

走上品牌、品質、設計的提昇之路。

但為什麼沒有?原因有二:

第一,是就在這個時候,

中國大陸市場開始向全球開放了。

 

能賺毛利率 100% 的快錢,

誰還會想要創新轉型啊?

1980 年代,中國開始進行市場化改革,

中國政府創造了許多優惠政策,

吸引外國資本投資。

台商是第一批吃螃蟹的受益者,

中國國務院甚至在 1988 年公布了

「關於鼓勵台灣同胞投資的規定」,

大量吸收台資進入中國大陸市場。

中國市場開放,對當時

面臨轉型壓力的台灣企業,

簡直如天籟一般美妙。

大量的台灣企業將工廠關了,

將資金和技術搬到中國大陸設廠。

中國大陸各地政府招商引資,

土地、廠房、勞工便宜得像不要錢一樣。

又有中國廣大的內需市場可以開拓,

不愁產品生產出來沒地方賣。

對於早期到大陸設廠的台灣企業來說,

一搬過去產線就是原來的幾倍。

那可是一塊錢投下去,可以收兩塊錢上來,

毛利率百分百的黃金年代啊!

 

說句實在話,若我是那個時候的台商,

我也會做出一樣的選擇。

中國市場是 Money on the Table,不拿白不拿。

有這麼容易的快錢不賺,

為什麼我要去啃轉型升級這根難啃的骨頭?

 

就這樣,正在產業轉型關鍵點的台灣產業,

就像一壺快要燒開的水,又給倒了出來。

商人們帶著資金和技術離開了台灣,

只留下了一個空心化的產業。

 

 

代工思維、保護主義、

扶不起的阿斗企業家

政府官員一看到資金產業外移,

心慌之下砸了大量資源,挽留企業出走。

一方面又要扶持台灣自有的品牌,

用各種保護主義的政策

來限制國際玩家的競爭。

他們哪知道,一家偉大企業的誕生,

豈是靠政府扶持就能辦到的

──那是資本逐利的本質,

加上遠大商業前景的結果

──這也成了台灣產業

無法轉型的第二個關鍵原因。

 

自由市場不容政府干預

自由市場裡,

該走的本來就會走,該留的自然會留。

政府的干預只是讓一切雪上加霜。

保護主義政策不但搞出了四大產業、

兩兆雙星這樣浪費資源的悲劇。

更慘的是養出了一批

走不出舊時代代工思維,

名為台灣自有品牌,實為吸政策奶水,

扶不起的阿斗企業。

 

下筆至此,我也不想點名

這一個個失敗的阿斗企業。

這些原本還有點機會走出世界的台灣品牌,

現在都一敗塗地,想想也是很辛酸。

 

結果就像我另外一篇文章

別聽那些吵著要出走的「工商界大老」胡扯,

他們哪裡都去不了的〉寫的那樣,

留在台灣走不了的公司,

通常都是競爭能力差,

依靠政府裙帶關係才能存活的落後企業。

台灣政府既然不敢放手

讓這些該倒的落後企業倒一倒、騰籠換鳥,

把資源和空間讓給新時代的創新企業。

那我們也就只能這樣乾耗著了。

 

 

我們要怎麼辦呢?

要扭轉這個敗局,

我們需要大格局大魄力的政治家。

但這個「大魄力」、「大格局」

絕對不是「大手筆」砸錢繼續扶持阿斗企業、

抗拒來自全球的競爭。

而是撥亂反正,重塑歷史潮流,

勇敢帶頭「周處除三害」,

消除裙帶主義、保護主義、

大政府主義的思維。

 

把政府政策的傾斜矯正過來,

限縮政府干預,

讓自由市場重新發揮它的作用。

老樹枯萎之後,新生的枝芽

自然就有成長茁壯的空間。

 

然而,民主社會裡,

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會有什麼樣的政治家。

台灣有這樣高素質的人民,

選出這樣一批大格局大魄力的政治家,

主動限縮政府權力,

擺平既得利益者,帶領台灣重生嗎?

我對台灣的年輕人是很有信心的。

但對於把持著權力、人數眾多、

搞不清楚狀況的老一輩.......

我也只能夠搖頭了。

 

後記

歡迎各位讀者朋友訂閱我的臉書專欄

如果你想跟我交流(或是吐槽),

也歡迎留言或私訊我。

我有空都會回應的。

 

《關聯閱讀》

國際志工做義診,是在自爽自嗨傷害當地人嗎?──通往地獄的路,通常都是善意鋪成的

香港交換記事:「我來自台灣」宛如一張王牌

在匈牙利,走進比鬼屋更殘忍、真實的「恐怖之屋」

新加坡眼中的台灣人,早已與過去不同──想來嗎?請務必先做好功課

從總統大選到「台灣有三寶」,外國媒體這樣看台灣

 

本文授權自 換日線,原文 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vickie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