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制是在情感中劃分你我…研究發現:確實較易分手!親密伴侶談錢 4 步驟,破解 AA 制缺點! 「我要把媽媽藏起來…」一個 3歲孩子用自己的心理疾病,挽救破碎的家庭

妻離子散、想不開,是狗陪他熬過來… 徐文良救 3500隻流浪犬,向菩薩許願:換我一生報答牠們!

徐園長

 

文/王琬

 

35歲那年,徐文良變得一無所有。

當時年輕氣盛的他,總是沉不住氣,照他的說法是「遇到不公不義的事會挺身而出」,但看在家人的眼裡,那就只是喝酒、賭博、打架鬧事,他手臂上的刺青像是這段記憶的烙印。

「到最後沒錢,家裡的人也不認我,剩自己一個,會跑去海邊,想不開。」想不開,這三個字他說得輕描淡寫,讓聽的人幾乎感受不到絕望的負荷。但那背後代表的是什麼?「兒子、女兒在家遇到我,當沒看見。爸爸媽媽跟外面的人說,沒我這個兒子。」當時,比海風更刺骨的是那面目全非的人生。

 

 

「牠們別無選擇,但我是咎由自取。」

「在海邊的時候,發現狗會來找我。」無家可歸的流浪犬,或許最能理解孤獨的滋味,牠們搖著尾巴毫無戒心的靠近徐文良,在那清澈的雙眼裡,他不是家人眼中犯錯的罪人。幾次後,他心情不好就帶飼料和水去海邊。

「牠們沒飯吃、沒房子住,卻因為我給了一口飯而把我牢牢記著。」那剎那他忽然懂了,狗狗什麼都沒有,也別無選擇,卻樂觀接受了命運,真心感謝他的付出,那自己又有什麼好埋怨的?

他決定振作,並在心裡暗自對菩薩下願,「在我最壞的時候,狗來陪我,給我這個機會,如果我能重新開始,一定會回報這份恩情。」

 

徐園長

(徐文良和救援回來的狗狗徐堅強。)

 

 

徐園長護生園收容 3500隻狗,一個月支出就要 900萬元

徐文良的姊姊徐雯慧本身就愛狗,是大家口中的「徐園長」,徐園長護生園也是從十年前她一手打造。從一隻流浪幼犬開始,到現在收容了近 3500隻流浪狗,一個月的伙食、醫療費就要將近 900萬元。

下定決心痛改前非的徐文良第一件做的事,就是主動到姊姊的狗園幫忙,他的報恩,從打掃環境、餵食開始,不久後開始接觸救援活動。

打開徐園長護生園的粉絲專頁,時常可見他四處救援的直播影片,這七、八年多的時間,他說自己是一個人當十個人用,只要接到民眾通報,即使半夜,離台南再遠,他也漏夜開著車趕去,藉著手電筒微弱的燈光在荒郊野外找尋狗狗的身影。

徐園長

(為了把握時間,即使是半夜也必須救援。)

 

接受採訪的那天下午,他才剛從嘉義東石趕回來,因為前一天接到通報,說有隻骨瘦如柴的狗狗倒在路邊,他半夜就開車去找,到了現場,才發現狗狗年紀很大了,腳趾頭都被刀切掉,獨自在堤坊邊凍得發抖。

怎麼有人這麼可惡?徐文良的聲音有些顫抖。但更讓他心痛的是,從白天到半夜他趕到現場,多少路人看見那孩子受了傷、躺在路邊就快死了,卻沒有人為牠停下腳步。

「如果我沒去,牠不就死了?沒有人知道牠是被虐待死的。」他怎麼能接受,一個生命如熄滅的燭光,只留下一縷白煙,無人過問。

徐園長

(民眾通報照片。狗狗被虐待、傷口感染,丟棄在路邊。)

 

鏡頭後,沒人看見的時刻,他常一邊開車一邊哭

這些年,他見過狗狗被瀝青燙了全身、被用麻繩綁住四肢,再被機車拖行、還有人全家都搬走了,卻把狗狗獨自丟在深山裡自生自滅。

一個個怵目驚心的回憶掠過眼前,他終於卸下武裝,露出強悍外表後脆弱的那一面,承認:「我們看到很多,但沒看到的呢?看到了,也不能多想,趕快抱著送醫院,再趕著去救下一隻。有時候太多了,應付不來……」想起那些血腥的畫面、狗狗痛苦的眼神,他形容自己的心「就快要崩塌」了。

在直播鏡頭後,沒人看見的時刻,他時常是一邊開車一邊哭。看著一個個脆弱的生命因為人類的自私而消逝,對他而言是種酷刑,但他不能因此停下腳步。「沒辦法,還是要繼續走啊,不然牠們怎麼辦?」

徐園長

(在流浪過程中受傷癱瘓的狗狗,到了園區能得到很好的照顧。)

 

 

人類棄養的理由竟都如此荒謬

談起台灣的流浪狗問題,他說都是因為「人類太不負責任」。太多人棄養,又沒幫狗狗結紮,流浪的狗狗才會越來越多,在外面交叉繁殖。而那些棄養的理由聽在他的耳裡,又是那麼的諷刺。

有人說媳婦大肚子,要生了,家裡不能養狗。有人不能養的理由,是狗會吠人,「但這隻狗他養多久?最少七八年了,會吠人是這幾天的事情嗎?」他說得憤慨,像是為了淡化他內心的無助感。

