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沒有「跨不過」的難關,只有「放不下」的自己! 讀懂了,就海闊天空… 「對不起,媽媽不能替你痛…」 她在兒子臨終前的最後一段話,讓人懂了:放手,是最深的愛

兒子兩歲過世、捐出眼角膜,助兩個孩子恢復視力… 他手臂刺上兒子畫像:「提醒自己去幫助更多人」

9月 2020年1
收藏

器官捐贈

 

文/王琬

 

在死亡面前,

除了悲傷,我們還能有什麼選擇?

 

可暘是叢天龍的第三個兒子,

兩歲那年,在一場心臟手術後離開人世,

叢天龍決定捐出可暘的眼角膜。

在失去孩子的當下,

要做出器官捐贈的決定並不容易,

但對他來說,

孩子離開,做父母的人都有私心,

他的私心是他希望可暘活下去,

但如果事情無法扭轉,

或許他該做的,

是讓可暘用不同的方式繼續活著。

後來,可暘的眼角膜幫助兩名幼童重見光明。

心還是會痛,但現在的他是這麼深信著:

「孩子把時間還給我,

是為了要我去幫助更多人。」

 

 

可暘出生時,

第一個接住他的人不是醫師,

而是爸爸。

想起當時的情況,

叢天龍臉上罕見出現驕傲的神情。

那是他的第三個孩子。

 

帶著心臟病和唐氏症

來到他們身邊的天使

可暘有先天性心臟病,法洛氏四重症。

他上網查資料,做無數功課,

確認這個病可以治之後,

就決定把可暘生下來,

心想既然孩子選了他們做父母,

就是種緣份吧。

他當時不曉得,可暘出生後沒多久,

就會被診斷出唐氏症,

吃飯、說話、走路都得花上更多心力,

歲月從此在可暘身上慢了下來。

當然也曾有過很多的不安和心慌,

但後來證明,

可暘是個吃好、睡飽,就容易滿足的孩子,

想起他天真無邪的笑容,

叢天龍的胸口總是暖暖的。

器官捐贈

(想起可暘,腦海裡浮現的總是他清澈的雙眼。 )

 

兩歲後,醫師建議他們讓孩子開刀,

解決心臟問題。

他雖然捨不得可暘受皮肉痛,

但想著孩子的未來,

總覺得開刀是最好的選擇。

手術那天,他在手術室外守了一整天,

等到醫院長廊上空無一人,

才盼到醫師一句「手術成功了」,

叢天龍懸著的心終於落了地,

帶著疲倦回家短暫休息。

兩個小時後,他接到醫院打來的電話,

說可暘的血壓血氧一直掉,快要不行了。

要急救嗎?要裝葉克膜嗎?

在那個當下,叢天龍再多猶豫一秒,

孩子可能就會這麼走了。

 

延伸閱讀:「對不起,媽媽不能替你痛…」

她在兒子臨終前的最後一段話,讓人懂了:放手,是最深的愛

「不管發生什麼事,

爸爸都會陪你走到最後。」

那之後一個月,可暘住進加護病房,

胸口反反覆覆開了八次刀,

情況卻沒有真的好轉。

 

想起當時為了兼顧工作,

在台南台北間來回奔波,他突然紅了眼眶,

「我很想一直待在可暘身邊陪他,

可是 ICU有限制探病時間,

我每次進去,看他一下就趕快出來,

把時間留給可暘媽媽,

因為我覺得孩子會比較希望媽媽陪……」

從前為了工作無法時常陪伴孩子的愧疚,

在此刻折磨著他。

看著可暘小小的身體插滿管子,

手腳因藥物開始發黑,

冒出怵目的大水泡,

他的心也幾乎跟著淌血。

無法代替孩子受苦,這種無能為力的痛,

在當時只能化為一句開了口,

眼淚就要跟著潰堤的諾言。

他靠在可暘耳邊,答應他的小兒子:

「不要怕,不管發生什麼事,

爸爸都會陪你走到最後。」

 

孩子在他生日那天離世了

他卻把這視為一種禮物

有次他和可暘媽媽剛離開病房,

在搭電梯時,他突然說:

