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從 只能換來 表面假好,而非「交心」!你可以善良,但不能一昧的當「好人」!

好人

 

作者: 午堂登紀雄

 

用「眼不見為淨」的方式逃避,

伴侶間就會缺乏心靈交流。

就算相處再久,感情也不會變深厚。

 

「好人」恐懼與他人摩擦,

即便對他人言行不滿,

仍會害怕爭執,因此無法將心聲傳達出去。

像這樣「做好人」,

其實反而極有可能失去與重要的人之間的親密交流。

 

 

心有不滿卻不說

容易導致關係僵化

心有不滿卻不說出口,

相當於把自己的心情用蓋子悶起來。

當不滿轉變成怨恨,累積久了,

就會因為忍無可忍而爆炸。

一旦不滿爆發,

人的態度便會失控,容易口不擇言,

對方在這種狀況下通常也會被情緒衝昏頭,

往往導致雙方激烈口角,關係產生裂痕。

 

若在伴侶關係中扮演「好人」,

彼此便容易相敬如「冰」。

好人不願發生摩擦,因為他們覺得爭執很麻煩,

會避免將不滿說出來。

即便有不滿,也會用「好好好」隨便帶過,

以減少糾紛、安穩度日。

然而這種「掩耳盜鈴」的逃避方式反覆下來,

伴侶間便會缺乏心靈交流,

即便一起生活了好幾年,

感情也很難隨著相處歷史的累積愈來愈深厚。

 

 

這樣的夫妻

容易表面和諧 卻互不關心

這樣的夫妻就算表面看起來一派和諧,

實際上卻是同床異夢,明明是家人,

相處起來卻不自在。

接著婚姻關係就失去了意義,變成假面夫妻。

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卻各過各的生活,

甚至對另一半已經漠不關心,

一封簡訊便能離婚。

過度扮演「好人」,不但努力得不到回報,

人際關係還會惡化,

我相信當事人們其實都不希望看到這樣的結果。

 

爭執 是必要的!

話不說出口 反而會傷害關係

在我的想法中,爭執是必要的修正行為,

目的是守護與重要的人之間的關係。

這並不代表一定要吵架,

沒有什麼事情是非得靠爭吵來解決的。

但只要我們是獨立的人,

勢必會有意見相左的時候。

即使是家人,其實也都是分別獨立的個體,

價值觀不同、個性也不一樣。

當然,彼此之間也會有所不滿,

有時甚至會一言不合。

因此,想要與他人維持長久的良好關係,

就必須接受彼此的不同與對立,然後逐漸磨合。

 

我們並不是超能力者,

話不說出口,別人是不會知道的。

若都不說出來,彼此的行動就不可能改變,

這只會導致我們永遠感到不滿。

或者,我們會為了要讓自己能忍耐下去,

結果反而扼殺了對他人的情感,

這樣就會像前面所說的一樣,

彼此關係降到冰點,開始漠不關心。

 

 

爭執是種溝通

是為了更了解對方

許多上了年紀的人,

很愛對人抱怨「做事要機伶一點」、

「不說你也該知道啊」,

這種人要不是愛在腦內演出科幻片,

以為別人都有超能力讀心術;

要不就是一些傲慢自大鬼,

以為別人都該照他的想法去做。

然而這並不代表

我們就不必努力去解讀對方的心情,

反而應該要積極告訴對方自己的想法,

這一點非常重要。

像這樣的「爭執」在字面上雖然像吵架,

但並不會把不滿或要求強加於人,

也不會過於情緒化地漫罵。

我們應該多多表達自己的不滿與期望,

一同討論如何磨合雙方的差異,

並考慮修正方法,好為彼此建立更良善的關係。

反過來說,通常若是與毫無關係的陌生人爭吵,

我們往往就不會將「互相瞭解」當做前提了。

因為不想和對方維持良好關係,

所以開口盡是

「開什麼玩笑」、「你說什麼?王八蛋」等叫囂。

 

這不算是溝通,而是單純的爭執。

正是因此,社會上才會發生電車內鬥毆事件,

甚至有人只因車輛擦撞就殺人洩忿。

面對重要的人時我們絕對不該這麼做,

而是要彼此溝通,說出自己有哪些不滿,

向對方好好確認需要修正的地方,

該讓的地方就讓,該改的地方就改。

為了除去心中的芥蒂,

還要要同理對方的情感、尊重對方的思考。

 

 

為了解決問題

就無法避免爭執!

若這麼做會造成對方的負擔,

那就該尋找「到這裡為止做得到,

再超過就不行了」的底限,

彼此讓步,找出舒服的相處模式。

換言之,大人間的爭執,

是一種問題的解決方法,

為了與重要的人長期構築良好關係,

這是必要的修正手段。

 

繼續當好人

無法將不滿傳達給對方,難以交心。

有小惡精神

能磨合自己與他人的不同處,加深交流。

 

 

更多溝通好文,推薦給你:

 

本文摘自:

可以善良,但你要有底線不當好人

作者: 午堂登紀雄   出版社:方言文化

本文由 方言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侵權!

(責任編輯:CMoney編輯 / Alodia)

 

方言文化

撰文者方言文化

方言文化,在地與全球多元創新智慧的傳續者。 「方言」,非單一標準的言論說法,而為在地多元文明的自然演化,扮演著傳遞世世代代智慧的媒介角色。「考九服之逸言,標六代之絕語」,西漢儒學家揚雄耗窮三十年之功遍訪九州始成《方言》一書,祈能留存在地的論述、文化與智慧,於是我們以「方言」作為名字,用以牢記如此弘願來自勉。 「方言」,更是全球異地不同的語言,有著獨特的生活體驗與知識結構,以不同的歷史持續演進。十九世紀中國設立「廣方言館」,聘儒紳和傳教士教習世界各國語文與知識,旨在培育具有近代學識的人才,進而養成了影響世局的能人智士。因此,我們更以「方言」為名來紀錄與追隨仿效這個史實,企圖以全球智慧打造知識台灣。 「方言文化」用心蒐羅全球的創作價值內容,勉力扮演讀者眺望寰宇文明的窗口和探查在地智慧的蹊徑。我們汲汲深入理解每一個知識閱讀的渴望、需求,運用專業的出版本事,努力向創作者求取問題的解答、知識技能與珍貴的生活體驗,以華文出版模式傳續「典範型式」、「前瞻思考」、「雋永掌故」、「革新技能」和「心靈體悟」,讓人們能夠藉由方書之言得以啟蒙,得以滿足,得以提升,這是方言文化出版公司創立的宗旨與存在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