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女兒都離家後,張鈞甯母親 道盡父母心聲:「孩子,不用帶我去哪兒玩,只要妳回家...我就很 開心!」 「我們相愛,但離婚吧...」交往 9年,她選擇 出櫃,楊大正忍痛放手:真正的愛,是讓對方做自己。

星媽 鄭如晴揭「不開明」教育秘訣:養出 才貌雙全小女兒 張鈞甯、廣告公司創意總監 大女兒!

8月 2019年28
收藏

 

作者:鄭如晴

 

瀛瀛首次離家,

帶著新鮮期待的心情

到中部的大學尋夢。

接下來的日子,

她常以電話告知,

員林的純樸民情與生活,

在她眼中那兒是美麗新世界。

這一年她如魚得水,

在愉快的創作環境中,

對未來充滿了信心。

因為地緣的關係,

從小她常出入台大校園。

升大二那年暑假,

我們建議她參加台大農推系轉學考。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建議女兒去考台大

親子關係變得緊張

「跟我所學的差太遠了,

沒興趣!」瀛瀛回絕。

 

「學藝術的人,

除基礎性的技法訓練外,

最重要的是人文的素養,

在一所比較具有歷史規模的學校,

可以得到更多的涵養!」

 

我繼續勸說:「只要進得去台大,

任何與人文藝術有關的課

都可以去旁聽,

增廣見識和知識,

對開拓自己的藝術胸襟,

絕對有幫助。」

 

「這是什麼農推系嘛?

又不是我喜歡的科系?

誰會去念!」她看了一下簡章。

 

「考得上嗎?別說大話!」我激將。

 

「好!考給妳看!不過先說好,

考上可不要叫我念!」

她顯然被激怒了。

 

「是嗎?考得上再煩惱也不遲!」

就那麼一句話,

離插班考只剩半個多月,

除了國文英文無從準備外,

瀛瀛開始認真的讀兩門

她從未讀過的專業科目。

雖給她轉學考的建議,

也只是私下想想,不敢奢望。

 

哪知放榜,消息傳來,

她是那一組三名錄取中的第三名,

竟然讓她考上了。

從放榜的這天起,戰局正式展開。

瀛瀛一再強調,事先已聲明,

她只是考給我們看,

不表示考上,她就會轉學去念。

「總之,我只想讀有興趣的科系,

而不是讀有名的學校!」

 

我開始曉以大義,

剖析轉到台大的種種好處,

瀛瀛卻一樣都聽不進去。

抗爭自此不斷,

我們的關係愈來愈緊張。

從這天起,

她每天冷著一張臉,

不再像往常圍著我說個不停。

 

 

尊重孩子與放任

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原就讀學校的系主任,

親自打電話來說服:

「如果繼續留在敝校,放棄台大,

今年我們系裡和文建會的合作案,

一定借重張瀛!」

知道我婉拒了系主任後,

瀛瀛將我視為天下頭號大敵人,

正眼都不瞧一眼。

 

上台大的第一年,

每個週末不由分說,

她一定往中部的大葉大學跑,

對那兒的課業和同學難分難捨;

每次從大葉回來就紅著眼眶,

哭喪著一張臉,

半天不說一句話,以示抗議。

這一年,

她因轉學所引起的水深火熱,

讓全家的氣氛冰到極點,

母女關係可謂艱難又尷尬。

 

想起第一次送她進幼稚園,

一路上她碰碰跳跳,

晨曦穿過樹梢灑在她圓圓的小臉上,

燦燦有如金陽,

那樣的光景好像昨天才發生。

怎麼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

一股失落感深深吞蝕著我。

心痛與不忍,

讓我開始懷疑

這樣的決定是否正確。

 

事實上,

教育是一件非常複雜的問題,

很多父母搖擺在民主與威權之中,

過與不及,事關孩子前景,

拿捏之間不只靠智慧也靠耐心。

稍一不注意,

尊重孩子自由與選擇的

另一個面相就是放任。

 

所以,過於開明民主的父母,

有可能讓自己在未來,

成為悔恨自責一輩子的父母,

後悔沒及時給予孩子

適當的引導與管束。

經驗告訴我們,

人生的大方向,

往往有賴於重要的時機,

給予正確的啟發與引導。

 

