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你們喜歡她的演出...」白冰冰分享 「女兒生前影片」,短短 4分鐘的影片,卻讓人沉重萬分... 現代人 最常做的 1件事:浪費自己 大部分的人生,去瀏覽 別人的人生......

做粗工、收垃圾… 10年做40份工作,花 8年拿金鐘獎!吳慷仁:我不是最有天份的,但我是最努力的

吳慷仁

 

 

去年,討論度最高的電視劇莫過於《我們與惡的距離》。

 

其中吳慷仁飾演的法扶律師王赦,他替死刑犯辯護,賺的錢不多、被許多人不諒解,他的成長背景,差點讓他也成為殺人犯。那段過去,讓他堅持要幫助社會上的弱勢。在得知無差別殺人事件兇手要被槍決當天,他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出自己的心聲,他哭的令人心痛,完全融入角色的模樣,讓看戲的我們情緒也被他牽動。

 

這就是「吳慷仁」的魔力,不論演出什麼樣的角色,他都可以投入其中,他為每一部、每一場戲做足了大量的功課,這部戲也不例外,拜訪了廢死聯盟、人權律師、法扶律師等,去理解像王赦這個角色的動機,透過他的理解,詮釋出我們現在看到的王赦。

 

現在他的每一部戲幾乎都是收視保證,其實晚起步的他,也不是一入行就會演。27歲入行、35歲成為視帝,吳慷仁在這 8年,付出了什麼努力,讓他從NG 20幾次的菜鳥演員,一路成為 收視率保證?

 

繼續看下去...

 

(贊助商連結...)

 

吳慷仁 27歲才入行,35歲就成為「視帝」!

不論是痴心男、盲人、濫情男,甚至是紅牌禮儀師、保險業務員、空軍… 各種角色、各種性情對吳慷仁來說,似乎都不是難事。

 

看吳慷仁演戲,收放自如。他就像個盒子,每到一部戲,就把角色靈魂裝進去;然而看吳慷仁演戲,你也很難想像,他 27歲才真正入行,甚至在 2015年時靠著《麻醉風暴》中葉建德、《出境事務所》中趙聖偉兩個角色入圍金鐘獎,最後《麻醉風暴》獲得第 50屆金鐘獎迷你劇集/電視電影男配角獎。2016年再憑著《一把青》郭軫的角色抱回第二座金鐘大獎,成為「視帝」。

 

吳慷仁 15歲開始到處打工,想證明靠自己也能獨立生活!

在單親家庭成長的吳慷仁,為了證明自己可以獨立生活,15歲就開始工作。只要哪裡有缺人,就去哪工作。這樣的生活方式,一直延續到高中,白天上課時幾乎都在睡覺,下了課就趕著工作、賺錢,他不是因為「愛錢」才這般拼命。「錢」對他來說,只是種安全感的存在。

 

做過粗工、擺地攤、發傳單... 最後,「酒保」竟改變了他的一生

工地粗工、洗碗工、擺地攤、收垃圾、發傳單、還在餐廳、超市打工… 從 15歲開始,到 27歲一腳跨入演戲圈,他曾經做過 40種工作,然而影響他最深的工作,是「酒保」。

 

(圖片來源: 吳慷仁 FB )

 

不懂英文、法文,吳慷仁只能默默結帳、倒水…

進到酒吧後,不懂英文、更不懂法文的他,每一種酒的名稱都看不懂,什麼事都不能做,只會結帳、倒水,甚至還有客人把他視為透明人。「我發現不是『有手腳』,就可以把事情做好。」吳慷仁說:「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專業』是可以學一輩子的。」

 

「酒保」這工作看似沒什麼特別之處,卻讓吳慷仁開始懂得 何謂「專業」

 

 

清晨 4點下班,再累都堅持到書店,甚至看書看到睡著,被店員叫醒...

