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信任的說話原則!日本 NHK 人氣主播 矢野香的 7 大「要訣」簡單,好實用... 200個台大新生 註冊完就休學,台灣的教育到底出了甚麼問題?原來他們少做了「這件事」...

豁出去了,點亮台灣的這一哩路!蔡英文:上台前,我突然想起長輩的提醒:不可以駝背...

9月 2015年21
收藏

(圖/shutterstock)

 

作者:蔡英文

 

在2012年總統大選時敗在「最後一哩路」的蔡英文在想,

一定還有沒做好的事,還沒能解決的疑惑。

於是她接受建議,回到民間找答案。

她不用趕行程,沒有任何公職身分,

她發現,一旦坐在人們家裡沙發上、餐桌前、

院子裡的板凳上,遠比坐在會議室或辦公桌後,

聽到更多。

 

這些年來,她體會很多事,其中,

就是學習到冷靜與熱情之間……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一般來說,我們都認為政治與政策制訂者

會領導社會的改變。

不過這些年來,我逐漸體會到,

政治人物該跟社會學習借鏡的地方實在太多了。

社會可以一呼百諾,眾 志成城。

政治若落入善於計算,常難以共同成就大事。

如果我要繼續走政治這條路,我就必須期許自己,

要做那個把大家都湊在一起,

共同超越政治藩籬來做事的人。

 

對我來說,要達到這個目標,首先是必須改變自己。

從事政治工作之後,

常有朋友建議我應該要「熱情主動一點」,

很多人覺得我的個性太沉靜、太冷,缺乏渲染力。

其實,我想說的是,我並不是沒有熱情,

對於人的種種傷痛,我有著跟別人一樣多的感同身受。

不過,我總是覺得政治領導人首要的責任

是管理自己的情緒。

理由很簡單,因為,我們的情緒經過媒體報導,

會有更大的傳染力。

 

社會大眾會因為我們的喜怒哀樂而喜怒哀樂。

從事公職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是這樣嚴格的自我要求。

然而,現在的我卻有不一樣的想法,

政治人物的熱情必須用對地方,

熱情若能感染更多人來參與正確的事,

我就應該努力調整自己的角色與心境。

若打開自己能讓世界因你而更好,

那過於冷靜反而是在逃避責任。

 

 

 

 

豁出去了!

二○一三年底,我應邀參加一場為天主教

善牧基金會募款的愛心義賣活動,

現場有兩幅油畫名作要拍賣。

不過,因近年來經濟不是很景氣,相對地,

企業對於義賣活動的反應也比較保守。

 

面對一個不是很熱的場子,我應該怎麼做?

這是我那天在台上必須回答的問題。

我可以回到過去那位冷靜政務官的角色,

我也可以拿出我的熱情,

在現場豁出去地為他們募得最高的金額。

我選擇了後者。

 

我真是竭盡力氣,使出看家本領來炒熱場子,

我希望有人給我面子而大力支持。

不過,說來慚愧,事情並沒有很順利。

我看到台下一張張面孔露著疑惑的表情,

好像 是他們從沒有看過這樣的蔡英文似的。

也許是看到我賣力演出,

最後總算有長虹建設董事長出了高價,

讓我順利完成這個有意義的任務。

 

下了台,我想起台東鄭漢文校長的一段話,

他對於原住民文化的傳承,有著深深的使命。

他說,在教育界應該沒有所謂缺乏熱忱的老師,

教育現場缺乏的是一個方向,

或者周邊缺乏一種熱忱的感染氛圍,

「如果你的熱忱散發出來,別人就會跟著熱了,

像體溫一樣。」

 

 

熱情並不只是燃燒自己,而是相互照耀、相互感染,

唯有這樣的熱情才能一直持續下去。  

未來,我們要成就很多重要的事

有一次從東部走蘇花公路回台北,難得天清氣朗。

危崖逼岸,汪洋臨側,我睡意全消,

想著回台北後可以做些什麼計畫。

 

同車的幕僚突然問我:

「主席,妳以前開車環島時,都自己開這條路嗎?

