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10萬的82年次女大生 李明揚勇敢跳脫學生框架、堅持夢想,在工作與課業的夾縫中求生存! 「遇到問題,不要怕!」從台灣老師到海外開餐館,65歲夏漢瀅女士,勇敢寫出第二人生!

僅存 0.03 的視力,Life爵士樂團長吳柏毅:擺脫被設定好的人生,勇敢走自己的音樂路!

2月 2015年15
收藏

(圖/shutterstock)

圖 / Life爵士樂隊

 

 Life爵士樂團 在音樂的路上,

用 僅存 0.03的視力,

花比一般人多 300倍的努力,

才能譜出如此動人的旋律。

面對跟別人不一樣的自己,

一路走來,並不是一如現在的坦然。

今天我們邀請到團長 吳柏毅,來聽聽他的生命故事...

 

(以下為吳柏毅親自口述...)

 

因為視力的障礙,

使我與同學間產生隔閡,

當時的交友狀況深感挫折…

小時候念一般學校,因為自己視力的關係,

跟同學的互動很少,不知道要怎麼跟別人相處,

小朋友都玩自己的,我就坐在教室裡發呆…

 

那時候的我很害羞,也比較沒有自信。

因為視力不方便,老師會特別照顧我,

例如:別人要打掃,我就不用,

別人要升降旗,我卻在教室裡休息。

小朋友就會議論說:

「我是不是假裝地來逃避做這些事…」,

但是我不知道要怎麼跟他們解釋…

所以漸漸的就交不到朋友。

 

(贊助商連結..)

 

啟明,音樂之路的起點,

因為我是瞎子所以我吹蝦子

高中進入啟明學校,

就找到了一群跟我一樣都是看不見的人,

看到同學們下課就拿出樂器來演奏,

感覺好快樂,我覺得好羨慕。

 

當時恰好有一個機會 是啟明的一個學長,

他快要畢業了,要把樂器往下傳承,

他找了我,說要教我薩克斯風,

當時我根本不知道薩克斯風是什麼?

我拿他的樂器摸了摸,說像一隻蝦子。

學長幽默的說:「對阿,我們是瞎子吹蝦子」。

 

 

即使音樂這條路,別人不看好,

但我依然 勇於走自己的路

在啟明,音樂其實是選修課,

正課,除了學科之外,專業技能就是按摩,

所以我們能為自己人生做的選擇很有限…

即便現在資訊更發達了,

我們的就業機會選擇依然很少,

必須看企業願不願意用你。

學音樂擺脫既定的刻板印象,

擺脫被設定好的人生,

勇敢走自己的路,

即便這條路充滿荊棘,

我依然不悔…

 

以前對自己的未來根本沒有方向,

沒有興趣也不知道要幹嘛,後來學了音樂,

覺得終於找到一件事是自己

可以專注的可以讓我開心的,

學習過程中有進步,就會有成就感,

讓我想繼續學音樂。

 

說什麼也不放棄的決心,

我考上文化音樂系

考大學的時候,我說要考音樂系。

我爸媽不支持我,老師也不看好我,

但是我還是想試試看,最後幸運地考上了…

( p.s:雖然柏毅謙虛的說他是幸運地考上,

可是我們知道他的成功絕不是幸運,而是努力堆砌而成。 )

 

我爸媽希望我去考特教老師,以後才能有一份穩定的工作

而我仍覺得音樂是我唯一想走的路。

老師一開始聽到,有替我擔憂,

怕我會因為音樂起步慢會跟不上別人,

因為別人是從小就學,但我是高中才初學。

可是後來,他知道我的想法後也是全力支持我,

給我很多指導跟幫助。

當時我覺得音樂對我來講,

是一個很不一樣的體會,人生很重要的轉捩點,

我從中找到一個可以抒發的出口,

所以說什麼我也不想放棄。

 

第一堂震撼教育,我明白了

自己跟別人的差距,

我膽怯到連樂器 也不敢拿出來

大學的第一堂課是管樂的合奏課,

別人把樂譜擺上去直接就可以吹了,

我就跟他們說我無法演奏,

因為我無法看譜,我只好在一邊旁聽。

聽完了覺得上了一堂震撼教育,

他們的音樂都好美,

我覺得跟他們差好多,壓力很大,

甚至連樂器都不敢拿出來演奏,

覺得自己的音樂很難聽。

只敢自己躲在系上比較角落、

暗暗破舊偏遠的琴房,

才敢拿出來練習。

 

主修老師的一句話,

將我徹底打入谷底…

後來,主修課老師跟我說:

「你知道為什麼你的音樂很難聽嗎?」

你一開始基本的嘴型、動作就不確實,

所以吹不出正確的共振,音樂才會難聽…

老師說: 要從頭教我…從頭教我…從頭教我…

 

 

想著自己好不容易考上了音樂系,

老師還要再從頭教我,

其實當下我很挫折。

好不容易幾次課下來,

慢慢知道要怎樣修正跟練習後,

我發現自己應付不來學校的課業,

因為我必須要練一些很基本的東西,

其他專業的課,我根本力不從心,

於是,我跟家人說我想休學。

 

一開始他們也不接受,

但是過程中我極力地說服他們,

因為我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也表現出我的決心,

後來他們終於也同意了。

之後,休學了在家裡有一年的時間,

每天都練 7-8小時的樂器,

一年後再回學校,

發現自己吹的音樂跟同學們終於比較接近了,

就覺得很開心。

 

一開始連do re mi的基礎都有問題,

但是我用一年的時間去追趕不足與差距。

過程中,

我一直沒想過要放棄,

只要自己還有可以進步的空間,

只要每天都有進步一點點,

就有成就感,支撐我走下去!

