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做家事,是丈夫的責任,不是媳婦的義務!(男人、女人都該看看...) 你的人生,不要被人「說」爛了!只要做好這 3件事,不須過度在意他人眼光

上吊身亡、腐爛屍體,全都由他接手!見過上千具遺體「接體員」大師兄:越接近死亡,越能感受生命意義

11月 2019年29
收藏

 

 

在殯儀館工作 2、3年

他見過上千具遺體

自殺、兇案、意外、孤獨死、無名屍

都交到他手上,由他帶回殯儀館

他是「接體員」,大師兄。

 

接體過程中,他見了形形色色的死法

「吊死叫盪鞦韆、跳樓是小飛俠、

腐屍是綠巨人、燒炭是小黑、無名屍是長老。」

看慣這些畫面

他認為最可怕的不是死亡

是那些留下來的人的反應

面對喪禮上的遺憾、痛苦

甚至人性的善與惡

他擔任旁觀者的角色

在 PTT媽佛版寫下系列文章

「接體員大小事」受到廣大網友支持

集結成《你好,我是接體員》、

《比句點更悲傷》兩本書

他用幽默輕鬆的筆調

描述大部分的人不敢正視的「死亡」

寫出殯儀館笑中帶淚的荒誕故事。

 

什麼樣的機緣,讓他當起接體員?

當了三年接體員,如此接近死亡的他

又是怎麼樣看待這件事呢?

 

 

(贊助商連結...)

 

在父親的喪禮上

感受到殯儀館的寧靜

大師兄的書中寫滿別人的故事

卻能在片段中找到他自己的人生經歷

讓我不禁對他個人故事感到好奇

他出生時正逢台灣經濟起飛

父親開工廠、搭鷹架,家境還算優渥

但父親好賭,把家裡的錢賭光

年幼的他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壓力

因為家中不時有人來討債

要他對債主說謊

或者他在麥當勞點餐時

發現錢包裡僅存的500元被爸爸偷了

感覺被羞辱的他,當眾哭了出來。

大男人主義的爸爸甚至會動手打媽媽

最後在大師兄國中時

因為爸爸欠下太多錢而離婚

剩下妹妹跟自己與媽媽同住。

 

不料,在大師兄大學的時候

父親卻中風了

不喜歡復健的爸爸病情一拖再拖

他說,一直以來

給家人帶來困擾

好像是爸爸快樂的泉源

但父親終究是父親

他擔起照顧爸爸的責任

到醫院學習跟看護相關的知識

爸爸往生後

他也繼續留在醫院當長照看護

然而在爸爸的喪禮上

他發現自己喜歡殯儀館裡寧靜的氣氛

就在因緣際會下

到殯儀館當起接體員。

 

比起看護,

做接體員反而讓他更自在

在醫院裡,儘管他再認真對待病患

還是會被他們或家屬責怪

曾經因為擔心一位老伯伯半夜抓傷自己

把他固定在病床上

最後他卻失控一拳打在大師兄身上

當下他氣得握緊拳頭卻也無處發洩

這種狀況不時上演讓他感到灰心

可是在殯儀館,只要努力

就不會在夢裡被客人投訴

他打趣的說:「面對大體,

如果他打我一拳,我也算了!」

 

 

可怕的不是往生者

而是家屬的反應

當接體員至今快三年的經歷

大師兄見過各種死法

血肉模糊的、身體腫脹的、支離破碎的

那些畫面並不讓他畏懼

真正讓他感到害怕與感慨的是

活著的人那種聲嘶力竭、絕望的眼神

哭倒在過世子女旁堅持解剖

放不下的父母、

子孫滿堂送走家中摯愛的長輩、

跟往生者早已互不往來

拿乖乖桶裝骨灰的冷血子女、

不讓同志請侶探視,最後終於心軟的家屬

毒蟲弟弟終於扛起責任要幫父親辦後事

最後卻拿走要給葬儀社的錢…

留下滿滿的黃金與鈔票死在家中的退撫軍人、

在告別式上爭奪遺產更是常見…

 

這些過程裡

他看到深情道別的時刻

也看見財富如何引出人性的黑暗面

而深刻體悟到活著要懂得享受生活

別把身外之物看得太重

看著躺在床上的百萬富翁,他總感嘆:

「我現在還可以走,就已經贏過他們了。」

身材壯碩的大師兄有著一顆柔軟的心

每當看到令人不捨的道別時刻

他總會在一旁默默流淚

他當個稱職的旁觀者不主動給建議:

「因為你永遠不知道

他們背後的故事是什麼。」

 

(翻攝自《比句點更悲傷》)

 

遺書寫的

是說不出口的遺憾

在最靠近人生的盡頭

他看清了人生百態

當然遺書也沒有少看過

前陣子他接到一個老榮民

他在大陸其實有老婆小孩

但是回家鄉探望時找不到他們

於是決定終身不娶

直到他往生時身邊一個人也沒有

幫他整理房子時發現桌上有很多信

那不像是條理分明的日記

像一篇篇雜亂寄不出去的信又像遺書

上面寫滿他對老婆小孩的想念

還有人生尚未完成的事情

寫成厚厚一疊堆在桌上

一天天數著日子

不知道死亡何時到來

同事問大師兄這算不算遺書

他無奈的說如果沒有人看到

只能算是廢紙吧

不知道這些該寄給誰?

也不知道是要寫給誰?

