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讚看精選好文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的訊息
真正高層次的人:懂得改變!不願接受變化,人生只會停滯不前! 「人生就是不停的選擇,而最大的風險,就是你不冒險!」精選 40篇文章,讓你成為更好的自己。

多次性侵後,再也走不出來...無法與丈夫正常性生活的她:我覺得自己很髒,經常想,我應該去當妓女。

9月 2019年9
收藏

 

 

作者: 伍衛.波薛麥爾 

 

我永遠無法習慣門診裡的某些課題,

其中最難接受的是虐待。

一個人侵犯他人,

而且顯然不了解他的粗暴,

致使對方的生活受到嚴重干擾,

甚至可能摧毀對方的生命。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她有個很好的丈夫

但她無法跟他行房

我不得已讓她等了二十分鐘,

因為我有個「急診」。

我向她鄭重致歉,

但她只是輕聲地說:「沒關係。」

我問她,什麼事讓她來找我,她沒看我,

只是失神一般望著前方。

我詢問她一路上是否舟車勞頓,

好讓她容易進入情況,

於是我們慢慢開始談話。

 

這位女士三十三歲,已婚,

有兩個孩子,有個半天的工作。

「什麼事讓我來找您?」

她重新接上我的話,接著說:

「我有個很棒的丈夫,

英俊、聰明、事業成功,

許多人喜歡他,我非常愛他。

但是我─我再也無法和他行房,

而且我也知道為什麼。」

她坐直身子,看著我:

「我丈夫完全沒做錯事,

他對我很好,絲毫沒責備我。

我有時知道他想要我,但是我做不到。」

 

「您大概知道自己為何做不到嗎?」

我謹慎地問她,

她羞赧地側看著我,

告訴我她的故事:

從前放假的時候,

她經常和雙親一起到祖父母家作客,

他們擁有一家漂亮的旅館。

祖母在她口中是個可親的人,

她把祖母描述得那麼詳細,

讓我不禁問她:「那祖父呢?」

她低語:「因為他,我才會來這裡。」

 

因為她曾被祖父性侵

她不敢告訴任何人

她說起祖父曾經多次性侵她。

第一次她五歲,最後一次,她十歲。

難道她不能立刻告訴雙親「那件事」?

不能,因為祖父再三叮嚀,

如果她告訴任何人一個字,

就把她丟進附近的河裡。

「我那時好怕他!」

 

「您的丈夫─他知道您的經歷嗎?」

「不知道。

面對他,我總覺得自己很髒,

沒有價值。

以前我經常想,我應該去當妓女。

我什麼都沒有對他說,

因為我害怕他會離開我。」靜默。

 

「抱歉,」我又展開對話,

「您怎麼忍受這麼久,

都沒有告訴丈夫自己被性侵的事?」

她於是說起她如何認識她丈夫,學著去愛他,

以及他在報紙上看到類似「案例」時,

他總說:「我大概會殺了這傢伙!」

此後她雖然一再「醞釀」想對他全盤托出,

但是每次勇氣都離她而去。

 

長時間下來

她感到孤單寂寞

「我可以問一下,

這麼長的時間,您都怎麼過的?」

「我過去和現在都覺得寂寞,

對於我們沒有正常的婚姻生活感到哀傷,

我丈夫和我之間產生一道不可見的鴻溝,

而我無法告訴他為什麼我是這個樣子。

有時我靠在他的肩膀上哭泣,

他會撫著我的頭髮說:

『一切都會好起來,

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那麼,」我問她:

「如果您能夠對他說:

『我愛你,

但是我不能再繼續瞞著你該知道的事情。』

會怎樣呢?」

 

她再次前來的時候,

心情非常鬱悶。

她兩晚徹夜未眠之後

決定告訴丈夫「一切」

也思考過丈夫可能離開的風險。

「反正我不管怎樣都孤單。」

她倔強地補充。

 

「如果您丈夫的舉止完全不如您所想像,

好比他根本什麼都沒說,

只是靜靜地擁抱您呢?」

「那會美好得不像真的。」

她笑著,同時也哭出來。

 

在她實現她的決定之前,

我們還需要一連串的諮商。

那麼她丈夫呢?

不僅他的妻子,他也需要一些時間,

好讓彼此在身體上及心靈上習慣對方。

過去,因為雙方從不曾把愛當賭注,

未來,他們終究還是會找回彼此。

 

 

省思

面對性侵,不該隱忍

女性被男性侵犯的頻率多高啊!

多少女性卻沒有說出口,為什麼不?

因為許多人無法說出來。

但是如果她們不說,

她們可能滯留在這麼殘酷的經歷裡受到束縛,

內心「無法擺脫」這些施虐者。

憤怒和恨意,加上奇怪的罪惡感,

都會一直留存著。

事件一再主宰夢境,

性侵牽制這些女性的生命。

如果沒有深入面對、

思考這種殘酷經歷,

心靈不管向內或向外,

都會封閉起來。

 

性侵和強暴是違反人性的行為,

不論在何種情況下都不應隱忍。

這些行為不僅是個人問題,

也是社會問題。

因此媒體不僅報導事件本身─

媒體在這方面說得夠多了─重要的是,

也必須比從前更加深入探討這些罪行的肇因。

 

受到侵犯的女性前來求助於我,

我(當然)會讓她自行決定想告訴我什麼,

也許不是一次全部說完,

也許有些晚幾次再說。

在我看來,

最重要的協助方式

是找出她們的「價值想像」,

這是一種治療創傷的謹慎方式。

「價值想像」

是刻意進入無意識領域的途徑,

無意識乃是人類價值的根源所在。

這些價值,好比自由、愛、勇氣、善以及憤怒,

當我們把這些價值作為行為準則時,

這些價值就化身為人,

像個人物,輪廓清楚、充滿感受,非常有力。

在這些價值或是其他類似的內在虛擬人物保護之下,

當受害的女性回溯從前發生的事件,

做出她當時沒有能力去做的行為。

原則上,需要好幾次價值想像的模擬。

 

看更多兩性好書試讀:

 

本文摘自《當時無法說出口》

作者: 伍衛.波薛麥爾  / 譯者: 不言 /出版社:遠流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責任編輯 / Stella )

(首圖來源:shutterstock)

 

好文章 分享給朋友吧~

粉絲團按讚:
在臉書上追蹤我們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