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得太緊,東西會碎,手會疼…(有些事 不要想得太複雜,才會開心!) 你要白天的老婆?還是晚上的老婆?(男人女人都該看的故事,女人必看!)

人生不能沒有伴,先學會「和自己作伴」,餘生才能找到好伴…

2月 2016年25
收藏

 

【編聊邊看,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段關係裡,都有解不開的情結與鬼影,

這是源自於「沒辦法信任關係」的問題。

人生最舒服的平衡是:

是在人前能忘我,卻不失去自我,

所以你得先學會「和自己作伴」,才能找到好伴。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藏在內在的心靈雜質,

會在某段關係、某個時刻突然出現,

它破壞你的感情,它讓你感到痛苦,

它是你終究要勇敢面對的「鬼影」。

來看一個實際的故事,也許你會更清楚:

 

文 / 許皓宜

 

藏在內在的心靈雜質,

會在某段關係、某個時刻突然出現

火鍋店裡,一對男女坐下來點餐。

女生點了餐後離開去洗手間,

男生站起來走到醬料檯,

順手舀了兩碗擺上蔥花的沙茶醬,

回到座位上,一人一碗。

 

女生從廁所回來之後,

看到桌上擺著的沙茶醬,

非但沒有感謝男伴的貼心,

反而發火說:「為什麼要幫我拿沙茶醬?

我不是跟你說我在減肥嗎!」

 

只見那男生默默地把女生眼前的沙茶醬接過來,

倒進自己的碗。

火鍋湯頭來了,

男生夾起盤子裡肥嫩鮮美的牛肉,

在水滾的鍋裡清涮幾下,

保持最甜美的滋味,

卻不急著放入自己的口,

反而是夾到女伴的碗裡。

 

「來,趁熱吃。」這話裡充滿愛意。

 

女生臉上迅速閃過不悅,

壓抑不住抬高的音量說著:

「我明明就點蔬菜鍋,你為什麼要給我肉呢?」

 

「啊我就是看妳沒肉,才夾肉給妳吃啊!」

男生無辜地說。

 

「我不是跟你說我在減肥嘛!」

 

「好嘛!不然吃這個。」

男生連忙把肉夾回自己的碗,

改夾一顆蛤蜊放進女生的碗裡。

 

「你可不可以不要那麼雞婆啊!我在減肥!」

女生大喊。

 

「我只是覺得,比起妳的身材,

我更在意妳吃東西的快樂。」

男生終於放下筷子,對女生說。

 

沉默半晌。

女生嘴裡緩緩吐出幾個字:

「如果是我爸,就會說我吃太多了,

不懂得節制。」

 

男生聽到這話,只見他突然握住女生的手,

說:「只要妳沒有胖到一百公斤,

在我眼裡,妳永遠都是我最親愛的小寶貝。」

 

女生反握住男生的手,認真地問:

「那如果我胖到超過一百公斤呢?」

 

「那就是我的大寶貝,」

思考一會兒,男生說:

「只是,那時妳就真的要注意健康了。」

 

我和朋友坐在他們旁邊,

見證了這個故事的結局:

女生後來忍不住點了更多菜,

而坐在旁邊的我們,

也不知不覺地越吃越多…… 

 

在療癒性關係中,學習分解心靈雜質

你看到何謂「心靈雜質」了嗎?在這個故事裡。

 

 

什麼是「心靈雜質」?

「心靈雜質」是女生心裡那些

「如果是我爸,就會怎樣怎樣」的內在想法,

也就是我們先前提到的「鬼影子」。

帶著「鬼影子」過生活,

我們對事情會怎樣發生與進行,

便有一種不合理的主觀預期和想像,

同時干擾我們與人建立此時此刻的關係。

 

但也因為男生用一種偏離女生主觀預期的方式,

來包容這些「心靈雜質」,

沒有因為女生的不領情而生氣,

反倒是鍥而不捨地拚命夾菜,

才進一步喚出女生內在「心靈雜質」

(這如果是我爸,就會說我吃太多了)的意識層面,

並且用語言表達出來。

最後他扭轉了「吃東西要節制」的壓抑,

開創了不同以往、充滿歡樂的吃飯時光。

 

這種具有包容力及感染力的關係

(看!連我們坐旁邊的人都忍不住歡樂地點更多菜了),

則是一種具有療癒性的關係。

 

每個人的心靈都存在著這樣的雜質,

在成長中的任何時刻,

隨著記憶悄悄地沾染上我們的心靈。

 

「鬼影子」

其實是心裡被壓抑的孤單與不安

如同我的「偏愛熱鬧」,

是為了對抗心頭不知名的「鬼影子」。

當鬼影子總是「無名」的時候,

我的「偏愛」也就無法控制,

為了熱鬧,即使犧牲課業也在所不惜。

那是因為,我從來不知道、也沒想過,

自己究竟在怕什麼?

我只知道,要如何抵禦自己的害怕。

 

直到有一天,我和一個男人訂了婚,

搬進一間三十年的老公寓,

兩房一廳的頂樓加蓋裡。

那是我進入婚姻後建立的第一個「家」。

印象中,是我在網路上搜尋好久,

在有限預算內,好不容易才租到的房子。

 

我和他親手搬了幾桶油漆,

從四邊牆面到天花板,

攀著借來的鐵梯子粉刷對於「家庭」的夢想。

沒想到粉刷之後,因為太過操勞,

兩人居然同時發高燒,半夜送急診。

 

在來來往往的病患中,

我們分別躺在兩張不同的病床,

頂著超高四十度的體溫,

忍不住握著對方的手,大笑。

 

 

緊接著,他去當兵,

我一個人住進粉刷後的新家,

那是一個有著漆黑大平台(陽台沒有燈)、

需要徒步走上六層陰暗樓梯的家。

 

那年我二十三歲,

第一次自己一個人住在外面,

一個陌生的地方,

而且條件完全符合我「怕黑」的「鬼影子」。

 

但說也奇怪,他去當兵的那些日子裡,

我一個人爬上樓梯,

打開連接黑暗平台的大門,

坐在客廳看電視時,

正對著的就是窗外那片黑暗。

 

但我的心靈,卻有一種不再顫抖的平靜。

事實上,如果不是因為進入自我分析,

我根本沒有注意到,我家的陽台沒有燈,

而且窗子正對著風聲敲打的北方。

 

等我注意到這點時,

我心裡的「鬼影子」已經消失了,

我變得不怕黑,也不怕鬼。

直到慢慢去分解它,我才終於知道,

那個常年綁住我的「鬼影子」,

其實是心裡被壓抑的孤單與不安。

 

而解放我心頭鬼影的,

則是逐漸被填入心底的「愛」。

 

透過他,我終於開始學習感受他人的關愛,

以及,我可以給別人的愛。

 

然後我慢慢學習,給別人愛的同時,

也願意給自己關愛。

 

但我也承認,我還在學習,

這個給自己永恆的愛的課題。

 

 

本文出自許皓宜

《人生不能沒有伴:找回各種關係裡的安心感》

人生有人相伴,是與自己為伴的基礎。

因為陪伴,我們才知道何謂獨處;

因為全然依賴,我們才明白何謂真正的獨立。

 

 

本文獲《圓神書活網》授權轉載刊登,原文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責任編輯 : CMoney編輯/ Susan )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