至於一時的挫折和受傷,

是學習成長的好方法。

幾經思考,我選擇沉默。

 

 

就像週末回娘家似的,

這樣的情況維持了一年,直到大三。

有一天,她突然說不想再去了。

 

「怎麼了?」這回換我驚訝。

 

「花妳這麼多車錢和費用,

有些不好意思啦!」她低頭,吞吞吐吐。

 

「這應該不是主要的原因吧?」我好奇。

 

「沒有啦!我只是覺得妳好可憐,

忍受我發脾氣,

忍耐這一年週末我都不在家,

妳為什麼不阻止我?」她瞪大眼睛。

 

「妳正在經歷一個重大的改變,

我不說話,陪在妳身邊,不好嗎?」

 

「哇!對不起!」一聲大哭,

她突然整個頭埋在我肩上。

這個身高一百六十九公分的大女生,

哭起來像小女孩般,

眼淚鼻涕全糊在一起。

 

「一開始我真的恨死妳了!」

她哭得抽抽噎噎:「恨妳逼我!」

我當然深深知道被女兒恨的滋味。

但是她一定不知道,

有好幾次,我偷偷跟在她後頭,

忍住看她孤單上車的身影,

忍住跑上前抱住她的衝動。

 

「現在呢?」我拍拍她的背。

 

「現在走在校園裡,走在花樹間,

有一種沉靜快樂的感覺!」

她攬著我的肩。

 

接下來的日子,正如她所述,

不同知識如藝術、哲學、人文課程,

所帶來的衝擊,讓心靈世界更熱鬧。

在必修選修的學科中,

教授提出的延伸閱讀,

更讓她沉迷在書海中,

我期盼她變成

一個有趣而開闊的人。

 

在她必修的學分中,有一門統計學,

凡修過統計學的人都知道,

其中少不了數學,

瀛瀛要畢業得通過統計學考試。

看到有統計學,

她苦著一張臉:「這下死定了!」

 

我也跟著提著一顆心「剉」著等。

 

第一次修統計學,

她就知道一定會重修。

每堂課,她必出現在老師面前,

就要讓老師知道,

她不是不努力,是真的理不清。

果然,學期結束,她只拿四十分。

 

第二次重修統計學,她更謹慎,

每節課都坐在最前面,

認真做筆記,拚命想讓老師印象深刻。

不幸的是,這次又不及格。

 

她鼓起勇氣找任課老師,

訴說自己高職念的是復興美工,

未曾學過高中數學,

課堂如何認真,從不缺課,

希望能多給兩分的同情分,

讓她順利畢業。

但是老師鐵面無私,

實在無法理解,

為什麼有人修了第二次還是不及格,

除非不用心。

留下這句話後,老師就出國過暑假。

 

眼看畢業在即,她淚眼汪汪無助的看著我:

「怎麼辦?為了統計學,我可能要延畢了!」

 

「沒關係!再修一次!

不遲到、不缺席,老師有眼睛。

何況,統計學又不是人生的全部,

不用怕!」

她終於找到暑期中願意開課,

讓她暑修的老師。

 

為了這門重修的統計學,她患得患失,

每天練習,考前熬夜、

找妹妹惡補有關的數學。

以為都會了,誰知一進考場,

看到考題又傻眼了,

這種對數字的恐懼症,

恐怕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暑修考畢,成績即將公布。

 

那天下午,

接到她從學校打來的電話:

「媽......媽!鳴......鳴......」

我心頭一震,慘了!一定又沒過關。

 

「我......我的......統計......過了!哇!」

她哭得好大聲,我想,

老天也應該聽到了!

對她而言,這是人生中,

多麼重要的考驗和課題!

陪她走完台大的進修之路,

對我這個母親而言,

也是一種「學習」!

 

在教育的過程中,

我們都很偏重考試的分數。

其實,分數的高低,

不是學習的目標。

學習,是否應包括

學習過程的抗壓,

與耐力的持續,

以及學習如何學習?

我們教育孩子是否遺落了,

有關「學習」本身這一課?

 

看更多好書試讀,拉近妳與孩子的距離:

 

本文摘自《鑿刻家貌

作者:鄭如晴、出版社:時報出版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 責任編輯 : CMoney 編輯 / Naomi)

(首圖/shutter 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