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他天生侏儒,從小就受盡歧視!《冰與火之歌》小惡魔證明 矮小的侏儒 也能在巨人的世界裡嶄露鋒芒! 【財經好書】存股退休 》李媽媽靠3指標 挑出賺錢、又能「放 10 年以上」的 持久力好股!

我們與惡的距離有多近?看日本少年殺人犯自白:一個「隨機殺人犯」是如何誕生的

4月 2019年26
收藏

 

(圖片來源:MEDIUM)

 

14歲,國中生,也是殺人犯。

「少年A」在日本是少年犯罪的代名詞,

在當時(1997年)是日本年紀最小的殺人犯

(直到2008年出現11歲的少女殺人犯出現為止)。

被逮後各界嘩然,原本以為是成年男子所犯下的殘忍惡行,

沒想到是出自這個年紀應該

滿腦子只有升學、運動或電玩的男孩之手。

本書是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的兇手少年A,

在被捕經過少年保護院輔導出院後,

時隔11年所寫下的自傳作品,

描述少年時期究竟是如何走上歪斜之路,

以及更生之後的求生歷程。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死亡與性的連結導致偏差

對於少年A來說,

童年時期的重要他人其中一個就是外婆。

比起跟弟弟們玩,

他更喜歡窩在外婆的房間聊天玩遊戲,

被父母責罵時,

只有外婆會不問緣由地緊緊抱著他,

少年A說,只要在外婆懷中,我就知道自己是被愛著的。

小學4年級時外婆離世,

第一次失去親人,

甚至是最愛自己,自己也最愛的人,

他感到深深的虛無,

像被丟進垃圾袋中真空、擠壓般無法呼吸,

靈魂頓時變成漂泊的孤舟。失去外婆後,

他開始在外婆房中進行性的宣洩,

房間、外婆的遺像與性的快感,

等同於安全感、死亡與性欲的連結,這是岔路的開端,

充滿罪惡卻加劇背德的快感,

少年A打造無人知曉的隱密花園,漸漸地偏離常軌。

被害者淳是發育遲緩的孩子,

即便曾經被少年A揍到流血頭腫起,

還是毫無嫌隙地玩在一起,

在少年A眼中,淳就是美好的代名詞,

那麼溫暖、可愛又善良,

相比之下會解剖蛞蝓、

殺害小貓藉此來獲得性快感的自己,

簡直汙穢到無以復加,

透在淳眼中的自己的倒影,

真令人感到厭惡。

所以,勒死淳其實也是勒死自己。

 

首要之事,

就是維持良善之心

此案件之所以如此受大眾矚目,

一來是因為少年A的年齡,

但更主要的是他事後對於屍體進行不敬行為,

甚至將屍首懸掛在校門口的囂張行徑,也令人髮指。

少年A的父母事後出版一本懺悔手札

「少年A」この子を生んで,讓人驚訝的是,

父母其實從未忽略給予關愛,

甚至因為少年A是長子,

更是嚴加管教希望給兩個弟弟最好的榜樣,

而這是不是很像鄭傑的影子呢?

生活無虞,沒有金錢壓力,

但是就是無法感覺到真正的「幸福」,

嫌惡、鄙視甚至恨透了自己,

結局可能不是殺人就是自殺。

那究竟身為父母、老師甚或朋友的角色,

我們可以做什麼阻止下一個悲劇出現?

我想社會有很多協助的機構

以及文獻嘗試解決這個難題,

但是這也是需要繼續探討的課題,

甚至──永遠不能停歇。

人是獨一無二的複雜個體,

沒有一套理論能完整加覆其身,

秉持良善之心,

讓價值觀在正軌運作,

是此刻的我們,

必須做到的最微小的重要的事。

 

隱私與尊嚴全然喪失,

媒體界線何在?

淳的父親亦出版書籍《淳》紀念他這位早逝的小兒子,

其中提及少年A因為未成年,

所以個資不予公開,

反而受害者的生平、家屬職業

以及住家地址等都被攤在陽光下,

如同連續劇般連番播映。

但是,此舉究竟是在陳述新聞事實

還是滿足觀眾的窺探欲呢?

知曉這些私人訊息無益民眾對此案的了解,

也無助社會遏止犯罪,電視台贏得收視率,

報章雜誌獲得銷售額,

這些數字節節上升的同時,

也正在加速社會的腐化與墮落,

令人感到悲哀。

另外,2016年,

距離少年A離開感化教育院重返社會後已經過了12年,

《週刊文春》的一則報導再次吸引大眾的眼球,

〈直擊前少年A!〉多麼聳動的標題,

當時的總編輯在自己的著作《總編輯的工作術》中提到,

採訪記者花了250天,

每天24小時跟監才挖掘到的

現今的少年A真實樣貌,

目的是要喚起大眾的討論,

引起各界對少年法是否適切的思辯

(少年A殺害2人僅

接受6年的感化教育便出院重返社會)。

但是我很懷疑,這麼做究竟是看好戲、拼再版率,

還是真正想為社會盡一份力,

媒體的界限究竟在哪?

使用傷害尊嚴與隱私的手段獲得的情報,

如果無法推進社會的進步、讓治安獲得改善,

那這類新聞存在的用意何在?

根本只是利己的說詞罷了。

 

 

只有你自己,

才能阻止自己變成惡魔

少年A寫道:「如果你做了(殺人),

自己會承受遠超乎你所能想像的無邊苦難。」

無法覺察兒子異樣的少年A父母、

痛失愛子至今還在為立法及修法努力的淳父親

(立法保護被害者手足,

以及受害者家屬有權調閱未成年加害人偵查書)、

那些因為犯行破碎的家庭與人心,

甚至沉浸在惡之快感的少年A,

所有人都對此感到遺憾、悔恨以及痛心。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能重來一次,

大家多麼希望從來沒有發生過這個悲劇。

少年A、少年A父母、淳父親以及

另一位被害人彩佳的母親,

總共5位關係人有著書,

無疑是瞭解一手資訊的教材

(但少年A未獲得受害者家屬同意

便出版與事件相關自傳,傷害家屬感情實屬不妥)

如果可以促使某人多了一分鐘的思考時間,

問自己這麼做的用意何在,

或是因此想起身為社會做點什麼,

我想這才是他們著書的目的,

希望能夠藉此以減少悲劇發生的機率。

 

 

「絕歌」的圖片搜尋結果

本文摘自:絕歌:日本神戶連續兒童殺傷事件

作者: 前少年A

出版社:時報出版

本文經編輯的書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圖片僅為示意/來源:SHUTTER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