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會讀書才能成功?成績差的他 發起人道救援,從被放棄的學生 成為 10 大傑出青年! 「為何爸爸生前愛吃肉,死後卻只能拜素的?」殯儀館接體員 感嘆寫下故事:到底怎樣才叫「孝順」?

「女生說不要就是要」、「我看她好像很享受」心理學家:千萬不要 讓孩子從 A片中學習性教育!

 

【編聊邊看,我想讓你知道的是】

前陣子發生衛生局女職員

被強暴後墜樓身亡事件,

震驚了社會。

熟人性侵是最常見的性侵之一,

卻有人被性侵後愛上對方,

這樣的愛是愛嗎?

其實這是被害者保護自己的心理機制,

看看心理師是怎麼說的。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文 / 陳雪如Ashley心理師

 

性侵,是權力不平衡的彰顯

「你知道新北市衛生局女職員的事件嗎?

到底為什麼當初被強暴後,

女生要選擇原諒這位強暴她的人,甚至愛上他?」

朋友不斷追問著我,想知道這是甚麼心理。

 

這樣的事件,已經不是第一次上新聞了。

房思琪事件,已經讓社會震驚過一次。

為什麼這類事件,層出不窮?

 

性侵,其實是權力極度不平衡的一種彰顯。

無論是房思琪事件,

或這次新北市衛生局女職員事件,

都是發生在一種上對下的關係中。

 

我們不太會看到下屬性侵長官的新聞、

也不會看到學生性侵老師的新聞。

但時常耳聞,

老師自認為在談師生戀,性侵學生。

更時常看到,長官對下屬的性騷擾。

 

例如,當指導教授對底下研究生說:

「我要給你論文研究資料,

我在妳家樓下了,

妳開個門,我拿上去給妳。」

女研究生覺得單獨跟男教授相處不妥,

找藉口告訴教授:

「我身體不舒服,

我下次去學校再找老師拿好嗎?謝謝老師。」

 

結果,教授一聽,

跑去買止痛藥,堅持要送上樓給女學生,

試問,學生還敢拒絕指導教授嗎?

不會有學生敢對教授大吼:

「我就是不想讓你上來,你聽不懂人話嗎」?

 

日子久了,教授開始覺得女學生喜歡他,

才會開門讓他上樓、跟他獨處,

偶爾肢體碰觸到了,

女學生似乎也沒有明顯閃躲,

某天,就跨越師生界線,性侵發生了。

 

 

A片傳遞錯誤的性教育

通常,性侵事件,大多是熟人所為。

這位性侵自己的熟人,

可能是鄰居大哥哥、

總是幫助自己的同事、

仰慕的師長、上級......。

正因為是熟識的人,所以信任。

但這個信任卻被破壞,瞬間天崩地裂。

 

「女生說不要就是要」

所有A片情節都是這麼演的。

女生被性侵當下的拒絕,

被視為欲拒還迎。

「很多言情小說的開場,

都是從女生被強暴開始啊!」

 

我鐵漢柔情,我霸道總裁看上她,

是她的榮幸,

她應該覺得自己是小說女主角,

鳳凰飛上天吧!

 

學校不足的性別教育,

大家都從 A片或言情小說中惡補,

許多言情小說的劇情,

都是從女主角被霸道總裁強暴展開。

A片更不用多說了。

 

這,就是我們學到的性教育。

 

有生理反應

不代表心理有意願

在 21世紀的現代,

許多人真的認為,我喜歡一個人,

就性侵對方,對方就會愛上我

(甚至他們沒意識到,

自己的行為已經是性騷擾甚至性侵害,

自以為是浪漫、談戀愛)

 

「但她也沒太強烈掙扎啊!

她笑著說不要,我看她根本是半推半就。」

不,女生說不要就是不要,

她沒出現太強烈反應,

是因為一個信任的人,

對她做出這樣的事情,她傻住了。

尤其當侵犯者是權威人士的時候,

更不敢太過強烈拒絕。

 

試想,如果這位衛生局員工

在當下賞了侵犯她的執行長一巴掌、

報警叫來警察,她在職場會被惡搞成怎樣?

 

「妳說她被性侵,但過程中,

她也有生理反應啊!我看她很享受嘛!」

這更是錯誤觀念!

生理反應跟心理反應是分開的!

即便當下有生理反應,

那純粹是因為受到刺激自然產生的反應,

不代表自己心理上是想要的!

