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世界裡:女人思考著『下半生』,男人卻是用『下半身』在思考... 哈佛研究證實:『如何道歉』,關係到小孩一輩子的社交行為....(深度好文)

寵豬舉灶 寵子不孝!有些父母看似負責任, 其實正在「毀了孩子」!

7月 2018年17
收藏

(圖/shutterstock)

 

父母這兩個字,背後的重量何止千斤。

跨年的那天,我與母親出去散步,

有幾個小孩大約是玩瘋了,

竟對著路人丟石子,砸中了母親的肩膀。

我轉過身去,責備那個不懂教養的熊孩子,

說是責備,其實也不過是好聲好氣的說教兩句。

誰知他的母親立刻跑了過來,把孩子護在身後,

也不問我母親傷得如何,只是維護自己的孩子,

「我看老人也沒啥事,你們別想著訛我們,

而且我兒子還小不懂事,有啥事你沖我來。」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能夠突破自身情感的不捨和限制,

才是親情的偉大之處。

看著她口水直飛的樣子,我冷靜下來,帶著母親轉身離開。

“今天我不教育他,你也不教育他,

日後總有人會狠狠教育他。”這是我當時心裡唯一迴響的一句話。

孩子年幼,父母的呵護是職責所在,

但年紀小什麼時候成了為錯誤開脫的藉口?

在我看來,強調在錯誤面前保護孩子的家長,

無異於耍流氓,其行為的實質就是將孩子推向深淵。

因為憐愛子女而不忍教訓,

是要不得的溺愛。

而有些道理,如果非要等到孩子親自領會,

代價往往是極為沈重。

 

男孩廖某,16歲之前已經有10餘次因盜竊被抓。

警方調查後卻發現廖某家境並不差,

完全不至於淪落到這個境地。

實際上,正是因為他的父母太“負責任”,

才招致了這樣的下場。

廖某患有偷盜癖,年幼時就曾偷拿同學玩具,

被老師留下批評,他的父母趕到後百般解釋,最終不了了之。

後來每每被抓到現行,他的父母要么說盡好話,

要么用錢息事寧人,不忍心孩子受到一點委屈。

但他們盡責的保護卻是助紂為虐,

廖某後來因盜竊罪被當場抓獲,想改變卻也為時已晚。

而我們身邊也不乏這些“負責任”的父母,

甚至可以說是司空見慣。

正月新春,原本是開心團圓的日子,

卻有很多人在網上大吐苦水,

坦言一想到某些親戚的熊孩子就頭疼。

如果你想警告熊孩子不要隨意亂碰東西,

那些親戚便會立刻說“和孩子計較什麼。”

縱容孩子的下場,

卻是侵犯其他人的利益,乃至生命安全。

在知乎上,也有很多關於熊孩子的文章,

每次翻開,你甚至會難以相信一些讓人

後背發涼的惡行竟是出自於幾歲的孩子。

有位網友便曾在文中提到他親眼目睹一個小孩殺人未遂。

當時那個小孩吵鬧著肚子餓,

恰巧旁邊的年輕女孩提著雞排,

他的母親便讓孩子去索要。

那熊孩子便真的上前糾纏,年輕姑娘自然拒絕。

所有人都以為此事到此為止,

誰知地鐵飛速進站的時候,

那孩子竟掙脫了母親狠狠推了一把女孩!

幸好當時有人抓住那位即將栽下站台的姑娘,才免於慘劇。

發生這些後,那個小孩卻被媽媽拽著,

迅速隱藏在了擁擠的人群中,消失的無影無踪。

有些人總認為一味保護就是盡職盡責,

從不願在孩子身上尋找問題。

對於這種人,我認為他們根本配不上父母這兩個字,

甚至算不上合格的成年人。

稱職的家長都知道,孩子犯錯更不能原諒,

因為這將決定他們的未來。

那些只考慮孩子感受,

所謂的“負責任”的父母,

與鼓勵作惡到底有什麼區別?

 

 

 

有些父母,看似負責任,

其實是在扼殺孩子的獨立和自由。

江歌案已經塵埃落定,除去被口誅筆伐的劉鑫,

喪心病狂的陳世峰在讓人憎惡之餘,也讓人好奇——

到底是什麼樣的家庭,才能養出如此冷血殘忍的怪物?

