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模特兒出身的許瑋甯 被說演戲像 白開水平淡,怕鬼的她咬牙演《紅衣小女孩》,為讓自己 更上一層樓! 日本打工 3年,絕對能賺100萬,連泰國都在持續加薪! 而台灣的勞資關係,卻還處在「病態」關係...

一位 83歲 日本妓女西岡雪子,在橫濱街頭 站街 60年,只為了等待 那位「永遠等不到的嫖客」...

11月 2016年1
收藏

(圖/shutterstock)

 

這名妓女叫西岡雪子,

日本人叫她艷艷,瑪麗小姐,

甚至有人稱她為皇後陛下……

 

她臉上塗滿奇怪的白粉

和厚得誇張的眼影,

穿著高跟鞋和白紗裙,

帶著長長的白手套,

簡直像個活殭屍。

當其他老人都在

子孫滿堂頤養天年的時候,

她還得馱著背 在街上招攬生意。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二戰後 日本

成立「賣春機關」

她在日本沒有家,

走到哪都得隨身帶著自己的全部家當……

日本著名導演

中村高寬曾以她為原型拍攝了

一部紀錄片《橫濱瑪麗》,

沒想到這個83歲

現役老妓女的故事就這樣轟動了世界……

最多時一天接客55人,

再也沒有了屬於人的感覺……

誰也不是一出生,

就注定要做一個妓女。

瑪麗的命運改變,

是從一則招聘廣告開始。

 

做新女性─

涉外俱樂部招聘女性事務員,

包吃住服裝,高收入,

限十八至二十五歲女性。

 

那年是1945年,

日本投降,

美國盟軍進駐日本。

經歷過戰爭的島國滿目蒼夷,

民不聊生。

很多人一夜之間失去了工作,

包括24歲的瑪麗。

也就在那一年,

瑪麗的父親去世,

弟弟獨自霸佔的家業,

把瑪麗趕了出來。

 

 

24歲的瑪麗

獨自前往 橫濱討生活

當時的日本,

大部分男人都找不到工作,

更不用說女人了。

一看見有招工的廣告,

失業者們一擁而上。

三個月內,各地應聘者竟然達到六萬人。

瑪麗也興沖沖地報了名,

可誰曾想,她的生命之河也從此拐彎。

年輕時的瑪麗,

容貌艷麗,會彈鋼琴,

寫得一手好字,

還能說一口流利的英語,

很快她就通過篩選留了下來。

然而,

找到工作欣喜萬分的她

做夢也沒有想到,

她進入的卻是國家賣春機關!

原來,發放這則廣告的,

是RAA協會,即特殊慰安設施協會。

是為美軍提供提供性服務的專門機構。

 

日軍入侵 亞洲各國時

到處凌辱婦女

在投降後他們也害怕起來,

擔憂本國的婦女遭受美軍同樣的對待,

因此參照日本在戰爭中

建立的「慰安婦制度」,

建立起RAA協會。

國家決定

用一部分女性的肉體,

來換取絕大部分婦女的安全。

 

 

 

 

 

當瑪麗清醒時

已經 為時已晚

她同這些妙齡少女

一起被監禁在屋子裡,

沒日沒夜慘遭蹂躪,形同牲畜。

「最高的一天接客55人,

這些屬於人的感覺,再也沒有了。」

由於大部分美國兵

拒絕使用避孕套,

造成慰安所中性病的盛行。

 

美國 記者的報導

讓慰安所 強制關閉

一名美國記者在深入調查,

對日軍慰安所製度進行了報導。

這引起了這些

美國兵家屬的強烈不滿,

在一片抗議下,

日本政府終於關閉了各處慰安所。

她們就這樣用肉體和眼淚,

免費替自己的國家還了孽債,

滿身瘡痍的她們,

再被慘無人道地趕到街上。

這些喪失生活成本、

沒有謀生能力的女人,

只能繼續從事色情行業。

她們被稱作「潘潘」。

 

 

瑪麗 只招呼

她看得上的人

她們站在美軍經過的街道兩側,

嘴上抹著廉價濃重的口紅,

穿著暴露的裙子,

擺出各種妖嬈的表情,

出賣色相,只為了吸引

美國大兵的光顧,

獲得一點微薄的收入。

但瑪麗和其他的「潘潘」相比,

又是那麼與眾不同。

 