 

 

侵犯者不需要自我反省

令人遺憾的是,

許多侵犯者不知道這點,

甚至許多被侵犯者,

自己也不知道這點。

 

當她們被侵犯後,會開始自責,

想著:「我身體有反應,甚至有高潮,

那我可以說自己是被性侵嗎?」

我再說一次,

是,妳就是被性侵了,

即便妳身體有反應,妳還是被性侵了。

 

「可是,他是我這麼仰慕的長官,

他怎麼會突然對我這樣?

是不是我哪裡有問題?

我讓他誤會了嗎?是我的錯嗎?」

被侵犯者,開始不由自主的思考,

是不是自己也有錯?

其他人知道這件事情,

會不會指責問題出在自己身上?

 

不,不管妳打扮再美,穿得再短再辣,

也沒人可以不尊重妳的身體,

在妳不願意的情況下,

碰觸妳身體的任何地方。

摸手、摸大腿、摸胸等等,

只要妳覺得不舒服,

就有權力制止對方這麼做。

 

「那是不是我拒絕的不夠明顯,才讓對方誤會?」

不,當妳說不要,就是不要,

不管說的再溫柔、再小聲,

不要就是不要,是對方沒有尊重妳。

只要對方的碰觸,讓你覺得不舒服,

就可能構成性騷擾。

 

「那為什麼被性侵後,

我竟然開始跟他交往?」

因為妳無法掙脫。

前面提過,強暴發生,

常處於權力極度不平衡的情況下,

當一個權力地位比妳小很多的人要侵犯妳,

妳可以輕易拒絕,

但當面對權力地位比我們大很多的人,

我們即便婉拒,對方也可以無視。

 

一次次的婉拒被無視、

一次次的界線被侵犯、

身邊的人都說是妳的錯、

說妳色誘長官,

妳處於一個極度弱勢的環境中,

而且這環境被侵犯妳的人所支配。

 

除了職場環境之外,

如果再斷絕妳跟私下其他人際的互動,

更可以挾持妳的心理,

讓妳產生「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作用,

讓妳的世界中,

只存在一種聲音、只存在一個王。

 

所有聲音都告訴妳,

是妳的錯的時候,

妳還能堅持自己沒錯嗎?

很難很難。

我們都需要情感、都需要人際、

需要被認同跟肯定。

那妳能脫逃這樣被侵犯者一手創造的世界嗎?

脫離這扭曲的世界?

沒辦法。

妳可能冒著失去工作的風險,

在社工界永遠混不下去。

 

「都是我的錯」

「我可能也喜歡他吧」

「我被玷汙了,我好髒」

「髒掉的抹布,只能任人擺佈」

 

痛苦太過巨大,被信任的人傷害,

世界毀滅、所有的人都說是自己的錯、

人際被斷絕、孤立,

更讓人產生自我懷疑,

最後,價值感全無,這時候,

信任、依靠那個侵犯自己的人,

是最不痛苦的選擇,

也是最能解釋一切的選擇。

 

 

女人需要純潔

是一種文化纏足的現象

甚至,在許多案例中一再發生,

自己的孩子被性侵了,

父母卻叫孩子嫁給那個性侵自己的人。

 

這是一種文化纏足的現象,

認為女人需要是純潔的,

只要被玷汙,就得嫁給玷汙自己的那個人,

尤其那個人還是總裁、大老闆、醫生等

有權力地位象徵的時候,

有些父母甚至會覺得自己女兒撿到寶被看上。

 

「媽,其實我小時候曾被鄰居大哥哥性侵過。」

「妳當時怎麼不說!

人家現在是大老闆,

好可惜,妳要說了現在就是老闆娘了!」

 

而性侵,不只發生在女性:

「兄弟,我好像被隔壁大姊姊性侵耶!」

「靠!那不是爽到你嗎?」

即便是男生,也會被性侵,

無論男女,都保有身體自主權,

如果不想要,就是不想要。

 

「性」不是一件骯髒、隱晦的事情,

而是一件需要被正確教導的事情。

不要讓孩子從A片、

從言情小說學習錯誤的性互動,

更不要獵巫,

認為是被侵犯者做了甚麼才發生這樣的事情,

尤其職場中,正視職場性騷擾問題,

別總想著要把問題壓下來,

壓出的,會是一條人命。

 

 

本文由 陳雪如Ashley心理師 授權轉載,原文 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責任編輯 / Stella )

( 首圖來源 / shutterstock )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