很久沒開車了吧?想不想試試?」

 

我望了望窗外的藍天,搖搖頭告訴她,

不開了,每天的行程難免疲累,

而且心思總是在想其他的事,

在這種狀況下開車會有安全的顧慮,我不能出事,

我內心告訴自己:

「從接任黨主席之後,我早已不只屬於自己的了。」

 

當了黨主席之後,對那些原來很喜歡,

卻不能再做的事,我都必須忍耐。

要把心中的渴望壓抑下來,

因為,未來有更重要的事要成就。

 

不過,我並不特別。

因為,有更多的人其實早就已經默默為別人而活。

 

十一月二十八日,投票前一天。

按照慣例,這是整個選戰過程中最緊湊的一天。

 

一早我在嘉義市和雲林縣四個鄉鎮瘋狂大掃街,

中午過後趕往台中,

與中彰投三個縣 市長候選人聯合召開記者會。

記者會結束後,我再度回到南投掃街。

我沒有時間休息,也不想休息。

我巴不得這一天有四十八小時!

站在掃街車上,多一個人對我揮手,我就多一份安心。

黃昏的時候,我坐上北上的高鐵,

衝回新北市板橋車站旁,為游錫堃前院長站台。

演說之後,幾乎沒有時間寒暄,

又匆匆循著原路前往高鐵站 南下,

我在新北市只待了約半小時。

這種行程安排看起來很怪,但是,我一定要來。

游前院長在這場戰役中展現了驚人的鬥志與爆發力,

我知道即使我匆匆停留二十 分鐘,對他,

以及對所有新北市的選民,都代表了民進黨的態度。

到了台中,車子在高鐵站等我,

一行人一路驅車趕到彰化晚會現場。

夜色籠罩,時間不多了,我一定要把彰化贏下來。

 

彰化的場子很熱,這裡真的有一種即將變天的感覺。

我到了之後立刻上台講話,因為講完後,

我又得立刻前往台中參加選前之夜。

這場選前之夜集合了中彰投三位縣市長,

這代表民進黨在區域聯合治理上的決心與意志,

這次我們一定要把中台灣整個翻轉過來。

 

 

.腰桿挺直,扛起未來

當天在台中的演講稿,其實也有一些波折。

原本幕僚提出的文稿內容鎖定在區域聯合治理的細節。

前一天晚上我看了之後,覺得方向必須要調整。

於是,我要求全 部改寫。

透過電話,我把心中的想法告訴執筆的同仁,

我要改變,我希望傳達出去一個強而有力的訊息,

讓這個社會改變的能量爆發出來。

在電話那頭的回應說,他知道我的意思。

當時已經接近凌晨,

可以想見他接下來應該整晚都沒睡。

 

隔天一早收到稿子,我只做了一些修改

從彰化到台中的車上,

我一直看著碼錶反覆練習這篇講稿。

上台之前,隨行的幕僚耳提面命,

要我把情緒釋放出來。因為整個選戰的成敗,

就看這一場演講,一定要把支持者的熱情激發出來。

我點點頭,一個人站在後台,等待主持人介紹我出場。

 

那一刻,這幾個月來南北奔波、東征西討的點點滴滴、

酸甜苦辣,像幻燈片一樣迅速從我腦袋裡面閃過。

我聽到主持人叫到我的名字,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以前有位長輩常常提醒我:不可以駝背。

沒錯,這一刻,我不可以再駝背。

我一定要腰桿挺直,我是這個黨的主席,

壓力再怎麼大,我都要扛起來。

 

在簡短的開場之後,我一一介紹三位候選人。

我提到參選彰化縣長的魏明谷一路打拚的心路歷程,

我提到李文忠回到南投鄉親面前就會心情好到常保笑容,

我也提到林佳龍這十年來

在政治上的起起伏伏與經歷的人情冷暖。

 

