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淪獨居老人、孤獨死,旁人責備兒子不孝,卻不知兒子被虐的過去…接體員:沒經歷過的人,永遠不會明白 國中談戀愛錯了嗎?呂秋遠給出10個超中肯建議:沒把握就不要違逆父母

父親堅持 不急救、不辦告別式… 宅女小紅:尊重家人的遺願,活著的人會好過點

宅女小紅

 

【編聊邊看,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家人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

你會選擇急救嗎?

宅女小紅的父親在今年四月離世,

離開前,他和家人遵從父親的意願,

住進安寧病房,進行和緩照護,

而這個選擇也成為他們心中最大的慰藉。

因為有了安寧照護,

父親在人生的最後一哩路走得舒適、有尊嚴,

給了生者莫大的安慰。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文 / 今周刊

 

「現在美雲一提到安寧病房還是讚譽有加,

覺得充滿尊嚴。

很多時候久病的人會活得沒什麼尊嚴,

因為很多事不能盡如自己意,

比如沒人幫你刷牙就只能臭著嘴。

但安寧病房每天都有人來幫忙清潔,

弄得舒適乾淨,讓家屬看了都很舒心,

非常能減輕難受的情緒。」宅女小紅在部落格

寫下父親離開後的感受,

說起母親對這段照護的日子能住進安寧病房,

可說是他們能給予父親最後的禮物了。

 

父親親自簽署安寧意願書,

家人尊重病人意願

「我另一位至親過世前經歷了急救過程,

身上插滿管子,現在回想起來都是那幅畫面。」

宅女小紅憶及這段往事,

仍慶幸著父親及早告知家人他的醫療決策。

 

小紅的父親罹患攝護腺癌多年,

病情一直以來控制得不錯,

直到前年中風後身體狀況才急轉直下。

「爸爸很愛吃,很愛『趴趴走』,

癌症轉移導致反胃,加上中風不良於行,

他常常說死了就是解脫。」

這些年小紅經常和先生、小孩陪著爸爸上館子,

「他愛吃烤鴨,只要爸爸精神好,

就推著輪椅帶他吃好料。」

年輕時忙於生意打拼,

直到爸爸老了、病了,

反倒是一家人相處最多的時光。

 

 

「有一段時間,癌細胞堵住淚管,

眼睛腫得厲害,只能躺著的他,連電視也無法看。」

當時醫師告知有自費藥可緩解症狀,

但一個月得耗費高達 10萬元,父親堅決不用,

「他不想給小孩負擔,我們也尊重他。」

小紅摘下眼鏡,擦了擦淚水,

「與其和時日無多的病人爭執,

為何不讓他自己決定?」

父親久病多年,今年 2月初,

醫師請親友都到醫院,連同爸爸也在場,

「他建議我們,直接掛安寧科,

讓爸爸感覺到身心舒緩,而不再做侵入性醫療。」

 

因新冠肺炎之故,

院方建議先做居家安寧照護,

「爸爸知道自己來日不多,

就預立安寧緩和意願書。」居家療護期間,

來家裡協助的照護員細心叮囑該如何照顧病人,

建議家人購置有輪子方便推動的馬桶,

也可以申請免費租借輔具,

「甚至留 line給我們,照護真的非常細微周到。」

不過,到了 4月初,

小紅父親因癌細胞轉移疼痛難當,

遂申請入住淡水馬偕醫院的安寧病房。

 

 

住進安寧病房,

體會到這是最正確的選擇

小紅的父親是榮民,長年都習慣到榮總就診。

「因為考量就醫地點方便性,

我們老家在淡水,首選就是淡水馬偕。」

父親最大的疑慮就是:這樣是不是要花很多錢?

「我們住健保房,爸爸到月底離開,

最後結帳金額只需自費 4千多元。」

結帳時嚇了一跳,

沒想到這近一個月的「頂級」照護,

健保多數都有給付,

「這次照護爸爸的經歷和這樣的 VIP醫療品質,

讓我決定下半生都要為安寧療護代言(握拳),

但有人要找我嗎!(笑)」

小紅本人帶著鼻音說出很宅女小紅的這段話,

鏡片後的雙眼仍是紅通通的,幸好假睫毛沒有掉下來!

 

由於新冠肺炎管制,

小紅的母親成了 24小時住在醫院的主要照護者,

其他家人都只能在特定時間探視,

「如果沒有這場全球性傳染病,

聽說安寧病房是很熱鬧,

家屬隨時都可以圍一圈在病人旁邊。」

 

除了探視時間限制,

僅僅是入住第一天,

全家人都感受到能做這個決定真是太好了!