因為體認到自己的不足,更清楚進入職場後「沒有人有義務教你」的現實,他開始「泡書店」。每天凌晨 4點下班後,就到附近 24小時的書店自學調酒,常常看到睡著,早上被店員叫醒。

 

人生不是只有一種選擇,達到目標,也不是只有一種方式。為了讓自己變強,為了有「專業」,吳慷仁選擇用最經濟實惠的方式來充實自己,每天到書店報到,每天學一點,慢慢將書中的調酒知識整理成冊,還會為了買台灣沒有的酒飛到日本,再用登山包背回來。

 

在酒吧工作短短 3年卻讓他學到:把事情做好,並不簡單的事

沒想到在酒吧短短 3年,卻讓他學會一輩子受用的道理。他開始明白,把事情做好不是件簡單的事,必須非常用心,更讓他培養出一種做任何事都要卯足全力的習慣,而這種習慣一旦養成。不管到什麼環境,遇到什麼挑戰,他都能用這樣的心態,一一克服,就連「演員」這個工作,也是一樣。

 

他不放棄任何機會,因為一則廣告代言成為演員

在酒吧當酒保的他,也沒想過會成為演員。而一切的開端,正是一則廣告代言。

 

對自己沒什麼自信的吳慷仁,雖然不覺得自己的外表特別顯眼,但他懂得「把握機會」,既然機會都在眼前了,就沒有不嘗試的理由,憑著一種「用心把事做到好」的信念,他考進台藝大的演員培訓課程,更因此遇到老師李啟源和簡麗芬,才走上這條戲劇之路,而到現在,他都還在這條路上努力。

 

(圖片來源: 吳慷仁 FB )

 

開始被觀眾「看見」後,他卻說:我離一位好演員還差很遠...

從廣告演員開始,陸陸續續有了幾個作品後,吳慷仁因為《下一站幸福》裡癡情的花拓也開始「被看見」,在觀眾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但他也坦言自己不夠好。「觀眾看到的花拓也,是我一場戲 NG了 20次後,才選出的一次,」吳慷仁說:「我很清楚,檯面下的我,離一位好演員還差很遠。」

 

為了突破自己,吳慷仁不想只演 熟悉的角色

明白自己的不足後,他沒有因為能力不足而放棄,反而更專心於突破自己。他不甘心只演和自己像的角色,為了探索自己更多的可能、突破自己既有的框架,他只演有挑戰性的角色,而每個角色的截然個性讓螢幕裡的吳慷仁每次亮相都有不同的樣貌,讓觀眾又更認識他一點。

 

 

他說:「演別人不要的戲,也是磨練。」

選擇不熟悉的角色,相對來說,挑戰度也高出許多,但對吳慷仁來說,「演別人不要的戲,也是磨練。」

 

為了完美呈現《出境事務所》裡的禮儀師,讀了好幾本禮儀師相關的書。甚至實際參加禮儀師實習,更跟著一起「迎接大體」。一句客語都不會說的他,常躲在房間讀劇本,開電視,也只看客家電視台。如果你問他,為了一部戲付出這麼多是為了什麼。他大概會回答你,他只是想把事情做到最好,因為知道自己 不是天生的演員。

 

吳慷仁稱自己是「苦工型演員」,花了 5年,才肯定自己…

因為 27歲才開始演戲,吳慷仁對自己很沒自信。「我一直知道自己是『苦工型』、不是天生的演員,」他說:「我花了 5年,透過演戲不斷和自己對話,直到最近才能很確定的說:『我是吳慷仁。』」現在的他,只想努力做好自己的樣子,因為世界上不會有第二個梁朝偉,但會有「第一個」吳慷仁。「我終於覺得,自己挺好的!現在的我,很『吳慷仁』。」

 

 

吳慷仁的人生並非一路順遂。可以擁有現在的成就,全靠自己的決心與努力。在金鐘獎頒獎典禮上,他說:「也許我不是最有天份,但總是可以當最努力的那一個!」這大概就是為什麼。晚入門的吳慷仁,能夠進步神速。我們都當不了第二個吳慷仁,但我們可以當這世界上第一個自己!

 

(本文為 CMoney 撰寫,本文受著作權保護,請勿侵權。)

圖片擷取自:吳慷仁FB

 

熱門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分享

      熱門標籤

      熱門作者

      文章分類