然後,我把二○一四年縣市長大選前的最後幾分鐘,

留給那些沉默的選民以及年輕人。

我當時是這樣說: 

我相信,沉默的大多數是站在人民這一邊,

而不是站在馬政府跟國民黨那一邊。

他們沒有出來抗議,

不代表他們認同國民黨政府的所作所為。

他們其實也跟那些出來 抗議的人一樣憤怒,

只不過他們在忍耐,他們在等待,

他們所盼望的就是明天。

明天,我相信,

這些人會用他們過去這六年來的生活投票,

他們會走進投票所,一票一票告訴馬政府,

我們的生活沒有變得更好,我們才是這個國家的主人,

投票的確不需要吶喊,不需要大聲公,

但是,我們想要改變。

 

最後,我還有一點時間。

我想要特別跟我們的年輕人說。

特別是那些,還沒決定要不要回家投票,

或者是那些還沒有決定要投給誰的年輕人。

我懇請大家,這一次,請相信你們自己,

相信你們的 眼睛,相信這些年來你們所看到的。

如果你們看到的台灣跟我們一樣,明天請你用選票,

告訴馬總統,這不是我們想要的台灣,

這也不是我們要的未來。

你們的一 票,將會讓他警惕,你們的一票,

將會讓他反省。讓國民黨輸一次,台灣不會倒,

台灣只會更好。  

 

 

這一場演講,後來被《新新聞》的記者形容成:

選前之夜,全國聚焦在台北市的連柯大戰鹿死誰手,

民進黨黨主席蔡英文當晚在台中,

進行了一場大概是她個人史上最豪情奔放的演講。

那一晚,向來內斂壓抑的蔡英文,

褪去層層包覆的矜持外殼,激昂大爆發,

彷如化身成一頭強悍的母獅子,

「銳氣」千條、慷慨淋漓地向執政者發出怒吼,

再不掩飾她強烈的企圖心。那晚,判若兩人的蔡英文,

讓人驚鴻一瞥!  

 

其實,我沒有判若兩人,我也不是什麼強悍的母獅子。

我還是我,唯一的不同大概是,在那一 刻,

我知道這是我跟社會的保守氣氛宣戰的重要時刻。

整場選舉,我沒有跟任何人提過,

我身上的壓力有多大。

所以,與其說我發出怒吼,不如說,當晚現場,

我把 那幾個月來被壓抑的情緒,以及所擔心的事情,

全部宣洩出來。我好想為這個黨贏一次,

我好想讓我們的支持者快快樂樂地大聲狂吼一次。

 

抱?不抱?自然一點比較好

這場演講中還發生了一件事情,

現在講起來感覺有點幽默,

不過當時氣氛可是高度緊繃。

 

由於台中的情勢很詭譎,為了凝聚支持者,

當天下午,我們臨時決定在原先準備好的稿子裡,

加進我跟林佳龍的牽手廖婉如講話的橋段。

 

國民黨最後千軍萬馬押在台中,佳龍跟婉如兩個人,

肩膀上承受了無與倫比的壓力。

婉如很堅強,也很辛苦,

幕僚安排我在講到一個段落時,

主動走上前去給婉如一個擁抱。

這個舉動不是我的風格,幕僚怕我忘記或抗拒,

還特別在稿子裡標記「擁抱」兩個字。

 

當我講到那個段落時,從台上看下去,

很多觀眾其實都已經在擦眼淚。

我轉過身,想「依照指示」去抱一下婉如。

可是,我卻看到佳龍早已淚流滿面,

把婉如緊緊抱在懷裡。

我猶豫了一下,要不要把他們「分開」呢?

我馬上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政治還是自然一點比較好。 

 

--本文摘自蔡英文新書

《英派:點亮台灣的這一哩路》

 

本文由 圓神書活網 授權轉載,

原文出處:上台前,我突然想起長輩的提醒:不可以駝背。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