「我有一個很強烈的預感,

可暘會在我生日那天送我很棒的禮物。」

是什麼禮物,叢天龍並不知道,

但那是身為父親的直覺。

半個月後,他們不忍心再讓可暘受苦,

降低了所有藥物,

沒多久,孩子就這樣離開了,

他們決定捐出可暘的眼角膜。

「可暘要去手術室,是我抱著他去,

捐贈結束,護理師要用病床推他,

我也說不用,我抱著他去太平間床上躺好,

這是我答應他的事。」

叢天龍是可暘來到世上,

第一個接住他的人,

可暘走了,他也必須接住才行。

器官捐贈

(叢天龍實現對可暘的諾言,親手抱著他去太平間。 )

 

他深愛的小兒子就這麼離開了。

那天是六月十日,叢天龍的生日。

後來,他把可暘的笑容刺在右手手臂上,

一旁有顆燦爛的太陽,

最後烙上可暘出生和去世的日期。

當時說的生日預言,居然是兒子離世,

這還能算的上是禮物嗎?

叢天龍沒有絲毫懷疑,

「孩子出生後,父母是他的老師,

後來我才知道,無形中,

孩子也是父母的老師。」

所謂的禮物,是他終於懂了該怎麼付出。

 

器捐,讓孩子有機會

用另一種方式活下去

他承認,自己從前是個自私的人,

但可暘出生的這兩年三個多月,

有太多太多陌生人無私地給予協助,

就連最後那段日子,

病房裡照顧可暘的護理師們

也把可暘當作自己的孩子,

和他們一起心疼落淚,

叢天龍打從心底感激這一切。

是可暘讓他懂了怎麼接受別人的幫助,

怎麼不求回報的付出,他變得尊重生命,

知道原來這世上有一種愛是超越了疾病和缺陷,

是即使知道會被拖慢了步伐、會辛苦,

還是要全心全意、義無反顧去擁抱另一個人。

 

器官捐贈

(可暘還在的那兩年多時間,有過很多幸福的片刻。 )

 

可暘離世後這一年多的時間,

他回到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當志工,

和每一個反對器捐、

忌諱談論生死的陌生人分享可暘的故事,

而那些原本冷漠的臉龐,

大多會在看見他右臂上的刺青而變得溫和。

他會跟那些人說:

「孩子離開,做父母的都有私心,

我的私心是我希望可暘活過來,

可是我知道,事情不能扭轉,

我只能用不同的方式讓他活下去。」

 

器官捐贈對叢天龍來說

是種慰藉嗎?

他沒有思考便搖頭。

失去孩子的傷痛不可能因任何事而撫平。

但當他知道可暘的眼角膜捐給兩個小朋友,

他總會忍不住想,

那兩個孩子會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光明,

會比其他人更熱愛生命,

他們終於有機會孝順自己的父母,

甚至願意做更多善事,去幫助其他人。

 

很多人會跟他說,照顧特殊兒很辛苦,

可暘離開了,日子會過得比較輕鬆,

但他聽了,只是紅著眼眶,聲音顫抖著說:

「這不是我想要的,

我本來應該要一輩子辛苦……」

他只能這麼認為,

既然孩子把時間還給他了,

他就應該要為孩子做點什麼。

現在的他,平日工作,

假日在不同協會擔任志工,

為了照顧兩個兒子,

生活總得繼續前進。

 

還是會時常想起可暘

但他把思念藏得很深

他把淚水藏在每一次下班後,

獨自騎機車回家的路上,

把想說的話,藏在每一次遇上有趣的事,

就忍不住脫口而出的

「要是可暘在這裡就好了」。

後來,可暘的骨灰,灑進無邊的大海,

沒有病痛的束縛,終於能自在的飛翔。

想到這裡,他的心似乎就暫時不那麼痛了。

器官捐贈

(代替可暘活下去的孩子們,一定也會過得幸福的。 )

 

在生死面前,我們都顯得渺小,

失去越是深愛的人,

心就會留下越難以癒合的傷痕。

器捐是種大愛的行為,

要在痛失親人的當下做出這個決定,

需要極大的勇氣。

但肉體終究消逝,只有靈魂會永存,

器官捐贈讓我們有機會

在死亡面前不只是束手無策。

這是我第一次紅著眼眶完成的採訪。

親愛的可暘,謝謝你所帶來的一切,

如果有機會,我也很想親眼看見你溫暖的笑容。

 

本採訪與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合作。

支持器捐,一起簽署器官捐贈同意書:https://www.torsc.org.tw/

 

更多平凡人的不凡故事:

 

本文由 CMoney 團隊採訪報導,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採訪編輯:王琬)

(圖片來源:侯秀賢/CMoney影音組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