瘟疫盛行,是人民違反天理? 白砂崙時隔 18年再造王船,求神明驅災除難 別無欲無求!幸福的樣貌,是需要「設計」的,想要什麼人生,就要伸手去爭!

【柬埔寨媽媽的金耳環1】從小說台語、好讀書,拒絕媽媽要我穿耳洞的心願,只為隱藏被人側目的東南亞血緣

劉育瑄

 

 

文 / Ann

 

「害怕社會評價,

小時候會試圖活得像『台灣小孩』的模樣。」

 

有些孩子,從小學習活得「很台灣」,

讓自己的一言一行都像是個台灣人。

這些孩子擁有台灣身分證,

不僅說著一口流利的國語,

還能暢行無阻地在台語間切換;

他們的身體裡確實流有台灣民族的血緣,

只不過另一半的基因,是來自東南亞國家的血統。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這次故事的主角,

是個22歲成長於台灣工人家庭的混血女孩─劉育瑄。

 

劉育瑄這麼笨,

因為她媽是柬埔寨的

育瑄的爸爸和新移民媽媽都是工廠的基層職員,

家境並不富裕,再加上她有個柬埔寨籍媽媽,

學校的老師總是先入為主地認為,

這個孩子成績應該不好、

缺乏父母關愛、容易學壞。

上小學前媽媽對育瑄說過:

「你要努力,不然人家會說,

難怪,劉育瑄這麼笨,

她媽是柬埔寨的,她爸是殘障。」

 

難怪,她從小就認真讀書、總是考第一名,

國中就離家到台中知名升學私校就讀,

高中畢業努力取得獎學金,

獲得美國大學錄取資格,成為了美國留學生。

育瑄努力學習,

因為她不想讓工人階級的父母被看不起,

更不願被「媽媽不是台灣人」這個理由

評價自己的好壞。

她用力證明,自己的成就不是受到家庭因素影響,

她極力正名,我不是「柬埔寨的」的女兒,

我是劉育瑄。

 

成長過程,刻意活得「很台灣」

小時候育瑄不太敢將新二代的身分開誠布公,

因為她發現:「我並不是因為媽媽的身分自卑,

而是知道我的身分後,

有些人會道歉,好像問了什麼不該問的,

有些人則會尷尬地笑,深怕我因此不自在。

好像公開家裡有個外籍媽媽,

大家就會用不同的標準看待自己。」

育瑄無力反抗社會用媽媽的身分評價自己,

所以在成長過程中,

她試圖活得像大眾口中所謂台灣小孩的模樣,

徹底把媽媽的影子從身上抹去。

 

 

從小,媽媽殷殷期盼

為育瑄戴上祝福的首飾

懷育瑄時,媽媽很希望能夠生個女兒,

在還不確定肚子裡的孩子是男是女時,

就默默收集了一些專門給小女孩的首飾,

甚至去廟裡求神問卜,第一胎如果能生女兒,

她就初一十五吃素一年,

後來,育瑄出生了,媽媽按承諾地還願吃素,

但卻沒能為女兒戴上任何她準備好的首飾。

 

在東南亞,無論是華僑或是當地人,

女嬰而未滿一歲時,父母會替孩子穿耳洞,

因為小小的耳洞,在東南亞文化裡

繫著父母盼望孩子「平安長大」的期許。

但嫁來台灣做媳婦的媽媽,

卻不敢擅自替育瑄穿上耳洞,

在她一個月大時,媽媽抱她回柬埔寨探親,

親戚總慫恿著媽媽替她穿耳洞,

先斬後奏、直接穿了再說,

回去再跟老公、婆婆交代,

媽媽卻斬釘截鐵說:

「婆婆會唸,你不要亂動我們台灣的孩子。」

媽媽想等育瑄長大後,育瑄同意再替她穿。

 

但育瑄害怕社會目光,

於是極力反抗媽媽

沒想到這一等,就是十幾年的光陰。

在台灣土生土長的育瑄,

年紀還小時就知道小女孩穿金戴銀的,

很容易被人議論紛紛,

所以她總是拒絕媽媽穿耳洞的提議,

也不想戴上媽媽準備的首飾。

媽媽替她戴上的玉手鐲、銀腳鍊,

她總是偷偷在半夜扯掉,或是不經意地弄壞…

在育瑄眼中,

這些就像是一種古老、怪異的「時尚」:

「我沒有看過其他小女孩也戴著琥珀色澤的手環,

我只看過她們戴珍珠美人魚圖案的手錶。」

 

育瑄總是用怕痛作為回絕媽媽的藉口,

但在她心中真正的恐懼是

「天知道我在國小就穿耳洞會怎樣?」、

「如果我戴著耳環去上學,

老師是不是也會在全班同學面前數落我?

還是又讓我罰站?」、

「又或者會像之前一樣,

上課上到一半突然說

『柬埔寨也沒那麼落後嘛』,

還跟我對到了眼神。」

 

當時沒有人告訴育瑄,該如何面對這些想法,

年幼的她只能一個人悶著頭地想,

儘管心中對媽媽有所歉疚,

但她最終還是向台灣好孩子形象妥協。

她很害怕,

害怕戴上了耳環就不符合社會對好孩子的期待,

別人也會知道她有一個越南 / 柬埔寨媽媽,

而自己就不再是「台灣的小孩」了。

 

 

媽媽忍受閒言閒語

卻連想用她的方式愛孩子

都無法如願以償

回首過往,育瑄想起

「二十年來,她(媽媽)忍受眾人的閒言閒語,

卻連想用她的方式愛我都無法如願以償。」

直至成年,

育瑄從未對此向媽媽親口說過對不起,

但她道歉的方式是,

在十六歲時穿了耳洞、學了媽媽的母語,

就算被大眾指指點點,她也學會與自己和解:

我會問我自己,

那些評論我的人,是我該在意的嗎?

如果不是,

那我為什麼不能在耳朵上留兩個小小的位置給媽媽?

 

耳環的意義遠超過它是個飾品,

耳環象徵了育瑄與母親的母女關係,

以及她對自己的身分認同。

 

【關於我們】

《我的人生我的選擇》

是 CMoney旗下的團隊。

我們致力於報導台灣的不凡人物、

陪伴讀者關注社會議題、

運用企業力量支持公益活動,

並期待這些故事

能帶給您一些力量、善念,或一絲啟發。

 

 

更多平凡人的不凡故事:

 

本文為CMoney編輯團隊整理撰寫,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撰文者 : CMoney 編輯 / Ann)
( 首圖來源:CMoney團隊攝影)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