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真正有修養的人,從「說話」的「這個」細節就可以看的出來... 能用錢解決的事情,千萬不要用人情… 掌握 5 大主軸,今年開始會更 愛自己!

「人際關係」需要定期檢查!背負過多的人情債,是你生活充滿 壓力 的原因…

3月 2019年5
收藏

圖 / shutterstock

 

作者: 鄭文正 

 

每當感覺季節開始轉換的時候,

我第一件會做的事就是整理衣櫃。

 

找個周末,花上一整天整理衣櫃,

用自己的標準區分要丟的衣服和會穿的衣服。

一開始天氣變暖的時候會拿出春、夏的衣服,

變冷時就拿出冬衣,但像這樣過了好幾個季節,

放衣服的空間開始不夠了。

為了存放多出來的衣服,

又買了新的櫃子和新的衣架。

不方便的地方還不只這些,衣服一多起來,

感覺能穿的衣服看起來又更少了。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雖然每天早上都在煩惱要穿什麼,

但真正想拿出來穿的也就那幾件而已。

我越來越記不得到底有哪些衣服,

接著又購入風格類似的新衣服。

書也一樣,因為我愛看書,

一個月平均會花十萬韓圓買書。

在我買的書當中,

大部分都只讀過一次就不讀了,

但一想到要把書丟掉,又覺得實在太浪費了。

 

丟掉兩年內用不到的東西

我總是抱著「應該有天會用得上吧」的心態,

就把它們堆在那邊。現在想想,

我可能也是有一點想炫耀

「我可是會讀這麼多書的人」吧。

像這樣囤積了許多書,就得買很多額外的書櫃,

搬家的時候搬家公司的職員還問我:

「您的書怎麼這麼多呢?您是做什麼工作的啊」,

除此之外,還必須多付好幾箱的搬家費。

 

我呆呆地望著填滿整個房間的衣服和書,

即使這些東西乍看之下很讓人自豪,

但要長久維持下去實在太費力氣了,

想從那之中找出真正重要的東西也得花很多時間。

不久之後,社會上開始流行只留下

必需物品的生活方式─「極簡生活」,

我也開始思考那些過去放不下的東西。

 

剛好趁著結婚搬了家,

我把以前擁有的書處理掉了三分之二。

衣服跟鞋子也用同樣的標準分成要丟和要留下來的。

只用一個問題,就可以把我擁有的東西丟掉一半以上。

這個問題就是:「這兩年以內我有用過這個東西嗎?」

 

區分喜歡和真正需要

把書和衣服丟掉以後,

我的二十四坪兩房公寓增加了許多空間。

像這樣一口氣丟掉許多東西,

穿衣服這件事變得讓人更開心了。

因為一眼就可以看清楚有什麼衣服,

而且搭配起來也變得更容易了。

每次看到衣服,就會想:

「明明有這麼多衣服,但每次換季的時候

竟然還都想買新的,物慾真是太高了」,

從此罪惡感也消失得一乾二淨。

 

為了維持煥然一新的空間,

我也針對書訂定了一個新的原則:

不在家裡放超過兩個書櫃以上的書。

算本數的話大概在兩百本左右,

每個月只要買多少書,

我就必須拿出多少的書去二手書店賣。

 

在這個過程中,也可以區分出我真的喜歡的東西

和覺得不怎麼樣的東西,在日常生活中總是

分不清孰輕孰重的我,藉由這樣的練習,

也多了一個可以認真思考到底喜歡什麼的機會。

 

不只書和衣服,

我在人際關係上也有類似的感觸。

 

 

沒有深度的友情

我在記者生涯中認識了很多人,

臉書和通訊軟體有接近一千人以上的好友。

其中有許多只見過一次面,之後就從來沒有聯絡過的人。

但我因為怕影響別人的觀感、覺得有一天會用得上、

必須做好人脈管理等原因,去跟一些不想見的人見面,

甚至參與各種婚喪喜慶活動。然而用這種方式與人相處

其實是很消磨感情的,會留下感覺不好的餘味。

一天裡趕赴兩、三個約,害得朋友也曾忍不住

跟我抱怨這種情況,自然無法維持有深度的友誼。

 

這種人當然不只我一個,

有很多人都曾在人際關係中感受到「豐饒中的貧困」,

對人性感到懷疑。根據「大學明日二十代研究所」

(譯註:作者任職的雜誌社。

以大學為主題的韓國大學生情報週刊,

一九九九年創刊,每週配送至韓國各大學,供免費索取)

以全國二十至二十九歲的六百四十三位

男、女大學生為對象做的問卷調查,

在二十至二十九歲的人當中,有百分之二十五回答

「不想再創造新的人際關係」,

顯示出他們疲於管理人脈的一面。

二十代研究所發表了跟這有關的流行語「關怠期」

(關係和倦怠期的合成詞),被各大媒體爭相報導,

並且介紹為代表二○一七年二十歲年輕人生活方式的關鍵字。

 

定檢自己的人際關係

當你感到被人們團團圍住,

覺得雖然有跟朋友見面,

內心卻總是非常空虛的時候,

就有必要為人際關係訂出一個標準。

以婚喪喜慶來舉例,

我的原則是絕對不去小孩的滿月酒,也不會包禮金。

結婚的話只參加很親近的朋友和同事的婚禮,

紅包則分成會給的和幾乎不額外做什麼的人。

 

相對地喪禮我會盡可能參加,

喪家遇上這樣的事,只能用奠儀聊表心意。

生活中如果覺得有人只是把我當成情緒垃圾桶,

或者需要的時候才會連絡我的人,

我就會在保持禮貌的前提下盡可能跟他們保持距離。

若非工作需要,也盡量不會直接跟他們碰面。

 

 

就像整理衣櫃和書櫃一樣,

人際關係也需要被定期檢查。

想要讓人際關係變得有意義,

就必定需要符合這段關係的連結和

足以讓信任累積的時間。

那些在年輕的時候連週末都花在同事身上的大企業部長,

退休之後想重新開始跟家人好好相處,

卻讓家人覺得抗拒或尷尬的理由正是如此。

 

朝井遼的小說《何者》裡面有這樣一段對話:

你老是說要拓展戲劇圈的人脈,但你懂不懂啊?

有在流通的東西才叫做「脈」!

你好像參加了各種劇團表演之後的派對,

但你現在還有跟在那裡認識的人聯絡嗎?

能突然打通電話就跑去見對方嗎?

 

 

雖然我們總說生活會如此忙碌、充滿壓力的理由,

是因為有太多身不由己的人情壓力,

但其實那些都是你正在失去的東西。

人生充滿壓力,

是因為我們用如此淺薄的方式,

讓人際關係的脈博不再跳動的緣故。

 

當你感到被人們團團圍住,

覺得雖然有跟朋友見面,

內心卻總是非常空虛的時候,

你就有必要重新為人際關係訂出一個標準。

 

本文摘自《微笑面對無禮之人》

作者: 鄭文正  / 譯者:徐小為 / 出版社:採實文化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責任編輯 / Julie)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