她面容姣好,

會畫畫,會彈琴,

會講流利的英語,

她從不搔首弄姿,走路總是抬著頭,

穿著復古的裙裝,

明明是個妓女卻打扮得像貴族小姐。

她只招呼那些她看得上的人,

正因如此,

她成了許多美國軍官

點名要見的潘潘。

 

 

與軍官熱戀

美軍招回 彼此離別

她成了妓女中一個優雅的存在。

在那個人人匆忙為生計而活的年代,

她在當時的風塵花町名噪一時,

大家都叫她「皇後陛下」。

她和一位美國軍官熱戀了。

他送給她一枚翡翠戒指,

作為定情信物。

天真的她以為,

她終於可以擺脫這些苦難……

然而在1951年,

美國軍隊被召回,

相戀的美國軍官要回到自己的國家。

不過,美國軍官說,

他會回來找她。

那天瑪麗去送行,有人說

當時看到瑪麗和一個男人擁吻,

郵輪起航,瑪麗跟著郵輪跑,

郵輪已經走遠,

瑪麗開始站在那裡唱歌,

引來了不少人,那個場景那麼悲傷。

 

畫上濃妝

讓軍官 能一眼認出她

軍官離開以後,

瑪麗就留在了橫濱的大街上,

為了於他再次相遇,

瑪麗甚至改變了裝扮。

她開始只穿純白蕾絲裙,

戴著純白蕾絲手套。

她給自己清秀臉上用粉刷的煞白,

眼睛用濃濃的眼影所包裹,

嘴巴常年是鮮豔的朱紅色,

就像一個特別而怪異的藝妓。

她之所以這樣打扮,

是想在未來的某天,

回到橫濱的軍官

能在人群中一眼就認出她。

 

 

 

 

 

為了生存

她依舊 招攬客人

但她堅守著一個底線:

 

「我什麼都可以給你,

但你不能吻我。」

 

瑪麗出賣身體,不出賣靈魂。

即使這樣,

光顧瑪麗的人依然很多。

但歲月如刀,

瑪麗漸漸老了。

到了40歲,就很少有人找她了。

到了50歲,就幾乎沒人找她了。

當那些和她並肩街頭的潘潘

都早已另謀出路的時候。

 

年老的瑪麗 依然

以同樣的裝扮 出現街頭

人們看到年老色衰的瑪麗

打扮得像幽魂一樣每日出現在街頭,

很多人見了她會害怕,

會嫌棄,她被視為恥辱,

沒有人願意碰瑪麗用過的東西,

對她的曾經大家雖緘默不言,

但都充滿了鄙夷。

 

;" target="_blank">weibo)

 

遭眾人唾棄

依然故我 只為等到愛人

對瑪麗人人避之,唯恐不及。

政府也覺得她丟人現眼,

損害城市形象,

她因此被警察帶走了二十二次……

每次從警察局出來後,

 

她依然故我:

「如果說我是一個妓女,

那麼我永遠是一個妓女。

作為一個妓女的本分,我會一直做下去。」

 

每日在街上游蕩的瑪麗

一直都是大家嗤之以鼻的存在,

橫濱的大部分地方都把瑪麗拒之門外,

而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是在等著心裡的那個他。

 

每晚睡在

一把長凳上

無家可歸的瑪麗,

每天會在一個固定的街角遊蕩。

累了在一家旅社的大堂裡休息,

那裡有一把屬於她的破椅子,

這是一個商務老闆送給他的。

很長一段時間,每天晚上,

她就睡在這間大廈的過道裡,

睡在這把椅子上,腳放在她的包上。

後來,有一間大廈的老闆,

他給了瑪麗一個睡覺的地方,

就是大樓大廳的一把長凳。

其他大樓的人都會驅逐她,

只有這位老闆願意讓她留在這裡。

不願意平白無故接受的瑪麗

每年過年都會寄小禮物給這位老闆,

比如,一張明信片,一條毛巾。

 

 

 

 

 

瑪麗 時常去咖啡廳

但客人 卻對她充滿敵意

對老闆說:

「請別讓那個妓女進來,

我擔心哪天用到她喝過的杯子。」

店主不忍心趕走可憐的瑪麗,

就專門給她買了一個杯子:

「皇後陛下,當然要用最好看的杯子。」

於是,瑪麗每次去點餐就會禮貌地說:

「請用我的杯子給我裝一杯咖啡。」

瑪麗雖然貧窮不堪,

卻依然驕傲地活著。

從不討好當權的人,不討好跋扈的人,

從不接受直接施捨。

誰要同情給她錢,她立馬轉身就走。

 

她說:

「這是一個妓女的自尊。

做一份工,拿一分錢,

這樣自己才可以

堂堂正正地站在這個城市裡。」

 

 

推開所有

想幫助她的人

其實,

瑪麗自己很清楚在大家心目中

她是怎樣的存在。

有一次她常去的化妝店老闆

看著她孤獨的背影,

想請她喝杯咖啡。

而瑪麗卻大聲地喊:

「你是誰呀,我不認識你,

快走開,快走開!」生怕別人沒聽見。

 

原本感覺羞愧又氣憤的老闆娘

被丈夫說了一通:

「你這是在幹什麼,

如果你和她在一起,

別人看到了都會說

你和她幹著同樣的勾當。」

老闆娘好像明白了什麼…

瑪麗她知道自己

是怎樣活在別人的口中,

她不願別人因為自己而承受流言。

 

 

70歲的瑪麗

遇見了元次郎

元次郎是同性戀者,

是異裝皇后,也是歌手。

他侮辱作為妓女的母親

母親逝世後,才知後悔。

當他看到年邁的瑪麗時,

愧疚轉化成了,

一個兒子對母親深沉的愛。

他開始像兒子一樣關照瑪麗,

他和瑪麗之間的感情是

一種無法形容的羈絆,

他們每週都會一起吃一次飯,

聊聊天、談談心…

元次郎的每次演出

都有一個專屬瑪麗的位置。

在這涼薄的世界,

他們成了彼此最深的依靠。

 

瑪麗 卻選擇

不告而別

然而,1995年,

在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過後,

瑪麗消失了。在離開的前一晚,

 

她給元次郎寫了一封信:

如果再給我三十年,

我會努力成為一個好老太太。

我還有很多很多夢想……

 

這時,人們才發現那個

從事了半個世紀妓女工作的她,

那個每天出現在

街頭的她突然沒了蹤跡。

人們開始討論她,

開始尋找她,少了她的橫濱,

似乎多了幾分寒意。

直到幾年後,

元次郎得了癌症,

他接到一封來信,

 

信裡寫著:

我想回橫濱了……

署名的正是瑪麗。

 

">weibo)

 

元次郎回到 瑪麗的故鄉

站上台為她獻唱著

元次郎出院後的第一件事

就是來到瑪麗的家鄉。

在敬老院裡,

元次郎站在台上緩緩唱著

10年前瑪麗第一次

看他演唱時的那首《I Did it myway》。

此時瑪麗坐在台下一臉祥和地聆聽著,

頻頻點頭回應,

如今的瑪麗褪去了往日的濃妝,

只是一個慈祥的老太太。

她緊緊地握著元次郎的雙手,

就像闊別已久的老朋友。

 

 

2005年

瑪麗與世長辭

到最後,

她也沒有等到那個美國軍官。

臨死前,她回憶起

 

一個人夜晚踟躕路上的心情

:「我想起的卻不是孤單和路長,

而是波瀾壯闊的海

和天空中閃耀的星光。」

 

 

 

她推開傷害

牢記生命中 的美好瞬間

她面帶微笑,彷彿從未受傷過。

她緩緩著說:

「我愛過笑過哭過,

滿足過失落過,我毫不羞愧,

因為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活著。

我有過後悔,但很少。

我做了我該做的事情,

並沒有免除什麼。

是的,有過那麼幾次,

我遇上了難題。

可我吞下它們,昂首而立。

明天我將離開世界,與你們告別。

這些年我過得很完整,

我用我自己的方式活著。」

 

 

沒有經歷過別人的旅程,

就不要妄自評價他的人生。

用自己的方式活著,

即使是名妓女,

也可以活得毫不羞愧。

 

(文章來源)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