 

另外是一對雙屍案

他們是一對母子

孩子照顧母親很長一段時間

直到有一天兒子心肌梗塞身亡

媽媽無人照顧餓死在床上

才發現其實兩人都有留下遺書

兒子寫著他照顧媽媽已經疲憊到想自殺

媽媽的遺書寫下如果有天她自殺

絕對與兒子無關,請大家不要責怪他

但是到最後,她連自殺的力氣也沒有了…

 

得知此事的大師兄感嘆:

「這件事情唯一的解法,

一定是其中一方生命結束了才是解決…」

所以也許遺書

是寫下沒有勇氣說出口的話

與心中最深的期許。

 

 

兩封交到大師兄手上的遺書

再見面時已經是冰冷的遺體

其中他最深刻的兩封遺書

是交到他手上的遺書

某天他們接獲一具跳樓自殺的遺體

她留的遺書上面誰都沒提到

只留下一句「大師兄來接我」。

接到通知的大師兄一看到

才發現是之前在 PTT上認識患有憂鬱症的網友

她時常在網路上跟大師兄談心

他們相約吃飯聊天

發現她的精神狀況很差

大師兄一如往常當個聽眾

適當的給予一些協助的管道

比如張老師、教會..等等

他也告訴她

人生的功課要靠自己處理

其他人沒有辦法幫她完成這些課題。

 

後來她開始找工作

也會問問他的建議

之後她不再聯絡大師兄

開始在臉書上分享生活點滴

也分享跟男友出遊的照片

大師兄以為她生活逐漸步上軌道替她感到開心

沒想到最後居然在這種情況下再次見面

看到她,他完全無法接受的崩潰大哭

曾經求助於他、願意與他分享生活的人

現在卻只能躺在那裡…

那幾天,大師兄都會去她的靈前

上一炷清香、送她花,告訴她:

「希望妳下輩子可以過得快樂。」

 

自殺未遂的少女

接著,他從手機殼下拿出一封遺書:

「對不起做了這個決定,

我試過好多方法,

但依舊沒有辦法讓自己不再痛苦,

對不起把這個痛苦轉移到家人身上。

....

….

我愛你們 我愛我家人

其實 我好想被救 好想好想」

 

(攝影 / Stella)

 

這封遺書同樣來自一位網友

她把大師兄約到家裡

用虛弱的聲音接起電話:「你到囉..」

打開門後

看到家裡一團亂與滿地的鮮血

浴室裡甚至放了一臉盆的血

原來她剛剛在家試圖割腕自殺

回憶起當時,大師兄說:

「我想說靠,

我第一次跟割腕活著的人講話。」

幫她包紮後,問她為什麼要自殺

才發現她生活也過得非常痛苦。

之後大師兄幫她清理地上的血跡讓她休息:

「反正我也是專業的。」

 

那陣子因為大師兄家庭發生變故

他們甚至相約燒炭自殺

所幸沒有成功

後來,那位女孩又試圖自殺好幾次

卻都哭著回來說沒辦法

直到最後一次

她說想跳河

大師兄說太冷了沒辦法陪她

於是她吞了十幾二十顆的安眠藥

留下遺書

把家裡所有物品都打包叫他幫忙處理掉

就騎摩托車離開了

大師兄以為她不會再回來

最後,她還是回來了

但這次她下定決心不再自殺,好好生活

最後大師兄告訴她如果要好好生活

需要有個人照顧可以考慮他

那女生則告訴他:

「沒有沒有,沒有這個考慮。」

他又氣又笑的說:

「幹,結果隔兩個禮拜就給我交新男朋友!」

 

死亡有時候是種解脫

看著大師兄

神情自若偶爾還能幽默看待這件事

我問了他對自殺與死亡的想法

他說不知道這樣說對不對

可是他覺得

有時候自殺不一定是壞事

每一個人的行為都是自己的選擇

竟然選擇那麼劇烈的方式結束生命

也許這條路,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

已經放棄自己的人

是無法好好活在這世上的

或許現在離開

下輩子,他們會過得更好。

他認為不要把死亡想得太可怕,

那可能是種解脫。

 

(翻攝自《比句點更悲傷》)

 

人生不需在意長短

只需要精彩

也因為看過好多的失去

讓他現在調適失去的心情比一般人來的快

他養了10多年的兩隻狗狗過世了

雖然真的很難過

但想想,這或許對他們來說是最好的

他只輕輕地告訴他:

「下輩子繼續當狗,當人不好玩,

當狗多爽,不用為了俗事而煩惱,

但是要記得,遇到我的時候要來跟我相認,

你一個眼神,我就知道是你,

我會繼續養你讓你過爽日子的。」

他沒有留下骨灰

想讓他們好好的去另外一個世界

才能完整展開下一段精彩的旅程。

 

現在,他把死亡看得輕輕的、淡淡的

問他有沒有最理想的死法

他說:「我希望醫生告訴我

我還有多少時間可以活,

聽到這句話我就很開心,

因為我不打算結婚,

紅的收不回來,白的我也花不到,

所以如果我知道我剩下多少時間,

我一定要先把白包收一收,

環遊世界給朋友看。」

 

對他而言

喪禮是放下與重新開始

有時他能體會到為什麼有人說

生命要在最綻放的時候結束

雖然有些極端

想了想,可不是嗎?

或許生命就該停留在最燦爛的時候。

但對大師兄而言

他至今最大的體悟是

珍惜當下、享受生活

人生最重要的是精彩跟快樂

長度則是其次。

 

看著他的書

面對人生最沉重的課題

他用暗黑系幽默輕描淡寫死亡

好像能陪伴某些悲傷的時刻

我問他如何學會走出失去的傷痛?

他莞爾一笑:

「我真的答不上來,

頂多只能說放寬心這種屁話,

因為我只會處理死人的問題,

不會處理活人的。」

恩,果然是大師兄。

 

更多大師兄的故事寫在 >>《比句點更悲傷》

 

看更多故事,給妳人生一點啟發:

 

本文由CMoney團隊採訪報導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首圖來源:CMoney攝影/shutter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