然而陳世峰的家庭其實極為普通,

父母皆是生意人,但他們一直很忙,很少管教陳世峰。

我們中國的親子關係,永遠是極為微妙的。

著名心理學家武志紅曾寫過一本書《巨嬰國》,

他在其中提到我國的大多數成年人,

心理水平是嬰兒。

這樣的成年人,是巨嬰,

而這樣的國家,是巨嬰國。

體現在親子關係中,便是極容易走極端。

最典型的兩種偏激型親子關係,

第一種便是陳世峰所經歷的,

撒手不管型孤兒式教育。

而第二種,便是武志紅老師所提到的巨嬰式教育,

體現在家長身上便是事必躬親,

把孩子視為巨嬰,而非子女。

2014年,西南政法大學大四學生聶霞

在平安夜自殺身亡,起因是考研發揮失常。

而她,正是巨嬰式教育的典型受害者,

從小到大所有重要決定或者選擇皆是由父母完成。

眼看著大四,她即將步入社會,

雙親終於決定放手,聶霞卻陷入了迷茫,

壓力日漸積累,最終抑鬱。

她原本想藉助考研繼續逃避,

沒料到發揮失常,她頓時萬念俱滅,

直接結束了年輕的生命。

輕輕一躍,留給雙親的卻是悲痛和無窮的自責,

萬萬想不到盡心竭力為女兒著想反而害死了她。

有些父母,看似負責任,

其實是在扼殺孩子的獨立和自由。

聶霞的雙親看似為女兒著想,替她料理一切,

實則卻剝奪了聶霞面對真實生活,承擔責任的資格。

等到即將畢業,她的父母又決定撒手,

卻不知道這如同把嬰兒丟在野外讓其獨自求生,

孩子又如何能在朝夕間適應?

而有些父母,看似給了孩子一切,

實則卻是直接拋棄了教育的責任。

陳世峰的雙親便是這樣,

看上去他活的自由,

實則和“巨嬰”聶霞並沒有什麼區別。

或許他們學到了一切,

卻從沒有在雙親那裡學到如何做人。

為人父母,我們在教育孩子的同時,

首先要讓他們學會如何做個有素養、獨立的成年人。

 

 

家長越「不負責」

孩子越 獨立

那麼如何做一個稱職的“不負責任”的父母?

美國名總統羅斯福的雙親便是出了名的“不負責任”,

同樣是偷竊,同樣是犯錯誤,他們既不開脫,

也不幫忙賠償,反而讓羅斯福自己解決問題。

著名導演李安也是如此,

他雖然經常陪伴兒子李淳,

引導兒子,卻從不干涉孩子的生活。

這些輕鬆的父母,反而讓孩子大放異彩。

因為父母不作為,羅斯福不得不在小店打工,

努力償還盜取糖果的錢。

此事過後,他明白犯錯必然有代價,

而且必須由自己承擔,開始培養自己的自控力。

而李淳事事都需要自己考慮,無法依賴父親,

他喜歡表演,便刻苦拼搏,

如願被紐約大學戲劇系錄取。

直到進入學校參加交流會,

他的老師和麵試官才得知

這個年輕人的父親竟是大導演李安。

其實成功人士的父母大多是普通人,

孩子之所以卓越,都要歸功於這些父母清醒的認知。

他們深知未來充滿不確定,

深知對生活負責的必須是子女本人,

深知他們無法幫助孩子做出選擇。

所以這些父母,

無一例外會在關鍵問題上選擇“不負責任”。

而孩子們也因此早早學會了承擔錯誤,

從此建立起明確清晰的是非觀,

知道人生應該由自己負責,依靠父母不能長久。

即便最初無法理解,在成為強者後,

這些孩子都會感謝父母的“不負責任”。

在特殊時刻選擇袖手旁觀,不是因為冷漠,

而是為了將稚嫩的孩子推出溫室,

讓他們接受真實世界的風雨,接受歷練和打擊。

這種愛意,不是為你遮風避雨,

而是讓你在暴風雨中

能夠站的更穩,飛的更遠。

能夠突破自身情感的不捨和限制,

才是親情的偉大之處。

 

 

 

愛的確不分對錯,

但分利弊。

但我還是要感慨可憐天下父母心,

只因父母這兩個字富含太多意義,

重於泰山,需要犧牲一切。

其實大多數父母都有過壞脾氣的時期,

但有了孩子以後即便又是煩躁又是苦惱,

卻會心甘情願地付出。

等到孩子終於獨立,到了他們可以享清福的時候,

這些父母反而成了巨嬰,

渴望被關注,恨不得再被依賴幾年。

哪個家長不是這樣矛盾呢?

那些投注了太多,太負責任的父母,

說到底都只是不願意與孩子告別。

但人生就是一場父母與孩子必須做出的道別,

哪怕再不捨,我們也只是孩子生命中的過客。

孩子出生之後,我們的使命便是確保子女

能夠獨自面對這世界的風風雨雨。

最終,我們都將注視著他們

承載著我們的希望逐漸走遠。

此生此世,能夠成為家人已是求來的大幸,

有一種愛叫做放手。

畢竟,

喜歡是放肆,

而愛才是克制。

 

本文授權轉載自 圍爐夜讀,原文 於此

(責任編輯/Lenox )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