 

 

音樂是我的生命、

也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大學畢業後我跟著 煌奇的樂團在表演,

後來樂團解散,成員各自發展,

但大家愛音樂的心仍在,

於是我就決定重組一個樂團,做自己的音樂。

 

如果你問我,音樂是什麼?

我會說那是呼吸、是生命。

對我來說,音樂像是生命一樣重要,

像呼吸一樣自然但不可或缺!

這也是我們樂團名稱”LIFE ”的由來。

(想更了解我們,可以光臨我們的 粉絲專頁 )

 

 

文君-我生命中的貴人,

帶給我激勵與無限的感動

在一場慈善表演中,

那是我們第一次認識文君,

他說:我們的音樂讓他很感動,

他希望我們的音樂和故事可以被更多人聽見,

很想陪著我們一起逐夢,後來他加入我們。

 

而現在,他是我們樂團的”創意總監”!

 

 

面對許多新的事物,我總會很膽怯,

很感謝文君,常常鼓勵我去嘗試,

像是舉辦音樂會、參加公益表演等等,

讓大家聽見最單純的音樂。

 

還記得前年受安麗的邀約,

在四萬人的年會中表演,

文君在演出的中間讓導播關掉所有的燈,

那一瞬間,上萬的螢光燈海揮舞在我眼前……

 

 

我想,

這就是所謂的星空吧!

 

從小我就渴望看見星星,

星星對我來說是遙遠卻真實的存在,

但我只能在腦海中構築星空的模樣…

台下的那片星空,

我想我一輩子都忘不了……

 

希望我們的音樂

可以給人力量與勇氣

有一次我們在張榮發紀念館表演,

一位肺癌末期的病人,對生命已失去熱情,

但是,他在看到我們的演出後,深受感動…

說我們的音樂讓他得到很大的撫慰力量及激勵,

後來聽說這位朋友,現在依然好好的活著!

我真的很開心,能透過我們的音樂給他希望。

 

(贊助商連結..)

 

後來,我發現…

每個人藉由旋律得到的感受都不一樣,

音樂的力量遠大於文字及言語!

這就是我們做音樂的理念,

希望聽者可以得到屬於自己的啟發。

 

投入生命教育,

把時間留給更需要我的人

 

去年,我投入了 12所學校的生命教育,

也教導視障孩子學音樂,

即便學校的經費有限,我仍然想做。

我覺得只要我還有一點點能力,

我希望身障者不是只有被支持、

被同情憐憫、一輩子被幫助,

我還能幫助別人、回饋社會。

所以特別想把這力量擴展出去。

 

我的父母,我的根源,

我想成為他們的驕傲

爸媽一直覺得對我有虧欠,

但是我感謝他們把我生成視障,

因為這個不完美,

我才有機會專注於學音樂。

因為音樂,讓我現在有一點小小的成就,

希望爸媽可以對我的小成就感到驕傲,

其實自己的兒子也很棒的!

 

把我們當一般人一樣,

自然的相處

跟別人一起吃飯的時候,

別人都會問文君說:柏毅要吃什麼?

文君就會直接問我說:柏毅你要吃什麼?

其實,我都聽得到呀!

一般人不瞭解視障者,

所以一舉一動都非常地小心翼翼,

但其實不需要特別小心,

把我們當一般人相處就好,

多了一層顧忌反而讓交流多了障礙!

我即使看不清楚,

也可以用聽的、用觸覺來感受、來學習!

 

 

樂觀積極面對自己的不完美,

沉浸在悲傷中,只能品嚐苦澀,

跳脫悲觀,才能擁抱太陽,

感受溫暖的氣息!

找到自己的熱情及自信很重要。

很多人執著在自己弱的部分、受障礙的部分,

侷限在裡面,一直告訴自己我不能做什麼,

但卻很少去想說我們能做什麼。

要想因為這個障礙,我們能做什麼,

其實還有很多可以做的。

很多時候就是這樣,

心態一轉,眼界就開闊了。

何必一直禁錮自己?

當你坦然的面對自己,

你將會發現自己擁有的還有很多。

 

 

 

讓我們來聽聽Life樂團的表演,真的很精采!(點圖即可觀看)

 

採訪時,柏毅分享過一段話,讓人印象深刻:

「視障朋友的燈 天生或後天被關掉了,

但是人生遇到停電時,該就此停頓嗎?

還是繼續過更精采的人生呢…? 」

柏毅的生命故事,帶給我很大的震撼,

或許 輸贏沒有絕對,只是一念之間,

如果你總是選擇放棄,那便是輸了一輩子…

但如果選擇用樂觀的態度去面對,便是人生的贏家

讓我們為這位 生命演奏家吳柏毅用力地按個讚吧!

                   

(本文為 CMoney官方 編輯

受著作權保護,請勿侵權。)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