徐園長

(主人全家搬走,獨留狗狗在深山裡自生自滅。)

 

人跟狗之間的感情,這麼多年,卻因微弱的理由而化為烏有

他真的不懂,為什麼能說不愛就不愛了,狗狗在外流浪,生命處處受到威脅,受傷、生病、甚至被虐,最後孤獨地死去,如果幸運點,活下來了,卻被動保團體抓進收容所,生命又開始倒數十二天。

十二天過後,沒有人認養、接手,等著牠們的只剩安樂死的命運。如果是比特犬或獒犬這種大型狗,被認為具有攻擊性,更是一進收容所就會被安樂死。

註:台灣於 2017年 2月開始執行零安樂死政策,隨之而來的是收容所貓狗數量暴增,生活環境髒亂、醫療缺失等問題。

 

那些棄養的主人真的不知道這些事情嗎?

難道沒有一時半刻想起這個陪伴自己好幾年的孩子,正在某個地方受苦嗎?這些問題沒人能給徐文良解答,但他說,遇到問題了,就要想辦法回溯源頭,才能解決。

動保法應該努力落實寵物登記,檢查飼主是否幫狗狗植入晶片、結紮,政府和民間應該相互合作、宣導,透過 TNR,一起努力讓街頭的流浪動物越來越少。在那天來臨之前,他只能盡己所能趕到每一家收容所,把即將被判死刑的狗狗帶回園區,給牠們活下去的機會。

註:TNR是Trap(捕捉)、Neuter(結紮)、Return(回置)的縮寫,是目前唯一經過歐美國家證實能有效控制街貓數量的辦法。

 

很多人問他:「有些狗得皮膚病、全身長蟲,你為什麼敢抱在身上?」

他的回答竟只是「那不是牠願意的」。身體髒了,洗乾淨就好了,怕的是人心被自私侵蝕。「如果躺在地上的是我們的爸媽、小孩、或只是朋友,我們會嫌棄他們髒嗎?會因為害怕臭味、感染而見死不救嗎?」

他承認,一開始他也會害怕,怕狗狗身上的傷口、怕傷口上那千萬隻蟲,怕不知名的病菌感染,但漸漸地,他發現那些都只是自己的心魔。對他來說,更可怕的是想到這些孩子可能一輩子都沒被好好愛過,沒有人抱過牠們,摸摸牠們的頭,沒感受過人類的溫度,就這樣寂寞的死去。

眾生平等,沒有任何一個生命應該被這樣對待,於是他傾盡全力地給予,即使有時他能做的僅是好好地送牠們最後一程。

(救援全身皮膚病的狗狗,徐文良也是徒手抱起。)

 

慈悲,是給善良的人還有狗狗

從 35歲那年,被狗救了一命後,徐文良變了好多。

在網路上,有很多人說他是菩薩,說他慈悲,說這些狗狗要是沒有他該怎麼辦。面對這些善意,他很謙虛,只說「慈悲是給善良、對的人,還有狗狗。」

以前,他因為喝酒、賭博,被視為沒用的人,連家人都不認他,像過街老鼠,現在,他卻是人們眼中的好人,粗獷的外表底下,藏著一顆溫柔的心。

世界上沒有百分之百的好人,也沒有百分之百的壞人,只要彼此尊重、心存善念,不要去做違背良心的事,不要傷害人,那就好了。他從沒想過,這樣的體悟居然要繞這麼一大圈才懂。

 

狗,不只是他的朋友,更是生命中的恩人

好多年過去了,跟家人間的關係修復了嗎?聽到這個問題,他鎖緊的眉頭突然舒展開來,驕傲地說:「有喔,很愛我喔,呵呵,我以前真的很悲哀,兒子女兒不理我,爸媽不認我,吼,都改變了!」

現在,孩子有空就會來園區一起當志工,遇到朋友也會說爸爸現在做得很不錯。「所以說狗真的是我的貴人,讓我一家團圓。這意思你有懂嗎?狗狗對我來說是恩人,你跟我還只是朋友而已。」

有恩報恩,對徐文良來說天經地義,他只期許自己不要做個忘恩負義的人。

徐園長

(徐文良和孫女,得來不易的幸福。)

 

到台南拜訪那天,我們剛結束上午的採訪,從高雄茄萣趕到台南將軍,這將近一個多小時的車程我內心是忐忑的。

護生園是什麼模樣?狗狗們會像電影《十二夜》裡眼神裡全是絕望嗎?還好,這些疑慮都在我看見園區外的彩色風車後消散了。

站在護生園的門口,我聽見裡頭播著輕快的流行音樂,伴隨參觀民眾和狗狗說話、玩耍的笑聲,更讓人訝異的,是門邊收音機正在誦經,那一陣陣佛號襯著護生園門口斗大的標語「眾生平等」。

那剎那我懂了,這裡可以改變牠們的命運。

 

【關於我們】

《我的人生我的選擇》是 CMoney旗下的團隊。

我們致力於報導台灣的不凡人物、陪伴讀者關注社會議題、運用企業力量支持公益活動,並期待這些故事能帶給您一些力量、善念,或一絲啟發。

 

 

更多平凡人的不凡故事:

 

本文由 CMoney 團隊採訪報導,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採訪編輯:王琬)

(首圖:王琬/文中圖:徐園長護生園、CMoney影音組)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