整個環境非常舒服,

「爸爸沒辦法把話說得很清楚,

護理師卻能把他的需求都一一照顧到。」

從修眉毛、刮鬍子到清舌苔,

甚至幫爸爸清洗貼身部位,

讓因病憔悴的他看起來乾淨又體面—

光是這樣的日常清潔護理,

就是連家人也無法做全、做到位。

 

 

又由於使用止痛藥的關係,

小紅父親多數時候就是休息睡覺,

「他大多時候是昏昏沉沉,但醒來也不喊痛,

整個人看起來乾淨又舒服,

在護理師的照顧下,爸爸過得很有尊嚴。」

小紅說,安寧病房門口貼著

「讓活的人不留下遺憾」的標語,

她看著就像在自家臥房睡著的爸爸,

身上只有氧氣管,而且要隨時取下也可以,

「這樣的醫療處置,

跟在急診室或加護病房真的差異很大。」

 

主動詢問身後事,

爸爸坦然以對

「安寧療護不是在等死!」

知道父親罹癌後,

家人有討論過如何照護,甚至身後事嗎?

小紅提及,爸爸得了癌症已數年,

直到病況控制不住才讓子女知道。

「我一直覺得女兒很貼心,

這幾年總是有空就問爸爸想吃什麼、想去哪裡,

只要有時間,我一定陪爸爸。」

小紅想到自己是「包生男」的網紅,

但遇到家人生病,好像還是女兒管用!

不過,兒子的好處是,可以跟爸爸有話直說。

 

「弟弟直接問爸爸後事要怎麼處理,

我爸很平靜的說不要告別式,

也不做頭七,火化後就花葬。」

能開誠布公攤開來講最好,

家人不用去猜病人想做什麼,

「我媽媽是很迷信的人,

但聽到爸爸說了這些,

就毫不掙扎完全照他的心意去實現。」

 

 

在安寧病房期間,小紅兩個姊姊都在國外,

如果特地回國還要隔離,

大夥兒就天天用視訊跟在病房的爸媽聊天,

天南地北地聊,好像就在彼此身邊。

「末期病人有他的生命期限,

健康的人的身心狀態也很重要!」

爸爸叮囑姊姊們待在國外別回來,

家人們在很坦然的狀態下陪爸爸最後一段路,

「還好有問清楚爸爸的遺願,

我們照著去做也舒服。」

她建議大家不要忌諱去跟病人談他想做的事,

「會難過都是活著的人,

照著爸爸的心願走,就是讓活著的人好過。」

 

感謝安寧病房醫護人員,

讓父親活得有尊嚴

光是行禮如儀維持父親的整潔舒適,

這樣的安寧照護,就讓小紅家人感激涕零。

「爸爸是 4月底離開,

因為之前已通知過兩次他可能彌留的消息,

我們也往醫院跑了兩回,

等到最後這一次,晚上 7點多,

大家還在視訊說笑,不久媽媽準備去洗澡,

就看到爸爸大大喘了口氣,

護理人員在第一時間趕緊過來。」

小紅媽媽事後回想,爸爸應該那時就離開了,

「可是我們趕到時,護理人員顧念家屬心情,

告訴我們:『伯伯還在。』」

說到這,小紅忍不住哽咽,

「我們知道這是善意的謊言,

很感激他們這麼溫柔體貼。」

 

留下愛,好好說再見

 

護理師為爸爸換上日常衣服,

還為他刮了最後一次鬍子,

「媽媽到現在還很感謝護理師們,

他們奉獻出無比的耐性與專業,比家人做得更好!」

小紅回想,爸爸走的前幾周心情都很平靜,

「我把自己能為父親做的事都盡量做到,

在我看來,

安寧療護這段時間存在的最大意義,

就是讓活著的人更容易放下。」

爸爸住在有 5個床位的健保房,

鄰床病人來來去去,

在小紅眼裡,也像是一種平靜面對死亡的預習。

 

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媽,

經常在臉書分享自己步入 40歲心態如何的宅女小紅,

經歷父親這段人生最後一哩路,

也開始考量是否要加買保險,

「包括我媽媽,我們開始思考的,

就是不要帶給別人負擔,

因為爸爸一路走來也是這樣對待我們。」

她抹抹眼淚笑道,「以前爸爸還很健康的時候,

就經常說老了就直接把他送到養老院。」

父親永遠在為子女著想,

謹記著不成為家人的負荷,

「這也讓我更了解身體健康的重要!」

 

訪問末了,小紅收斂起笑容,語重心長地說,

有時外出看到外籍移工推著行動無法自理的長者出來,

她更深刻體認到,

「沒有人喜歡不自由地活著。」

父親走後,媽媽開始用好的保養品,

「發現要對自己好一點。」她以為,

這都是在安寧病房接收到的正面能量—

不但讓逝者有尊嚴地離開,

更照顧到了家屬的心理健康,

這是安寧療護存在

非常重要的價值!

 

最後,小紅在臉書寫下這段話分享她衷心的呼籲,

「記得,安寧不等於你放棄了親人推他去等死,

而是希望他安定安穩

有尊嚴的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啊!」

 

看更多動人好文:

 

本文摘自《留下愛,好好說再見》
出版社:今周刊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責任編輯 : CMoney 編輯 / Lulu)
(圖/今周刊)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